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情变  7.生死不由命

章节字数:2537  更新时间:11-05-12 16: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知何时传来吵杂的声音,不知现在身处何方。花朵子感到下身死命的疼痛,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下葬!”

    随着礼部的一声令下,厚实的棺材慢慢放入泥土中。这里是南汉皇家陵园的偏园,多事葬一些妃子贵妇的,花朵子地位不高,也没有事先墓室的准备,只能这样草草入土。

    死者,入土为安,长眠于此。活着的,留下的,只能一直哀伤。

    皇上没有来,他甚至不过问一下这位夫人的死因,只说,一切由皇后主持就可以了。清曲除了这一点,还伴着姐姐清明手里抱着的孩子的淡淡的哀伤。

    那天,她还是晚了。

    “花妹妹怎么就这样狠心丢下小公主去了!呜呜……”清明假惺惺地擦着眼角的泪水。

    如果之前清明还对姐姐的演习有点欣赏的话,现在就全然是厌恶了。人是她弄死的,此时此刻却这样假装,究竟是赵家上辈子积了多少阴德,才有今天这样一个冤孽。

    清明怀中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哭声瞬间划破了这里的哀乐,一阵嚎啕大哭闯进了正要被泥土一点点掩埋的棺木。

    孩子……花夫人努力寻找孩子,可是四周除了黑暗,就是被束缚的狭小空间。为什么?

    花朵子用力拍打四周,可是除了黑暗,还有外面传来的哭声,叫喊声,一切都没有。

    “救命……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她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她已经喊破的喉咙只能发出微薄的声音。“放我出去……”

    一颗颗巨大的泪珠流落下来,却没有人能听到一切。花朵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微微还有一点隆起,下身的疼痛已经掩盖了挣扎时指甲划落的疼痛。那个从未谋面的孩子,她甚至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莫非,这就是她的命么?她做错了什么?为何会在这里,听到看不到的一切!

    一个宫女疯了一样从后面往前冲,守护的侍卫抓住了她。她的衣衫已经换成了白色,整整齐齐,一样苍白的还有她的脸色。她只能一味地往里冲,嘴巴大大张开,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前面的仪仗、皇后妃子都看不到后面的一切,只有无言的泪水,和棺材里流出的泪珠一样,在漫天之下的黑暗中湮灭……

    清曲冷冷看清明的做戏,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而已经入土的花朵子,已然放弃了最后的挣扎。当最后一颗泪珠流落出来,她还是不能闭上双眼。

    入夜,清曲说自己忙活几天都累了,打发皇上到清明寝宫里看小公主。

    替清曲盖好被褥,皇上便到了栖凤宫,看看这个出生三天的孩子。清明闻状,赶紧出来相迎。

    “刚才小公主还哭哭闹闹的,陛下您着一来,龙威可算是镇住了她的哭声!”清明笑脸迎接。

    皇上看了看小公主,虽然皮肤还是有点皱有点红,却看得出日后定是个美人。“可曾取名?”

    “不曾,陛下未赐名,臣妾怎敢乱起名字。”

    “小女生于七月初七,也算是个吉日。取名清乐公主吧!”皇上淡淡说道。

    清乐?清明沉思许久,“何处此由?”

    “七夕者,清雅淡素。且花夫人生前爱乐器,故名清乐。也有保佑我大汉清平安康,百姓安家乐业之说。”

    如此一说,清明高兴了。“这名字取得好,取得秒!”清明对着陛下怀里哼哼喳喳的清乐唤道:“清乐,快感谢你父皇!”

    清乐随即笑了两下,像是知道大人们说什么一样。

    “陛下,先前花夫人曾玩笑一般说赠与清乐我养,若是花夫人还在,我也不敢做这个打算,如今花夫人已去,臣妾思量,后宫里没有母亲的孩子容易给人欺负,也没有个屏障,不如让孩子跟着我吧!”

    皇上沉思一会儿,终于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清明多年的感情,也就随了她。清明可算是表现了嫁给他之后生平的第一次激动万分,抱着清乐唱唱跳跳久久不已。

    看到清明犹如少女一般的心情,皇上心中更是忏悔。他或许欠赵清明的真的太多、太多。如果说从前是因为心中只有清曲一人,只想为清曲付出一切,那么三宫六院的他,明显疏忽了这第一个妻子。

    在他心里,赵清明从来不是侍妾,不是一个侍妾的身份的存在。可惜,他只有一个妻子,从心到身,都只有清曲才是他的最爱。还在年幼时候的他见过母亲守着空房的寂寞,还有后宫争宠的模样,他倾尽全力保护了清曲,还有这个他愧疚的发妻。

    看着清乐哈哈大笑的模样,皇上开始联想,若是清曲也生个女儿,一定不亚于清乐。这个以清曲为名的公主。

    多年以后,待到清乐守着她父皇到最后一刻,她也才知道,自己的母亲不是赵贵妃,也不是皇后赵清曲,她不过是以皇后之名命名的一个遗妃之女。她愿意守护大汉一生,以报答两位赵家小姐的恩情,然后诉说她千年不变的哀曲。

    赵清曲心眼开始比谁都细了起来。早两年呈现的漠不关心的态度,现在已经成为她天然的屏障,谁也不会注意她细微的变动。

    初七正跪在清曲面前低头认错,还有三年来的一切变故。

    “你什么时候开始帮姐姐做事?”清曲低声问道。

    “从您怀上太子开始。为了保护您,我只能投靠赵贵妃。但是初七心里,只有皇后娘娘您一人。”初七诚恳回答道。

    清曲叹了一口气,又说:“如今甘泉宫有多少她的人?”

    “一个都没有,除了我偶尔帮贵妃做点事,其他她派过来的或者收复的,我都换掉了。”就算没有一个是清明的人,初七每天都仔细观察身边的宫女们。

    “那,姐姐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初七犹豫了一下,才说,“基本都知道,恐怕要令娘娘失望。赵贵妃不是您心中那么简单的姐姐了。”

    见清曲没有说话,初七继续:“从您册封开始,贵妃娘娘就隔三差五地从我这里打听您的情况。一开始只是嘘寒问暖,后来便从您起居饮食下手。”初七顿了一下,“都有催情催子的药下在其中。很多次我换掉了,有时候还是不能避免。对您,赵贵妃是没有什么狠心。对别的夫人,倒是一直狠狠相逼。基本忤逆她的,别的不敢说,太医女金针肯定不简单,后宫多年无所出,恐怕也是贵妃搞得鬼。”

    “可是……并不是每一次皇上的临幸,姐姐都知道,都可以下手的!”大汉内史有规定,临幸的妃子,在子夜之前召唤的,基本整个皇宫都通传,但子夜后召唤的,基本属于隐秘,只有内史知道,且不能外传。内史是史书世家的人,从不买任何一个妃嫔的账,姐姐在外无势力,也就不能对每一个人下毒手了。

    “所以花夫人是个例外。或许还有别人,或许她们没那么幸运能怀上龙子。这都只是我的推测而已。”初七细声说道,“还有一事,玢帝刘皇后的女儿,被送到了青楼,今年四岁。”

    听到这话,清曲的头猛地抬了起来。姐姐怎么会这么狠心,连一个刚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

    “不行,我要去把小公主抢回来,不能再让姐姐做这样的冤孽了!”清曲望着华丽的天花板,朱红的横梁,似乎有很多冤魂在四处诉说她们的冤屈,“这都是什么,我不信命,我不信生死有命!”狠狠地,她拍了一下放在桌面上的茶杯,顿时血染红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