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14.秦府(一)

章节字数:3065  更新时间:10-09-29 2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景宫眉百无聊赖地在宇家又过了些日子,每日清晨去陈氏处请安必会碰到陈月娘。陈月娘喜欢不冷不热地同她说些有关宇庆宁的话,倒是宇华婷,只在晚膳时见过几次,不曾说多话,她也不曾正眼瞧过景宫眉,这一点同宇庆宁出奇的一致。宇庆宁时而在宁馨院的偏房居住,但白日里却甚少见到他。景宫眉到现在仍旧摸不清她的相公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景宫眉有种虚度日子的错觉。她对着书桌上翻开的那页书长吁短叹。

    “小姐,你又无聊了。”紫俏在一边淡笑。

    景宫眉轻叹一口气,“有这么明显吗?”

    紫环拿了新沏好的雨后龙井踏进了书房,笑嘻嘻道,“因为小姐一直停留在那一页呀。对吧,紫俏。”

    紫俏含笑点头。

    景宫眉皱皱眉,一手托腮,另一手将书合上。

    也许是老天也觉得景宫眉无聊够了,她正走到桌边喝茶,便有丫鬟进了宁馨院,候在了书房外喊紫环的名字。

    丫鬟是芷平,先前一直是宇庆宁的贴身丫鬟,景宫眉将紫环同紫俏带来后,芷平便成了房外的丫鬟。只是宇庆宁如今住偏房,芷平便又去照看了,但景宫眉的房间,她却断断不敢进。

    紫环利索地出了房门,然后拿了一封信笺进来,递给了桌边的小姐。

    “小姐,芷平说这是秦家差人送来的。”紫环道。

    “秦家?”景宫眉隐隐似是听过这个姓氏,“哪个秦家?”

    紫俏走近,“小姐糊涂了。越州城四大高姓家族,秦许宇林,自然是那个秦家。秦家老爷曾经是京中的辅国大将军,如今是越州节度使,掌管越州、杭州、湖州三州。”

    景宫眉眉间微蹙,拆开了信笺,便见到称呼上写着外孙媳。外孙媳?莫非宇庆宁是秦家的亲外孙?若是如此,那宇庆宁的出身岂非寻常。

    景宫眉按住心中的疑惑将信笺看完后,眼中仍有些迷茫。信中只说翌日在府中摆下盛宴,请她过府一叙,其余只字未提。

    紫环见自家小姐凝神思虑,忙问道,“小姐,怎么了?”

    景宫眉将信笺合上,问:“紫环,且把芷平唤来。”

    紫环点头,忙提裙出门去了,不多时,便将一身藕色丫鬟服的芷平带到了书房中。

    “少夫人唤芷平前来,不知是要芷平做什么事?”芷平低着头,恭恭敬敬地弯腰。

    “芷平,这信笺是谁给你的?”

    “回少夫人,这是秦家的一个名唤初六的小厮送来的。奴婢见他在后门处徘徊,才上前询问。这信笺是指名给三少夫人您的。”芷平仍旧埋头。

    “你既知道他的名字,那我问你,这秦家是何许人家?”景宫眉淡淡问道。

    芷平略略抬头,似是有些诧异,见到景宫眉询问的眼光,她又忙不迭低了头道,“回少夫人。秦老爷是三少嫡亲的外公。”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做事吧。”景宫眉摆摆手。芷平便退出了书房。

    “小姐,没想到姑爷的娘亲出身非凡。”紫环不知是惊是喜地叹道。

    紫俏却凝神说道,“小姐,此事有些奇怪。凭着秦家这样的出身,先遑论三少的娘亲会委身为妾,单凭出身,三少哪怕是宇家庶出,也是身份高贵。秦家若要见孙媳妇,大可从正门进,差人送来正式的拜帖,由大夫人做主知会你。如今却是自后门送来,实在古怪的很。”

    景宫眉点头,“秦家是百年世家,做事断不会如此失礼。若硬要说个理由,恐怕秦家想见我这件事不愿他人知道。况且这城中流言只说三少是庶出子弟,向来不曾听闻他同秦家的关系。爹爹也未同我提起过。”

    “这么说,三少的出身还被藏着掖着喽。”紫环低声道。

    “确有这种可能。以秦家当时显赫的身份,秦家女儿怎会嫁入宇家这样的商贾之家。哪怕是庶出的小姐也一样,更何况是做妾。”

    “小姐,那你作何理会?”紫俏皱着眉。

    景宫眉抿唇想了想,若是不经陈氏便前去赴宴,恐怕陈氏颇有微词,连芷平都晓得秦家同宇庆宁的关系,陈氏必然更清楚。

    “我这便去下大夫人那。”景宫眉站起身,换了身衣裳便往陈氏的安康院走去,紫俏跟着,紫环留在了宁馨院。

    陈氏此刻正在榻上吃着宇庆岩替她剥的瓜子仁,一张脸笑得开怀,时不时露出几分宠溺。陈月娘则在一边有说有笑,同宇庆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夫人,三少夫人来了。”百荷撩起帘子,一脸淡妆的景宫眉便笑着走了进来。

    “嫂子在宇家可习惯?”宇庆岩起身,朝着景宫眉作揖,白皙的脸上是干净的微笑。

    景宫眉福了福身,“嗯。一切都好,劳四弟操心了。”

    “姑姑,月娘想起还有些绣样没画好呢,月娘便先下去了。”陈月娘的兴致似是被景宫眉破坏了,急急起来就要走。陈氏宠溺地白了她一眼,然后挥了挥手。陈月娘便朝着景宫眉淡淡施了施礼由外面的宝兰挑了帘子出去了。

    宇庆岩面上似有几分愧疚,“嫂子见谅,表妹她自小被我娘宠坏了……”

    “无碍。都是一家人。”景宫眉笑笑,看向榻上已没了先前笑容的陈氏,心中轻叹一口气。

    “嫂子,你同我娘聊吧,庆岩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先行告退了。”宇庆岩笑说,接着又转头看向陈氏,“娘,庆岩晚些再来看你。”

    陈氏点点头,由着宇庆岩出去,语气便淡了下来。

    “三媳妇,这个点来可是有什么事?”

    景宫眉也不坐,只是礼貌地说道,“婆婆。方才宫眉接到一封来自秦家的信笺,邀宫眉前去一叙。宫眉不敢擅自决定,故而想请婆婆做主。”

    陈氏听到秦家两个字,一张脸便沉了下来,只是见景宫眉一脸低眉顺眼的小媳妇状,心中又很是受用。她嗯了一声,半响才说道,“庆宁的娘亲是姓秦的,照理你是该去问个安了。这种事往后你自个决定就是,我老了,哪有那么多心思替你们做主。”

    景宫眉忙道,“婆婆哪里话,婆婆是内院之主,宫眉请示婆婆乃是情理之中。宫眉初入门,凡事还不太懂,还得婆婆好好指教呢。”

    一番话说的陈氏心中又傲了几分,她摆摆手道,“秦家也是世家,三媳妇要知礼守节,莫要丢了宇家的脸面。回头叫上庆宁,哪有新妇自个儿前去夫君外公家的事。”

    景宫眉点头,“宫眉知道了。那宫眉就不打扰婆婆休息了。”

    陈氏点头,景宫眉便出了房,紫俏正乖乖立在堂前,也不同外间的百荷交谈,见着景宫眉出来,忙跟了上去。

    百荷见她们走远,掀了帘子进去,问道,“夫人,为何不同三少夫人说那秦家的事?”

    陈氏看了她一眼道,“这秦家同宇家的事,她自去一趟便会知道,我说了反倒是多事。何况,这丫头看着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这赴宴之事,总能让她通透些。我才懒得管那么多。”

    百荷笑,“夫人这是心地好。”

    “就你嘴贫。”陈氏笑了出来。

    景宫眉出了安康院,便遣了紫俏前去询问小厮,宇庆宁这厮跑去哪里了。待她回到了宁馨院,紫俏也回来了。

    “他在哪?”

    紫俏正欲说话,后头走来了一抹清朗的身影。正是宇庆宁。

    “娘子可是在找为夫?”他似喜非喜地望向景宫眉,右手的折扇敲了一下头然后插进了后领中。

    景宫眉没好气道,“是呀。为妻找你找的好苦。”

    宇庆宁一听,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道,“莫非娘子是想同为夫圆房?……可是为夫还不想哎。”

    紫俏红着脸别过了头,景宫眉一张俏脸也漫上了红霞,听到了后一句话,羞涩又成了羞恼,她轻咳一声道,“秦家邀我明日过府一聚。不知相公可有空?”

    宇庆宁闻言,面色稍稍凝重了些,转眼眉梢又堆上了几分不羁的笑,他低头凑近她耳际,低声道,“娘子想同为夫一道前去?”

    景宫眉点头,不着痕迹地退开些许。

    宇庆宁好笑地抬头,似是很认真地在思虑,半响他拿出了折扇一敲手心佯装遗憾道,“哎呀。明日我约了授闻一道遛马。娘子,恐怕为夫不能同行了。”

    遛马?景宫眉心中暗恼,这样的借口也亏他想得出来,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表示他不愿同她一起去么。那她明日岂不是要独自前往秦府?

    景宫眉头痛地皱起了眉头,她瞪了笑嘻嘻的宇庆宁一眼往房内走去。

    “喂,娘子,你不求我吗?”宇庆宁在后头追问,满是笑意。

    求你个大头鬼!

    -----------------------------------------------------------------------------------------

    今天写秦府的人物表写了好长时间,大家族内人就是多。原来写好人际关系图,写起来是多么的得心应手啊。哈哈哈哈。(别理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