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第九章 所谓冤家

章节字数:2193  更新时间:11-11-23 2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呼呼呼呼……”

    客栈里,木正小心翼翼的帮着越陵溪处理着伤口,白白的纱布一圈又一圈的缠绕上去,打了个结之后,他这才松了口气,看着主子摇晃着那把拣到的扇子出神。

    “主子,好了。”木轻唤,借着此言拉回他的思绪。

    “恩。”越陵溪瞥了他一眼,又将视线移回手中的扇子上,这扇子着实怪异的紧,书生文人心怀抱负,满心高榜,盼望有一遭一日能够金榜题名,从而飞黄腾达,为了显示自己的书墨之气,才华横溢,绝大多数的书生都喜欢在扇子上题字,题词,题画,显耀才气。然而那算命先生看起来倒也是满脸清秀,看得出是属于饱读诗书,睿大智慧,甚是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的那一种人,只是为何要在此扇子上画满这奇怪的却又很精致的八卦图?

    奇纹脉烙,阵法奇异,四通八达,却又各个皆为死门,这阴阳八卦他倒懂得不多,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让他感兴趣的倒是扇子的右下方,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字‘雪迟’字体强劲有力,却又刚中带柔,是副难得一见的好字,由此更加看得出此人是个才华横溢的才子。

    “原来他叫雪迟。”越陵溪心下念道,抬头吩咐,“让人去查一下湘池各大客栈和酒楼,有没有一个叫雪迟的算命先生。”

    “是,只是……”木有后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一时间有些犹豫。

    “说吧。”越陵溪收起扇子,喝着茶淡淡的道。

    “恕属下直言,主子为何对此男子如此上心?”主子为人不错,礼待亲朋,周待下属,但是隐约间有着不容人接近的一份淡漠,夹带着生人勿近的危险,他从未见过主子这般容易牵扯到情绪的一面,所以好奇的问了出来。

    越陵溪放下杯子,边打量着八卦图边道:“上次是他救了我,再者,一定要将他身上的梅花烙印拿回来。”

    “啊!”木恍然,原来那书生便是前几日救了主子的人,原来如此呢。“主子,属下马上就去办。”

    “恩。”越陵溪点头,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书生骂的那一句‘花贼’嘴角抽了抽,罢了,他欠他一个人情,此事就这么算了。

    木匆忙的离开客栈,心中又不期然的念起环江之岸的那名书生来,那人既然是主子的救命恩人,那为何见到主子是这般惊慌?呃,想了想也是,主子平时虽是有礼,却不喜怒于形色,那人怕是见不惯主子冷漠的脸吧,想到这里,心里顿觉开朗,连忙照着主子的吩咐办事去了。

    他前脚刚出,后脚雪迟慌乱的跑了进来,一路直冲回客栈,此时的她看起来有些狼狈,光着脚丫跑了这么远的路,确实有些快受不了,不知道磨起泡没有。

    “呀!糟了。”冲上了二楼的房子,雪迟突然停了下来,这客房上石头订的,她只知道在这间客栈,却不知道是哪间客房,如今这会躲了追兵,倒迷了路了。“算了,还是下去问问掌柜吧。”

    她心想,没去洛阳是为了躲桃花,没想到来到了湘池却遇见了‘煞星’,看来今年真的是她的最为犯冲的一年,不仅拣了个白吃白喝的小子,现在又是诸事上身,看来以后一定要多替自己算算了,免得到时候又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倒霉的还是自己。这般想来她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想掏出自己的扇子算算流年吉利的征兆,这一摸,不好的哀嚎了一声,“扇子丢了。”

    脸色有些难看,那扇子上的八卦图可是她花了好长的时间才刻画上去的,精确率达到百分之分,这一丢代表着又要重画了,更何况不知道现在一把扇子涨价了没……

    雪迟偏着头精打细算着,没注意到一边的房门突然打了开来。

    越陵溪正准备唤小二送些吃的上来,却没想到一开门看见的是那名算命书生,顿时眉眼一挑,道:“好巧。”

    有些熟悉的声音入耳,雪迟侧首看去,眼珠子一突,三魂顿时少了七魄,“你,你,花贼!”好呀,今儿到底是什么日子,出门连续遇着了两次煞星。

    花贼?越陵溪挑眉,若不是看在他救过自己的份上准不饶他,“先生,我想你误会了。”

    “你别过来!”虽然自古以来,人们称算命的都叫做‘先生’,可是他那话到了雪迟的耳朵里倒成了,他在阴测测的喊着—先生,冤枉啊—

    一个激灵,他走近一小步,雪迟后跳一大步,心中暗子盘算着要想什么法子逃跑好。

    “你真的误会了,我不是花贼。”越陵溪试图沟通,耐心即将消磨待尽。

    “你干嘛不说你是女的,我还比较容易相信些。”杀人犯还经常无辜的对别人说我很善良呢,以为她会信?

    “胡言。”越陵溪越加不满,恩情可以他日再报,但是那梅花印还是尽快拿回来比较好,“东西呢。”

    “什么东西?”她装傻,“本公子还有事,不跟你说了,再见!”不,是再也别相见。

    好不容易才找到他,没要回梅花烙印越陵溪岂会放人走,当下连忙拉住他,“回来。”

    触手的温度让雪迟又是一个激灵,常言道,女子应觉,男子应守,在现代如此开放的年代就是女子不觉,男子不守,才会让艾滋病泛滥得这么严重,而在古代更是没有卫生防御这一类的措施下,所以如今的越陵溪在她心中是等于艾滋病的病源体,因此当他的手一碰到自己的时候,她觉得整个人都是一僵,连忙手脚并用的猛力踹开他,谁能保证眼前这个滥情的采花大盗没有携带着艾滋病毒?

    越陵溪的命是她救的,伤口一开始也是她处理的,所以雪迟很了解那里是他的致命的伤口,当下每一次都往那伤口上重重的打下去。

    越陵溪吃痛,脸色一白,只好放开他,雪迟逮到机会,又是狠狠的一踹,直到确定他暂时没能爬起来的时候,这才慌慌张张的逃跑。

    “该死的。”越陵溪苍白着脸低咒了一声,这下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忍不住咬牙切齿,更何况还是他。

    木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家主子坐在房间门外,捂着伤口动弹不得,立刻跑了上去,“主子,您这是怎么了?”不过离开一会的时间,主子的伤怎么加重了?

    “闭嘴。”提到这个越陵溪便火冒三丈。

    “……是。”木打了个寒战,呃,主子,他只是问问而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