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凉月  63.老太君

章节字数:3866  更新时间:10-11-29 15: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娘子想什么想呆了?”宇庆宁调笑似的话语在耳边响起。两人相伴出了仙荷院,便远远瞧见楚氏她们在前头的青石板路上拐了个弯,没了踪影。

    身后只有紫俏与紫环,景宫眉也不避讳,偏头问他,“相公没听到方才二夫人说的?”

    宇庆宁牵起唇角,目光飘向临水轩,“听到了。”

    “不觉得奇怪吗?”景宫眉微带诧异,“二夫人为何会让我快些找到天机卷。”

    “二夫人是老太君身边的红人,她的意思,多半便是老太君的意思。”宇庆宁话里带了丝严肃,“想来长安情势有所变化吧。明日娘子你去见老太君,看看她怎么说吧。”

    “哦,对了,”宇庆宁偏头看她,目光漾笑,“老太君性子古怪,娘子可要小心啊。为夫有事出门,就不用晚膳了。”

    他说着往前一步朝着秦府大门走去,景宫眉晓得他或许是去查探有关长安的情报,只是见他背影嚣张,忍不住就想踹他几脚,什么叫性子古怪需要小心,怎么个性子古怪啦。

    主仆三人回了馨园,天色已暗,妹甄在院子里头守着两个食盒一脸哀怨。她瞧见景宫眉回来,双眸燃起明亮的光,只是伸长脖子往她身后望了望,没见到宇庆宁的身影时,又迅速耷拉了下来。那笑容从明艳到沮丧变得太过迅疾,直叫景宫眉心里暗暗称奇。

    “少奶奶请用膳,妹甄先告退了。”她哀怨地说了句,便行礼退下。

    景宫眉也懒得搭理,让紫环布了菜,主仆三人围成一桌吃得津津有味,当然,压根儿没有见到什么淮山排骨汤,许是妹甄撤下去了,真小气。

    用完晚膳,景宫眉便写了信托紫俏让信鸽捎给长安的景知年那边去,若想探知到最确切的消息,恐怕她的大哥传的消息来的更准。

    同紫环琢磨了明日要穿的衣裳后,景宫眉便穿了薄薄的一件夏衫单衣睡到了床榻之上,她细细想着她所知道的有关天机卷的事,心里琢磨着,天机卷关乎着献宗帝即位的内幕,又和宇庆宁娘亲秦水儿的死有着关联,且是秦府内人,照这么看来,倘若害死秦水儿的人便是寻找天机卷的人,那么莫非天机卷中隐藏着秦水儿的死因?可是若是那样,宇庆宁直接拿到天机卷便是,何必来趟秦府的这摊浑水。那若是天机卷内不止隐藏着秦水儿死因的真相,还隐藏着其他东西的话,那么秦府的人觊觎这个东西又是为了做什么?

    景宫眉想得太多,想得脑瓜子生疼,翻了个身披上绸被,便沉沉睡去了。

    睡到半夜,景宫眉觉得有点闷,呼吸不太顺畅,于是迷迷糊糊睁开了眼,便发觉双唇被人吻着,一双透亮的眸子正满含笑意地瞧着她,还恶作剧地眨了眨眼。

    “娘子果然要为夫的亲吻才会唤得醒啊。”宇庆宁躺在一边,支着脑袋看着她迅速红透的脸笑道。

    房内点着红纱灯,轻薄的光亮映得雕花大床上的帷幔深深浅浅,连带着他的笑容也暖了几分。

    “这么晚了,相公有事吗?”她闷声道,闻到了他身上浅淡的酒香。

    “太子被禁东宫。”他收敛了笑。

    “什么?!”景宫眉猛地坐起身,又偏头问他,“那我大哥呢?”

    “太子近段日子动作太多,皇上随意抓了个错处便惩了他。景知年作为太子詹事同平章事,太子被禁,他自然也暂停官职,闲赋在家。”宇庆宁见她松了一口气,他又说道,“娘子,为夫先前有一件事未曾告知于你。”

    “什么事?”景宫眉顿觉有种不祥的预感。

    “天机卷隐藏着献宗帝弑兄夺位的真相,我娘便是因此而死。如今这秦府内寻找天机卷的人便是当初害死我娘的元凶,亦是皇上的人。”宇庆宁蹙眉,继续道,“当初你我的婚事其实是你爹同我姥爷暗中决定的,只是当初我娘横死,皇上明面上欠了宇府一个恩情,姥爷这才托了我爹前去向皇上讨了这个恩典。娘子,你别瞪我,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皇上本来不同意,只是太子突然开口,也要讨了你去,与其让太子得了你爹的助力,不若便宜了他人,这才促成你我成亲。”

    妈了个巴子,景宫眉很想骂人,她原以为是自己选了一门亲,搞半天自己才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难怪他爹对着她一脸歉疚,还支支吾吾的,敢情她是被卖了啊。

    宇庆宁见她脸蛋绯红,显然是气的,于是轻笑了声道,“娘子你不必担忧,朝堂上已有好几位重臣力挺太子,皇上只能小惩,不敢随意废立,而你大哥作为三省门下颇具实权的人,哪怕闲赋在家,仍然能运筹帷幄。”

    “我一点都不担心我大哥!”景宫眉咬牙切齿,“那秦府是站在太子这边的?”

    宇庆宁点头,被她一脸吃了闷亏想怒又憋屈的表情逗乐了,他支着脑袋闷笑了声,“朝堂的事自然有姥爷和你大哥插手,我们不必担心。咱们要做的,只需拿到天机卷引出秦府内听从皇上的人便可。秦府家大业大,姥爷又手握重兵,这天下将来定是太子的。若是太子登基,秦府便能真正功成身退。”

    “那若是太子被废呢?”

    “太子生性温良,手段却也凌厉,听姥爷说是个能治天下之人,献宗帝之子甚多,唯有太子入了姥爷的眼,有姥爷和你爹撑腰,这太子想废都难。皇上不过是不愿太子过早掌权,他向来不太信别人,一边防着太子,一边防着外戚专权,一边又担忧节度使反叛。这皇帝做得委实够呛。若是太子果真被废,那么秦府的大权势必落入这幕后之人之手,秦府也将为皇上所用。但皇上向来最喜过河拆桥,秦府一旦如日中天,便会迅速成为皇上的眼中钉,那么届时,秦府只是成了皇上与太子相斗的牺牲品罢了。这便是为何老太君要尽快找到天机卷的原因。皇上恐怕失了点耐心。”

    “所以姥爷为防秦府毁于一旦,便只能将这暗中隐藏之人揪出来,还得蒙蔽下世人的眼?”景宫眉挑了挑眉。

    “正是。”

    景宫眉抿唇思虑了一番,若是那人不过是小角色,想来一早便会被找出来了。如今花费了这么大工夫,又要做得滴水不漏,那么幕后之人定然是个关系复杂身份特别的人。她抬眸,“相公,你预备怎么做?”

    “自然是收回秦府的经营权喽,秦府产业甚大,府内争夺家产必然会利害相冲,他若是为了秦府大权而来,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如今我手上的丝绸铺子之事快解决了,想必他也快沉不住气了。如今天机卷尚在悟华大师手里,再过几日他便会回越州,到时还得娘子出面。”宇庆宁说得颇为诚恳,嘴角的那抹笑却漾着几分自信,倒让景宫眉思绪飘了飘。

    “哦,娘子,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宇庆宁轻笑,“我这一身功夫是老太君教的。”

    “……”

    这一次的夜谈,景宫眉是憋了一肚子的郁闷,本来以为自己的相公拥有海棠花产业已经够不可思议了,现在好了,他整个就是事件的中心人物,王氏最开始还想让景宫眉调|教他,如今还调|教个毛,她看他就是风|流成性这点欠调|教。她生着气,直到月上中天,她才气呼呼地睡了过去,中途宇庆宁试图同她搭话,她都爱理不理,还将整床绸被全部扯了过去滚成一团。

    翌日清晨,起床时,宇庆宁早不见了人影。

    景宫眉心里更加郁闷,她在紫环服侍下穿了石青色交襟夏衫,衣料均是上等绢布,又挂了一个湖蓝色的披帛,这才去了月辉院。

    楚氏似乎早早便在厅里候着了,见景宫眉被归岚引了来,她便温和地笑着起身,“眉儿来了啊,走吧,也好早点让老太君看看你。”

    景宫眉恭敬地行礼,脸上带着浅淡的笑。

    一行人穿过青石板路,路过临水轩,一直往北而去,走了约莫一刻钟,才到了老太君所在的延寿院。

    延寿院角门处,早有丫鬟候着,见楚氏一行过来,行礼后便笑着在前头带路,笑容甜美,声音微嗲,“二夫人,老太君念叨着呢,说您怎的还不过来。”

    “有事耽搁了。”楚氏笑笑。

    几人穿过正厅,到了天井处,便看到有一丫鬟候在一处厢房的门外,见他们过来,对着门内说了些什么,然后推开门,楚氏便带着景宫眉进去了。

    厢房内摆设大气而简单,厢房分成两个房和一个小耳房,进门处绕过屏风便是待客的正厅,博古架上摆着清一色的青花瓷古董,后头缀着藏蓝色珠帘子,恰好将正厅同偏厅隔离开来,正厅右边角有一处二门,过了二门便是老太君的卧房,而偏厅的左边角也有一处小门,小门后是个耳房,专供丫鬟晚间安睡,一并放着沏茶的道具。

    几人绕过屏风后,便见到一个满头花白,七十出头的妇人坐在上首,穿着褐色满团福子的立领对襟长袍,暗紫色的马面裙,立领领口镶着一个珍珠色的梅花领扣,头上只缀着几点金珠子,脸色祥和,笑意盎然,乍一眼看去,只觉她生龙活虎似的,比寻常的老人更健硕点。

    “老太君,这蜂蜜掺了枸杞的茶,滋味如何?”楚氏笑着走上前去,温婉地开口。

    老太君目光一扫,瞧着楚氏,忙笑着让她坐在了下首的椅子上,“好喝。仲国先前来过,都说文娘你心灵手巧。”

    楚氏脸色微红,“文月不过是多花了点心思而已。老太君没怪文月花样精多就好。”

    “这一辈里,就你是个实在的!”老太君搁下茶盅,眼里带了赞许。

    楚氏笑了笑,便将景宫眉拉到了身前,“老太君,她就是庆宁的媳妇,眉儿。”

    “眉儿给老太君问安。”

    老太君闻言,目光便在景宫眉身上打转,看了半响,没头没脑问了句,“夜里可吃得消?”

    景宫眉立刻脸色大红,“回老太君,尚可。”

    “嗯。”老太君应了一声便转头跟着楚氏聊起了一些家务琐事,聊得兴起哈哈大笑,却再也不同景宫眉搭话,直到景宫眉被延寿院内的丫鬟领到了外头,她还在琢磨,这看看当真只是看看?

    她心里头发闷,带着紫俏往馨园走,一看日头,竟是晌午了。

    回到馨园,一眼却见到宇庆宁正在前厅的圆桌前用膳,瞧见她回来,似是毫不诧异,“娘子不多坐坐?”

    景宫眉瞪了他一眼,坐在了圆桌边,立在一边的人突然递上了一双筷子。

    她很自然地偏头一看,竟是妹甄,还是满脸通红,娇羞无限!

    于是她瞅了眼桌上的菜,才一眼,立刻有股火气蕴在了心尖尖上,宇庆宁端着勺子喝的那不就是淮山排骨汤么!

    瞧他那吃得欢的模样,就像好几天没吃过饭一般!

    心尖尖上的火气涌在那翻腾,又似有一缸醋鼓在里头晃来晃去,晃得她捏着筷子的手都酸了。

    “相公,好喝吗?”她咬牙切齿地笑问,目光里是不容置疑的怒气。

    -----------------------------------------------------------------------------------------

    前面把事情理了一下,现在应该都清楚了吧【捂脸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