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44.衔香馆闹事

章节字数:4626  更新时间:10-11-10 10: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衔香馆后院的一个花厅内,许二少爷许文瀚一脚立着,一脚踩在圆凳上,他左手扯着珍珠的头发,右手拿着一个白瓷酒瓶,脸色酡红,疯疯癫癫地叫骂着什么。

    珍珠站在他旁边,因为头发被扯住,她只好用手按着头顶,眼泪刷刷往下掉,娇小的脸苍白一片。

    白日里衔香馆没有什么客人,花厅内便聚集了好多姑娘,老鸨差了护院出来,可是护院一接近许文瀚,许文瀚便吆喝着若有人敢动他,回头就让他爹来讨债。许文瀚的爹是许志成,乃是越州刺史,监察越州州牧与各县令的官员,能直达天听,权力特殊。老鸨和护院一听,自然不敢乱来,生怕不小心伤了他,反倒自个惹了一身腥臊。于是许文瀚便与众人对峙了起来,他喝酒撒泼,将珍珠扯来扯去,旁人又不敢上前劝拦,一时间花厅内闹哄哄一片,珍珠更是哭得险些晕厥过去。

    老鸨在一边满头大汗,“许二少爷啊。您看您也累了,不如好好坐下休息下啊?”

    “累?本少爷怎么可能会累!”许文瀚双眼眯眯笑,打了个饱嗝,右手的酒瓶啪得一声扔在地上,“再拿瓶酒过来!”

    老鸨无奈,只好让丫鬟去拿一瓶来。

    “许二少爷平日里彬彬有礼的,怎的今日撒泼作痴起来?”旁人诧异道。

    “莫不是撞邪了吧?”

    “去去!都回阁里去,闹在一处像什么样子!”老鸨瞪着那些窃窃私语的姑娘骂道。

    几个姑娘撇撇嘴,甩甩袖子便离开了,尚有些好奇心重的,仍旧立在那花厅廊庑下看着,平日里看不爽珍珠的,此刻都在幸灾乐祸,与珍珠交好的,都是一脸焦急。

    景宫眉在书房内坐了一炷香的时间,门房来报,说是许家二少奶奶来访。

    景宫眉和紫俏面面相觑,正琢磨着许二少奶奶怎会来宇府时,石拱垂花门后已经喳喳咧咧进来一名眉目端正的女子。她一身玫红色立领长裙,外罩暗红色绣金花比甲,梳了一个挽月髻,发髻处只斜斜贴了一朵粉色珠花,脸上含着些愠怒,瞧见景宫眉时又扬起几分笑意。

    她举止匆匆,裙带携风,后头小跑着一名丫鬟髻的女子,并着两名身强力壮的婆子。

    “可是宇三少奶奶?”她几个箭步便到了景宫眉面前,紫俏暗暗提了气挡在了自家小姐面前。

    “正是。”景宫眉点头,“你是?”

    “郑惠南,夫家姓许,排行第二。”郑惠南扬扬眉,不太耐烦地看了紫俏一眼,“你这丫鬟别挡在我面前,我同你家少奶奶有要事商量。”

    紫俏见她下盘虚浮,想是个没武功的,便后退了一步。

    郑惠南立刻要去拉景宫眉,“走走,咱一道去衔香馆。”

    她脸色匆匆,纯然是自来熟的模样,景宫眉忙道,“许二少奶奶,去衔香馆做什么?”

    郑惠南一脸诧异,眼睛瞪得圆圆的,“不是你差人来许府报信的么?大伯他在忙铺子的事,这会再去通知他就晚了。”

    景宫眉晓得了,是自己差去的人将口信传给了她。

    “许二少奶奶,我家相公已去那了,何况宫眉膝盖有伤,不便出门。”

    郑惠南脸上闪过诧异,狐疑地看了她膝盖一眼,却仍固执道,“衔香馆可是青楼,你舍得你家相公去那肮脏地?我听说那女人就是你相公包了一年的。真是可恶,明明是你宇家的,何苦再来招惹我许家的。”

    她见景宫眉面色有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说,如今都找你相公去那了,你怎的不动气?算了算了,同我一道去吧,我负责我那口子,你负责那女人。你可是宇家三少奶奶,别忘了看到她时多甩几个耳光。这种人就是欠教训。”

    景宫眉满头黑线,她本来就是不想沾染事情这才想让许文海出面,哪晓得竟招来这么一尊大佛。

    郑惠南见景宫眉没啥反应,眉头一拧,“别磨蹭了。自己相公老是往外跑,你以后可怎么抬起头来做人?那些个三姑六婆往后肯定不会放过你。我看你在这宇府也没个帮衬你的。走走,咱叫他们好看去!省的那些狐媚子以为我们好欺负越到咱头上来。”

    郑惠南说着又来拉景宫眉,脸上竟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决。

    “许二少奶奶……”景宫眉刚想说让她自个去,郑惠南脸一拉,“什么二少奶奶的,听起来真啰嗦,你叫我惠南就好。你站不起来么,那我背你好了。”

    郑惠南说背就背,立刻蹲在了景宫眉身前,惹得紫俏和景宫眉都愣了。倒是许家的丫鬟机灵,忙不迭奔上去拉郑惠南的袖子。

    “少奶奶……成何体统……”丫鬟小声道。

    郑惠南一愣,忽然也觉得这样不好,于是脸色微红讪讪笑了笑站起来,“啊,我让婆子背你好了。”

    景宫眉哑然失笑,看来这许二少奶奶还真不打算放过她,于是她问道,“二少奶奶,为何不亲自去,宫眉去了也不当事啊。”

    郑惠南神色竟有些不自然,她诺诺道,“……一个顶俩,何况我这也是为你好呀。”

    她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招呼那两个婆子上来背景宫眉。景宫眉可不想被人背着,于是摆摆手道,“无事,几步路我还是能走的。有紫俏扶着就好。”

    郑惠南抿唇想了想,“也好。你莫客气。这人你尽管使唤好了。”

    郑惠南非常爽快,在前头走得虎虎生风,景宫眉走在后头,竟有种痛快的感觉。也许这也是好事,起码她不得不正面面对宇庆宁的生活了。

    郑惠南早就在宇府门外备了马车,她抢先上了马车,然后让丫鬟撩了帘子让景宫眉坐了进去。主仆四人在马车内,两个婆子则是坐在了马车外车夫身后的位置。

    “你叫什么名儿?”她眨了眨眼,一动不动地看向景宫眉。

    “宫眉。景宫眉。”

    “哦,对。我好像听说过。”郑惠南一脸若有所思,“以后你叫我惠南便好,二少奶奶三少奶奶什么的,我实在听不惯。”

    见景宫眉浅笑,她忙解释道,“你别笑话我。我从小在农庄上长大,不大懂这宅门里的规矩,为此相公说了我好多次。”

    她停住了嘴,脸上有惴惴不安的神色。

    “不会。”景宫眉见她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不安,又问道,“许二少常去衔香馆?”

    郑惠南立刻一脸怒气,“怎么会!也只有宇三少才有这个……不是,我相公向来不涉足那些地方,除非是有应酬。不然即便公爹不怪罪,大伯也会教训他。今日不晓得他吃错了什么药,竟然跑去那种地方了。”

    景宫眉心下诧异,若是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青楼内做出那等事呢?

    “陶伯,你快些驾车,我急得很。”郑惠南掀开帘子对车夫说道。

    “好咧少奶奶,坐稳喽。”名叫陶伯的车夫一扬车鞭,马车就快速奔了出去,险些将郑惠南给一下子甩到了马车内的地上。

    “吓我一挑!”郑惠南扶住马车里的小方桌说道。

    景宫眉黑漆漆的眸子一直打量着她,直觉这郑惠南不娇柔做作,煞是率真,又带些鲁莽,心里就多了几分欢喜。

    她还在神游,陶伯突然刹住了马车。

    “二少奶奶,到啦!”

    “走,我们下车。”郑惠南抓了景宫眉的手就往马车下走去,吓得紫俏急忙在后头扶住了因为膝盖处一疼双腿一软的景宫眉,

    宇庆宁步入衔香馆花厅时,便见到许文瀚双目赤红,身子有些摇晃,左手抓着珍珠的头发却越发用劲,痛得珍珠扑簌簌往下掉泪珠儿。

    “宇三少,你总算来了。你看珍珠……”老鸨圆滚滚的身躯径直扑向他,在浓郁的脂粉香沾到他衣领时,宇庆宁身影一晃,众人只觉眼前人影一闪,那宇家三少就已经到了许文瀚面前,抓住了那扯着珍珠头发的左手。

    “放手。”宇庆宁皱眉看了眼梨花带雨的珍珠,对着许文瀚道。

    “放手?放什么手?”许文瀚咧嘴一笑,右手便去抓宇庆宁。

    宇庆宁右手闪电出手,迅疾砍了他颈项一把,许文瀚立刻软到在了地上。老鸨见状,马上招呼了几名护院七手八脚将许文瀚给扶了起来,将他弄趴在花厅的圆桌上。花厅内这才松了一口气。

    珍珠头发乍然一松,眼眶红红的,立刻瑟瑟发抖地扑进了宇庆宁怀中。她眼睫微垂,春水般的眸子蕴满惊慌,就那般紧紧抱着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宇庆宁挑挑眉,任由她抱着,右手不知该放该松,终是慢慢抚了抚珍珠的后背。

    “三少,真是多亏你啊。这许二少也不知怎么回事……”老鸨一脸谄笑。

    “喂,你还不快去把他们给拉开,搂搂抱抱成什么样子。”郑惠南的声音在花厅门口响起,打断了老鸨接下去想好的一大堆夸赞的话。

    宇庆宁还以为是哪个姑娘胆子这般大,抬头一看,只见一名妇人打扮的女子正偏头对另一个女子嚷着什么,他轻移目光,然后就看到了景宫眉。她穿着那身月白色长裙,眉眼盈盈,就那般静静看着他,眸光中浅浅淡淡闪着几缕水光,接着对他笑了笑。

    她那一笑,宇庆宁却突然心里一滞,慌张将珍珠给推开了。珍珠不明所以,偏头看去,也看到了景宫眉,顿时脸色微白,垂了首静静立在那。

    宇庆宁表情转换僵硬,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假装漫不经心道,“娘子怎的也来了?”

    宇庆宁一句话,花厅内的人都懵了,有人窃窃私语,偷偷打量那位被宇三少称作娘子的女子。

    景宫眉正欲回答,郑惠南一眼瞧见了趴靠在圆桌上的许文瀚,立刻轻呼一声奔上前去,“相公,相公,你醒醒啊。”

    “我相公怎么了?”郑惠南抬头看老鸨。

    老鸨很为难,宇庆宁便偏头道,“他发酒疯,我便打晕了他。一会儿就会醒的。”

    郑惠南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站直身体,瞧见景宫眉不远不近地站着,没什么表示,她就急了,“宫眉,你愣着做什么,来,我帮你抓了这狐媚子,你想打多少个耳光都行。”

    郑惠南说着就要去抓珍珠,被宇庆宁给格挡开了,“许二少奶奶怎可随意打人?”

    郑惠南撇撇嘴,“许你打我相公,就不许我打你相好的啊?没见过你这么霸道的人。”

    她上前将景宫眉拉到了宇庆宁面前,“放着如花似玉的娘子不要,倒在这里抱女人。宫眉,你快说些什么啊,要不,打这个女人出气也成!”

    景宫眉心里一时之间酸涩的紧,她轻笑了声道,“惠南,我相公可不比你相公,三少他是谁同他认识的早,他就护谁。我可不知道他和珍珠姑娘认识了多久,可我同他只认识了两个月罢了。”

    郑惠南一愣,“哪管认识早晚,你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哪里好同这里的女人做比较的。”

    景宫眉心里憋得慌,“三少向来是个有主见的,心里头的主意也比别人要多,在他眼里,官家小姐哪里及得上这楼里的姑娘懂人情味呢。宫眉若是动手,恐怕更招人讨厌了。”

    她一直看着宇庆宁说着话,话语轻描淡写,却似是文火煎熬一般,叫宇庆宁生出了一丝恼意。

    “搞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既然你不能打,惠南我帮你打!”郑惠南说着捋了捋袖子要往珍珠走去,却被自家丫鬟给一把拦住。

    “少奶奶,规矩……”她小声劝解。

    郑惠南脸色一顿尴尬,她微微红着脸指了指带来的两个婆子道,“你们,去,替我好好教训下那珍珠姑娘。”

    珍珠吓得又靠向了宇庆宁,一脸惧色。

    “谁敢?!”宇庆宁冷冷说了句,那两个婆子立刻停在原地不敢动弹,只有两双眼咕噜噜盯着郑惠南。

    “为夫没想到娘子什么时候找了个帮手。竟连脸面都不要了!”

    景宫眉一听,当真怒了,她冷笑了声,“脸面?相公在衔香馆替人家出头时,宇家三少奶奶还有什么脸面么。行,惠南,今日你便借我这两个婆子,好好教训下我家相公的相好。让她晓得什么叫做正室范儿!”

    郑惠南一愣,忙笑道,“小事一桩。你们还不快上!”

    两个婆子见景宫眉都发话了,急忙朝着珍珠走去,一人急急拉过了珍珠瘦弱的臂膀,另一人举高了手就要往她薄薄的面皮上打去。珍珠吓得轻呼起来,倾儿也在一边试图将婆子给拉开,老鸨也急的奔上前去,场面一下子乱了起来。

    宇庆宁立刻一脚一个将俩婆子给踹开了,倒惹得倾儿同老鸨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宇庆宁看着景宫眉,见她似是气急红了眼眶,他心里头便有些内疚与慌乱,只是两人都闹开了,一时之间也收不了场,他突然之间也拉不下脸皮,只好就那样僵持着,没再说话。

    他分心的时候,珍珠粹不及防被一个婆子给推到了地上去,她轻呼一声发髻凌乱,面上慌张无助,却咬着下唇不敢再喊三少。

    宇庆宁眉间微蹙,只好隔开婆子将她扶了起来。倾儿忙不迭在一边扶住。

    景宫眉见珍珠柔弱娇怜,心底里对自己升起一股怒气,索性转身要走,谁料转得太急,膝盖处一阵刺痛,她便软了腿,一下就要栽倒地上去。

    紫俏还未来得及出手,一双有力的手便托起了景宫眉,将她抱了个满怀,又即刻退了开去。

    “眉儿,可有不舒服?”许文海温和的声音响起。

    -------------------------------

    下一章,会有些有关天机卷的事,还有女主和男主生气的情节,两人即将去秦府住一段日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