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05.奉茶

章节字数:3167  更新时间:10-09-15 21: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月天气正好,早烟袅袅,白花泡桐柔软嫩绿的叶子随着微风轻拂,海棠花开得正盛,深红浅朱的颜色在云烟中氤氲出几分凉意。有几名梳着双环髻的丫鬟捧着水盆布块静悄悄自宁馨院院门而入,穿过假山流水的小花园,通过雕花红漆的回廊,转个弯迈进一道石拱门,便到了宇庆宁的厢房门前。紫环与紫俏正立在门外。

    景宫眉身上略觉凉意,她翻了个身,微微眯开了眼,触手有些冰凉,细细一看,发现自己合衣躺在了床下的绒毯之上,四周红枣莲子散了一地,鸳鸯交颈的海棠红床单也揉成一团搭着。她立刻坐起身看向新床,上头被褥凌乱,却早已没有宇庆宁的身影。

    我是怎么下来的?景宫眉微微蹙眉,起身看向那透出天光的窗棂,有略微阳光薄薄地泻进来,灰尘在光中跳跃,看日头似是刚出来,也不知时辰早晚。景宫眉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稍稍有点心慌。

    “紫俏紫环。”她喊道。

    房门应声而开,紫环与紫俏穿了一色的深蓝长裙喜盈盈地出来,紫俏眉间略有些担忧。

    “小姐,你总算醒了。”紫俏利落地招呼外头的丫鬟端了水盆进来,紫环则是绞了湿布递到了她面前。

    “他去哪了?为何不早些叫醒我?”景宫眉净了脸坐到了梳妆台前,任由他们替她梳妆打扮。

    “姑爷走了。他交代说老爷夫人没有那么早起身,说……小姐累着了,得好生歇着……”紫环边说边低下了头,耳朵根子一片通红。

    他有这么好心?景宫眉蹙眉想,忽立刻站了起来,脸上有些气,“糟糕,快,替我拿那套水红色的衣裙来,怕是公公婆婆等急了。”该死的宇庆宁,第一天就不给她好过么。

    紫环一听愣了,倒是紫俏立刻取了衣裙来,神色间虽亦有些慌乱却仍是手脚麻利。

    不多时,景宫眉打扮停当,方立刻在宇家丫鬟带领下到了前厅。果不其然,上首坐着的宇家老爷宇华恒与那陈氏脸上都有些不耐烦的神色,瞧见她的一刹那,宇华恒面色缓和了下来,倒是陈氏,一张脸愈加黑沉。

    景宫眉抬眸望去,前厅内未曾见到宇庆宁身影,倒是宇华恒旁边立着一天青色长衫的男子,面若冠玉,笑靥如花,想是那宇家四少爷宇庆岩。下首坐着两人,一人二十几岁,穿着淡粉色素花长裙,眼眸如水,神态略显清高,眉宇之间同宇华恒有几分相像,另一人十七八岁,着绫罗百花的水绿色长裙与淡绿色坎肩,脸若堆花,眸中似有一汪春水,目光落在景宫眉身上时,却多了几分轻蔑。

    景宫眉心下念头翻转,双手绞着帕子,一瞬间故意羞红了脸,眸中带出几丝羞涩与柔情,却仍是大大方方地福礼,“媳妇未曾发觉天明,故而来迟……请公公婆婆见谅。”

    宇庆岩瞧见她那羞涩的神情,脸上的笑意愈发夸大,宇华恒倒是一脸我很明白的表情,反倒露出了一丝和蔼的笑,不一会惊觉表情不对,又轻咳了几声。陈氏撇撇嘴,稍显别扭。

    “不怪不怪,儿媳还是快点上茶吧。”宇华恒温和说道。

    陈氏旁边的百荷闻言立刻将喜盘托到了景宫眉面前,新荷则将蒲团铺到了厅前头。景宫眉伸手接过上头的茶,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然后递给了宇华恒。

    “公公请用茶。”她轻柔喊道。

    宇华恒笑着点头接过,喝了一大口然后放到了旁边的桌上。

    景宫眉又从百荷手中接过了第二碗茶,递到了陈氏面前。

    “婆婆请用茶。”

    “嗯。”陈氏装腔作势地应了一声,只扫了她一眼然后接过茶细细抿了一口随意地摆在了桌上,“三媳妇,我虽不是庆宁的亲生母亲,但毕竟是长辈。既入了宇家大门,那凡事便要以宇家名誉为首,事事要以夫君为主,三从四德,守礼仪知进退。”

    “是。媳妇知道。”景宫眉恭敬回道,然后在紫环扶腕下站了起来。

    “嫂子这话说的,确有主母风范。侄媳妇虽听你的话,可庆宁倒不一定领情。你在这厢装腔作势,怕是二嫂在地下都要笑上三声。”粉色衣裙的宇华婷冷笑道。此话一出,陈氏面色白了白,稍显尴尬,别过脸去有些委屈地瞪了眼自家老爷。

    “婷儿,不许胡闹。”宇华恒板了一张脸。

    “大哥,二嫂生前你可从来没这么窝囊过。怎的嫂子只消瞪一眼,你便对着婷儿大呼小叫。”宇华婷站了起来,冷冷锑了下头的景宫眉一眼,带着自己的丫鬟迈步出门了。

    “老爷。你看看她!早些年你就该将她嫁出去了,何至于落到今日欺到我头上来。”陈氏抹了把眼泪,“十多年前你们宇家未将我放在心上,如今又没把我放在眼里……”

    “娘。”一旁的宇庆岩出声,笑着阻止道,“今日是喜日子,娘该开心才是。”

    “就是。”宇华恒略带威严怒道,“陈年芝麻事也拿来算账,别在小辈面前丢脸了!”

    陈氏闻言,尴尬地看了眼景宫眉,忙拿起手帕拭去泪水,脸上又扬起了一抹笑,“媳妇你别见笑啊。我这张嘴……”

    “姑姑。”一道软糯酥麻的声音响起。景宫眉转头看去,正是坐在下首的水绿色衣裙女子站了起来,略带娇嗔地看着陈氏。

    “姑姑,你还未将月娘介绍给……姐姐呢。”她一笑,神色间尽是天真,眸中倒是水样姿态。

    “瞧我。”陈氏笑笑,“媳妇,这是我娘家兄长之女,陈月娘。”

    景宫眉淡笑着冲陈月娘点点头,“原来是表妹,宫眉这厢有礼了。紫俏。”

    紫俏闻言,从袖中拿出了色泽温润的雕花玉簪,景宫眉接过递到了陈月娘手里,“小小薄礼,还请表妹笑纳。”

    陈月娘纤纤玉手接过,眼神中闪过鄙夷,将那玉簪递给身后的丫鬟宝兰,只是那手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刹那,那玉簪听得一声落在了地上,碎成了两半。

    “啊呀。”陈氏叫了一声,神色间却有些幸灾乐祸。

    “啊。”陈月娘一脸惊慌,急忙将那地上的玉簪捡了起来,泪水盈在了眼眶内,楚楚可怜地看向景宫眉,“姐姐,你看我这手,总是毛手毛脚,难得姐姐给我的玉簪子……这可怎生是好,姐姐,月娘真的不是故意的……”

    “媳妇啊。你看月娘她并非故意,反正不过是区区一个玉簪子,可别见怪。”陈氏轻笑道。

    紫环在一边看的火冒三丈,谁都看到她是故意将那玉簪子摔碎的,此刻一脸惊慌,不知情得还道她家小姐欺负她了呢。更何况那簪子可是小姐千挑万选选中的珍品,百金不足以买到。紫环想着就想出头,却被紫俏一把拉住。

    景宫眉对着紫环笑了笑,转身看向陈月娘,“婆婆说的是。不过是区区一个簪子,回头我让紫俏再送一个给表妹便是。只是,宫眉觉得,表妹该唤我一声表嫂才对。这声姐姐名不正言不顺,若是叫他人听去,表妹的声誉可就被玷污了。”

    紫俏抿着唇笑了,紫环神色间的不平之色也淡了些。陈月娘站在那,一张脸由红转白,又换成天真委屈的神色,“姐姐……月娘对姐姐一见如故,唤一声姐姐也是应该。大不了往后在外人面前月娘守规矩便是。姑姑,你说是不是?”

    陈氏心中早已明白她这侄女的那点心思,可如今又要做出长辈的姿态,也不好偏心,于是只是讪讪笑道,“只要媳妇不介意便可。”

    景宫眉淡笑,婉约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既然表妹喜欢,那便随意吧。”

    宇庆岩站在上首,看着那神色如常的嫂子,他径自笑了一笑,“爹,娘,三嫂的媳妇茶也敬了,爹娘便回去休息吧。三嫂子也该回头睡个回笼觉才是。”

    “也对。那咱们先下去吧。”宇华恒笑道,带着陈氏离开了。

    宇庆岩这时抬头对着景宫眉笑,笑容纯粹,又看向陈月娘,“表妹也是,不是说今日要去华礼寺烧香么,这时辰再不出门可就晚了。”

    “四表哥说的是。那姐姐,月娘便先行告退了。”陈月娘袅娜地福了福身,带了宝兰仪态万千地走了。

    “多谢四少。”景宫眉轻轻呼出一口气。

    宇庆岩笑,“嫂子见外了,唤我四弟便可。我娘有时苛刻,但心地不坏。”

    “嗯。宫眉知道。那四弟,我先下去了。”景宫眉笑了笑,带着紫环紫俏出门而去,纤细的背影自有一番潇洒的姿态。

    宇庆宁这时自房梁上一跃而下,他抬手抚了抚宝蓝色的长衫,后领插着一柄折扇,神情显得有些不以为意,透亮的眼眸中闪着几丝灼灼的光,嘴角的笑带了些许不羁与洒脱。

    “三哥,今日奉茶,你却扮起了梁上君子。”

    “四弟,真无趣啊。”他抓了抓头,抢先往门外而去,步子迈得利落,还掩着嘴绵长地打了个哈欠。颀长的身影在清澈的阳光内淋上一丝暖意。

    -------------------------------------------------------------------------------------------------------------

    请多支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