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25.不速之客

章节字数:4429  更新时间:10-10-17 16: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房门打开,景宫眉同宇庆宁立在那雕龙木棂屋檐之下,沐浴在晦暗晦明的光影之中,素白与宝蓝色缎面的衣衫随风微鼓,一个俊逸潇洒,一个清丽灵俏,恰如金童玉女一般。林舒真心底酸涩,气得别过脸去。

    “舒真,我不是让宇唯送你回去了么,怎的还在寺中?”宇庆宁走下木廊,笑问道。

    林舒真散去心底的恼人滋味,偏头笑,“舒真想,庆宁哥哥定也是要回府的,不若一道回去。大哥前几日还在说都许久未曾见到庆宁哥哥了,说想找个机会邀你过府。如今不就是个好机会么。”

    林舒真笑着将目光移到了景宫眉身上,只觉得景宫眉脸上的笑意似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她讪讪笑了笑,又道,“姐姐既是在觉兰寺礼佛,自是清心寡欲最好。舒真想邀庆宁哥哥入府,这样一来姐姐也能专心礼佛,想必姐姐不会反对吧?”

    景宫眉心底暗道,这林舒真比先前多了几分委婉,口气温和,却又不容置疑,真不知是上次太过矫情,还是那次之后有人教了她这些。

    “林二小姐说笑了。此事自然得看相公的意思。”

    “庆宁哥哥,大哥念你念得可紧了。”林舒真一脸天真。

    景宫眉暗笑,林授闻念宇庆宁,怕是她自个儿想的紧吧。

    “既是授闻有意,那我便过府一趟。芷平,你随我一道前去。”宇庆宁淡笑。屋檐走廊的暗处,芷平碎步走了出来,鹅蛋脸丹凤眼,乍一看便觉她颇有几分姿色。她安静地朝着景宫眉行礼,随即站到了宇庆宁身后。

    林舒真有些不快,她两年前得知芷平是宇庆宁的贴身丫头,便一直看她不爽,哪能再让她跟着去林府搅了她的好事呢。

    “庆宁哥哥,林府下人多的是,一定能将你伺候地服服帖帖。这芷平还是莫要带了去吧。”她仰起脸,撒娇道。

    “我习惯让认识的人服侍,还是芷平合适。”宇庆宁不容置疑。

    “林二小姐,芷平会安安静静,绝不扰了小姐心情的。”芷平低头。

    “那你此刻不是在随意插嘴么!”林舒真横了横眉,目光瞥向了走廊上的紫俏,“庆宁哥哥,不若让那个丫头跟着你吧。既是姐姐调|教的,一定出色。”

    景宫眉与紫俏都是一愣。

    宇庆宁似乎有些不耐烦,他看了看紫俏道,“这得看娘子的意思。”

    林舒真笑,眉眼处艳光四射,“姐姐肯定同意,哪有娘子不让丫鬟伺候相公的,对吧姐姐?不过是个丫鬟,明日一早再让她回来服侍你如何?”

    紫俏沉了脸,她本是太子的暗卫,几年前因受了内伤,不得完成那些考验体力耐力的危险任务,这才由太子暗地里将她荐给了当朝太傅,转而留在了景宫眉身边,负责保护她的个人安危。景宫眉向来不曾离开过她的视线,有时离开,不过是片刻,如今要她离开她一晚,她十分抗拒。

    景宫眉心知紫俏所想,但她不觉得这佛寺之地能有多少危险,便递了个眼色道,“紫俏,那你便随着相公去吧。明日一早再回来,莫要误了听禅的时辰。”

    紫俏还想反对,景宫眉笑了笑,“不用担心我,相公既要走了你,那芷平便留下来陪我吧。”

    宇庆宁点头,“那便如此吧。天色不早,走吧。”

    林舒真心里舒坦无比,她觉得能讨得景宫眉的贴身丫鬟伺候,等于是自己也有了同等的地位一般,她瞪了芷平一眼,随即笑嘻嘻地黏在了宇庆宁身侧,有说有笑地朝着寺庙前院走去。

    “小姐,晚间莫要乱跑。”紫俏叮嘱了声,不情不愿地跟在了两人后头。

    芷平望着三人离去的方向,拽着衣裙的手指用力到泛白。

    “芷平,进来吧,紫环该拿了晚膳了。”景宫眉说道,径自进了厢房之中。

    芷平匆忙应了一声,又望了眼消失在院门口的人影,这才面无表情地跟进了厢房,理了理那竹木桌子。

    刚抹干净了桌子,紫环便拎着食盒进来了,她见到芷平在,呀了一声,“小姐,紫俏呢?”

    “有事出去了,今日|你同芷平一道睡吧。”景宫眉歪在榻上懒懒应道。

    紫环嘟嘟嘴,有些不情愿,却没在芷平面前表现,她将食盒里的斋菜端了出来,摆好了筷子,招呼景宫眉过来吃。

    芷平不习惯同桌而食,端了自己的饭碗坐远了一些,目光却有意无意落在景宫眉身上。芷平九岁那年便被宇府的秦姨娘挑中,伴在了当时亦是九岁的宇家三少宇庆宁身边,她知道自己不过是个下人,想得到地位与荣华,不得不依附自己的主子。于是她循规蹈矩,做尽本分,很快便受到了秦姨娘的喜爱。一年后秦姨娘去世,宇庆宁更是亲近了她几分。十五岁那年,宇庆宁酒后悲痛,将她抱上了|床,她欣喜万分,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通房丫头,便越加尽心服侍。

    如此又过了七年,宇庆宁终日游手好闲不曾过问宇府的任何事情,甚至未曾再碰过她一次,芷平心中着急却因着丫头的身份不敢多言。她一直听闻明州城的景家四小姐满腹才华贤惠聪颖,她总期盼自己也能成为那样的女子。可当听闻景家四小姐要嫁给三少爷时,她却恨得牙痒痒。她明知自己不该有贪恋与独占之心,可眼睁睁瞧着另一个女子站在了他身边,她心中便恨得流血。

    景宫眉过门后,她一直冷眼旁观,却意外发现这个三少奶奶并非争宠之人,她似乎对少爷不怎么上心。而少爷对她,也是冷冷淡淡,并未有什么亲昵举动,甚至一直到现在他们都不曾圆房。芷平本该就此宽心,可少爷近来对她亲近了些,话里话外却都是询问有关三少奶奶的事。她从来没见过少爷对什么事有如此专注的兴趣,心中自然多了警觉。

    芷平很快用完了斋饭,抢着将食盒收拾了拿去了厨房。待她回来时,景宫眉仍在榻上握着一卷陈旧的经书阅读,紫环拿着狼毫笔有模有样地趴在桌子上抄写经书。芷平不语,静静坐在了桌子对面。

    快近亥时,主仆三人都有些倦,景宫眉便拂了拂手,示意她们下去歇息。

    紫环便搁下笔,走到景宫眉身前,将榻边的高脚纱灯吹灭,回身又去吹灭了桌上那盏昏暗的油灯。屋内霎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紫环同芷平便想去开门离开,手还未沾着那门拴,门外忽然掠过四道黑影,吓得紫环和芷平跌在地上。

    她们急忙奔到了景宫眉身边,不敢轻易出声。

    “怎么了?”景宫眉低声问。

    “小姐。有,有人。”紫环指了指门外,声音里带了一丝恐慌。

    景宫眉抬头,见那廊下随风摆动的风灯下,站着两个黝黑的影子,人高马大,该是男子。她心中一紧,叮嘱她们不能出声。

    “妈的,老子转了一圈还是没找到那卷东西。这老和尚到底将它藏在哪里了!”有一男声浑厚低沉。

    “七哥,咱都来了数十次。次次空手而归,这次再回去,还不得被我家那娘们笑死。不行,咱将这院子翻一遍都要将那卷东西给翻出来!”另一人恨恨道。

    “九弟说的有道理!兄弟们,那就先这间吧。”

    吱呀一声,是隔壁厢房房间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了东翻西找的碰撞声,还有低低的叫骂。紫环颤了颤身子,有些害怕。那隔壁厢房是她和紫俏歇息的屋子。

    景宫眉心知这帮人定是来找天机卷的,只是没想到他们竟会如此嚣张胆大,跑到了寺庙的后院来翻找,甚至不管是否有香客在。唯今之计只能先点了灯,他们若是瞧见屋里有人,该是不会擅自进来的吧。

    “芷平,快把灯点上!”

    芷平应了一声急急忙忙奔向先前的竹木桌子,她拿出火折子颤抖着手去点灯,灯恰好亮起的一刹那,门却吱呀一声推开了。

    一瞬间,门外四个大汉同屋里头的主仆三人对上了眼。

    紫环同芷平脸色刷白。

    油灯一亮,四个大汉皆有些顿住,那三个屋内的女子,一个倚在榻上,穿着素白的窄幅宅腰衣裙,肌|肤胜雪,容貌清丽,一个跪坐在榻边,亦是一身雪白,容貌俏丽,另一个立在桌边,腰肢袅娜,不胜艳丽,各个都是手如春葱,细如凝脂,一看便知是富贵人家的女眷。

    “七哥,她们……”门后立着的一男子目光垂涎,轻佻地想跨进房中,却被推门的那个男子拦住。

    “九弟,不可多事,她们定是富贵人家的内眷,来此礼佛罢了。”名唤七哥的声音沉稳,目光阴狠地扫了一圈。

    “七爷,可若是她们认出了咱,那可如何是好?”另外两名汉子中目光轻佻的男子问道。

    七爷冷冷一哼,“不过是闺中女子,她们定不识得咱们,还是莫要多事,走吧。”

    那汉子转身要走,魁梧的身材在灯光下落下细长的影子,他藏青色马甲的立领上绣着一个船锚似的纹样。景宫眉和紫环异常紧张,憋着口气,听到他那句话,正欲松下心来,一旁的芷平却颤颤巍巍呢喃了句,“沙,沙水帮……”

    芷平声音很低,但那四个大汉均是练家子,自然听得清晰,一时间,七爷带着那九弟与另两个汉子一脚跨进厢房门,随即将门给合上了,脸色难看得很。

    景宫眉心中警铃大作,她看了眼垂首立在那的芷平,拿不准她是故意说的,还是太过害怕所致。

    “几位大爷,我们不过是来家主派来觉兰寺礼佛的女子而已,长居闺阁,不曾听说过几位大名,更何况我那小丫头。大爷若是无事,还请回避,毕竟是女儿家的厢房,关乎名节。只要大爷们走了,今日之事,哪怕是顾着名节,我们也不敢再提。”

    那四名汉子互相看了一眼,七爷盯了景宫眉一阵,将目光落在芷平身上,“既是如此,那在下自然回避。只是这丫头显然知道我等的来头,为防万一,她我还是要带走的。你们就权当少买了一个丫头罢。”

    七爷说着,大手一捞就想去抓芷平。

    芷平吓得猛地扑到了景宫眉身边,磕下头去便哭道,“少奶奶,救救芷平。他不就是沙水帮的七爷吗,芷平见识低微,这一切全是你告诉奴婢的,怎的现在又什么都不认识了。少奶奶,你不能抛下芷平不管啊。”

    芷平哭得稀里哗啦,埋着头不敢抬眸。景宫眉的脸色发白,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险些岔了气,她根本不认识什么沙水帮的七爷,甚至听都未曾听过,芷平这般讲话,为的是什么,杀了她吗,可这样一来,沙水帮也不会放了芷平自己呀。

    景宫眉不晓得芷平其实还有些拳脚功夫,她凭着那汉子立领上的图纹认出了沙水帮,又听其余人称他为七爷,便擅自说了出来,就想仗着他们抓走景宫眉,自己好凭拳脚功夫逃了去,届时再向少爷求助,即可除了景宫眉,又落得忠心救主的名声。

    “哼。你明明识得咱们还推口说不识得,老子要是现下走了,保不准明日官兵就上门来了!”那九弟乍呼呼骂了一句,上前就去抓景宫眉。

    紫环吓得脸色发白,但为了护着景宫眉,她使劲朝着那汉子撞去,却被另一个大汉当胸一脚,踢得落在地上,吐了满口鲜血。

    “啧啧,徐大力,温香软玉的丫鬟,你也踢得下脚。”那九弟啐了一口笑道,露出一口黄牙。

    景宫眉气得脸色发白,神色间有些许慌乱,心中早已不知所措,她头一次与人直接冲突,一时间竟没了方向。

    “紫环。你怎么样?”景宫眉扶着紫环,见她嘴角殷红的血,一颗心狂跳起来,眼下若是大喊,招来人之前定是来不及了。她也不知道这沙水帮在越州城地位如何,若是比宇府强大,她自报名号反倒是惹了祸,“好男不和女斗。你们堂堂男子汉,何必同我们女子过不去。休要再胡搅蛮缠!我们家主亦是越州城有名望的人,你们若是不休,别怪我们真的让你们吃官司!”

    “嘁!那你报上名来!”那九弟笑嘻嘻一把拉起了芷平,顺道在她胸口摸了摸,“真是软。今个把你们都卖了,管他什么人家,都不会查到我们头上。你以为咱们哥几个会怕么?”

    他一笑,其余两个大汉也大笑起来,倒是那七爷,见着景宫眉略显镇静的神色,眸中有了几分惧意。

    那徐大力见九爷动手动脚,芷平在那被捂着嘴闷声直喊,他也心痒难耐,粗糙的手朝着景宫眉的脸摸去。

    “放肆!”景宫眉偏过头,狠狠将他的手打开,“没想到沙水帮偌大的名号,里头竟是好色的败类,连良家女子都想沾染。”

    啪。七爷还未阻止,那九弟一巴掌煽到了景宫眉脸上。景宫眉被打得跌在地上,眼前直发黑,白皙的脸肿了起来,嘴角渗出一缕血迹。紫环虚弱地哭咽了声。

    “真是滑腻,既然已经调戏了,那再多调戏点又有何妨!”那九弟笑了笑,又想凑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