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2章月有阴晴圆缺

章节字数:1987  更新时间:10-09-26 21: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老乌啊,是不是清子配给你的淫羊藿那些吃多了,怎么就老想着这些瓜田李下的事情,我刚刚不是说了,这瓜田李下的事情说多了也就腻了,给你们说些新鲜的事情,你怎么还往那想?”,看着张货郎满嘴冒油的在那口没遮拦的海说,生怕这时候,烧酒一下肚,老乌他们两个又杠上了,乐清连忙接过话题:“老张大哥,你怎么出去了一趟回来就变的如此婆婆妈妈的了,这话还分几段了,是不是被吓到了。该不成……”佯装思索着,他从嘴巴里面蹦出了“你是不是撞鬼了,才这样说话的!”几个字,这话一出口,老乌马上手脚高举的赞成道:“对,乐兄弟说的对,老张,我看你八成就是撞鬼了,这么婆婆妈妈的!”

    “哎,我那不是撞鬼,是撞上夜叉了,而且还是个送财的夜叉!”张货郎说着,生怕他们不相信,从怀里面摸出一小锭银子,捋着山羊胡子说到:“看,这就是那夜叉奶奶送的,当时你们是没看见啊,她就手那么一挥,天上就吓起了钱雨和银子雨,人们拼命的抢啊。我运气不错,这一块刚刚好就滚到我的脚下,趁人没注意我拾了银子,笼在袖中赶紧就走了!”

    “你个老张啊,那么大的一个人,胆怎么那么小,有钱给你拾了,你还怕,怕个鸟啊?”这下,老乌可找到撒气的地方了。又喝了口酒,在一起喝惯了,知道彼此的心性,也不在意老乌说话的口气,张货郎说到:“老乌,清子,还有乌家的,这你们就不知道了,这夜叉奶奶可不是一般人,她可是大名鼎鼎的翻山豹寨子里面逃出来的土匪,别看她长的眉清目秀的,如果不是做了土匪,那也是个妙人儿。她手中一把短剑,舞的那是水泼不进,十来个抓她的捕快楞是近不了她的身。差役中的那个万捕头,才和她一交手,还没走过两招,就败下阵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乐清和老乌几个人都来了精神了,伸长了脖子的等待着他的下文,可这张货郎就自顾自的喝着酒,没在唾沫腥子乱飞的说下去了,这下子,乐清可急眼了,伸手抓过酒壶坛在手中:“老张,你快说,还怕乌嫂家的酒不够你喝啊!”

    “好,好,我说!”放下酒碗,张货郎捋着山羊胡子,身边就差一扇一尺,像个说书先生一样的开讲来,把在那镇子上看见官军抓捕母夜叉孙二娘的事情前因后果的摆了一道,中间当然是免不了添油加醋的为孙不二锦上添花的说了一番。待他一说完,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乌嫂对乐清说到:“清兄弟,听老张说那母夜叉长的还真俊的,我看你啊,这枫桥镇上的大姑娘你都没看上眼的,还不如去寻了这母夜叉来做媳妇得了!”

    “呵”老乌听媳妇这么一说,明白这婆娘是因为上一次她那远房表亲的家的丫头喜欢上了乐清这小子,可他却无动于衷,着实伤了人家姑娘的心,故而这时候,这婆娘才如此说来着的,便也打蛇顺竿上的打趣到乐清:“对极了,清子,刚刚老哥哥我还说,就你喝酒那量,以后一定是个怕老婆的。反正都是怕老婆,我看,你还不如真去寻了那土匪婆子,讨来做个河东狮,这样,也断了这镇上大姑娘小媳妇们的念想!”

    “得了吧,就别拿我开刷了,喝酒!”可能这火怎么一下子就烧到自己头上来了,乐清拎起酒坛子把他们的碗倒的满满的,岔开了话题。

    这边喝的是热火朝天,那一边的孙不二他们喝的也不赖,好汉不提当年勇,才喝了两碗酒就觉得头晕乎乎的喜子一样告了个饶便去歇着去了,莲儿这小丫头在孙不二的言传身教下,酒量也自不弱,喜子仗着年轻,也能喝下个几碗,可比起盘坐在条櫈上的孙不二,他们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醉眼朦胧的喜子胆也壮了不少,借着酒劲拉起莲儿的小手,心中能够暖呀暖的说到:“莲儿,你看咱们老板娘,这会可真是个活脱脱的母夜叉孙二娘的样子了!”

    “是吗?”都说酒是催情药,正是怀春年龄的莲儿手被他一摸,满脸的酡红,虽然觉得这样不好,可又觉得心中受用的很,舍不得将手抽走。

    抱着坛子已经喝的七七八八的孙不二看着他们两个青春年少的春情,笑了笑,抱起了酒坛子走到老槐下,天早已经黑尽,点点的繁星在树丛中若隐若现,瘫坐在树根上,想着自己曾经的也是这般青春年少,可那男男女女之间的情事却从未体会过,也没有把一个人在心中记挂着。如今,早已经过女大当嫁的年纪了,自己却是跷家在外,差一点失陷在土匪窝中毁了清白。而今,在这异乡野地之中虽然上有片瓦,可心中的酸苦有谁知道。离家近月余,也不知那老迈的双亲是否安康。正所谓酒入愁肠愁更愁,虽不是佳节,也非独身一人,可她那种“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觉一股脑的涌了上了。天黑了,孩子总是要想娘的。两行清泪涌了下了,酒入腹,愁肠寸断,念亲心碎的她不禁吟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一坛酒,化做了飘泊的泪无声无息的滴落在地上。二娘,把伤痛藏在心底的你,不知道待到酒醒后,你是否又会想起那首“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