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53.梅四

章节字数:3995  更新时间:10-11-19 1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身后贴着一具温热的身子,颈侧有平缓的呼吸萦绕过来,景宫眉被秦苏元自后边抱着,又念及屏风后香艳的场景,她身子一僵,立刻要脱出身来。

    秦苏元却抱得更紧,只是抱到了那门帘处,便立即松开了她。

    她满脸通红,拿手扇着风,似乎想将方才的尴尬也一并扇去。

    秦苏元却是浅笑着,目光深深浅浅落在她身上,又转头望了屏风一眼,似是若有所思。

    两人急步匆匆地掀了门帘子出去,径直往胭脂坊珠帘外的街上走去。紫俏和紫环对视一眼不出声,只是跟在了身后。

    那山水象牙屏风后,暧昧旖旎的戏码仍在继续,女子微微翕开眼帘,目光恢复清明,满是漫不经心,见身下男子脸带酡红目露迷离,她轻笑一声,缓缓低下头去,葱白的手指在他胸膛之上流连。

    “少奶奶。”外头街上,宇唯奔到了景宫眉面前,硬着头皮喊了句。

    他原以为景宫眉是会赶他走的,抬头一看,哇塞,好红呀。眼前的少奶奶脸带霞光,目露羞涩,微有恼意,看过去一身欲语还休的少女姿态。再看旁边的秦苏元,他一脸笑意,脸颊上也有些微可疑的红色,目光在少奶奶身上逡巡,看上去似乎十分不妥。

    有奸|情?宇唯脑海里跳出这个念头,骇得他一大跳,完了,过会可如何向少爷交代。

    景宫眉似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迎着风吹了会,才觉那窘迫感下去了。她旋身,望见了正无语凝噎的宇唯。

    “宇唯,你怎么在这?”她眨眨眼。

    敢情刚才她是没发现?“回少奶奶,少爷让小的伺候少奶奶逛街。”

    “哦。”他有这么好心?景宫眉狐疑地看了宇唯一眼,接着摆手道,“没事了,我这就回府,你也去少爷那边伺候吧。”

    “啊?少奶奶,可是少爷那边不需要小的……”

    “不需要?”景宫眉扬眉,“那你随处乐呵去吧。”

    “小的作为随侍,不可随意玩闹,小的这就陪少奶奶回府吧。”宇唯坚决表明自己的陪主之心。

    “你才多大呀?”

    宇唯满头是汗,“小的十六岁。”

    “才这么点大,脸都没长开呢,怎么老是一副中年不得志的管家模样。”景宫眉撇撇嘴,“这样吧,我想吃御史堂的荷叶包饭,品味观的一品鸡,三江馆的花雕,合菜斋的葱油饼。你全数买了拿回府里,我就先回去了。哦,银子问他要。”

    秦苏元一直笑着看着她在那糊弄小厮,冷不丁她那芊芊玉指扫了过来,他嘴角暗抽。

    紫环和紫俏抿唇笑着,默默不语地跟在了景宫眉身后,几人往秦府的方向走去。

    宇唯苦着脸从阿跳那边接过银子,朝着最远的三江馆奔去,他忍不住一步三回头,渴望那少奶奶善心大发地叫住他。

    回到秦府,秦苏元难得没有再跟着她,景宫眉顿觉舒爽,回到卧房就摊开双手双脚趴在了雕花大床上。

    紫俏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将帕子浸入水中,拧干了递给坐起身的景宫眉。

    景宫眉就细细地擦起了脸,“紫俏,我方才见到青渊了。”

    “有二少爷的地方,定然有她。”紫俏一点都不惊讶。

    景宫眉笑,脸上泛起一丝酡红,“二哥竟让她干那种事。”

    “哪种事?”

    “那种事呀。”

    “紫俏愚钝。”

    丫就是和她装傻,景宫眉撇撇嘴,“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她一脸微微得意的表情,在那哼着不知名的歌,拿着帕子擦上擦下。

    紫俏看了她几眼道,“我看小姐也不懂那种事。”

    “哪种事?我怎么会不懂。”景宫眉将帕子放进了热水盆中,目光闪烁了下。

    “哦?可是小姐和姑爷都还未曾圆房……”紫俏故意拖长了声音,目光却扫了那窗棂一眼,“啊,被人听去了。”

    她说得一脸漫不经心,景宫眉却是一愣,“被谁听去了?”

    “仙荷院的三等丫头,刚才就在外头探头探脑的。”

    “紫俏,你是故意的。”景宫眉抬眸斜她。

    “紫俏不敢。”她抿抿唇,将热水盆又拿了出去,脸上却带着一股笑意。

    景宫眉坐在雕花大床上打了个哈欠,王氏若是知道他们俩未曾圆房,会是什么态度……她想着想着然后想到了宇庆宁口中的那间茶叶铺子,紧接着细长的柳叶眉微蹙,半响才舒展开来,似是想通了什么,唤道,“紫俏。”

    紫俏又飘了进来。

    “晌午过后,咱们去城西看看。”她眨了眨眼,然后补充道,“偷偷的,让紫环守着就好。”

    紫俏会意,又退了出去,于是在宇唯千辛万苦买回所有东西回到馨园时,愣是没能见到少奶奶的身影。

    “少奶奶呢?”他开口问那正在厅堂里托腮打瞌睡的紫环。

    紫环努力扒开眼皮,见是宇唯,她又闭上了眼,一颗脑袋欲沉微沉,嘴角似乎有晶亮的丝状物悬挂下来。

    宇唯本想拔高声音再问一遍,谁料在看到那晶亮的丝状物后即将出口的声音成功地被吞回了肚子里,他红着脸吞吞口水,火烧屁|股般奔出了厅堂。

    “哼。”紫环得意地笑了笑,擦掉嘴角的口水,趴在桌上继续呼呼大睡。

    越州城西都是米铺、特产铺,唯有一家茶叶铺子立在一家米铺与酒馆之间,那茶叶铺子上头挂着一个描金烫字的牌匾,写着秦氏茶叶四个大字,外头还飘着一面青旗,黑色的“茶”字在风中耀武扬威。

    有一名丫鬟戴着袖套子拿着扫帚在门前扫大街,铺子柜台后站着名目光犀利的男子,约莫三十上下,他穿着一身藏蓝色对襟长袍,正一下一下拨着算盘。

    “掌柜的,您这招人不?”柜台前忽的出现两名少女,一个穿了藕色交襟长裙,笑容甜美,目光亮的出奇,一个穿着一身灰色交襟短打,脸色清冷,目光清明,瞧她们那气质,似乎是大家闺秀,可看那身上的布料只是寻常的料子,想来也只是寻常人家的。

    掌柜张久眯了眯小眼,多瞅了那甜美笑容的女子几眼,问道,“两位姑娘贵姓?”

    “我叫梅四,她叫乔紫,掌柜的您叫我四丫头就好。”那甜美女子笑得很纯粹。

    死丫头?张久轻咳了一声,“我这铺子是要招人,要招一个女工做茶叶的晒青、凉青、摇青、炒青、速包、包揉、打散、烘干等活,还要招一个账房小厮。两位姑娘恐怕只能留下一个。”

    梅四似是很苦恼,她嘟了嘟嘴后却又笑道,“掌柜的,我会算术,还会打算盘,您就别招小厮了,省得他偷懒耍滑坏您事头,我妹妹乔紫曾经在茶叶铺子做过活,这样您就全招了我们,也省事不少呀。”

    她白皙的脸上洋溢着几分娇俏,活力四射,张久忍不住心里就有些痒痒,心想着左右不过是个帮着算账的,若是整日里能对着这么一个漂亮丫头,也算不错。

    见张久似是仍在沉吟,梅四一脸哀怨,“掌柜的……我们姐妹俩是来越州寻亲的,昨日好不容易寻到了,也不能在人家府里头白吃白喝。可我们身无分文……”

    她说着,眼底蓄起了晶莹的泪水,仿佛下一刻就要汹涌而出,她扁着嘴,右手却偷偷使劲捏了一把身边的乔紫,乔紫立刻也换上了一副哀怨的表情,甚至比梅四还要难受一般。

    张久哪里经得住,忙不迭回道,“行。四丫头,你姐姐可以留下做女工,可这账房并非易事,这样吧,你露两手看看。”

    梅四立刻破涕为笑,目光晶晶亮,似乎刚才那一脸哀怨只是张久的幻觉一般。

    “我就知道掌柜的是好人!”梅四笑着拿了那算盘过来,葱白手指在那算盘上拨动,嘴里念道,“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去二,四去六进一,五去五进一,六去四进一,七上二去五进一,掌柜的,还要继续吗?”

    张久早已被她飞快的手指弄得发怔,心里禁不住夸赞,见她歪着头发问,忙笑道,“四丫头拨算盘的功力恐怕比我还深。那就这样定了吧,这铺子平日里事也不多,每日巳时三刻上工,申时二刻下工,除非有急事,或是东家来取账本,可能会耽搁些。稍后去后院签个字头便好。”

    梅四在心里算了算,上工的时间也不算多,于是扬眉笑道,“那掌柜的,我们该称你什么?”

    “叫我久叔就好。”张久又笑着眯了眯眼,目光一直逡巡在梅四身上。

    “久叔,咱们东家是谁啊?”张久带着她们往后院走去,便瞧见天井里晒着好多茶叶。

    “是秦府的大太太,不过东家甚少来,若来取账本,也都是碧巧姑娘来的。她是大太太面前的红人,可不能轻易得罪啊。”张久吩咐道。

    三个人穿过天井,往右一拐,便是几间库房,库房对面便是厢房。

    “乔紫你就是在库房里做工,四丫头随我在库房对面的账房办事。”张久笑了笑,三人进了账房,到了书架旁那张桌子边,张久便写了两张字据,让梅四两人签了字,便算是招工上岗了。

    “久叔,我们今日便开工吗?”梅四笑问。

    乔紫环顾四周,目光又飘向对面的库房,暗自思索了会,在一边立着不说话。

    张久搓了搓手,“不错。”

    “陈嫂子!”张久对外喊了一声,对面库房里头便急步走出来一名中年大婶,围着绿色的围兜,袖子捋得高高的,一脸雀斑。

    “掌柜的,啥事?”

    “这乔紫是新来的女工,今日开工,你且带她下去做事吧。”张久指了指乔紫。

    “呦,好俊的姑娘。”陈嫂子笑,她暧昧地扫了张久一眼,“掌柜的放心,这哪还用你说。乔丫头是吧,来,跟我走。”

    乔紫略有迟疑,偏头见梅四对她挤眉弄眼,她轻叹一口气转身往库房走去。

    张久转身去看梅四,恰好看到她快速恢复笑容的表情,他一愣,以为自己眼花,“四丫头,你做什么呢?”

    “有,有蚊子……”

    “这天热了,的确有蚊子了。”张久走到了书桌后,从书桌下的架子上拿出了一个木盒子,木盒子打开后,里头是一叠账本。

    张久拿出了两本,然后摊到了书桌上,招呼梅四过来。

    “四丫头,这账本我前头已经对过一次,为防出差错,你便再对一遍吧。”

    “嗯,我知道了。”梅四抿着唇走到了张久旁边,然后伸手去拿账本,刚碰到账本,张久的手突然覆在了他手背上,还细细摸了一把,然后若无其事地替她将账本拿了起来,放到了旁边的一张四角木桌上。梅四的嘴角暗抽,抬头时,却是羞得脸色绯红。

    “四丫头,你便在这里看吧。”

    张久指了指那张书桌,右手顺其自然地搭在了梅四的肩膀上,将她往桌子那揽去。

    梅四忍住想送他几个大锅贴的念头,仍旧嘴角含羞带笑地被他揽到桌后。

    她刚坐在那长条凳上,张久久坐在了她旁边,右臂紧紧贴着她的左臂,脸上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梅四告诫自己要忍住,她讪讪笑着,将张久摸到她腿上的手给扳了开去,“久,久叔……”

    张久立刻退开了手,梅四松了一口气,未料脸上正堆上笑意,冷不丁屁|股被人摸了一把,她差点就忍不住汹涌澎湃的怒气直接踹得他断子绝孙,只是外头的一声呼唤,惊得她立刻换上一副娇羞怯懦的模样。

    “掌柜的,碧巧姑娘来啦!”

    梅四,也就是景宫眉心里大惊,碧巧是见过她的,若叫她瞧见自己在这,那刚才的豆腐岂不是白白被人吃了去,她正努力说服自己镇定下来,想个急救的法子,却发现张久比自己更着急。

    “快,快躲进去。”他拉起梅四就将她往自己那张书桌下塞,一脸的惊慌,活像个被娘子捉了奸的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