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我们是夫妻?

热门小说

第二卷 伴君侧  第三十七章 水潭深几许

章节字数:2824  更新时间:10-10-06 1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腰间抽出长鞭,缠绕几圈握在手中。季敏今天来这里,只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

    阁楼的廊柱给季敏提供了方便,季敏几下就爬到了二楼,当然没有通过进大门走楼梯这一方式。

    轻轻伏在窗户下,静听里面的动静。

    静,除了安静还是安静,只有风吹竹叶的沙沙声。

    现在是深夜了,安静才是对的,太热闹反而不正常。季敏从怀里掏出一截芦苇杆,手指沾上唾沫点开窗户纸,芦苇杆伸进去,对着另一头往屋里一吹气,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屋里的人就会被放倒。

    这原是下三滥的强盗手段,季敏却不这么认为。事情要看谁来做,她做那就是正义之举,但,只限这一世!

    一缕青烟吹进房内,季敏蹲在窗户底下等了一会儿,用匕首挑开门拴,闪身进入房内,这一套动作熟练无比,溜门撬锁那是看家本事。

    紧了紧握着长鞭的手,高抬脚,轻落地,来到床边。一点一点抻开长鞭,紧紧握住鞭柄,手腕上一用力,甩开长鞭,‘啪’的一声抽在地上。

    她今天不是要来取人性命或者索要首级的,她只是试探,试探那女人。那个看似娇弱,实则不简单的女人。至少季敏是这样看待她的。季敏不相信,鞭子都已经抽到脸上了,她还会装无辜,不露本来面目。

    鞭子缩回手中,那人还是没有反应。季敏开始佩服她了。

    轻轻来到床边,用鞭柄挑起幔帐,季敏惊讶的发现,床上竟然没人,脚踏上那双绣花鞋,难道只是摆设?只是为了迷糊她?

    季敏感到自己还是欠火候,她只是个小偷,虽然目力耳力都不错,但她毕竟不是武林高手。不能像武侠小说里的人一样,可以听到极其微弱的喘息声音,她无法判断那女人是否是故意屏住呼吸藏身在这间屋里,是否躲在黑暗中伺机而动。

    季敏连忙跳离床边,以防有诈。这时候突然有声音从外面传来,是脚步声,男人的脚步声。季敏推开窗户,攀住窗框翻身跳出去。抖手甩出长鞭缠住屋后的竹子,借力一荡,稳稳落在地上。

    背贴在墙上,屋里有男人在说话:“尘儿真是胡闹,不穿鞋子就往外跑,晾着怎么办?”

    “奴家怕死了,那梦跟真的一样,奴家怕再也见不到老爷了。”

    “只不过一个梦,老爷抱着你睡,就不怕了吧?”

    “嗯……”

    季敏站在楼下,听了个清清楚楚。她认为,现在只有一种解释可以说得通,那就是这女人早在季敏踏进院子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季敏,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园子,去找莫如风寻求帮助,避免与自己正面冲突,还真是个厉害角色啊!

    季敏把长鞭用力甩开,狠狠的抽在竹竿上,‘啪’的一声,几根竹子应声而倒。莫如风在屋内大吼一声:“谁?”

    “老爷,我怕。”月秋尘紧紧抱住莫如风的脖子,把脸埋进他的胸膛。

    季敏穿过竹林,跳出园子。看似一无所获,季敏不是好糊弄的傻子。

    日头挂在当空的时候,也是莫府比较安静的时候,大家都在歇晌。季敏踩着鹅卵石,再次来到馨竹阁,这一次,她打算光明正大的会一会新姨娘。

    手里端着一只瓦罐,刚进园子便冲里面喊道:“新姨娘歇着了吗?我替老爷来给新姨娘送补药。”

    月秋尘一袭浅绿色衣裙,沁凉如水的出现在门口,笑盈盈的对季敏说道:“替我捎话谢谢老爷,秋尘感恩。”

    “姨娘哪里的话,老爷对姨娘恩宠有加,恨不得摘下天上的星星讨姨娘欢心呢。”手中的瓦罐向前一推,不偏不倚的,汤水溅了出来,洒在月秋尘漂亮的衣裙上。

    季敏已经料到,不管她会不会武功,她都不会躲,季敏偏偏就是吃定了她不敢露马脚才欺负她!

    “哎呀,奴婢该死,竟然弄脏了姨娘的衣服,真是该死!这可怎么办,老爷会责罚奴婢的!”季敏装可怜的本事炉火纯青,掏出手帕使劲儿在月秋尘的裙子上蹭着。

    “不碍的,莫要让老爷知道便好,衣服脏了可以洗么。”月秋尘脸上柔美的笑容,在季敏的眼里怎么看怎么假。

    “奴婢愚笨……”季敏站直身子,手不经意滑过月秋尘的腰带,“哎呀,那是什么?”季敏伸手朝前一指,不等月秋尘回头看,便扯开嗓子喊了起来:“有贼啊,快来人保护新姨娘啊!”

    下人们听到喊声,纷纷涌进园子。原本莫如风发了话,闲人没事儿不得踏入这园子,但今天季敏一嗓子,竟然喊来二十几口人。“哪儿,哪儿,贼在哪儿?”

    季敏手指着后园,“那儿!我看到一个黑影冲那边跑了。”有几个下人顺着季敏所指的方向奔过去,其余的守在她们两个身边以防对方折返偷袭。

    月秋尘被吓了一跳,花容失色,两手无措的抱在胸前,想要往屋里躲。季敏顺势抛出一根绣花针,锁住月秋尘的腰带,手中一根极细的丝线扥在指缝。顺带着脚下一错步,上前佯装搀扶月秋尘,实则是想绊她一跤。“姨娘我送你回屋吧。”

    月秋尘的唇角微微上翘,“嗯,这歹人恁地大胆,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入府作恶。”灵巧的一侧身,躲过季敏的脚。

    季敏压低声音伏在月秋尘耳边说道:“别躲啊,这么多人看着呢!”她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让月秋尘丢脸的!

    月秋尘脸上的神情不变,同样回了一句,“就算我躲,也没人看得出。”

    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季敏很有成就感。“我替姨娘兜着脸面呢,不会丢人的。”

    月秋尘瞟了季敏身后一眼,突然一个趔趄,“哎呀”一声身子向前趴去。手中的丝线被扥紧,季敏伸脚踩住月秋尘的裙边。‘刺啦’一声,月秋尘的衣带被撕裂,裙摆撕开一道口。季敏眼疾手快,丢掉手中的丝线,衣带飘落在地面,月秋尘惊呼一声,歪倒在地,双手抱住衣裙。

    月秋尘穿的衣裙本就是罗纱那种轻薄的材质,这会儿裙摆撕裂,露出一截白白的小腿。季敏鄙夷她,南方再暖和,冬天也很凉,穿这么薄想干嘛?

    月秋尘是很丢脸的摔倒在地,可季敏怎么看怎么觉得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没有一丝窘迫,反而给她又加了几分孱弱的形象。莫府里的人,有谁还能知道这楚楚可怜的面具下面,是怎样一副嘴脸?季敏死心了……

    “尘儿!”莫如风一个箭步冲过,抱住楚楚可人的月秋尘,用自己的大氅盖住月秋尘的腿,怒喝道:“你……!”

    “哎呀奴婢该死,一惊慌踩坏了姨娘的衣裙,这可如何是好?”季敏假装焦急。

    莫如风又怎会不知,这个小丫头是存心让秋尘当众丢脸,可他又抓不到什么把柄,季敏又在装无辜,还是找不到借口惩治她。

    “老爷,快扶奴家进屋吧,太羞人了……”月秋尘窝在莫如风怀里,小鸟依人,很娇弱,很无助。莫如风横抱起月秋尘,冷哼了一声走进阁楼。季敏的肩膀一抖一抖的,手帕捂住脸,哭的很委屈。

    偷眼瞄了一下即将消失的两人,月秋尘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呢。

    季敏懂了,平时很善于隐藏自己的杜宣梅之所以沉不住气挑起事端,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怂恿,而那个人武功深不可测,再加上杜宣梅狠心推自己儿子下水,这一次嫁祸还算是起到作用了——柳如卿走了。

    “给我写封信,我去京城的铺子报道。”第二天一早,季敏摊开手,把莫如风堵在书房,讨要出差介绍信。

    莫如风静静的看着她,“什么时候启程?”

    “后天。”

    莫如风提起笔几下写成一封信,取出印信盖了章,放进牛皮信封中。“不要给我在京城里丢人。”

    “拿来吧,那么多废话!”季敏上前一把抢过信封,莫如风想要趁机抓住她的手,却被她巧妙的躲过了,落空的手停在半空,有些悲惨。

    “替新姨娘把过脉的郎中今早被人发现死惨在家中,你好自为之吧!”季敏丢下一句话走人,他能不能听进去,她就管不着了。

    空荡荡的房间还飘着来自她身上的香气,莫如风一脸凄苦,闭上眼睛。她刚刚离去,他便开始想念了。谁能告诉他,这一去,他们可还有相见之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