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04.洞房花烛夜

章节字数:3724  更新时间:10-09-13 21: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日的傍晚,景宫眉于宇家别庄坐上了去宇家的八人花轿。

    花轿前,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皆穿着红色的短打与襦裙,喜庆的鼓乐声响彻了越州的街头巷尾。越州的老老少少都好奇地站在路边,看着那仪仗盛大的队伍,互相交头接耳。

    景宫眉头上的红盖头是临时找来的红色布块,紫俏拿了些五色丝线给她,她花了一日时间才重新绣了一幅鸳鸯戏水图。紫俏几次看着她欲言又止,怕是想问那红盖头的去向,景宫眉却装作看不懂,只顾着自己绣着,心中暗自臭骂顺手牵羊的宇庆宁。

    到了宇家门前,花轿落下,只听到那热闹纷繁的各种闹声中,喜娘的声音尤为响亮。景宫眉端正地坐在轿内,等着宇庆宁来踢轿门。

    宇庆宁此时青丝高挽,头戴金玉冠,身穿暗红的喜服,脚蹬一双褐色云纹马靴立在了轿门前,他身后站着一个七八岁年纪的小童,手上捧着个红漆喜盘,上头搁着海棠红彩球绸带。

    宇庆宁看着那紧闭的花轿,又想到了那画舫上一脸狡黠的女子,不禁轻轻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一个挑衅的笑,他黑漆漆的眼眸瞥了周遭的宾客一眼,将喜服的前袍刷得一掀,随即脚底暗暗运气,一脚踢向了那轿门中央,他用力很精准亦很有技巧,在别人尚未来得及看清时,那轿门中间就破了一个洞。

    “哎呀。”不晓得谁在旁边惊呼了一声。

    景宫眉原安安静静坐着,冷不丁眼前的轿门陡然伸进了一只脚,那脚还在她眼前嚣张地晃了晃方伸了出去,她深呼一口气,脸上仍旧洋溢着微淡的笑意。谁都知道,这踢轿门不过是成亲的一个小环节,寓意在于男方给女方立威,希冀新娘往后要百依百顺,嫁鸡随鸡。宇庆宁这番作为莫非是为了震夫纲?

    轿门一开,小童便将彩球绸带送到了新郎同新娘手上。宇庆宁抓着那绸带,眼神却一直在景宫眉身上打转,他瞅着她头上的鸳鸯戏水红盖头,略略撇撇嘴,随即轻不可闻道,“这盖头一点都不配你这身衣裳。”

    景宫眉挨着他被牵着走,自然听到了这句话,她微微蹙眉,想着等两人独处时再找他理论。

    捧龙凤花烛的童男童女在前头带路,新郎与新娘一道到了前厅,宇华恒看着那身形如此相配的新人,坐在上首满脸喜气,胡子也微微得意地翘了起来。陈氏穿金戴银,在一边和蔼可掬地坐着,眼神看向新人时,飞快闪过几缕不明的神色,心中暗自念叨这么好的媳妇儿竟落不到庆岩屋里。宇庆宁的祖父宇天禄却躲在房中呼呼大睡,嫌拜堂之礼麻烦透顶。

    行跪拜之礼时,新人前面搁着的是柔软的大红布绒团子,喜娘高声喊着吉话,景宫眉抢先跪在了前头。宇庆宁一愣,跪下时便借着力稍稍将布绒团子给往前挪了挪,瞧见比景宫眉的团子要前,眉梢挑了挑,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这抢跪前头说来也是有点讲究,据说新郎新娘谁跪得稍前一点,往后便能管住后者。景宫眉盖头的脸狡黠一笑,喜娘那声二拜高堂还在嘴里,她便也往前挪了挪,宇庆宁没料到她当真也会和他较劲,待想再往前,喜娘却道:“夫妻交拜。”

    宇庆宁颇有些不高兴,抢先拂袖站了起来,身姿歪歪扭扭地同景宫眉对拜了一下,又暗自觉得有些好笑,朝天轻疏一口气,随即在送入洞房的高声宣告下,牵着那头的人往新房走去。

    两人在众人簇拥下到了新房前,早有丫鬟将新房门打开了,满脸喜气地立在一旁。

    新房内的红漆圆桌上摆着四色糕点与干果,还有一壶贴了红纸的白瓷酒壶与两盏酒杯搁在一边,当中的龙凤花烛燃得正旺。

    景宫眉坐到了床沿边上,不禁有些紧张,她双手绞着那攒了金丝的袖口,深深吐了一口气,方将那股紧张给压了下去点。

    “请新郎挑起喜帕,从此称心如意。”喜娘笑嘻嘻喊道。

    宇庆宁捋了捋自己的衣袖,细长白净的手指拿起红漆喜盘内的秤杆,然后钩住那喜帕的一角,轻轻一掀,喜帕便轻轻落在了床上,露出了景宫眉精致小巧的一张脸来。肤色白腻,娇腮如玉,一双清澄的眼水灵灵的,眉间自然晕着一股灵气,比那日在西湖相见更美上几分。宾客们见状莫不是羡慕起了宇家三少爷,开口闭口都在夸赞,景宫眉虽减缓了紧张,听闻那些夸赞的话语,脸颊早已爬上了一丝粉色,使得那温婉秀气的脸愈加多了几分颜色。宇庆宁心中原本准备了一肚子刺她的话,此刻硬生生给忘到了九霄云外。他黑漆漆的眸子定定看着自己的新娘,直到景宫眉冲他挑了挑眉,他才轻咳一声,心内恼自己竟被美色所惑。

    两人各怀心思在众人面前饮了合卺酒,待喜娘拿了剪子各剪了新人的一缕头发放进了一个荷包内,成亲之礼算是完毕了。

    依照越州的风俗,新娘子要待在屋内,新郎则要出去应酬宾客。于是宇庆宁揽了宇庆岩的肩膀,双双往厅堂那走去,一众宾客也谈笑着回厅堂落座喝酒,新房内便只剩了紫俏紫环与景宫眉三人。

    “小姐,是不是饿了?”紫俏淡笑着问,将那搁着酒的红漆喜盘交给了门外守着的丫鬟,紫环则拿了双筷子递到了景宫眉手里。

    “唔。好饿。”景宫眉轻叹一口气,捏了筷子夹起了一块红豆酥糕塞进了嘴巴,一脸都是心满意足的表情。

    紫环在旁边却是嘟着嘴,眉宇之间似乎仍有些怨气。

    景宫眉托腮看着她,边吃边看,却不说话。紫环被看得红了脸,忙不迭叫饶,“小姐,你莫要看紫环了。紫环都快气死了。”

    “是谁把我家紫环气成了这样?一张脸都皱成了苦瓜样了。”景宫眉笑道,紫俏在一边只笑不语。

    紫环嗔怒地绞了绞手中的帕子,随即将床下脚踏上的一双绣花鞋拿了过来,低声道,“小姐。这鞋子是宇家丫鬟送来的,原本礼成送鞋,也不过是换新鞋就新范的讲究,大抵离不了往后要按宇家规矩行事的道理。可这鞋子却是小姑所制,小姑乃是闺阁女子,以后定是要出这宇家门的,这立规矩的事哪里轮得到她来做。更何况这绣花鞋的尺寸小了那么多,小姐穿上岂不是寸步难行么!”

    景宫眉微微打量了那鞋子一眼,眉间微蹙,却笑道:“那明日我不穿便是。她这规矩立得没有道理,我也没必要委屈自己。再来,再不济她也得喊我一声侄媳妇不是。”

    紫环闻言,立刻眉开眼笑,“小姐说的有道理。紫环这便将那鞋子给收起来。”

    “紫环,收得仔细些,免得日后人家寻了这个由头来闹事,咱还能拿出个凭据来。”紫俏在一边说道。

    “是是。紫俏最细心了。”紫环笑道。

    主仆三人聊了许久,龙凤花烛也烧了一半,宇庆宁才有些蹒跚着摸进了新房。

    紫环与紫俏见状,立刻将他扶了过去,擦脸洗手悉数弄全了,方关了房门离了那新房。

    景宫眉微微皱眉看着旁边有着几分醉意的男子,直觉想坐的远一点。哪晓得宇庆宁长臂一捞,将她抱了个实在。

    “相公好歇息了。”景宫眉双手推拒,试图将宇庆宁推到在床上。

    宇庆宁略微迷蒙的眼中闪过一丝清明,他嘴角一扯,扯出了一个颇为无赖的笑,“娘子好没道理,今日可是为夫小登科之夜,洞房花烛一刻千金,早早歇息不是正理。”他说着,双唇便嘟着朝她亲了过去。

    景宫眉左手往床上一抓,一大把莲子红枣塞进了宇庆宁口中。

    宇庆宁没料到她有这一手,有几颗枣子囫囵吞了下去,他呛了一大口赶紧起身喝了一大口茶,也不管自己故意装作醉酒的姿态被识破,只是一径瞪圆了眼瞅着自己的小媳妇。

    “娘子,你方才可是谋杀亲夫啊。”他气鼓鼓地坐在了床边,冲她眨眨眼。

    景宫眉笑着,“相公身手如此敏捷,宫眉哪怕真想做些什么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倒也是。你手无缚鸡之力,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想杀我下辈子也是不可能的。”宇庆宁讪笑。

    “那相公早点歇息吧。今日一天,想必是极累了。”

    “娘子说的是。为夫的确累得要命,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做的。”他凑近了她,好笑地看到她红了脸,趁着她分神时,细长的手指一挑,就将景宫眉的腰带给解开了。

    景宫眉一惊,一脚踹向了宇庆宁的胸口。宇庆宁顺势大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脚,刷刷几下便将那鞋袜脱了个干净。景宫眉纤细白|嫩的玉足转眼便露了出来,宇庆宁看得眼都直了。

    景宫眉怒,另一只脚迅速踹去,将分心的某人一脚踹倒在了床上。

    “娘子,你好急哦。”宇庆宁倒在床上,被那些莲子红枣磕得生疼,瞧见景宫眉羞红的脸,他坏笑一声,扣着她脚的手一拉,便将她也扯倒在了床上,紧接着一个鲤鱼翻身,他重重压在了她身上,拿了自己的头发去搔弄她的面颊,“娘子怎的如此不规矩?”

    景宫眉头上的凤冠因为发髻被撞松落在了床上,乌黑的头发铺散开来,添了几分柔态。她双手被他压着,一张俏脸很快憋得通红。

    “相公,我好热哦。”她故意软糯而委屈地喊道。

    宇庆宁身子一僵,似是触电般立刻退离,景宫眉趁机坐起了身,巧笑道,“怎么相公难道不热吗?”

    宇庆宁轻哼一声,微微正色道,“我向来对不熟识的女人没兴趣。更何况你是老头子塞给我的。”

    景宫眉挑挑眉,正中她下怀,“那宫眉服侍相公歇息?”

    宇庆宁不说话,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她下床。待她离了床,将那凤冠也搁在了一边的床头柜上,宇庆宁忽然将洒满了莲子红枣的床单一掀,整个给掀到了地下,然后两脚一伸,呈大字躺在了新床上,双眼一闭打算睡觉。

    景宫眉又好气又好笑,她笑道,“相公,你让宫眉睡哪里?”

    宇庆宁不作声,鼻腔响起了鼾声,一动不动。

    景宫眉站在床边盯着他看,心中暗自念叨,面皮果真不错,长得确有祸水的资本,身量看过去也结实健康,半躺他身上也不算吃亏。于是她合衣爬上了床,将头搁在了他手臂上,蜷缩得像是个猫一般,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

    宇庆宁身子却是一僵,偷偷睁开眼一看,顿觉浑身不自在。他想抽回自己的手臂,看着那毛茸茸的脑袋却迟疑了。这一迟疑,景宫眉便睡沉了。他只好咬了咬牙强自催动自己的睡意。

    这时,门外窗棂下,一个花白胡子的健硕老人鬼鬼祟祟地离开了,正是那宇庆宁的祖父,宇天禄。宇天禄翘了翘胡子往自己房中走去,边走边念叨,真没用,连媳妇都搞不定!改天非得好好教他几招不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