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17.纳妾(一)

章节字数:2727  更新时间:10-10-10 15: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月末的天,仙荷院内海棠开得越发招摇。那些或红或浅的花瓣落在地上,同青石板上细微的青苔相衬,平添几许宁静。此刻院内正房中,黄花梨四角矮凳上那三脚镂金香炉散着袅袅的宁神香,但王氏却是拧着眉,面色不善。

    张氏坐在绿水搬过来的红漆圆凳上,一张脸哭得好不伤心,泪水似是断线的珠子哗啦啦往下掉。她的丫鬟碧巧、碧萱在旁边有些无措,一边小声劝慰,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王氏的脸色。

    兰姨娘则是立在张氏身后,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地瞅着自己绣花鞋的鞋尖。

    “娘。当初也是因为我生了幽云弄坏了身子才让爷娶了齐悦进门,那时您不是说,秦府终究是欠了我的。眼看齐悦也生不出儿子,我才替爷张罗了马家的亲事,让兰姨娘入了门,兰姨娘素日也是个可心人,可哪怕肚子还未有动静,爷也不能再收一房啊。”张氏边哭边说,“娘啊。不是我小气,只是爷已经有了悦姨娘和兰姨娘,缘何还要将那窑子里的女人弄进府来!”

    王氏眉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慧娘,此话当真?”

    张氏抽了抽气,拿着手绢揩着泪水,“自然是真的。爷都带了人上门,还能有假?!”

    王氏沉默了,皱着眉不说话。

    十八年前张氏入门后难产,生了两日两夜才生下了秦幽云。自那以后她那身子便损了元气,大夫道往后恐不能再生育时,秦府上下都惋惜了好久。只是秦优是长房嫡孙,担负着延续香火的责任。那时的老太君亲自替他又张罗了一门亲事,张氏为此哭昏了数次,却最终不得不妥协。这才让齐悦嫁进了秦府。只是齐悦进门几年,竟也只生了一个女娃。老太君见十几年过去了,这长房膝下还未得个儿子便急了,她找了张氏数次,明里暗里示意她千万替秦府的香火着想。张氏想,与其让悦姨娘次次抢自己风头,不如再抬进一个来,一个是烦,两个也是烦,这样既能让悦姨娘多个对手,而她在老太君那也争个贤惠的名。于是张氏挑中了一个小户人家,相中了一十九岁的马兰兰,付了些许聘礼便抬进了门。

    王氏沉默一会后,挥了挥手,绿禾绿水及碧巧碧萱便挑了门帘子往二门处候着去。兰姨娘也想走,却被王氏示意留了下来。

    “慧娘,你是秦府的大太太,不是我说你,凡事要有个度。毛毛躁躁冲进院来像什么话!”

    张氏自知理亏,脸红了红道,“是儿媳不是。只是这一次,爷做的实在过头了。”

    王氏轻哼一声,“你哪次不是大呼小叫的,按你这种方式,更是将优儿推离了你!前一次悦姨娘不小心折断了你的玉簪子,你差点将我这仙荷院给拆了!若不是你娘亲是我表妹,你这日子能好过么!”

    “娘教训的是。”张氏声音小了些,脸色却不大好,兰姨娘还在身后立着呢。

    “你若知道便好。优儿不似个不知轻重的人。他若要纳人进房,你可打听仔细了缘由?”王氏端起榻边矮几上搁着的茶杯,抿了一口。

    张氏一愣,嘴皮子动了动却不晓得说什么,她不过是听碧巧说秦优带了温玉阁的花魁进府,言语间谈及嫁娶之事,她心中恼火便懒得去追根究底,直接跑来仙荷院诉苦了。

    王氏见她支支吾吾,心中冷哼一声,遂抬眸看向一声不吭的兰姨娘。

    “你也是优儿屋里的人,可晓得缘由?”

    兰姨娘小心翼翼看了张氏一眼,低眉顺目道,“回夫人,太太走得快,奴婢脚程慢,恰好听到几个丫鬟说,那女子在京城许是有个大靠山。”

    张氏恼怒,这兰姨娘早不说,现在倒在王氏面前讨了个乖巧,回头要好好治她。她瞪了兰姨娘一眼,又讪笑着看向王氏,“娘,你说爷收这个女子到底存了什么心思?他若是想纳人了,媳妇定会妥善安排,寻那些身家清白模样俊俏的人,再怎么说,秦府高门大院,哪能让烟花之地的人污了咱的风水呢。”

    王氏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心道,她嘴上讲得这么爽快,心中怕早骂得冲天了。她搁下茶杯道,“你且放心,一切看优儿如何说。我是他娘,这秦府内院我当着家,他若要纳人定会向我通禀,若真是个不得心的,娘一定做主撵了她走!”

    张氏神色仍有些郁闷。

    这时,绿禾的声音在门帘外响起,“夫人,大爷来了。”

    王氏听到自己儿子回来了,一张脸布上笑意,忙不迭道,“快请进来。”

    张氏见王氏一脸笑容,心中不禁觉得委屈,再想到秦优素日最讨厌她无事生事,她又惴惴不安起来,若是让他知道她早一步来嚼舌头,岂不是更冷了他的心?

    这时门帘子被人从外边挑起,秦优淡笑着进了房。

    “娘,儿子给你请安。”他笑着坐到了王氏身边,满脸温和。眼角余光瞥见神色不郁的张氏时,笑容冷了几分。

    “优儿,瞧你一头的汗,走路莫要那么急。”王氏嗔怪,拿了帕子替他轻轻揩去。

    “娘,儿子都老了。没有那么娇贵。”

    王氏笑笑,目光落在了张氏身上。

    “爷,您回来了。”张氏冲他一笑,忙不迭从门帘处接了绿禾泡的茶递到了秦优手上,一脸讨好。

    秦优应了一声,将茶杯搁在了旁边的矮几上,目光扫了兰姨娘一眼,随即道,“娘,儿子怕是要再娶一房妾侍了。”

    闻言,张氏的脸又拉了下来,眼底盈了几许泪光,兰姨娘则是哀怨地看了秦优一眼,又安安静静地立在一边。

    “这好端端的,兰姨娘也才入门三年,怎的又动了这个心思?”王氏责怪道,语气却甚是温和。

    秦优苦笑,“娘。你也知道儿子不是个好色的主。只是这一次……那弄珠儿是京中国丈的人。”

    “国丈?”王氏一惊,拧紧了眉头,“你爹尚在京中时,这国丈梁家便弹劾过你爹,如今老爷都外放多年,莫非他还不放心?”

    秦优眉间也有一股凝重,“怕是如此。他重金买了温玉阁的花魁,明目张胆地送,存的不外乎是这份心思。这人不收也得收,但放在我房中,儿子又深觉不妥。”

    王氏点头,“他指明是送给你吗?”

    秦优摇头,“他的意思是送给秦府长房。”

    王氏默不作声,心中计较了一番,正欲说话,张氏却急急道,“娘,爷,既是放入长房,爷又不是唯一的人选。”

    王氏脸沉了沉,秦优却道,“此话怎讲?”

    张氏见王氏不喜,本不愿讲下去,可念及自家爷又要被个狐媚子给迷惑住,她便硬着头皮道,“前几日娘不是说要将庆宁记入宗谱么?庆宁若是进了秦府的宗谱,那便是长房嫡出的外孙呀。这不也是长房的人么?更何况那弄珠儿年纪恐怕同庆宁不相上下吧。这琴瑟和鸣,岂不是刚好相配?”

    “胡闹!”王氏厉声喝道,“庆宁大婚一月不到,你做舅母的不恭祝她们夫妻和睦还想塞个人过去!这哪是做长辈的样子!更何况那景家四小姐是前太傅之女,这前太傅也是太傅,往后太子登基,他便是天子之师。若是晓得这事是你提的,这秦府不仅受了国丈的盯梢,还落了景家的脸!”

    “娘你莫生气。”秦优顺了顺王氏的背,又冷冷瞪了张氏一眼。

    张氏缩了缩头,自觉不讨好,暗自嘀咕了几句一脸不满意。

    秦优却将张氏的话听了进去,他思量了一番沉声道,“娘,此事待爹回来,我同爹再商议看看,庆宁此刻也在秦府,留了他用晚膳,到时一道商量即可。”

    王氏听到庆宁在秦府,略一皱眉,转念又点头,“的确该是如此。”

    秦优又道,“娘,那弄珠儿此刻正在院门外,你可要看看?”

    张氏一听,忍不住想冲出房去甩她几个耳刮子,碍于秦优在场,她只好转头瞪了兰姨娘几眼,忿恨地咬了咬下唇。

    王氏却道,“领进来看看也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