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49.秦苏元

章节字数:4107  更新时间:10-11-15 14: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景宫眉立刻瞪圆了眼,使劲瞪着他,瞪得宇庆宁轻笑出声,他这才安静地躺在一边,拿了毯子盖上,打算合眼睡觉。

    “宇庆宁,喂,你要睡觉先把我穴道解开。”景宫眉叫道。

    宇庆宁半睁开眼,“那可不行,等解开了,娘子就会把我踹下床的。放心,一个时辰后会自行解开,娘子,咱们还是睡觉吧。”

    他说着就又闭上了眼,不一会,呼吸平稳,一副我已睡着的模样。

    景宫眉翻了个大白眼,丫的就知道耍她,她镇定心神闭上眼,想着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不知不觉也沉入了梦乡。

    睡到大半夜,景宫眉觉得闷闷的,她迷迷糊糊睁开眼,胸前正搭着某人的爪子。

    立刻搬开……

    不一会,某人的大|腿搁到了她身上,重量还不轻。

    再次搬开……

    好不容易她要再度入睡,某人的爪子连同大|腿在一个翻身后将她整个圈进了怀中。

    景宫眉眉头一拧,使劲要挣脱出来,正欲掐他时,埋在她脑袋旁边的人忽的模模糊糊喊了声“娘。”

    声音软糯,却一下子让景宫眉心软了,她迟疑了几分,终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乖乖睡下。

    宇庆宁偷偷睁开眼,嘴角牵起一丝弧度,娘子啊娘子,你好容易糊弄呀。

    次日清晨,景宫眉刚睁眼,便瞧见宇庆宁侧卧在旁边,托着脑袋看着自己,细长的柳叶眉翘着,一脸似笑非笑的神色。

    景宫眉这才发现自己左手臂紧紧抱着人家的胸膛,头也搁在他身上,贴的那叫一个紧。她脸色一红,顿时恼羞成怒,抬脚就是一踹。

    “啊呀。”宇庆宁被踹到了地上,然后龇牙咧嘴地爬起来,“娘子,一大早的你谋杀亲夫啊。”

    景宫眉不搭理他,赤着脚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衣架旁利落地穿起了外衣,宇庆宁又歪坐在床上,看着她跑来跑去,完全无视他的样子,却也兴致大好。

    待景宫眉洗漱完毕,理好衣衫,宇庆宁才起身,“娘子,帮为夫更衣如何?”

    “自己有手有脚,何必劳动别人啊。”景宫眉坐在圆桌边喝着隔夜的温茶道。

    “娘子又不是别人。”他很认真地反驳。

    景宫眉冲他咧嘴一笑,慢吞吞走到了他旁边,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又故作深沉地摸了摸自己下巴,“相公看上去也没的被占便宜的地方。紫环。”

    话音刚落,紫环就从门外进来了,瞧见宇庆宁穿着里衣的样子,她微一愣,扫向景宫眉的目光立刻变得暧昧起来。

    “紫环,替少爷更衣。”景宫眉无视她眼中抛来的热烈。

    紫环应声,拿了衣架上宇庆宁的外衣走了过去,服侍着他穿衣洗漱,她灼热的目光瞪得宇庆宁浑身不自在,末了,他移到景宫眉身边,凑下身小声问道,“你这丫头怎么了?”

    “我没怎么呀。”紫环耸耸肩,往门外走去,“紫环只是好奇而已,好奇。”

    景宫眉红了脸,抬脚使劲踩了踩宇庆宁的脚。

    早膳过后,两人去了王氏的仙荷院。

    “庆宁,你的脚怎么了?怎的连走路都不平整?”王氏问道,眉间微蹙。

    宇庆宁暧昧地看了眼景宫眉,笑道,“姥姥,昨晚腿脚痉挛了。无碍。”

    王氏一脸恍然大悟,促狭地望了那对夫妇一眼,“许是受寒了吧。新婚燕尔,有些事也该顾着身子,莫要太折腾了。”

    王氏身旁的绿水绿禾都偷偷笑着,景宫眉脸色微红,忍着想掐他的冲动淡淡笑了笑。

    “眉儿,花园里头,幽云她们正聚着,让吴妈带你过去认认脸,庆宁先留在我这,我还有些事要交代。”王氏淡然说道。

    “是。宫眉晓得了,有劳吴妈。”

    景宫眉转身要出门,宇庆宁却突然拉住了她的手,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句,“舅母还霸占了我娘亲的一间铺子,劳烦娘子有空拿拿回来。”

    他说着又冲她眨了眨眼,景宫眉不能在王氏面前失态,只好偷偷冲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出了房门。

    “少奶奶,花园里头聚着的都是和少奶奶您一个辈分的。还有好几个城里头的小姐也在。”吴妈在前头领路,热心肠地笑道。

    “待会还劳吴妈提点些。”景宫眉说道,紫俏便摸出了一个银锞子塞到了吴妈手中。

    吴妈一张脸笑得很欢,嘴里头话也多了些,“少奶奶,那些主子里头,二小姐最得夫人的宠,三小姐最得大爷的宠。”

    景宫眉点头,原来秦幽云还是王氏最宠爱的孙女啊,也难怪,毕竟是长房嫡出的,地位上也非其他小姐能比。

    几个人穿过好几道石拱门,最终到了一个繁花林立的园子,那园子外挂着一个牌匾,写着“后园”两字,龙飞凤舞,分外潇洒。

    才到园门口,便听见一道道清脆的笑声传出来。

    秦幽云此时正坐在花园中央的那座流水亭中,她斜倚着栏杆,手上拨弄着一个翠绿的手镯,正同旁边的几名婢女说笑。

    芝柚这时上了台阶,小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秦幽云就笑了。

    “哎,听说那三少奶奶长得跟朵花一样呢。”她忽然对着亭中众人说道,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秦暮云正绣着手中的帕子,闻言笑道,“嗯,暮云也觉得表嫂和花一样美。那日祭宗祠,我还以为自己晃花了眼。”

    秦幽云撇撇嘴,不以为然,石桌边坐着的林舒真晓得秦幽云不过是说反话,她笑了笑道,“三小姐这嘴真甜。我见了那景姐姐好几次了,不见得有多漂亮,倒是二小姐才是真的天生丽质惹人羡慕呢。”

    秦幽云听了,自然笑得开怀了些,只是她向来知道林舒真的心思,心底里虽看不上她,却也不会太过计较,于是摆手道,“我漂亮不漂亮不打紧,舒真要是能把她比下去,那才是叫好的事儿呢。”

    林舒真脸一红,不再说话,一旁的马俏俏却捂嘴笑了,“二小姐这话说,没的羞煞了舒真,往后若是那声景姐姐真的名正言顺了,恐怕咱口里的三少奶奶就换了人啦。”

    马俏俏是秦优第三房姨太太马兰兰的胞妹,年方十七,因马氏怀了孩子,说想念胞妹,秦优便差人去接了来,住在秦府的客院中。她几次出入喜苑,年纪又同秦幽云相仿,便也凑在了一块。秦暮云是秦优的第二房姨太太齐悦的闺女,因齐悦总在她面前数落马氏的不是,她对这个马俏俏也就存了几分轻视,听她语气不善,她撇撇嘴道,“小妾终究是小妾,还能越到主子头上去么。表嫂那么漂亮,我才不相信表哥舍得换呢。”

    马俏俏哪里听不出她口里的嘲讽,只是碍于自己是客,只好讪讪笑了笑。林舒真却有些不大高兴,闷着头在那嗑瓜子。

    一旁还坐着一名身穿淡紫色比甲与长裙的女子,十四五岁的年纪,坐在那很是乖巧。她是秦家二爷秦澜的女儿,往日都随秦澜住在杭州,这回祭宗祠被招了回来,便打算住久一些再回去。

    “西云,好久没回来府里,你怎的变呆了?”秦幽云问道。

    秦西云忙回道,“二姐,西云不晓得同姐姐们说些什么。”

    秦幽云轻哼一声,这个妹妹闷得紧,半天放不出个屁,她脑袋一晃,就看到景宫眉的身影出现在了亭外。

    “三少奶奶大驾光临,这流水亭都要蓬荜生辉了。”秦幽云不冷不热道,她跪司罚堂那日,底下的蒲团被动了手脚,一跪下去顿觉万针穿心痛得她三日三夜下不了床,张氏虽查不出元凶,她却晓得定是宇庆宁夫妇干的好事,于是嘴里也不唤表嫂,压根儿没把她自家人。

    秦幽云不识相,景宫眉早料想到了,于是她只是浅笑了笑,“表妹有礼。”

    吴妈在一边擦了擦额头的汗,忍不住想走。

    秦暮云倒是心里有几分欢喜,她站起身来很快凑到了景宫眉旁边,细细打量了下道,“表嫂,你擦的什么粉?”

    景宫眉笑,“你是暮云表妹?”

    见秦暮云点头,她又道,“表妹肤色细滑,何必要擦粉呢?”

    “真的吗?”秦暮云很开心,在一边欢蹦乱跳,秦西云上前行礼,静静喊了声表嫂,随即就默默站在一边不说话。马俏俏好奇地看着她,也没打招呼。

    “姐姐,庆宁哥哥一入府,倒是累得你到处回礼啊。”林舒真不软不硬地刺了刺。

    景宫眉暗笑,知道她心里拈酸,也不客气,“那林二小姐可得多学着点,一回生二回熟,往后说不定也得处处同人行礼。”

    她这话一说,林舒真一张脸又红又白,倒是秦西云忍不住多看了景宫眉几眼。

    秦幽云突然没了什么兴致,她上前几步,见景宫眉尚在亭子台阶上,她捋了捋头发,“也不晓得吹了什么风,这里怎的臭起来了。俏俏,咱们走。三少奶奶就好生赏景吧。”

    她说着带头往亭下走去,却故意往景宫眉身上撞,紫俏早看透了她的伎俩,神不知鬼不觉伸出脚一绊,秦幽云身子本就在斜过来,脚下一滞,立刻失去了平衡,惊呼一声往前摔在了地上,她手脚张开脸扑地,摔得好生狼狈。

    她身后的人头一次见到这般景象,都愣了。马俏俏似乎想笑,却又觉得失礼,一张脸憋得甚为古怪。秦西云假装没见到,呆呆地站在后头,秦暮云和林舒真却都“呀”了一声。

    倒是吴妈反应快,急忙上前去搀扶她,于是几名婢女也手忙脚乱地去拉。

    待秦幽云站起身来,鼻子早摔出了血,糊得嘴唇上方血污一片,哪里还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她目光似要瞪火,指着景宫眉骂道,“你干嘛使脚绊我?”

    景宫眉愣住,眼见吴妈在场,正欲辩驳下,后头传来一个清亮的男声。

    “幽云这话委实是颠倒黑白,我可见着是你先去撞人的。”一袭石青色交襟长袍从几丛树影后现了出来,长身如玉,温文尔雅的一个男子带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他身后跟着名青衣小厮。

    “秦苏元,别见着人家好看就说瞎话。”秦幽云怒骂一句,从芝柚手上接过帕子擦鼻子。

    “唔,这般比较起来,幽云你的确逊色了些,这鼻子可莫要撞歪了。今日府里头还有好些达官子弟在……”他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周遭一眼,“说不定还会往这里来。”

    秦幽云一听,担忧自己这副样子叫他人瞧见失了脸面,索性也不再计较,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带着人往园子门口走去了。秦暮云与秦西云朝着景宫眉行了礼也走了。

    吴妈这时便偷偷告诉了景宫眉,眼前这位是三姑奶奶秦乐儿的独子秦苏元,若按长幼分,还是秦府的大少爷,她支吾了几句还想说些什么,碍于秦苏元正笑着看着她,她立刻住了嘴,随即告退了。

    “苏元见过嫂嫂。唤我苏元便是。”秦苏元双手作揖,若有所思地看了紫俏一眼。

    “那方才多谢苏元了。”景宫眉也回了礼,方才紫俏出脚,她是看见了,却没不知眼前的秦苏元是否看见。见吴妈如今走了,她又有些担忧诺大一个府,她可如何认得过来。

    秦苏元一直光明正大地望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她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笑起来时双眸晶亮,乍一眼竟觉看不够。他见她神色微异,心下有了几分了然,于是笑道,“嫂嫂可是要认下府里头?”

    景宫眉忙应是,想着若是他带路,想来也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笑眯眯地看着他,等着他自动请缨。

    秦苏元乍见她那副表情,暗自抿抿唇道,“既如此,苏元便带着嫂嫂转一圈如何,嫂嫂既是第一次来,那苏元只收你五两银子。”他身后的青衣小厮嘴角抽了抽,别过脸去。

    眼前的佳人张大了嘴,眼睛眨了好几下,表情煞是可爱。

    秦苏元忙又道,一脸肉痛,“嫂嫂嫌贵?那便三两吧,不能再低了。”

    --------------------------------------------------------------------------------

    这个文好凄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