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喜从天降-宇府番外

章节字数:2876  更新时间:11-03-16 13: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月艳阳天,海棠花粉嫩的花朵在风中俏。

    紫环穿了一袭嫩黄的夏衫,拿了个竹编的小篮,在海棠园里捡那落下的海棠花瓣,她挑拣着,时不时同旁边的芷安说上几句,眉眼弯弯,甚是开心。

    海棠园里头的凉亭内,景宫眉和宇庆宁正坐在那亭边的长凳上,倚着栏杆看风景。紫俏和宇唯立在不远处望天。

    景宫眉穿着一身湖绿色夏衫,深浅不一的绿,一眼望去,宛若堆云。她身材微胖,肤色白皙,肚子高高隆起,神色间有几分倦意。她怀胎已九月多一点,为了锻炼身子,每日午觉完后,总会来海棠园逛一会,顺便溜溜相公。只是她如今小腿圆圆,行动已大是不便,宇庆宁便特意找了个四个轿夫,专门用一顶小轿抬着她进进出出,让她奇囧无比。

    郑惠南经常来看她,说是想沾点她的福气,也好让自己肚子争争气。

    宇庆宁倒是有些郁闷,郑惠南来就来了,顺带总会捎个她大伯一起来,每次许文海风度翩翩地对他笑,他总会有几分警觉,将自己媳妇护得那叫一个紧。

    景宫眉每日养胎,陈氏见她的饮食用药全是宁馨苑的人亲自打理,她也不介意,只是时不时让人捎来一些平安符,抑或是暗含吉祥如意的小首饰。秦府那,王氏却是送来了一整套小孩子的衣裳,有男有女,从小到大,整整摆了四个箱子。景宫眉暗想,恐怕往后她根本不需要再替肚里那孩子做衣裳了。

    程则温、秦苏元都曾送来许多贵重的药材和补品,宇庆宁都是客客气气地收下,转眼就全部转送给了自己四弟,动作快得雷厉风行。这让宇唯十分佩服,只是下次见着那两位少爷,他心里就偷偷有些内疚,那些药材,他自己也拿了不少。真是阿弥陀佛。

    宇庆宁一直陪着景宫眉养胎,生意上的事就全部交给了宇庆岩,而秦府曾经让他打理的几间丝绸铺子,他却听了老太君的话,交到了秦西云手上。秦西云一直很低调,不爱说话,秦幽云她们都以为她是沉默寡言,内向无趣的人,实际上她却像极了她的娘亲江氏,心里极有主见,又遗传了她爹秦澜的内敛,性子很稳,常常有出人意表的意见。

    这一日,尚未及黄昏,阳光甚好,景宫眉迈着自己的小肥腿在海棠园溜了一圈,下腹隐隐有些疼。她没在意,这几日偶尔总会有一点疼,何况离自己的生产日期还有十多天呢。于是她只是蹭了蹭身旁的相公,“相公,我有些累,扶我到亭子里吧。”

    宇庆宁点头,“嗯,娘子先歇会,我让阿唯把轿夫叫来,咱们回房歇息吧。”

    他将景宫眉扶上凉亭,安置她坐下,又招呼了宇唯近前,嘱咐了他几句,便又坐回到了她旁边。

    “他今日还乖么?”宇庆宁摸了摸景宫眉浑圆的肚子,笑问。

    景宫眉觉得好笑,“嗯,乖得很呢。”

    “昨日四弟来说,那掺了果香的胭脂卖得甚好,越州的闺秀都争相采买。还有那颇为……凉爽的亵衣,似乎也挺受欢迎。”宇庆宁开口道,想起那套衣料单薄的衣裳,他就觉得别扭。

    “四弟忙得脚不沾地了吧?”景宫眉笑,将头搁在他肩上。

    宇庆宁点头,只是神思似乎还在其他地方,“嗯,娘子,待生完孩子,穿那凉爽的亵衣给为夫看可好?”

    他低下头,眉眼灼灼,半响自顾自道,“唔,娘子得先瘦下来……”

    他一说完,景宫眉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倒不是因为他的话,而是她的肚子疼得有些异样,下腹有坠感,疼得时间也长了。

    宇庆宁以为是自己的话刺激了她,忙道,“娘子,我不是那个意思,为夫是觉得娘子怎样都美……”

    “相公……”景宫眉深呼吸一口气,试图缓解下紧张的心跳,“我要生了。”

    宇庆宁的脸刹那就白了。

    倒是紫俏在亭子下看出了异样,上来询问,便立即有条不紊地安排几个侍女去叫先前便备好的稳婆、大夫,让他们去宁馨苑待命。见宇唯回来,后面带着轿夫,他让轿夫回去,让宇唯去宁馨苑通知紫环,多烧热水,备好干净的帕子。

    宇唯见自家少爷脸色惨白地立在那,顿时明白了什么,急忙火烧火燎地往外跑。

    紫俏偏头道,“姑爷,轿子会有些颠,还是你抱下小姐回院子吧。”

    宇庆宁回过神,他抱过景宫眉多次,早已谙熟,便强自镇定下来,上前稳稳地将景宫眉给托了起来。随即大步一迈,从亭子里走了下去。

    紫俏快步护在一边。

    景宫眉见宇庆宁额头冒出细汗,忙笑了笑,“我现在还好,相公你别急。”

    宇庆宁只是看了她一眼,板着脸没说话,见她笑着看着他,时而轻咬下唇,他心里就闪过莫名的熟悉感,仿佛那种表情在哪里见过一般。

    待他们回到宁馨苑,苑里早就忙乱了起来。

    陈氏得了消息,亲自来了苑里头坐镇,安排那些丫鬟们烧水的烧水,抬水的抬水,又嘱咐芷安去拿些人参,切碎了待用,又让厨下去准备了些瘦肉粥,然后又让其他人将大夫领到产房隔壁,茶水招待。

    景宫眉到了宁馨苑专门准备好的一间干净的厢房内,有三个稳婆守着,还有紫环和紫俏陪着。宇庆宁要留下,被陈氏给劝出了房间。于是他只能焦急地待在产房外头,有些手足无措地来回走动。

    陈氏笑,坐在房外安置的椅子上喝茶,“庆宁,别担心。眉儿身子康健,这一胎定是稳妥的。”

    宇庆宁只是看了她一眼,却没回话,犹自站在那外头,侧耳倾听里头的动静。

    阵痛还不频繁,景宫眉在紫环帮助下,匆匆洗了个澡,又吃了点粥,还嚼了些陈氏让人送来的参片,身上渐渐有了力气。

    掌灯时分,廊下的风灯晃悠,将宇庆宁的身影拉得很长,他像是根柱子一般,立在廊下一动不动,唯有那刷白脸上的一双眸子,满是焦虑,亮的出奇。

    景宫眉在床上躺了近一个时辰,阵痛频繁发作,额头沁出细密的汗。她从最初的哼哼唧唧,逐渐变成连绵的呻|吟。

    宇庆宁立在那,胸腔内的心跳声轰然作响,他几次欲冲进去,被陈氏身边的嬷嬷拉住,嬷嬷无法,随口说男子进血房会冲撞少奶奶,他才作罢。宇唯拿了粥点过来,劝自家少爷用一些,却发觉宇庆宁对他不理不睬,只是一个劲盯着厢房那影影绰绰的身影,

    如此又站了半个时辰,厢房内陡然传出景宫眉痛楚的喊叫声,宇庆宁浑身僵直,险些就直直撞了进去。

    所幸那几声惨叫后,房内传来一声响亮的啼哭,犹如天籁之音。

    “恭喜少奶奶,生了个大胖儿子。”稳婆在里头贺喜。

    宇庆宁心下一松,双腿就有些发软。宇唯见状,一把扶住了他,却堪堪瞧见自家少爷眼中滑落的几滴盈亮的泪水,他一时怔了。

    不一会,稳婆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公子从里头出来,在宇庆宁面前还未夸上几句,就被宇唯手里递上的银子给晃花了眼。她笑嘻嘻地收下,将小公子交给了一旁眉开眼笑的陈氏。

    宇庆宁心里的喜悦难以言表,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更牵挂里头的娘子,于是跌跌撞撞跑了进去,顾不得那些嬷嬷的劝阻。

    景宫眉已经昏睡过去,白皙的脸上犹自挂着汗水和泪水。

    宇庆宁心疼得要死,接过紫环手上的热帕子,细细将她擦了,满心复杂地坐在一边,抓着她的手半响说不出话。

    紫环和紫俏偷偷溜到了外头,围着那小公子,心里头都很欢喜。

    “少爷都傻了,刚才还哭了。”宇唯在一旁愣愣道。

    他本是无心,周遭的人听了,却俱是一呆。那风|流倜傥,吊儿郎当的少爷会哭?

    陈氏只是笑了笑,将怀里的孙子交给了早先就准备了的奶娘手上,又细心安置了一番,交代了些话,就回去自己院落了。

    夜色浓重,风灯晃悠,那院中摆着的香案上袅袅余香随风飘逝。

    紫环将小公子从奶娘手里接到自己手上,欢欢喜喜抱了会,见夜色微凉,就和奶娘一道去了旁边的厢房。

    苑里一派和乐,紫俏还在招呼人伺候宇庆宁他们,紫环怀里的小孩扭了扭身子,呷了呷嘴,嫩嘟嘟的脸泛着红润的光,不一会又嚎出了声。

    “该是饿了,姑娘给我吧。”奶娘桂花婶伸出手,将那金贵的小公子抱了过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