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好歹  第63章 牵绊一生的噩梦

章节字数:2649  更新时间:10-12-09 09: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若星狠狠地摇摇脑袋,我这是怎么了?我究竟在想些什么?怎么脑袋里面总是出现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她猛地翻了一个身,紧紧的闭着眼睛,拉起被子捂着头‘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

    她紧闭着眼睛,深呼吸,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很快她也就睡着了……

    “你这个贱女人,居然敢背着我在外面乱搞?你不想活了是不是?”男人狠狠的一个巴掌落在女人蓬头垢面挂着两道泪痕的脸上,他高大而威猛,脸上已经有些岁月残留的痕迹,好些天没有刮去的胡渣把整张脸显得倍加沧桑。因为干农活而在白色背心上留下的汗液污渍让他看起来更加凶暴。

    女人有些娇小,哪经得起他那么大的劲儿,一巴掌,她就已经毫无牵挂的倒在了地上,摸着火辣辣的脸颊,恶狠狠的看着站在那里凶神恶煞的丈夫,虽然她的泪水早就泛滥成灾,但是她的话语却依旧决绝的很,不带半点颤抖之音:“跟着你,我早就不想活了,怎么?想打死我不成?我告诉你,别以为老娘我嫁给你,就是卖给你了,跟着你,简直就是我这辈子的耻辱。当初我真他娘的瞎了眼才答应嫁给你这个窝囊废,你除了在家里对我大吼大叫,你还能做什么?在外人面前,你连个屁都不敢放出声,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吼?真不要脸!”

    “不要脸?你这个臭女人居然敢说我不要脸?”男人气的火冒三丈,抓起女人脖子处的衣襟将她提起来,对着她的脸颊,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狠狠地打着:“我让你说我不要脸,我叫你给我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虽然女人毫无还手的余地,她却还有骨气,即使,每一巴掌都很痛,每一巴掌都足以让她谋生死亡的念头,但是她却一声都没吭,只有到他发泄完毕,将她狠狠地摔在地上:“妈、的,居然敢给老子戴绿帽子!”

    “我呸!绿帽子怎么了?人家的男人懂得怎么疼人?你呢?山野莽夫这四个字放在你身上还觉得对不起它的创始人!”她吐掉口里的血腥,恶狠狠的瞪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你不就读了两句书吗?有什么不得了啊?你老师没教你什么是三从四德,嫁夫从夫的道理吗?”他瞪大的双眼布满血丝。

    女人冷笑一番:“三从四德,有啊!可惜,你配吗?大字不识半个,再外人面前你就是头牛,叫你往东你不敢往西,叫你向南你不敢朝北,哼……除了在我面前大声嚷嚷,你还能干什么?我要跟你离婚!”

    “啪!”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离婚?是该离婚了,像你这种垃圾,我要了都觉得脏了我的床……”

    “哇哇哇……爸爸,妈妈……”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光着脚丫,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哭着,半步都不敢上前。

    “闭嘴!”两人‘默契’的同时吼道。

    果然,她不敢再吱声,站在那里,眼泪不停地往下翻滚‘爸爸……妈妈……’

    “哭什么哭?老子又还没死呢!看着你那脏兮兮的样子都觉得碍了老子的眼睛。老子这辈子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可是还是祖上不积阴德,让我做了最后悔的两件事,一就是娶了你那没用的妈,二就是跟你跟你那没用的妈生了你这么个拖油瓶,碍着老子一生……”说完,破门而出,走到门口,他转过头来看着地上的女人:“明天老子就宣告全世界,要休了你这个骚、妇!带着你的拖油瓶立马给老子滚的远远的,老子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仿佛,那孩子不曾跟他有半点关系。

    闻言,女人立马回答:“去你娘的,那只拖油瓶什么时候变成我的了?她是你这个莽夫的种,凭什么要我带走,看着她就讨厌,我凭什么要带走?”

    “要不要带走,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我安家的种,指不定是你跟哪个畜生在外面乱搞生出来的野、种呢!替你养了这么多年,已经算老子大发慈悲了,老子后天就要去外县,再也不回来了,再也不回来了!”

    “你回不回来关我屁事?不过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没良心,连女儿都不认,好,好!既然你不认她,我无所谓,反正她跟我也没多大关系!索性我们就此分道扬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至于这个死丫头,就看她命硬不硬了,我们谁也别管,让她自生自灭去!”

    “爸爸,妈妈~~~~~”她小,可她明白,他们谁也没打算要她。

    “滚开,我不是你妈(爸)!”面目狰狞,穷凶极恶,厌恶至极的呵斥。

    她吓得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连哭泣都不敢大声‘爸爸,妈妈~~~~’泪,弥漫了她整张脸。

    爸爸就此甩门而去,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好,好,好……哈哈哈……老娘我终于摆脱你这个疯子了……”女人站起来大笑一番,仿佛自己终于解脱了,这个世界将永远都是美好。

    小女孩看着凶神恶煞的爸爸走了出去,就跑上去看着那个看起来不太正常的妈妈:“妈妈……”

    “你走开!要不是你这个小贱、人,我就不用在这里浪费我的大把的青春,你给我滚,省得我看着你都觉得恶心!哭哭哭,你就知道哭,看着你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我真想一脚踹死你,你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娘啊!你是不是看你、妈活得太长,嫌我碍眼,所以恨不得我早点死……拖油瓶,滚~~~”

    “啊……”若星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额头布满了大颗大颗的汗珠,屋子里除了楼下街灯照进来的昏暗的光线以外,没有其他的光芒,她没有惊吓的忙着把灯打开,因为这个噩梦她也算是习以为常。梦里面那个打人打到手软的男人是若星的爸爸,那个死都不低头嘴巴利索着的就是若星的妈妈,那个穷山僻壤的地方就是若星的乡下老家。

    那个时候,那个年纪小小的时候,她还不明白什么叫做野种,什么叫做绿帽子,什么叫做不要脸,什么叫做恶心,什么叫做碍眼~~~~~~~只知道看着他们立着双眉瞪着眼睛的时候,她很害怕,仅此而已~~~~~~~~

    虽然已经接近夏末,早就没有了之前的闷热,但是她背心里的汗液却还是湿透了衣服。她松软的倒在床上‘我居然又做恶梦了……’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如此受到惊吓了……

    这个梦牵绊了她一生,或者说下一生的概念还太早,但是她活过的二十多年,从她被遗忘在那里开始,这个梦都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她的梦里面。不,应该说这是个回忆……而并非梦那么简单。

    清晨,一切照旧,只是天气有些阴沉,看来要变天了……

    安若星等到八点半,依旧没有看到那封该有的辞职信,所以,她按照蓝墨阳的话给何劲民打了个电话,说了蓝墨阳让她转达的话。果不其然,半个小时不到,他的辞职信就托人送上来了。安若星看着那封伪善其辞的辞职信,真是无言以对‘可笑,果然是个虚伪的家伙,闹了这么大的事,居然还写的这么义正言辞……’

    “Mars,辞职信我拿到了!”安若星对着电话那头的蓝墨阳说道。

    “现在相信我了?”那头的语气略带些讽刺,要知道他蓝墨阳可是货真价实的阅人无数啊!

    “我没有不相信你!”安若星淡淡的说。

    “好了,带上这封信跟要你开的那两百万的支票到John的酒店等我,我马上就到!”

    “是!”她起身,带上该带的东西,走出那间办公室。人啊!就是那么可笑,非得逼得他狗急跳墙,他才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