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10.骏马坡相会(二)

章节字数:2865  更新时间:10-10-09 14: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宇庆宁同林舒真有说有笑地腻在那匹枣红马前,林舒真一脚踩着马蹬子,双手攀着那缰绳,想借力翻身而上。只是不知怎的,她踩着马蹬子的脚一滑,整个身子顺势跌进了旁边宇庆宁怀中。一张原本刷白的脸平添了几分红霞,惹人遐思。

    宇庆宁轻笑一声将她安稳放在地上,“真儿真是不小心。”

    林舒真笑得婀娜多姿,目光轻扫景宫眉,见她正望向这边,更是贴近了宇庆宁几分,心中暗衬,往日里庆宁哥哥对她进退有据稍显疏离,可今日那女子在场,他反倒亲昵起来,想来那女子更难入他的眼。

    念及此,林舒真又拉住了宇庆宁的手撒娇道:“庆宁哥哥,这马太高了。真儿都上不去。”

    宇庆宁看着她,心思却是在景宫眉身上,他看着林舒真羞的通红的脸,暗自笑了笑,然后在她腰际一托,林舒真便安稳地坐上了马。

    林舒真开心地轻呼一声,恰恰引来凉亭内几人的注视。

    景宫眉倒是没什么特殊反应,她早料定了这两人纯粹是在做戏,扫了他们一眼又顾自喝起了茶,林授闻隐隐有些不悦,宇庆宁今日同往日甚有不同,他对林舒真的热情说不定不过是做戏给这新娘子看,只是见到林舒真开心的笑,他眉间蹙了蹙,也就随他去了。

    紫环翻了个白眼,她觉得那林舒真的品貌比起自家小姐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见小姐没有什么不开心的表情,她也眼观鼻鼻观心,同沉着脸的紫俏一起犹自欣赏起了骏马坡的风光。

    “嫂嫂觉得这骏马坡风光如何?”林授喜见景宫眉无视亭内的沉默,犹自不开口,只好讪讪笑了声问道。

    景宫眉搁下茶杯,用手绢细细擦了擦嘴,笑道:“三公子可曾去过明州的太白山?”

    林授喜凝神略略一想,回道:“不曾去过。”

    “太白山众岭环合青纷披,山下帘云坡烟云厚薄、村石疏密,风光独好。这天姥山骏马坡虽连绵甚广,优雅宁静,比起帘云坡,却少了些灵气。”景宫眉淡然说道。

    “嫂嫂说的极是。这骏马坡除了王孙贵族偶有光顾,却少了乡间特有的生活气息。”林授喜附和道。

    景宫眉点头,“的确如此。乡民纯朴,自然有股灵气,但宫眉认为风景是好是坏,其实大多同人的心绪相关,若是有乱七八糟的人在这骏马坡嬉笑玩闹,那便只能是乌烟瘴气。三公子,你说对不对?”

    林授喜一愣,见景宫眉扫了宇庆宁同林舒真一眼,心领神会,人家是拐弯抹角地骂他们呢。他心中叹气,咧嘴笑道:“嫂嫂莫非觉得此处不甚合意?”

    景宫眉笑,眉梢也弯了起来,“三公子哪里话。宫眉寻常便是个闲人,正愁不知做什么打发时间。今日受了二小姐邀请,心中欢喜的紧,怎的会不合意。”

    林授喜讪讪笑了笑,心中骂自己何必问得那么清楚,这下好了,不仅被她隐晦地骂为乱七八糟的人,更扣上了闲人的帽子。他喝了一口茶,险险岔了气,转念一想,自己终日无所事事,不就是闲人么,顿时又有些气闷。

    景宫眉说完又老神在在地抿茶看风景,紫环很想笑,差点憋成内伤。紫俏倒是没什么表情,她知道小姐向来留有后招,说不定待会更叫人难堪。

    林授闻又看了景宫眉一眼,见她毫无不悦,便转头看向外边的两人,他想说些什么,动了动嘴皮子却仍旧沉默。

    凉亭内又恢复了安静,此时,有轻柔的脚步声接近。

    景宫眉转头看去,正是陈月娘同宝兰姗姗来迟。陈月娘穿着一身碎花暗紫长裙,梳着时下流行的挽月髻,娇柔的脸上施了淡淡的粉,却是比往常要美上几分。她由远及近而来,瞧见马上的林舒真同牵着马的宇庆宁时,微微一愣。

    “表哥。”陈月娘柔柔唤了一声。

    宇庆宁微滞,目光看向了亭中的景宫眉,嘴中却道:“表妹,你怎会来?”

    陈月娘见景宫眉欲开口,忙笑道:“月娘听说这骏马坡风光无限,才带了宝兰前来欣赏,没想到表哥竟也在此。真真是巧。”

    巧么?景宫眉暗笑,见她这般说法,便扭头继续喝茶,只是暗暗竖了耳朵,想听那边的状况。

    “庆宁哥哥,她是?”林舒真见两人的亲昵举动被人打断,有些生气,又听到宇庆宁唤她表妹,心头便有点不舒服。

    “真儿,她是我表妹陈月娘。”

    林舒真听到姓陈,便知道是宇家大夫人的亲戚,她知道宇庆宁向来不屑于陈氏,自然不会对这陈月娘上心,于是心中散了些怨气,含笑冲她点了点头便算打过招呼了,随即又对着宇庆宁撒娇,“庆宁哥哥,陈姑娘有姐姐陪呢,真儿尚未学会骑马,你不许不陪我。”

    陈月娘在宇家不将景宫眉放在眼里是仗着有陈氏撑腰,故而将心思坦白地写在脸上。但在外头,她却也是个进退有据的姑娘,此刻见林舒真冲着自己表哥撒娇,她倒是不慌不忙地反问道:“表哥,这位姑娘是?”

    宇庆宁正有些头疼,见陈月娘问,便答道:“她是林家二小姐林舒真。”

    陈月娘娇柔地笑了笑,小脸满是温柔,“原来是林二小姐,月娘失礼了。”

    林舒真微微蹙眉,“无妨。陈姑娘不妨进亭中一叙。”

    陈月娘偏头望了那凉亭一眼,笑道:“林二小姐说笑了。嫂嫂已出嫁,自然可以同表哥的朋友坐在一起。月娘尚未婚配,倘若擅自落座,若是叫他人知晓月娘这般毫无规矩,岂不是既毁了清誉,又叫他人笑掉大牙。”

    陈月娘说完,淡笑着看向林舒真,见她一张脸由红转白,便继续道:“瞧我说的。林二小姐切莫放在心上,月娘猜想,林二小姐定是同表哥分外相熟,不然表哥怎的不陪着表嫂,反倒来教二小姐马术了。既如此,外人若是乱嚼舌头,表哥一定头一个出来反对了。”

    宇庆宁讪讪笑笑,看向已经气得脸色通红的林舒真,“真儿莫要恼,月娘向来口直心快。”

    陈月娘见宇庆宁陪着笑,心中堵起了一口气,她委婉笑了笑道,“表哥说的极是。倒是月娘冲撞了。林二小姐千万莫生气。月娘听说许家大公子许文海前几日已经带了聘礼上门,怕是二小姐好日子也不远了。”

    林舒真本想就此罢了,冷不丁又听陈月娘提到了许文海,一腔怒气再也憋不住,她懊恼地翻身下马道:“谁说我要嫁给他了。许家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就上门来了。他想娶我不先照照镜子!”

    宇庆宁蹙起了眉头,林舒真意识到自己失态,红着脸扯了扯自己的短衣裙,半响没说话。

    陈月娘仪态万千地笑笑,“二小姐莫气。月娘失礼了。”

    林舒真轻哼一声朝着凉亭内走去,宇庆宁无奈地轻舒一口气,“表妹一道去吧。有表哥在,无妨。”

    陈月娘听得心中欢喜,忙不迭跟在了身后。

    “表嫂。”她进去立刻唤道,声音嗲嗲的,却又分外入耳。

    “表妹也来了啊。”景宫眉淡笑。

    林授喜此时站起身,坐在了凉亭边上的木凳上,陈月娘便微微羞涩地落了座,坐在了林授喜原先的位置。

    林舒真坐在林授闻同宇庆宁中间,一张俏脸还带着几分怒气。林授闻略略叹了一口气,替她倒了一杯茶。

    “二小姐怎么了?”景宫眉装作不知,问道,“相公,莫不是你伤到了她吧?”

    陈月娘幽幽一笑,带了一分委屈,“表嫂,表哥哪里舍得。是月娘不小心提到了许家大公子的事。才惹得二小姐恼了。月娘真是不该。”

    景宫眉方才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她轻声道:“我还道是相公出了岔子呢。许家大公子可是那许文海?”

    “娘子也识得许文海?”宇庆宁问道。他心中有些微恼,原想刺激下她,却反倒惹得自己一肚子厌烦。

    景宫眉点头:“曾在明州有过几面之缘。咦,那不就是许大公子么?”

    景宫眉指着凉亭外不远处正牵着马的翩翩公子惊讶道。

    林授喜转头一看,心中幽幽一叹,今日到底是什么日子呀。

    -----------------------------------------------------------------------------------------------

    求留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