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我们是夫妻?

热门小说

第二卷 伴君侧  第三十六章 月上柳枝头

章节字数:2703  更新时间:10-10-05 09: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季敏一听是跟柳如卿有关,不敢耽搁,回头对账房打了个招呼便跟着红玉往莫府赶。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似乎有什么被她忽略了。

    季敏停下脚步,红玉怒吼道:“干啥呢,快走啊,真的是火上房!”

    “你咋知道我在铺子里?”莫府大院里没人知道,季敏都是瞒着柳如卿和红玉每天到铺子里做工,红玉是如何得知?

    “等完事儿再仔细说就不成?人命关天啊!你还磨蹭?”红玉焦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季敏知道事情有缓急,跟她奔回府。

    来到前厅,已经站满了人。红玉推开人群,领着季敏挤到前面。人群中间,柳如卿正抱着莫唤,母女俩哭成一团。莫如风坐在上首,杜宣梅用手帕捂着脸,哭哭啼啼地跪在莫如风脚边。

    季敏完全在状况外,不知道这一大早的,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天翻地覆的大事。

    “老爷,响儿到现在还没醒,您说他该不会就这样……!”杜宣梅哭腔呜咽,好不委屈,仿佛天大的冤屈都落在她头上。响儿是莫琛的小名,季敏一听那小胖墩的名字,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了,你也别哭了,这事儿我自有主张。”莫如风揉着眉心,“唤儿,你还不承认是你推哥哥下水的?”

    “爹……爹爹……”唤儿早已经泣不成声,连句整话也说不出。柳如卿把孩子护在怀里,用手挡上莫唤的脸,不让她再继续看她那冷酷无情的父亲。

    “唤儿那么小,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柳如卿莺声带颤,泪水肆意在脸上流淌,嘴唇发白,病态更甚。

    “是啊,唤儿还小,反正老爷有那么多子嗣,少响儿一个,不算什么……”杜宣梅咬着手帕,哭声更大。

    莫如风被她的哭声吵的心烦,眉间拧出一个深深的川字。

    季敏这才听明白,原来是莫琛不幸落水,而莫唤成了替罪羔羊。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二世祖,还真是没有消停的时候。

    “都是老爷我的孩子,没说要偏袒谁,如果事实真如此,老爷我自会给你个公道,你起来吧,快去看看响儿醒了没有。”莫如风打发杜宣梅离开,杜宣梅哭哭啼啼的被丫鬟们搀着回房。

    “唤儿,你说实话,爹爹不会冤枉谁。”莫如风站起身,来到柳如卿娘俩身边,柳如卿搂着孩子,后退了两步。

    “孩子小,说的都是实话。”

    “实话?她说是梅儿推莫琛下水,你信吗?”莫如风吼了起来,大厅里的人都不敢出声。只有一个人……

    “我信!”季敏跳出人群,昂首挺胸。

    “你!”莫如风一瞧见季敏一身男装站在人前,就不想再多看她一眼,摆了摆手,“给我回铺子里去!”

    大厅里的人这才发现巧儿打扮怪异,又跟他们家老爷叫上板了。

    “莫大公子落水是很危险,推他下水的人是很可恶。但是个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唤儿小姐哪儿有推人下水的狠心肠?她平时连只蚂蚁都不敢踩,大老爷,我想请问你,你可有证据证明是唤儿小姐推莫大公子下水的?”

    “自然还有其他人在场。”

    “谁?让他出来作证。”

    “秋尘!不过她因为下水救响儿,到现在还未清醒呢。”

    季敏冷哼一声,原来如此,因为他的宠妾受到牵连,他才会大动肝火,把气撒在一个小丫头身上。

    “那至少也要等新姨娘醒了再审问也不迟,我们唤儿小姐胆子小,经不起大老爷您的怒喝,万一被吓出个好歹,等新姨娘醒过来,证明唤儿小姐是无辜的,大老爷该怎么赔偿我们夫人小姐?”

    一番话把莫如风噎住,莫如风的脸色变成绛紫色。“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袖子一挥,干脆走人。下人们也不敢聚在一起,纷纷退出大厅。

    季敏用帕子替莫唤擦干净哭花了的小脸,柔声问道:“小姐给奴婢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莫唤嘟着嘴,“我今早跟娘亲去园子里玩,娘亲遇到新姨娘,便一起说话,我正巧看到大姨娘和响儿哥哥也朝这边来,便过去跟他们打招呼。后来大姨娘去找我娘亲,我便跟哥哥在池边儿玩,谁知他一个没站稳,便落入水中,巧儿姐姐,我真的没有推哥哥。”

    “那你怎么说是大姨娘推莫少爷下水的?不知道小孩子说谎不乖吗?”

    “我没说谎!起初哥哥扒住了岸边,是大姨娘赶过来之后,非但没有拉起哥哥,反而失手让哥哥彻底掉入水中了。”

    “失手?”

    “啊,一开始她还很紧张的,后来朝我娘她们站的地方瞥了一眼,便脚底下滑了一跤,哥哥便落水,接着她就大声喊叫,说是我推哥哥下水。”

    “这样她还敢诬陷你?不怕遭天打雷劈吗?”季敏原以为这女人很聪明,从来不会主动挑起是非,话也很少,没想到她竟然笨成这样,找这么个机会下手,这样拙劣的招数搞不好会被拆穿西洋镜的,她凭什么认为莫如风一定不会看出破绽?

    柳如卿躺在床上,听着她们说完,叹了一口气,“红玉啊,收拾东西,我们走。”

    “夫人要去哪里?”红玉被柳如卿说懵,柳如卿脸朝床里,淡然说道:“秋尘一直不醒,如果她真有个闪失,我们就要倒大霉了!”

    “这……”红玉苦着脸,不知该如何是好。拉着季敏到门外,悄声说道:“我得了信儿,新姨娘真的有喜了……怎么办?”

    “让车夫准备马车,现在就走!”季敏没有别的办法,柳如卿在这个家里,就是遭人陷害的头号人选。她又这么羸弱,说话没有底气,有理也会减三分。“先回去躲一段时间吧。”

    莫如风来到月秋尘屋里,伸手抚了抚月秋尘苍白的脸,叹气坐在床边儿,兀自出神。

    “爷,您来了?”月秋尘醒过来,支起手肘打算起身,莫如风按住她肩膀,柔声说道:“别起了,躺着吧。”

    “嗯。”月秋尘平躺在床上,深情款款的望着莫如风,发丝铺洒在枕头上,中衣领口微敞,露出精致的锁骨。

    莫如风静静的注视着月秋尘的眼睛,没有说话。

    “爷,妾身什么也没看到……”月秋尘很聪明,她知道莫如风想要问什么,不等他问,便主动告知。

    莫如风微微一笑,“这不用你操心,你只管养好身子就好。”

    “老爷,妾身该死,没有保护好孩子。”

    一句话似尖刀扎入莫如风的心口,他最恨女人间的争宠牵扯上无辜的孩子,可偏偏总是不可避免。“你还年轻,以后还可以再有。”

    月秋尘扯动嘴角,勉强展了个笑,“嗯。”扭过头,泪水扑打在枕头上。

    莫如风已经听郎中说了,月秋尘以后都无法再生,刚才那句谎言,他用了最大力气才说出口。

    莫如风安抚好月秋尘,便捏着拳头冲进沁园,丫鬟们见他怒气冲冲的样子,纷纷跪下,“爷,夫人启程了。”

    竟然不打招呼就走?谁给她的胆子?莫如风吼了一嗓子,“给我去码头拦下夫人!”

    “晚了,追不上了!”季敏回身锁上柳如卿的房门,拍了拍手。

    “你怎么没有一起走?”眼睛危险的眯起来。

    “我还有事没做完。”她当然很想走,可铺子里不能不交代一下就走,她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而且,她还有事情没有做。

    莫如风没有去追柳如卿,柳如卿带着红玉和莫唤回到京城的娘家。季敏留下跟黄先生和掌柜的交代工作,又嘱咐郑氏夫妇自己多注意,便回到莫府。

    她没有去沁园,而是拐弯去了馨竹阁。

    在莫府,除了莫如风的恒园,便是这馨竹阁占地面积最大。屋前屋后种满了翠竹,似一道屏障,将这里与其他园子隔绝开。园子中那座三层高的楼阁,也是府里最奢侈的一座。季敏慢慢的走向阁楼。

    鹅卵石的地面,走在上面不会有一点声响。风一吹,竹叶沙沙,竹竿摇曳,透着三分鬼魅,七分悚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