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第四十章 恩怨一笑中。

章节字数:2823  更新时间:11-12-29 11: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等便是等了两天,夜凤自那一夜安顿好雪迟之后,便没再出现过,雪迟心中万分担忧,担心云玄慕找上了她。

    忧心忡忡的算了一卦,得知夜凤现在并无危险这才松了口气,云玄慕既然没有找上她,那么她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吗?

    对了,那晚离开的时候,云玄慕称夜凤为‘凤姑娘’,难道是说,夜凤的本名姓凤?

    凤……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皇城之中,姓凤的并不多,而唯一能和皇亲贵族打上交道的,那便只有一家了,四大家族之一的凤家。

    想到这个可能性,雪迟有些头疼,她一直想着平平凡凡过这一生就好,没想到,这似乎却离得她越来越远。先是抚养自己的老头儿爷爷,不仅是堂堂威武大将军韩烈的父亲,更曾是皇子们年幼时的师孰老师。

    这个也就罢了,反正爷爷喜欢浪迹天涯,他那显赫的身份并不足以改变自己平凡的生活,可惜却又突然出现个安岩。

    没准以为他只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或许是因为家中财大势大,得罪了不少人,因此才会被人家谋害,自己救了他,能讨分赏钱,轻松轻松生活也就罢了,他爱跟着自己便跟,反正她独身一人,多一个人做伴也好。然而命运又跟她开了个玩笑,让他摇身一变,成为天朝倍受宠爱的皇子,皇子啊,这是什么概念?

    这也就罢了,她自己还不忘来段狗血的剧情,成为大家族里失落的千金小姐,再加上夜凤,皇城中的四大家族,她这会是一下子便认识了其中的三大家族中的人,想想,她有些哭笑不得,她算来算去,自己的命运却总是算不对盘,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都说理发师要理自己的头发还得找别人理,看来自己的命运,也得去找个有名的神算算一算了。

    两天的时间过去了,如果云玄慕真要找自己的话,应该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的,可惜这些天确实是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过,难道他真的就这么让自己走了?尽管是真是假,他既不抓自己回去,她就可以稍微放下心来了。稍做休整一翻,她还是决定去打听凤家的消息,她对自己的算术是越来越没信心了,真担心夜凤会因为救了自己的原因而被云玄慕盯上。

    皇城范围极大,分为七街四坊,上三街是主街,下四街为附街,而那四坊皆为娱乐歌坊林立的街道。

    醉歌坊的街道上,雪迟手握摇扇,潇洒自若的在中心地段放了一张桌子,将招牌挂起,怡然自得的摆起摊来,这种娱乐歌坊汇集各地人士,人多嘴杂,是打听消息最快的渠道,而云玄慕似乎又对她的离去无动于衷,因此她便在这里大胆的光明正大打听消息来。

    皇城之中算命先生颇多,只是大多都到主街上去了,雪迟选在这里,倒也引来不少感兴趣的目光,不多会便上来一位年莫三十上下的女人,掩唇坐了下来。

    “哟,我说你这小公子哥,长得倒还挺俊俏的,怎么不到主街上去拉生意,是不是瞧我们这醉歌坊这么多如花貌美的姑娘们啊?”她一坐下来咯咯笑瞅着雪迟看。

    雪迟扇子一收,呵呵一笑:“这位姐姐这不笑话小弟了吗,瞧见这么多漂亮姐姐,小弟就脸红了,哪还敢多留心。”歌坊之中歌舞女子众多,大街上来往过路的商行路人,你一言我一言,倒也让她听了不少事,哪有心思去瞧坊里的姑娘?

    这一声姐姐倒是喊得得那女人心花怒放,不停得掩嘴偷笑,“这嘴倒是挺能说会道的,你会算什么呀。”

    “姐姐想算什么,小弟就给姐姐算什么。”

    “什么都能算?真的还是假的?”她很怀疑。对于这些,她说不来信或不信,只是今日楼里生意极差,对面楼里生意又特别的好,相比较之下,惹得她心烦意乱,才出来透透气,正巧瞧见这坊里头多出了一个长得非常俊秀的公子哥在这算命,兴起了一丝兴趣,过来打发时间罢了。

    “姐姐试试不就知道了?”雪迟自信满满。

    “好吧。”她想了想,随口问道:“那公子哥给算算,我莺歌楼什么时候能把梦舞楼给比下去?”

    “啊?”雪迟一愣,“姐姐说算什么?”算自家歌楼?

    她瞪了一眼在自家楼对面的梦舞楼,楼外客人进进出出,生意火暴,既羡又妒的恨声:“自从那梦舞楼来了个叫舞姑娘的狐狸精,那里的生意便突飞猛涨,一天抵我们七天!据说那狐狸精能跳能唱的,还一首什么歌来着?说什么大伙都听得飘飘欲仙。”越说心里越不是滋味,她将视线转回,盯着雪迟,“埃,小公子哥,既然你什么都会算,那就给姐姐算算我莺歌楼唱什么歌也能让大伙飘飘欲仙,压压那狐狸精的风头,又不是她一个人会唱歌。”

    “……”雪迟有些汗颜的笑了两声,“这位姐姐,您若是要算时,运,财,缘,小弟或许可以给你算算,至于这个……”算唱什么歌?不好意思,她还真不知道怎么算。

    那女人一指她的招牌,声音微微提了起来,“你不是说你什么都能算吗?那就赶紧给算算啊。”

    雪迟满脸黑线,看了看莺歌楼的冷清,再看看梦舞楼的繁华,敢情这为姐姐拿自己当做出气筒了?

    “算啊。”见雪迟不语,她又催促,一阵轻风吹来,身上浓郁的香味传开,浓得呛人鼻息。

    “姐姐,生意上有些竞争磨差是很平常的事,恩恩怨怨的何必伤了和气……”雪迟试着沟通,开始怀疑自己来这打探消息是不是来错了?

    女人垂头丧气的,一摆手打断她的话,“算了算了,公子哥算不出来姐姐也不为难你,只是你可别怪姐姐打击你,你这招牌还是别写这么神,免得别人笑话你。”

    雪迟哭笑不得,这是让她别自打招牌吗?“姐姐,只要用心唱,每首歌都能够打动人的,而且只要姐姐楼里服务周到又新颖,还怕会没生意么?一样能和梦舞楼一般出色。这样吧,小弟给姐姐写一段词,姐姐每天瞧上一眼,望心有所感触才是。”

    她抽出一宣纸,摊平,提笔写上:“聚聚散散浮云浮萍浮生如梦,虚虚幻幻人世人间人生几何,真真假假江湖江水江山如画,纠纠缠缠青山青水青春如风,看风云过尽,人生起落,天地有情,何必问恩怨对错,爱恨情仇都付于一笑中。”

    写完,她递了过去,希望这位姐姐能看得明白,只要坦然面对,恩怨对错终究是浮云若梦而已,又何必太执着于眼下的低潮时期。

    女人满不在乎的接过,只瞄了一眼,并不太感兴趣,“看你写得字还挺正的嘛。”

    “容姨,容姨,快回来,叶公子来啦。”身后一位小姑娘大老远的跑来,慌忙的唤这女人回楼里。

    “叶公子?”容姨眼一亮,急忙站起身来,“快快,赶紧回去,让莹莹亲自招待叶公子。”

    慌忙之中,不慎将雪迟写给她的词掉落,她本想丢弃,想了想,这字写得挺好的,拿回去给楼起的姑娘们临摩练练字也不错,正准备弯下腰去拣,一双深蓝玉靴却踏了上去。

    “咦?”深蓝玉靴的主人瞧见自己踩住了什么东西,连忙后退一步,万分抱歉的拾起,“抱歉,一时眼拙……”

    话未落下,容姨却一脸激动的打断他,“啊,这不是韩大人吗,今儿怎么有空来醉歌坊听曲,要不要去我们莺歌楼坐坐,我们那有许多刚酿制出来的美酒,韩大人定是没有尝过的。”

    此人正是当朝元帅之首,大将军韩烈之子韩翼,韩翼为人温和,待人有礼,年纪轻轻便已经身居朝廷要职,是一位颇得好评的年轻大人。

    韩翼一笑,“原来是容姨,我就不去了,不好意思,将你的字画弄脏了。”他擦了擦纸上的污垢,忽的一顿,仔细的看着纸上的那一段词,眼中有些惊叹,情不自禁低叹出声:“何必问恩怨对错,爱恨情仇都付于一笑中,付于一笑……好词!好字!”

    他抬起头来望着容姨,问:“这字词可是出自容姨之手?”

    容姨掩嘴咯笑,指向雪迟:“韩大人问这话不是拐着弯说人么,我哪懂这些诗啊词的,是那小公子哥写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