盛世中崩  第九章 伏击

章节字数:4318  更新时间:19-11-16 09: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

    “潼关太守高仙芝畏敌不前,错失战机,罪犯欺君,按律当斩,不过念你昔日之功,暂不追究,限你三日之内击破敌军,擒杀贼首康胡儿,若再行违抗,当场格杀!”

    李静忠读罢圣旨,低头一看,只见大唐第一儒将高仙芝就跪倒在自己面前,心中好不得意,只是脸上没有任何表露,口中更是叹道:“高将军,圣意如此,你还是快快接旨吧。”

    “臣,谢主隆恩……”高仙芝毕恭毕敬得接下圣旨,展开看一看,呆了一呆,旋即又自叹了一声。

    封常清自旁看在眼里,忍不住道:“既然已无退路,唯有死战一途了。如此,倒是落得个轻松愉快。”说着他看瞥了李静忠一眼,冷笑道:“小太监,都传完旨了,还不快滚么!”

    李静忠一笑,淡然道:“我还有监督之责。”

    封常清本就在气头上,这下更是怒不可遏,叫道:“那老子先宰了你!”拔剑在手,便要将这狂妄的小太监斩成两段。

    这一剑劈下,李静忠的人多半要成两半,哪想一剑居然斩了个空。封常清暗呼不好,果然,他只觉脑后一痛,眼前一黑,险些昏死过去。

    高仙芝虽未看清李静忠的动作,但他识得这一招的来历,不由色变,惊声道:“你是韩家堡弟子么,一个韩家堡弟子为何会净身入宦?!”

    “世事往往不可预测,静忠当年被废去武功,已非韩家堡弟子了,不过有些东西是永远不可忘却的……”他没有再说下,改口道:“高将军,皇命难违,你打算何时出兵?”

    高仙芝一怔,然后他笑了,哈哈大笑道:“封兄弟,咱们这就出发吧。”

    封常清呸了一声,咧嘴笑道:“正好,大可杀个痛快,也不枉死也!”

    李静忠看在眼里,轻叹一声,说道:“陛下只是命你们破敌,而非送死。高将军,小人一直以为你是个智勇双全的儒将,而非蛮勇之辈。”

    高仙芝径直迈步出门,没有答话。

    二

    “你此去旨在诱敌,且莫贪功好战,以你之能应该能明白此中道理的。”

    回想出发之前康胡儿的嘱托,田承嗣心中明白潼关一破,长安近在眼前,那可是唐廷之都城,此城一得,就等于掌握了天下,这个道理他一直以为是对的。

    我会成为开国功臣么?田承嗣以前何曾想过自己也会有如此显耀的日子,这个天下是他们打下来了,从今往后自己恐怕也不再只是个将领了……

    “堂兄,前路有动静。”

    田嗣真的话将田承嗣一下拉回现实,战士的本能立时令他紧迫起来,沉声道:“必是牛源等人的伏兵!”旋即又朗声道,“潼关离我军已不到十里,兄弟们,建功立业的时机到了,随我杀敌吧!”

    众兵将高声而和,声威震天。

    ###

    凌河洛率众埋伏在道旁丛林中,个个装备齐整,就等着叛军先锋营主力入圈。

    “康胡儿让田承嗣打先锋,却以田嗣真为副将,多半只是疑兵。你可继续埋伏,按原计划行事,之后如此如此……”

    水忆夕的话仿佛还在耳畔,凌河洛一握拭尘剑,调整呼吸,此时的他已静若止水,这个世界的风吹草动,尽阅无余。

    来了!

    马蹄声震动地面,仿佛踏在他心头,凌河洛抬起头,就见一队叛军铁骑驰近,领首之人正是田承嗣。

    凌河洛拭尘剑出,亮如白昼,他的人也如豹子般奔袭而出。

    田承嗣惊觉到凌河洛的出现,骤然间对方的剑已逼到自己面前,凌厉剑气仿佛已然割断自己的喉咙。

    田承嗣本性强悍,当此危局非但些毫不惧,反是斗志更为激昂,单刀上掠,哐的一声,挡向来剑。

    然拭尘剑在凌河洛强绝內力催动下锋利无匹,田承嗣的单刀立时就给崩出了道口子,同时身体失去平衡,跌落马背。

    “叛军第一猛将,原来也不过如此啊!”凌河洛跃上马背,拭尘剑指向田承嗣额前眉心。

    田承嗣曾听说过寂灭岭凌河洛武艺惊人,不下明离,本有与他一争之心,却没想今日一较,差距竟如此之大?!

    此时此刻,他勃然大怒,他可以被那些不了解自己的人羞辱嘲笑,但决不可以真的无能。这个凌河洛,自己一定要将之打败,不论付出多大价值!

    田承嗣大喝一声,单手抓住明亮的拭尘剑,不管鲜血长流,径直欺身上前,挥拳向凌河洛面门砸去。

    这一拳来得太快,但凌河洛身法更快,他身子向后一仰,轻松避开来拳,内力催动拭尘,惨呼声中,削掉田承嗣左手拇指。

    田承嗣竟是越战越狠,也不管伤势如何,疯了也似地扑向凌河洛。

    “你果然如她所料,是只披着人皮的野兽。”凌河洛苦笑了一声,又道,“就像当年的我一样。”说话间一掌劈在他脑门上,田承嗣惨哼一声,昏死过去。

    “田承嗣已是我的俘虏,你们谁要来救他?”凌河洛将田承嗣拽上马背,大声说道。

    这一系列变故决不在康胡儿的计划之內,凌河洛居然如此轻易便制服了田承嗣,两人武功当真相差如此之么?

    田嗣真一时也想不明白,但此时的他必须做出决定,以兵力优势救下田承嗣,还是遵军令将敌军伏兵尽数引出。

    此时却听身旁军士叫道:“老大,我们来救你!”

    “不可鲁莽!”然而田嗣真的劝阻己然无用,田承嗣所部已经失去控制,此时的他们一心只想着救下与自己常年征战,共甘共苦的老大,什么军令军规都是无关紧要了。

    凌河洛看在眼前,大笑道:“看来你又赢了!”他一夹马腹,往来路狂奔而去。

    田承嗣所部紧追其后,田嗣真如何能拉得住?

    三

    “姐姐,你还真是料事如神啊!”澜儿甚是欢喜得道,“凌大哥果然活捉了田承嗣,如今敌军先锋营已然军心大乱了。”

    水忆夕却只笑了笑,说道:”这只是初战功成,且看康胡儿如何接招了。澜儿,三哥那边情况如何?”

    “方才刚传来消息,孙孝哲得闻田承嗣被擒,派副将回报康胡儿,那人已被三哥抓住了。”

    “如此咱们可施行第二步计划。”水忆夕想了想,又道,“康胡儿决不是轻易对付之人,三哥他们必须速战速决,溃退那两支叛军劲旅……只是有件事却令人忧心。”

    “姐姐,你是说那个糊涂皇帝的圣旨么?”澜儿道,“放心啊,三哥已说服那个传旨太监,要他们再等三日。”

    “李静忠么……”水忆夕像是想起了什么,陷入沉默。

    就在此时,却听得马蹄声响,一骑飞奔而来,到得近处,却见是个义勇军汉子,他全身是血,一下跌落马背。

    澜儿见之大骇,赶忙上前将他扶起,惊道:“小朗,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叛军……叛军忽然出现在山脚,已将我们团团围住……水宫主,快,快走……”那小朗一口气没提上来,死了。

    水忆夕眉头大皱。

    来得还真够快了,又是马蹄踏地声,一支骑兵已然开至,果然是叛军军士,首领之人是白发老者。

    水忆夕见到此人,一颗心便冷了下来……

    “你将自己藏得很好,此地确实并不不好找。”高尚呵呵一笑,又道:“然天网恢恢,疏而下漏,你终是在劫难逃的。”

    澜儿长枪在手,挡在水忆夕面前,大声道:“你这老不死的,少在这里大言不惭,有我在你们谁也别想伤我水姐姐!”

    高尚看着她,叹道:“小娘子,你被这女子诳骗,还被蒙在鼓里,你可知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么?”

    澜儿呸了一声,不想与他废话,挺枪就上。

    高尚打马而退,冷声道:“杀,一个不留!”

    “谁敢动她们,便依军法处置!”洪亮的嗓音,轰隆而来的马蹄声,又是一支骑兵出现,同样是叛军,然首领换成了康胡儿。

    高尚见到康胡儿,也自吃了一惊,忙道:“少主,你不是已将此事交给我处置么?”

    “高老先生,你年事已高,也累了,剩余之事都交于我吧。”说着康胡儿翻身下马,走到水忆夕面前,说道“如今的你还有别的选择么?”

    水忆夕苦笑,如果说高尚是匹奸滑狠绝的老狼,那么康胡儿则是一只猛虎,谁都不好对付。

    不过,对比老狼,这只百兽之王也许尚可一搏之机。

    四

    夜深如墨。

    高仙芝回到住所,正要开门,发现房门竟是虚掩着,他心中立生警惕,拔剑出鞘,喝道:“什么人在里边?”

    房内传出一个沙哑难闻的笑声,一人笑道:“高将军,三十载不见,别来无恙吧。”

    高仙芝闯入房内,迎面见得一个黑衣人面覆银白色的假面,只露出一双眼睛,他满心疑惑,说道:“你是什么人?”

    “高将军当真健忘啊,当年药王山一役,在下虽然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但也瞻仰过高将军的风采英姿。当年之事,高将军当真一点儿也不记得了么?”

    “药王山?”听到这三个字,高仙芝脸色瞬间苍白如纸,他沉声到:“你到底是什么人?”

    “高将军乃名门之后,更有鸿鹄之志,却没想初涉官场,就遇上废太子李瑛之事,当真不幸啊……”黑衣人看着高仙芝的表情,又说道,“当年高将军跟随哥舒翰领十万大军围攻药王山,对手正是当年武功天下翘楚的韩易和凌若海,却不知那一战,你是何感受?”

    高仙芝没有说话,身子微微颤抖,面色更是白得可怕。

    黑衣人也不再说话了,他在叹息。

    高仙芝终于平静了下来,叹道:“李瑛谋逆证据确凿,陛下杀他亦是无可奈何之事……”

    “证据确凿?”黑衣人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种事他已不想再去反驳,改口道,“当年那支十万大军,除哥舒翰外如今还有多少人留下?”

    高仙芝脸色又自一白,他沉默了,好半晌才开口道:“大概只我一人。”

    黑衣人不再说下去了,也不再叹息。因为他知道聪明如高仙芝已经明白自己说这些话的真正用意。

    确实,当年围攻药王山的十万精锐之中,死在韩凌二人手中不过万余人,然而最终却只有高仙芝和哥舒翰这个统帅两人独活于世。当年朝廷对外宣称李瑛乃是畏罪自尽,难道真是皇帝杀了这十万人灭口,令其做了李瑛的陪葬么?

    那事之后,高仙芝便参加了东征军,立下显赫战功,继而加官进爵……是否正因如此,他才能逃过一劫呢?

    如今三十载过去,皇帝若有心重翻旧账,高仙芝抗命不遵,倒确实是杀他的极好口实。

    高仙芝摇摇头,他不敢也不能去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他大声道:“你忽然至此对我说这些话,难道是你叛军之人?”

    “在下比勒加,暂居范阳军左军师一职。”比勒加又道,“当年在下之所以能逃出药王山,一来因为有韩易公之助,二来也是高将军刀下留情。今日我只身来到此地,便是不愿看着高将军平白送了性命。如今大唐主昏臣奸,败亡已成定局,即便康胡儿不能获胜,这个天下也必将分崩离析。高将军,莫要再做愚忠之人了!”

    “一派胡言!”高仙芝拔剑指着他,喝道,“你这个叛贼,自投罗网,本将军正当杀你!”

    比勒加长叹一声道:“在下这条命本来就是高将军给了,如今您要取回,在下绝无怨言。”说着闭上眼去。

    高仙芝一怔,难道此人真的是来送死的么,或者另有图谋?

    高仙芝忽然想起一事,说道:“那何诚,可是你杀的?”

    比勒加睁开眼睛,一笑,说道:“高将军,事已至此,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高仙芝大怒,提剑刺去。

    ###

    当封常清赶到之时,听到一个张狂的笑声,旋即便见得一黑衣人背向而立,他对面站着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此人右袖染满鲜血,血珠循着手臂淌过剑柄,最终点点滴滴落在地上。

    “高将军,我诚意奉劝,盼你能做出正确的决定。”说罢那黑衣人转过身,他一刻之前还在封常清面前,没片刻己越过了他,消失于黑暗之中。

    “兄长,伤情如何,此人是谁?”封常清快步上前,却见高仙芝右臂伤痕乃是剑伤,那伤口的深度,居然是他手中佩剑造成的?!

    高仙芝没有回答,只是叹了一声,拍了拍封常清肩膀,说道:“贤弟,此事你也不必多问了。事到如今,你我别无退路可走,唯有放手一搏。明天我们就率军出关,之后便如此如此……”

    封常清听他说完计划,忙道:“你真要这般做?”

    “难不成你怕了?”

    “怕?”封常清大笑道:“我正求之不得呢!”

    高仙芝也笑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