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16.秦府(三)

章节字数:3050  更新时间:10-11-02 09: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一拨人走近了,景宫眉才看清了前头女子的样貌,她一身百蝶穿花交襟长裙,绿绸的披帛,瓜子脸,樱桃嘴,眼角有淡淡的细纹,眉间因蕴着一股怒气使得原先的花容月貌多了几分狰狞。

    她走近了仙荷院,脸上怒气不减,略略扫了景宫眉一眼便转过了头去。

    “绿禾,夫人可在屋里头?”语气不善,似是压着怒气。

    绿禾只淡笑了下,“大太太,夫人在里头歇息呢。”

    大太太?那不就是王氏的儿媳张敏慧么,景宫眉暗暗看了一眼,见张氏身后跟着两名穿着湖绿掐牙比甲和青色长裙的丫鬟,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身穿玉绿对襟立领长裙,腰间绑着月白撒花软绸子,姿态袅娜,容貌清丽,她站在张氏身后,面上虽有几许气愤,眸中却满是冷意。

    绿禾原想阻了张氏的路,偏生张氏正在气头上,待绿禾答话完她也懒得再问,径直擦身而过朝着仙荷院内院奔去。身后的两个丫鬟立刻匆匆追了上去,唯有那二十出头的女子在原地冷笑了一声,才不慌不忙佯装微怒也跟了上去。

    绿禾似是有些为难,张氏脾性易怒易躁,往日里寻着一些由头都能大发一通脾气,惹得王氏头疼不已。此刻不晓得又是为了哪桩。

    景宫眉见绿禾面色有异,便指了指院门处候着的三等丫头道,“绿禾,若是有事你便回去吧。就让这个小丫头送我到门口也行。”

    绿禾一脸歉意,“三少奶奶请原谅绿禾的失礼。只是夫人那边就绿水在,绿禾有些担心。”

    景宫眉摇摇头。

    “碧环,好生送三少奶奶出去。”绿禾招呼了院门边的小丫鬟,然后对着景宫眉行了礼,方急匆匆往仙荷院内院而去。

    碧环毕恭毕敬地在景宫眉前头走着,不多不少只多了半步,她低着头脚步细碎,一点声音都没。

    “碧环,方才进了仙荷院的是谁啊?”景宫眉问道。

    碧环低了低头,“回三少奶奶,方才进院的是大爷的正室夫人大太太。”

    “那后头那位呢?”

    碧环愣了愣,“回三少奶奶,那是大爷房里的兰姨娘。”

    原来是个姨娘,景宫眉又探问,“那你可知大太太缘何恼怒?”

    碧环忙不迭又矮了身子,“奴婢不知。”

    景宫眉没再问,只是安静地跟着碧环的步子一直往前走,谁料方走到一半,竟又遇上了三个人。

    走在前头的是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束发玉冠,容貌俊逸,优雅中平添几分沧桑,身姿颀长,给人温润如玉的感觉。他眉宇间带着微微的怒气,偏头看向身旁容貌清秀约莫二十上下的年轻女子时又多了些许歉疚。他们身后紧紧跟着一名丫鬟。

    三人走近时,碧环福了福身道,“大爷。”

    原来是王氏的儿子,若是算起亲戚,那便是宇庆宁嫡亲的舅舅。景宫眉念及此忙不迭行了礼,笑道,“见过秦大爷。”

    秦优瞧见是生人,便停了下脚步,“你是?”

    碧环低着头在一边回道,“大爷,她是宇家三少奶奶。”

    秦优一愣,目光扫了景宫眉一圈,神情柔和了几分,他温和笑道,“原来是庆宁的媳妇。往后唤我舅舅便是,莫要见外。”

    景宫眉笑,“是。宫眉见过舅舅。”

    秦优淡笑,身侧的女子略带担忧地抬眸,她白皙纤长的手指偷偷扯了扯他的衣角,他偏头看了她一眼,忽的记起了自己是往仙荷院而去,于是忙不迭冲着景宫眉道,“舅舅今日有事,改日|你同庆宁一道来,舅舅定当好好招待。”

    景宫眉又行礼,“那宫眉就不打扰舅舅了。舅舅慢走。”

    秦优笑笑,带着身侧的女子又疾步而去。那女子同景宫眉擦肩而过时,好奇地望了景宫眉一眼,她眼睛圆圆的,眸中黑白分明,却藏着一抹狐疑。

    景宫眉来不及细究她的神情,见紫环催着走,便跟着碧环往大门处走去。

    小厮早早便将宇府的马车候在了外头。车夫见景宫眉出来,忙不迭挑起了帘子。

    “娘子。”景宫眉正要下台阶,耳边乍然响起了宇庆宁的声音。她唬了一跳,险些踏空了台阶。

    景宫眉皱眉一看,宇庆宁正站在秦府的大门口,他一身宝蓝缎面宅袖斜襟长袍,手上拿着从不离身的折扇,正笑着看向他。他旁边站着上次见过的林授喜,穿着一身石青色立领华服,青丝却是松松在脑后挽了一把。

    “数日不见,嫂嫂可安好?”林授喜皮皮一笑,作揖问道。

    “托福。林三公子别来无恙。”景宫眉回道,接着又看向宇庆宁,“相公不是有约,怎的又来了秦府?”

    宇庆宁笑着上前几步,有神的双眸中闪着流光溢彩,他挑挑眉道,“为夫不是担心娘子么。怎的娘子不高兴?”

    景宫眉撇撇嘴,“相公该早来才是。省的叫外婆念叨。”

    宇庆宁轻笑一声,凑近她耳朵,“看来娘子很得姥姥欢心哦。不过这不见得是件好事。”

    “何以见得?”

    “娘子略加思索也能想通。你可知我那舅舅只生了两个女儿?”宇庆宁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说道。

    景宫眉点头,她知道秦优有三房妻妾,却只得了两女,而那第三方小妾尚未生养。

    “这就对了。这秦府嫡出的少爷只有两名女儿,可秦府传承家业向来只传男不传女。若是叫她们晓得姥姥对你另眼相看,你说是不是好事?”

    景宫眉又问,“可是秦家不也是不传嫡只传才么?”

    宇庆宁笑着看了她一眼,目光中带了几许嘲意,“娘子说的这点虽是家规,但秦家族里仍是倾向于长房嫡出的后代继承家业。若是长房子嗣单薄抑或当真是个庸才,才会在庶出的子孙辈里选一个有才的。若是长房有子,哪里舍得会让出手中的家业。”

    “那若是你舅舅老来得子呢?”

    “娘子这就不晓得了。舅舅的正室夫人早已不能生育,若是其余两房小妾生了儿子,那也是庶出的后辈,继承家业的资格仍是不够。”

    景宫眉同宇庆宁大眼对小眼,景宫眉愣在那,宇庆宁却是笑着咧开了嘴。

    “那你不是?”景宫眉微微张了张嘴,脸上有些许震惊,“那不是无论怎样,你都占了头筹?”

    宇庆宁轻嗤一声,“非也。娘子也晓得为夫的名声,在秦府人眼中,我就是个庸才。”

    景宫眉撇撇嘴,这秦府人之中,怕是不包括王氏。今日王氏之所以对她说了这番话,原来是想她将宇庆宁给“调|教”好了可以继承家业。

    “所以娘子该感谢为夫。”宇庆宁冲她挑挑眉。

    景宫眉偏头,黑漆漆的眸子定定看了他一眼道,“为何?”

    宇庆宁又凑近了几分,“为夫是个庸才,那舅舅他们便不当我是回事,如此这般,他们便不会太过为难咱们,岂不是省了娘子的心?”

    景宫眉一头黑线,这世上还有因为自个是庸才而感到幸运的人么。她往旁边挪了一步道,“相公想得倒挺开的。”

    宇庆宁直起身,笑了笑,“如人饮水而已。娘子,往后咱们可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

    林授喜一直在远处观望,见那对夫妻一直神秘兮兮地讲着什么,心头也被弄得痒痒的,“三少,你到底同嫂嫂在说些什么,都快把我们晾干了。”

    宇庆宁闻言偏头望去,笑着道,“闺房秘事,怎好同你分享。”

    景宫眉一听,脸蛋立刻染红了几分,她凝眉瞪了宇庆宁一眼道,“宫眉要回府了,相公是否同行?”

    宇庆宁笑笑,还未答话,林授喜走了上来回道,“嫂嫂怕是要先回府了。三少同授喜是送温玉阁的弄珠儿姑娘来的,待会还得入秦府办事。”

    弄珠儿?景宫眉脑海里闪过了秦优身侧那名美貌女子。

    “相公,所以你是送弄珠儿来此,而非来接宫眉?”景宫眉声音冷了几分。

    宇庆宁坏坏一笑,“正是。娘子可莫要吃味哦。”

    景宫眉心头暗恼,枉她刚才还在为他的到来多了一丝安慰,搞半天人家是为了那弄珠儿才来的秦府。她心中窝着一团火,朝着宇庆宁翻了翻眼便要离开。

    她刚侧身,宇庆宁却一步到了她面前,双手捧了她的脸,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俯身在她两侧脸颊吧唧了两口。

    景宫眉只觉微淡的薄荷香扑面而来,然后脸上被湿润温热的东西触了两下。待她意识到自己是被宇庆宁给亲了时,一张脸早已憋得通红。

    “你……”景宫眉只觉恼羞成怒。

    宇庆宁却早已退开三尺,拖着目瞪口呆的林授喜走进了秦府的大门。他心中暗笑,方才景宫眉迟钝呆愣继而羞恼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笑了。

    ------------------------------------------------------------------------------------------------------

    请多支持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