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33.品茗楼

章节字数:4114  更新时间:10-10-26 15: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景宫眉心中乍喜又忧,喜的是大哥终于在仕途上有所建树,忧的却是太子詹事的官职,表明了他是太子一党,东宫向来处于皇宫明争暗斗的浪尖上,日后的日子怕是得步步为营。

    “妹妹可否能帮我同你兄长说一声,姐姐感激不尽。”翁龄珰满是希冀地看着她。

    景宫眉笑了笑,“这是自然。只是相公那头,我还不能保证什么,姐姐住在哪里,到时有消息了我好差人来知会一声。”

    翁龄珰满心欢喜,“秋源客栈甲字三号房。如此有劳妹妹了。”

    两人有絮絮说了些话,翁龄珰便带着秀云与两名大汉走了。

    紫俏看着那装着玉簪花的木盒子问道,“小姐,你总是心软。”

    景宫眉抿唇想了想道,“还好。这乔少奶奶是个性子直爽的人,犯错的是她的七叔与九叔,倒也不必如此待她。我总也要有点手帕交啊。”

    紫俏轻叹一口气,“那大少爷那边?”

    “待回府了写封信送去便是。大哥许是只想替我出口气罢。新官上任,行事也不能太狠,若是此事被朝中官员晓得,怕又是一个麻烦。”

    紫俏点头称是。

    这时,房门边阴影一黯,景宫眉抬头,恰见宇庆宁挑眉立在门边,宝蓝色缎面的长袍泛着清冷的光。

    “娘子,你真是不乖啊。”他笑着进来,对着紫俏摆了摆手。

    紫俏出门而去,带上了门。

    “乔家的人,说不见,你却偏偏见了,真是让为夫伤心。”宇庆宁哀叹一声,皱着柳叶眉定定看着她。

    景宫眉撇撇嘴,“冤大头是我。相公何必伤心?”

    宇庆宁抿抿唇,“说起来伤心的怕是四弟了。原打算乔家来求情,四弟便想开拓下杭州码头的漕运,谁料乔天禧却是派了他夫人前来求情,而娘子你又这般不听话。好端端的生意就这么打了水漂。”

    景宫眉微愣,见他一脸似笑非笑,缓缓说道,“我不过是答应她劝劝你,并没有一口说满。相公自可以差人去秋源客栈甲字三号房送消息,便说那些大客户很快就会回头,顺便,宇家也要同乔家做一趟生意。如此一来,打一个巴掌塞一颗甜枣,效果不是更好么。若是照四弟这般硬来,乔家说不定还得破釜沉舟呢。”

    景宫眉说着,神色间带了丝娇俏,宇庆宁咧嘴一笑,便听到门外有一道男声响起,“不愧是三哥。”

    门吱呀一声开了,宇庆岩穿着一身石青色交襟长袍优雅闲适地踏了进来,他温文尔雅地朝着景宫眉作揖,随即笑看向宇庆宁,“庆岩原本打算压着乔家一阵子后再顺道给乔家一个台阶下。可是三哥说,若是我们表现前后太明显,摆明是阴险狡诈,生意上恐怕还得落人口实。乔家既派了乔少奶奶前来越州,想必想从嫂嫂这边打开缺口。三哥说,嫂嫂一定会帮那位乔少奶奶的,如此看来果真不假。这样一来,宇家暗中动手脚不过是护短,过后嫌隙尽散商议合作又是大肚,算是名利双收。想那乔天禧为了颜面自也不敢轻易放过冲撞嫂嫂的恶徒。”

    景宫眉诧异地听完宇庆岩那番话,见他们兄弟两个均是言笑晏晏,心里虽对宇庆宁有所刮目相看,却又升起了一股莫名怒气,她眯着眼道,“相公既看准了我会帮那位乔少奶奶,何必同我说千万莫要见乔家人。”

    宇庆宁痞痞一笑,“娘子又岂是言听计从的人。”

    景宫眉暗恼,千算万算没料到自个本就是人家算计中的一招。兄弟果然是兄弟,连腹黑都是一体的。

    “若是宇家同乔家做成了生意,这大功臣可就非我莫属了。相公可有什么奖励?”

    宇庆宁仍是笑,“为夫把自己打包送上可否?”

    宇庆岩正兴致昂昂看着,景宫眉脸色一红,“那倒还是真金白银实在。”

    她言语淡淡,隐隐带着丝怒意,狠狠瞪了宇庆宁一眼,看得他倒是怔忡了一下,笑得越发开怀了些。

    宇庆岩面皮也是微红,他轻轻咳嗽了一声,“此事还请嫂嫂差人前去知会一声。庆岩尚有事,就不叨扰三哥和嫂嫂了。”

    他起身要走,宇庆宁也站了起来,“慢着,我同你一道走。”

    他刚走出两步,腰带处被景宫眉一把拽住。

    “你等下。”她有些气呼呼的,却没料到那白玉腰带不经扯,她抓了一把便松脱了下来,宇庆宁的交襟外袍悉悉索索松了,露出里头月白色的亵衣。

    景宫眉傻眼,脸上爬出一点点红色,宇庆宁笑得眉眼弯弯,“娘子,青天白日的……”

    他语气暧昧,宇庆岩却是满脸通红地疾步出了房门,还手忙脚乱地将门给合上了。

    脚步声快速远去,宇庆宁咧嘴笑着,黑漆漆的眸好笑地看向景宫眉,细长的手指不紧不慢地将衣衫重新理好,这才伸出手将她一把拉了过来。

    “娘子,这般迫不及待么?”他俯下身,两人鼻尖相离不过半指左右,呼吸相缠,他能清晰瞧见她眼睫上犹如墨扇的羽睫,黑白分明蕴藏一丝窘迫的水灵眼眸,还有樱粉色嘴角略翘的润泽双唇。

    有淡淡的兰花香萦绕在鼻尖,他透亮的眼睛就那般盯着,倒叫景宫眉越加窘迫起来。她后仰开身子,企图从那丝压迫中脱出身来,又将手上的腰带送到了他胸前,别开脸道,“你的腰带系的太松了!”

    “那娘子帮我重新系上。”他轻笑了一声,左手一捞,揽着她的腰将她带到身前。景宫眉只觉心跳乱了章法,她双手抵着他的胸膛,脖子往后仰去,脸上飞起红霞。

    “你自己不是有手吗?!”她又羞又恼。长那么大第一次发现被人调戏心里竟还有些期盼和愉悦,真是见鬼了。

    宇庆宁见她神色羞怯间还带着几分懊恼,心里觉得十分好笑,忍不住便想多逗逗,于是他俯下身,渐渐接近她秀气的双唇。

    景宫眉心中警铃大作,她抵着他胸膛的手顺势狠狠在他右手臂上使劲一拧,宇庆宁果真抽了抽嘴角。她眼眸滴溜溜一转,随即迎上前去张口咬在了他脖颈处露出的那一片洁白的肌|肤。

    宇庆宁只觉脖颈处传来一阵酥麻,正一滞,紧接着便是尖锐的刺痛,他一怔,忙龇牙咧嘴要推开身前的娇人儿。

    景宫眉仿佛早料到他会如此,双手往前一伸,像八爪鱼一般直接抱住了他,死咬着不放。

    宇庆宁有些哭笑不得,他甩了甩身子,身前的人像是粘住了般不肯放手,他往后走几步,景宫眉索性将全身都挂在了他身上,脚不沾地,一副死赖到底的模样。

    “放手。”宇庆宁气笑了。

    “……唔。”坚决不放。

    “真的不放?”他轻笑出声,身前的温香软玉灼得他耳根发烫。

    “嗯!”景宫眉笑眼弯弯,坚决咬坏你。

    于是宇庆宁的大手又一次啪地打在了她浑圆的屁|股上,打完似乎意犹未尽,索性双手都放在了上面,一副你不放开我也不松手的打算。

    景宫眉被打了一下后立刻触电般松了口,随即猛地退开了身子,面色绯红,小脸气鼓鼓的。

    宇庆宁左侧脖颈上有一个红色的牙印,他左手抚了上去,碰了下又龇牙咧嘴笑道,“娘子下口还真是干净利落,为夫倒没想到,娶得原来是头小老虎啊。”

    “彼此彼此,相公也算是只大狐狸。”景宫眉红着脸斜看着他,语气不善。

    宇庆宁笑笑,将白玉腰带重又系了上去,顺带理了理衣衫,又恢复了一贯的玉树临风。他笑睨了她一眼,“娘子,咱不如去品茗楼喝点茶?”

    景宫眉看到他那露在衣裳外的牙印,心情大好,于是点头道,“有何不可。”

    于是景宫眉派了名小厮给秋源客栈的翁龄珰送去了口信,便带着紫俏同宇庆宁一道坐上了马车,宇唯在寺院后院门口候着,自是也跟了去。

    品茗楼在翠珍楼的对面,三层楼的店面,门口挂着很大一块门匾,笔力苍劲的品茗楼三个大字龙飞凤舞,右下角刻着一个海棠花瓣的印记,刚柔并济,看上去煞是秀气大体。

    宇庆宁带着景宫眉径直上了三楼,三楼的包厢以花的名字命名,有木香、锦带、鸢尾、百枝莲、牵牛、琼花等。

    他们三人进了名为入蜡红的包厢,差了小二上了一壶上好的明前龙井,又点了数盘特色糕点,小二端上来的茶壶是甜白瓷烧成的,洁白的瓷身上印着胭脂红的几朵梅花,一套完整的杯子上也有零落的梅花花瓣,乍一看去精致而悦目,令人心情也轻快许多。

    才没坐一会,品茗楼的掌柜却在门外敲了敲,宇庆宁便起身离开了,只说过会回来。景宫眉闲着没事,也就点了点头,招呼紫俏和宇唯一道入座饮茶吃糕点。

    紫俏很自然地坐下,倒是宇唯有些受宠若惊,别别扭扭地坐在对面,傻傻笑了笑。

    景宫眉想着那品茗楼掌柜见到宇庆宁时一脸的恭敬,又想到了楼下牌匾上的海棠花印记,心头隐隐有些疑窦。

    几人聊得正欢,厢房门外传来吵嚷的声音。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宇唯站了起来,走到了门边将厢房门一开,哪晓得刚一打开,迎面一鞭子抽来,他急忙用手一挡,袖口立即扯出了一条长口子,皮肤也火辣辣地疼。

    他龇牙咧嘴站着,又被人狠狠一推,踉跄退到了一边。

    景宫眉眉间微蹙,只见门外进来一名二十上下的妙龄女子,穿着一身火红的窄袖交襟湖绸长裙,双眉纤细,狭长的凤目内蕴藏着几分不屑,手握长鞭,一脸的戾气。她身后跟着一名苍青色比甲蓝色襦裙的丫鬟,面色凝重,有些许无措。

    “程少奶奶,这是我家少奶奶的厢房,哪容你随意乱闯。”宇唯见是程家过门不久的少奶奶朱巧莹,心里大喊糟糕,忙不迭站到了景宫眉身前拦着。

    朱家在越州也是商贾大家,虽是商贾,朱家的姑奶奶却是嫁入长安国丈府做了一名姨娘,国丈可是枢密院最有权的人,这商贾带了官亲,在越州的行事自然是多了分底气,就差横着走了。朱巧莹是朱家最为疼爱的小女儿,平日里被宠得无法无天,又甩的一手好鞭,越州城里的大家闺秀都不大敢惹她。自从在乞巧节上见了宇庆宁一次,她便三番四次央求朱家老爷上门去宇府提亲。可惜次次去,次次被拒绝,朱老爷只觉脸面无处搁,再也不肯出面。朱巧莹恼羞成怒,成日里在外头乱发脾气,因此成了越州城里的一大笑资。朱老爷一气之下便将她嫁到了世代联姻的程府。

    程府的少爷程则轩心思缜密,墨守教条,不大风趣,朱巧莹自然不喜。凡是行差错步之时,程则轩便会规劝一番,由此朱巧莹心里便对宇庆宁存了怨。这几日程则轩远去长安办事,她这才寻了机会往外头来,一个劲想知道宇庆宁到底娶了个怎样的女子。

    “你闭嘴!”朱巧莹瞪了宇唯一眼,一把推开了他,随即坐在了景宫眉对面,一双凤眼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番,不屑道,“我还道是怎样的如花似玉能将宇庆宁给收服了。却也不过如此。”

    “少奶奶,咱回去吧。若是叫少爷知道了……”朱巧莹身后的婢女紧张地劝道。

    “怕什么!”朱巧莹横眉倒竖,一鞭子抽了过去,“我身边哪件事不是你说出去的。要是他晓得今日的事,你不死也得脱层皮!也不想想是谁养着你,不会说话就用茄子塞了嘴巴,省得越说越放屁!”

    朱巧莹语气粗鲁,她身后的婢女泪眼汪汪地退后几步,景宫眉眉间蹙地越发紧了。

    “请问这位奶奶是?”

    朱巧莹瞥了她一眼,“你莫管我是哪家的,我就是来看看你。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狐媚子才能入了他宇庆宁的法眼。”

    ------------------------------------------------------------------------------------------------

    走过路过留个言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