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51.闲气

章节字数:3942  更新时间:10-11-17 0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怀脸色大变,也顾不得宇庆宁在场,立刻往那小门处跑去,那小厮也急急跟在身后。

    景宫眉看了宇庆宁一眼,却见他神色凝重,偏又扫了她一眼轻笑道,“这个为夫早料到了。”

    “相公真是神机妙算啊。”明明一副事情越加严重的表情,还大言不惭!景宫眉撇撇嘴,“我们去看看吧。”

    “娘子怎么一脸不相信啊。”宇庆宁往那小门处走去,同她抬杠,“为夫真的早便料到,毕竟此事事关秦府外院大权,若是顺顺当当能交接到我手上,那才是见了鬼。”

    “虽然这么说,库房烧了,存货没了,拿什么开张?”景宫眉还未跨进小门,就闻到了浓重的焦味。

    小门后是一处独立的院落,那小小的正厅旁有三人宽的青石板路通往后院,望过去,就瞧见一缕黑烟慢悠悠地升在空中。

    主仆三人忙不迭走向那后院。

    后院堪称鸡飞狗跳。小小的一座库房被火舌舔舐了一大半,加上秦怀,统共才三个人在那端盆浇水,那三人窜来窜去,还有两条癞皮狗吐着舌头跟在人屁|股后头瞎凑热闹。幸好那院里头搁着两个盛满水的水缸,三个人就近舀水也方便的很。

    “少爷,我去帮忙。”宇唯捋了捋袖子就要跑上前去,却被宇庆宁一把拉住了后领,给扯了回来,“去什么去,没看那头挤得很么。”

    宇唯啊了一声,见自家少爷懒洋洋的没事人样,嘴里想劝说的话吞回到肚子里,得了,皇帝不急,他急个毛呀。

    画面在景宫眉看来分外诡异,那厢有三个人不停地舀水灭火,时而不小心撞到对方,时而被烟呛得满脸黑红,两只癞皮狗兴奋异常,在三人腿脚间窜来窜去,还对着这边嗷嗷吼叫几句。而宇庆宁一脸看戏样,嘴角歪着一抹笑,目光却一直落在那秦怀身上。

    好不容易那火终于小了下去,秦怀一屁|股坐在了水缸边,先前那名小厮则是跪在了地上,使劲擦着脸,另一名也是小厮样,站在那用袖子擦额际的汗。

    陡然间那门框上又窜起了一丝火苗,站着的那名小厮吓得立刻扑向水缸,手忙脚乱要去够那缸底的大勺,却有一只云纹暗底马靴一脚踩在了那窜起的火苗上,使劲碾了碾,然后缩回腿,拍拍袍子,带了些无奈望着黑漆漆的库房浅笑。

    “哎呀呀,这下可真干净了。”宇庆宁拿折扇敲了敲肩膀道。

    “咦,胡子连上了!”宇唯盯着秦怀脱口而出。

    景宫眉一看,哑然失笑,那秦怀两撇小胡子中间沾上了炭黑,看上去就像是整个一条。秦怀圆圆的眼咕噜噜瞧了宇唯一下,朝着宇庆宁作揖,“三少爷,都怪秦怀办事不利,这库房放着铺子的全部存货,这把火一烧……”

    他耷拉了眉,胡子一抖一抖,明明是哭丧的表情硬是带了些喜剧效果。

    “说吧,要我如何惩治你?”宇庆宁轻笑。

    秦怀立刻严正了脸色,“秦怀办事不利,少爷一定要将秦怀革职查办,不是,应该是将秦怀革去丝绸铺子掌柜一职!”

    宇庆宁眯着眼看着他,飘忽道,“出了差错就想溜。哪里这么容易啊。你放心,肱骨之臣绝对不能说丢就丢,我还指望你呢。”

    他敲着折扇绕着秦怀走了一圈,也不担心库房里还存下多少货,倒是那脸上的笑意,看得秦怀心里七上八下。

    “少爷,你怎么能不生气呢,你看货都没了,怎么开张啊?”秦怀抹了把汗道。

    “货嘛。总会有的。”宇庆宁漫不经心,随即一脚踢开那被烧黑了的门,拿手挥了挥余下的烟雾,走到了里边四下瞧了一番后出来,“烧了也就一点,不碍什么事。秦怀呀,你就去回了舅母,说庆宁多谢舅母有先见之明,将铺子的丝绸给换了地方,不然这真的一把火烧了,那多可惜呀。”

    他说着朝着景宫眉眨了眨眼,带着抹得逞的笑意。

    秦怀立刻拉长了一张脸,“少爷,这个好商量不是,那货明明在里头被烧了啊,怎的又跑到大太太那里去了?秦怀要是就这么去和大太太说了,回头少爷就得给我收尸了。不干不干,绝对不干。”

    “哦?”宇庆宁这一声绵长而悠远,他走到了景宫眉旁边,右手一搭,搭在了她肩膀上,见她不反抗,他生出一丝笑,偏头对着秦怀道,“秦怀,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舅母转移了货,这可是我姥姥,大夫人讲的,我又不唬你,你只管去说了便是。若是你真打算就此不干……唔,那你没月俸养老多不好,这样吧,让你那在延寿院当差的义女冬丽来眉儿这里,眉儿这人最疼丫鬟了,除了生气时爱拿丫鬟出气,月俸给的还是挺高的。”

    你才爱打丫鬟出气,你全家都爱打丫鬟出气!景宫眉瞪着他,却招来他的笑。

    秦怀额头冒汗,圆眼睛眨了好几次,他扬起头一脸为难,“少爷,这个不好吧。冬丽在老太君那服侍地好好的……”

    “姥姥可答应过我,爱挑哪个丫鬟就哪个丫鬟,我若是说看上冬丽,老太君总会赏我这个祖孙儿一个脸面。”宇庆宁无赖道。

    “这……”秦怀一脸肉痛,都说三少爷风|流成性,如今这三少奶奶又这般暴力,冬丽到了他们这里岂不是羊入虎口,他抖了抖胡子无奈道,“好吧。秦怀这就去传话,少爷千万千万记得忘了冬丽。千万要忘掉啊。”

    他说了好几个千万才抬脚往那小门前院走去,背影看上去纠结苦恼。原地站着的两名小厮你瞧我我瞧你都不晓得该做什么。

    “你们,把这里收拾干净。”宇庆宁胡乱指了指,那两名小厮立刻抱了旁边搁着的扫帚奔进了烧黑的库房。

    “相公,我可不记得我生气时会拿丫鬟出气。”景宫眉甩开他的手挑眉道。

    “阿唯,去前院候着。”宇庆宁吩咐,见宇唯往前院走去,他这才凑近景宫眉,黑漆漆的眸子漾着几分笑意看着她,“哦?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相公记性真是好的不得了啊,再说这嘴也挺能讲的,信手掂来就是一通谎话,连眨眼都不用。”景宫眉往后退了一小步挑衅道。

    “不敢不敢。”他笑道,“为夫只是比较机智而已。”

    景宫眉忽略掉他的自恋,问,“秦怀很重要?”

    “他在老太君面前说的上话,算是有几分重量。”

    “那怎么窝在这个铺子里?”

    “哎,那娘子就要问他啦。”宇庆宁轻笑,“他最宝贵的,也就是冬丽,说到冬丽他一定着急。”

    “你什么时候认识冬丽这号人的?”

    “娘子你的表情怎么这位危险?哎,怪只怪为夫魅力太盛,昨夜回来时,在府里头散了会步,恰好见她对月自怜,我便安慰了几句。却不知她性格如此爽朗,差点连出生时裹得蜡烛包是什么花纹都非要告诉我。”

    “从馨园散步能散到延寿院……怕是相公故意接近,惹得少女春心萌动一发而不可收拾吧?”景宫眉咬牙切齿道,脸上的笑意却是不减。

    怎么觉得突然有杀气?宇庆宁眨眨眼,“非也,为夫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景宫眉也知道逢场作戏也许能套得许多信息,可她心里就是觉得不舒服,她看着宇庆宁丝毫不觉得不妥的神色,自然明白人家压根儿没认识到错误,自己又何必酸得好像真是他的知心爱人一般,明明昨夜他也说了些亲昵话,可一点都没表明他会那么说是因为喜欢她呀。

    屑特!景宫眉暗骂一句,她扯扯自己的裙子道,“原来相公还会牺牲色相,真是让眉儿刮目相看。”

    说完她转身就走。

    宇庆宁略带疑惑笑道,“娘子这是去哪?

    “打丫鬟去。”她甩下一句往前院走去,语气里带着怒气,倒叫宇庆宁蹙了蹙眉。

    前院里头,除了宇唯在,紫俏和紫环竟然也在。她们俩正说这话,瞧见景宫眉出来,就跟了上来。宇唯则是伸长了脖子看向她身后。

    “你们怎么来了?”景宫眉问道。

    “无聊呗,就找来了。”紫环说道,“小姐,咱们去哪?”

    景宫眉抿了抿唇,“自然是回府。我突然很饿。”

    她莫名其妙瞪了宇唯一眼,瞪得他心里惴惴,少奶奶怎么和吃了辣椒一样,眼神好犀利呀。

    景宫眉快步出了那小门,然后到了两间铺子前,马路上的熙熙攘攘就突然涌进了耳朵。她长长呼出一口气,偏头问紫俏,“我是不是平日里太淑女了,让人觉得很好欺负?”

    “嗯。小姐如果像在景府里那般坑蒙拐骗,肯定是你欺负别人,哎,可惜呀,世人大多是被蒙蔽了眼光,小姐你如今就像个无欲无求的尼姑一样混吃等死,可怜了姑爷这么大一块五花肉。”紫环抢在紫俏前头回道。

    紫俏笑着表示同意。

    景宫眉立刻挑了眉,“紫环,我忽然发现你好有深度。”

    紫环撇撇嘴,“小姐啊,一个丫鬟有深度有什么用,你还是早早推倒姑爷了事,省的我和紫俏在一旁急得嘴角都长燎泡了。喏,你看,越来越大了。”

    紫环说着就指着嘴角凑近景宫眉,却被景宫眉一锅贴拍开,她抿着唇若有所思,“又不是我不想推,作为一个小姐,我是有矜持的知道不?他都没说喜欢我,我干吗倒贴。”

    “知道,知道。”紫环叹了口气,“矜持值几两银子呀。虽说姑爷还没说爱上你,可是他都说他是你的了,小姐你就勉为其难先收下,过后再慢慢调教嘛。”

    景宫眉满头黑线,“你们听墙角?”

    紫环哎呀一声,晓得自己说漏了嘴,讪讪笑了笑,“小姐别生气,姑爷都没计较呢。”

    紫俏再次点头表示同意。

    景宫眉还没表达自己的不满,有人走近了冲着她一阵娇笑,“呦,远远瞧见人群里立着朵花,近处一看,却是朵喇叭花。”

    真真不是冤家不聚头,朱巧莹带着先前的那个婢女站在街上高声笑道,声音响得引来四周的人侧目。

    “远远就听到有人声音响得似是铜铃,近处一看,却是个破锣。”紫环回道。

    朱巧莹立刻收了一脸笑意,两道黛眉打了结,“景宫眉,叫你丫鬟积点口德。我可是大福之人,先前有朱家祖宗保佑,如今有程家祖宗护佑,她这嘴不干不净的,小心回头就遭天谴。”

    景宫眉看到她就想到宇庆宁的一大笔风|流债,心情更是好不到哪里去,她敷衍道,“不劳你费心。”

    朱巧莹以为她怕了,掩着口鼻尖尖笑了笑,往前走了几步,“今个可没人帮你了啊。我家小叔对你魂牵梦萦,连梦里头都喊你的名儿呢,宇庆宁若是晓得这个,恐怕可得悔死了。家里放着一枝出墙的红杏,那帽子可真够绿的。”

    四周的人有看戏的冲动,渐渐围了过来,景宫眉心里恼了,“程少奶奶有心情闹,宫眉没心情奉陪。”

    她招呼紫环紫俏离开,朱巧莹却拦住了她,“我家小叔这档事,我做大嫂的可得好好处置下,宇庆宁没的管教你,我倒想替程家列祖列宗好好教训下你这个狐狸精。”

    景宫眉轻哼一声,目光晶亮,“程少奶奶若是再不让路,我让你立刻马不停蹄地去见程家祖宗。”

    -----------------------------------------------------------------------------------------------

    真是大漏洞啊,之前竟然把紫环紫俏给写了进去,明明就没带来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