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我们是夫妻?

热门小说

第二卷 伴君侧  第四十七章 不知心恨谁

章节字数:2753  更新时间:10-10-16 0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季敏赶紧跪倒,“谢王爷赏赐。”

    “起来吧。你家老爷实属无辜被牵连,本王也是十分震惊。多番打听之下,才知道是有人刻意为之,只苦于没有证据,才让你家老爷吃了不少苦头啊。”衡王手拿纸扇,敲着桌面,语带惋惜。

    季敏再次跪倒,声音带着哭腔说道:“求王爷替我家老爷做主。”

    “起来回话,总跪着怪累的。只是你家老爷这事儿不太好办啊。”衡王面露难色,季敏的手腕转了两转,跪着前行两步。

    “只要王爷肯相救,奴才斗胆有话要说。”

    “噢?说来听听。”衡王温煦有礼,伸手虚搀季敏起身。

    转眼间,又过去两个月,端午又在眼前了。

    这两个月期间,京城频繁发生异变。

    首先,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常大人被查出贪赃枉法,常大人秋后问斩,全家被抄。

    然后,吏部尚书韦垣韦大人也被彻查,被指与都察院常大人互相勾结,欺上瞒下,徇私舞弊,陷害忠良。

    再次,江南富商莫如风检举有功,无罪释放,归还没收的财物,并赐赏御笔金匾和百亩良田。

    最后,京城中突然崛起一家酒楼,名气直逼得意阁,掌柜的竟是一名年纪不足双十的少年。

    为什么这家酒楼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家喻户晓?因为在它开张的那天,当今圣上的亲弟瑞王爷宇文不离送上了两只鎏金青铜狮,并且亲自光临,点了第一桌席。

    端午这天晚上,瑞王爷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舒服地坐在特制的鸡翅木太师椅上,用牙针剔牙,“我说你小子这回满意了吧?人家累死累活干十年,也没有你风光啊!”

    坐在他面前的少年一撇嘴,“那是他们没本事,酒香不怕巷子深,是金子总要发光。只不过我比他们幸运,遇到个火眼金睛的伯乐,把光明的前途提前了那么几年。对不对,老王爷?”

    少年给瑞王爷斟满酒,老王爷嘿嘿一笑,趴下身子,吸溜了一口,“哎呀,这醉仙居里的醉仙酿,果然是十里飘香啊,你个小娃娃,莫不是灶王爷下凡,不然哪来那么大本事?”

    “怎么不是酒仙下凡吗?灶王爷多丑啊!”

    “哈哈哈哈……王爷我自认为脸皮厚,你小子比我脸皮还厚!”

    刚过初更,一顶软轿出宫门,向热闹的街市前行。来到醉仙居的门前,轿夫落轿,小丫鬟挑起轿帘,从里面走出一位娇滴滴的小姐。

    小姐踏进醉仙居,从里面正好冲出一队人,打打闹闹的,冲撞了小姐。

    “怎么回事儿,长眼睛了吗?”小丫鬟怒叱一声,几个人顿时消了声。中间一人反应快,赶紧上来赔罪,“学生该死,冲撞了小姐,罪过罪过。”

    “不碍的。小玉,我们走。”小姐温婉德馨,知书达理,不跟他们计较,携丫鬟往楼上雅间走。

    三楼上,凭栏而立的人瞧着大厅中的一幕,满意地勾起唇角。

    柳家大院中冷冷清清,好好的端午节,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完了。柳如烟的娘亲整日哭哭啼啼,哭声在院中回荡,惹的人更心烦。

    柳如卿躺在院中的凉亭里,莫如风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咱们进屋吧,院子里寒气太重。”

    柳如卿轻轻摇摇头,往他的怀里又缩了缩。“相公,你说真的有来世吗?”

    “有的。”莫如风裹紧薄被,把柳如卿捂得结结实实。

    “那来世,你早些到我家提亲好吗?”

    “呵呵,你怎知来世,你还做女子,我还做男子呢?”莫如风轻轻蹭着她的发顶,呵气吐在她的脖间。

    “那就我去你家提亲,你乖乖待在闺房,等我去接你。到时候,我一定不会让你等太久。”

    “娘子是怪我没有早些来?”

    “我知道相公事多,前段日子,我没能照顾你,是我的不是,相公莫要怪我。”

    “过去了,都过去了。”莫如风吻着她苍白的脸颊,眼前迷蒙一片。“等你身子养好了,我们带着唤儿回家。”

    “嗯。”柳如卿点点头,闭上眼睛。

    一股热流滑过莫如风的脸,是柳如卿的眼泪。他轻轻的,吻干所有泪痕。

    季敏从侧门进来,因为很晚了,门房也都歇着了。她知道,这个时候柳如卿早已经睡下,就没打算去她的屋。刚拐过月亮门,就看到莫如风抱着柳如卿从园子里走来。

    “还没歇着?”

    “你怎么这晚?”

    季敏与他同时开口,然后便陷入寂静。

    季敏缓过神,赶几步去帮忙推开屋门,点上灯,铺好床,莫如风把柳如卿轻轻放在床上。季敏刚想转身离开,柳如卿开口唤住她。

    “巧儿,你别走,我有话对你说。”

    “有话明儿再说,不早了,你该睡了。”莫如风坐在床边,拨了拨她额前的发丝。

    “不说我睡不着。相公,你先出去吧。”

    莫如风不再说话,走了出去,顺手关上房门。

    “巧儿,你过来,来这里。”柳如卿伸出手,只剩皮包骨的手臂,在昏黄的灯光下有些诡异。

    季敏眼圈一热,握住她的手,“这么晚了,你做什么不睡,偏去园子里?”

    “巧儿,我喜欢你,打从第一眼我就喜欢你。我一直都感谢菩萨,是她送你到我身边的。”

    “瞧你,大晚上说什么胡话呢。”季敏掏出帕子,替柳如卿擦泪。不过话说回来,还真的是东灵寺里那尊菩萨帮她们做引见的呢。

    “巧儿,你家夫人一直都在利用你,你可知道?”柳如卿突然支起身子,紧紧抓住季敏的手。

    “怎么越说越不着调了,我一个小丫头,利用我有什么好处?”季敏用力想要抽回手,她很想结束这场难过的谈话,她怕再听下去,自己会崩溃。

    “你年轻,漂亮,聪明,机警,我都喜欢你,他没可能不看上你。我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打定主意,我要送个大礼给他。”柳如卿越说越激动,终于忍不住咳嗽起来。

    季敏闭了闭眼睛,轻拍她的后背,“别说了,快躺下吧,累了一天了。”

    “不,让我说完,不然没有机会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女人?竟然送一个女娃给自己的丈夫!你有我所没有的性格,我知道,你肯定会帮到我。为了我,也为了唤儿。巧儿,我只说给你听,唤儿不是我亲生的,我这身子根本就受不住生养之苦。于是,我让红玉抱了一名女婴。”

    季敏默然的没有说话,她知道,柳如卿本性是善良的,不然,她完全可以找个男婴来充当自己的孩子。

    “我没有办法,没有唤儿,我在莫家根本就待不下去。她们每个人都有儿子,我不想被她们取笑。”

    “哼,天晓得那些孩子里面有几个是莫如风的种,你在意这个干吗?”

    柳如卿突然抱住季敏,伏在她的肩头,低声说:“我想要个他的孩子,属于我和他的孩子,巧儿,你知道我有多想要吗?可惜我身子不争气。你进府之前,其实他很少来我园子,都是你,让他经常惦记着往沁园跑。每当看到他看你的眼神,我的心在滴血,巧儿,我真的恨你入骨。”

    柳如卿趴在季敏肩头,张开嘴狠狠的咬了下去。

    天气暖了,季敏穿的衣裳薄,这一口咬下去,钻心的疼。

    过了一会儿,柳如卿松开口,轻轻拨开季敏的衣领,手指在那一圈整齐的牙印上抚过,指尖沾起一滴血,“疼吗?这就是我心里的伤,巧儿,你能感受得到吗?”

    季敏紧紧拥住她,“你傻啊,跟我说这些有用吗?男人有什么好,到底有什么好?”

    柳如卿大声的哭起来,哭声捂在季敏肩头,呜呜不止。

    季敏没有见过,从没有听过她哭泣。她总是一个人,望着窗外默默的流泪。

    “我十三岁就嫁给了他,娘亲对我说,嫁了人,就要一辈子跟着那个男人,无论他好他坏,都不能向外人哭诉。我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我以为自己很幸运,嫁给了一个如此杰出的男人。可是没过半年,他就领回一个女人做偏房。我是大家闺秀,撒泼哭闹有损门风,可我多希望自己出身于普通人家,嫁给一个普通的种田郎。”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