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所有的故事,都会终结  【萧少与楚龟毛篇】他们的故事(一)

章节字数:2690  更新时间:10-11-24 22: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所有的故事,都会告一段落。

    当那些随风尘靡的过去再度被忆起。

    失了它的光华,逊了谁的痛,成全了谁的幸福,又造就了谁的悲伤……

    这一曲可悲的爱情,这一段不被期待的故事,究竟该由谁来埋单?

    ****

    萧少第一次见到楚靖文的那一年,他三岁,他六岁。

    那天,妈妈突然从外面带了一个小哥哥回家。

    他认得他,是他们幼稚园大班里的帅帅哥哥!

    妈妈对他说,以后要叫帅帅哥哥是靖文哥哥。

    靖文哥哥?!

    他的眼睛闪的亮亮的,是不是有了靖文哥哥,以后他也可以像其他小朋友一样跟在哥哥的屁股后面做个小兵打游击啊?!

    他好开心的,乖乖的叫了一声‘靖文哥哥’,但是,靖文哥哥好像很龟毛,很不屑的睨了他一眼,冷哼,“谁要当你哥哥!”

    靖文哥哥好像很不喜欢,很讨厌他啊!

    他有些失落,不过……

    他喜欢靖文哥哥,想跟靖文哥哥成为好朋友。

    于是……

    “靖文哥哥,这个礼物送给你。”

    “走开。”龟毛的小男生很不耐烦。

    “靖文哥哥,我们一起玩游戏吧。”他一点都不拒怕龟毛小男生的冷言冷语。

    “滚开!你这个发育不成熟的娘娘腔。”龟毛小男生被他缠到很烦,愤怒的朝他吼。

    发育不成熟的娘娘腔?!

    幼小的心灵被打击的好惨,他撇着嘴,两眼泪汪汪;看上去,好伤心,好伤心。

    他不是发育不成熟的娘娘腔;他只不过是没有靖文哥哥那么……凶……而已啊!

    但是,还有他更受打击的。

    那天之后,幼稚园里的小朋友很多都嘲笑他是‘发育不成熟的娘娘腔’。

    每次这样被人叫明明伤心到要死,可是他还在微笑;他觉得小朋友都是叫着玩的,但有人明显不是这么想的。

    龟毛小男生眼神凶凶的瞪着,将头一仰,“想死就再叫一句。”

    哇!好可怕!

    刚刚还神气到欺负人的小朋友被吓到颤抖的都快哭出来了。

    龟毛小男生很鄙视的冷笑,继续放狠话,“下次再敢欺负他,我就让你滚出这个幼稚园。”

    威胁啊,威胁!

    这下连他也被吓傻了。

    好放肆,好猖狂!

    但是,没有人敢出声,就连幼稚园里的老师看到了被吓到颤抖的小朋友,竟然都忍不住的给龟毛小男生打圆场;因为,龟毛小男生的家族在政界里只手遮天,得罪他就是得罪了王法。

    自那之后,没有人再叫他‘发育不成熟的娘娘腔’,也没有小朋友敢跟他玩了;因为大家都怕不知道什么时候说错话,就被某龟毛的眼神给中伤了,严重的,小屁屁会被踹成两半不说,还要吃拳头。

    好暴力!好恐怖!

    可是,他就是不怕他。

    他们的相处很有趣。

    一个安静,一个暴躁。

    一个冷的像冰块,一个暖的像太阳。

    傍晚的斜阳下,总是会拖出两个长长的奇异和谐的影子。

    …………

    他八岁,他十一岁。

    已经长得很是英挺的龟毛男生,仍旧是凶他,瞪他,有时候还会吼他;但是,时不时的,他会把家里长辈从国外给他带回的零食,酷酷的甩给他;但是,总又会看着他眼角满足的笑,他的唇也微微的会跟着抿起。

    渐渐长大的他,在龟毛男生的霸道与坚持下已经不会再叫他靖文哥哥;因为英挺的龟毛说靖文哥哥听着很让人呕心。

    他的唇角总是挂着单纯和善的笑容,但是还是没有小朋友愿意跟接近;因为,大家都害怕会被殃及屁屁;唯一有一个愿意跟他接近的,就是那个长得干干净净,像天使一样漂亮的男孩。

    他叫乔洛伊,同学们都很喜欢他;而他,也很喜欢跟他一起;只是,每次他跟洛伊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听到龟毛哥哥惹事的消息。

    他的戾气变得越来越重;越来越爱动手打人。

    “靖文,你再打人我生气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耳濡目染下,他学会回过来威胁他。

    只是,明明是个桀骜不驯的龟毛,每次再愤怒,再生气,也会在听到他的话后,不甘不愿的收手。

    大家都说萧楚文是楚靖文的克星。

    但更令他意外的是,当事人听到这些传言竟然不怒反笑,将唇扬到老高。

    怎么可能?!

    他觉得自己被雷劈了!

    …………

    他十四岁,他十七岁。

    那一年,生活一直很平静,很幸福的他,笨笨的知道一件事:十五年前,震惊全国的政界某领导,令人耻笑的换妻风波。

    而,他的爸爸和妈妈就是当年换妻风波里的受害人。

    那个时候,他才知道靖文是他的亲哥哥,是妈妈和前夫的儿子,他同母异父的亲哥哥。

    他很心疼没有妈妈疼爱的他,对他比以前更加的好。

    他越来频繁的出现在他的家里,只是他只跟自己讲话;每天晚上他们像普通兄弟一样睡在一起,有时候彻夜长谈。

    他发现,平时不爱多说话,臭脾气的他,其实内心很孤单,很渴望温暖。

    他会讲很多有意思的小故事给他听,有时候龟毛哥哥会好奇的接过话说两句,偶尔也会跟他扯两句自己的童年。

    只是,他的童年没有颜色,全部都是灰色和黑色。

    没有妈妈的时,生病了却不能叫疼的他。

    常常会在噩梦中被虐待惊醒的他。

    当做地下帮派继承人被苛刻训练,每天在搏斗中求生存,不断让自己变强的他。

    他震惊,他去求爸爸和妈妈让他留在这个家里,但是,妈妈摇头。

    “他们家当初就是想要一个继承人才娶她的。”

    所以,他必须还要继续待在那个让人发冷的家里。

    他很沮丧,很沮丧。

    但是,那一次,一向暴躁的他,反过来安慰他。

    那时候,他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很认真的说过一句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

    很后来,很后来的时候,当他将他所有的人生颠覆的时候,他才懂得,那时候,他已经在暗示他,只是,他无知。

    …………

    他十六岁,他十九岁。

    他是温煦清秀的美少年,身边开始围绕着许多漂亮到让人嫉妒的女生。

    他是英挺俊美的冷酷男,身边围绕着许多不怕被冻成冰雕、不怕死的女生。

    只是,他们不同。

    他对女生总是谦逊有礼;但是,凡是跟他表白过的女生都会莫明其妙,无缘无故的退学。

    他没有太在意,但是他的好朋友洛伊的一句话却不经意的提醒了他。

    “你哥是不是反对你交女朋友?”那时候身边有个妹妹一直缠着的洛伊比他敏感太多。

    那时候,他才注意到,龟毛的他对他的占有欲很强;他被别人碰过的手,总是会被他像脱皮一样的擦拭。

    那种感觉,很像,很像那个……

    只是,他愿意相信他。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可笑与可悲同时发生。

    他盲目的相信,造就了他心里永远的痛,更颠覆了他所有的人生。

    那天,就因为他看到一个比较强势的女生强吻了自己……

    所有的一切脱离了轨道。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种被施暴的痛,当他愤怒的,粗鲁的将自己埋进他的身体,横冲直撞,那种灵魂剥离肉体的痛,成了他今生莫大的耻辱……

    当所有疯狂结束,空气中欢爱让他作呕;身下的床单上血迹般般,但是,他感觉不到身体的一丝疼痛;因为,心更疼。

    他空洞着眼睛,推开趴在自己身体上被喂的餍足的他;木木的下床,拣起衣服,在他惊恐的呼唤中,毫不回头的离开……

    他一个人走在大雨滂沱的街上,他想过要去报警,可是他狠不下心,那个人,是他的亲哥哥。

    他一直走了好久好久,走到再也走不动了,他看到……

    雨幕中,那个像天使般纯净的洛伊。

    那一次,他连续烧了三天。

    一直浑浑沉沉的重复着那个噩梦,痛苦呓语,然后不停的干呕,干呕……

    他十六年纯洁的人生,在那一天染上了洗不去的污点;只是,还好,有那个人陪着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