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失踪的尸体(下)

章节字数:2941  更新时间:11-11-21 10: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样的想法听起来有些神经质,仿佛是想与全世界对立,谁都不相信……然而在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你才会懂得,学会给自己留一些秘密有多么重要。

    这或许就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吧。

    “方队。”来的人是昨天跟方凌川一起出过现场的小警员之一,此刻他站在门口,保持着开门的姿势却没有向前一步,显得十分局促,而且面有难色。

    方凌川见状心里便有了七八分的底,这个时间来,而且还是这副模样,基本上应该是尸检的事情出了点问题,看对方似乎还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他也不想浪费时间,直接开口询问道:“是不是法/医处的尸检还没有出来?”

    “是……啊,不是……这个……”小警员说话愈发结巴起来,神色也变得更为古怪,“应该说不完全是……”

    “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凌川皱起了眉,说道,声音不大却吓得那个小警员又是一个哆嗦。

    “报告方队!”然而就是这一哆嗦过后,小警员似乎在瞬间下定了决心,语调也坚决了起来,“尸体失踪了。”

    “什么?你说尸体失踪了!”方凌川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毕竟尸体失踪可不是什么小事。思忖了片刻后,他放下了手中的笔,“霍”得一声站了起来,把目光放到了那个小警员的身上,严肃地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这么一个眼神,让方才还硬气的小警员忽然又哆嗦了起来:“就……就是刚才……艾法/医刚……刚准备去做尸检的时候,发现尸体不见了。”

    “你是说……艾法/医?”听到这个颇有些熟悉的称谓,方凌川忽然少有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是那个家伙吗?

    “是……是啊。”小警员畏缩着回答道。

    “跟我同期上任的艾法/医,艾方非吗?”

    “这个……我……我不清楚,不过他的确……叫……叫艾方非。”说着,那个小警员的脸色又变白几分,显然是又被吓到了,可是这一次的罪魁祸首大概不是方凌川了。

    “好,我知道了,我自己去问他。”方凌川的神色稍稍舒缓了一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就要往门外走,却被叫住了。

    “那方队,我们现在要做什么?”看来这个小警员的基本素质还是不错的,至少没被吓到忘记本职工作。

    “继续整理齐可风的人际资料,并且调出东大昨天下午一至四点的监控录像,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是。”小警员应和着,先方凌川一步,跨出了房门,随即小跑步离开——以前他一直觉得忍受方队的气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然而今天他才知道世界上还有更可怕的东西,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再踏进技术科,也不想再遇上喜欢睡解剖台的艾法/医了。

    几乎是紧跟着那个小警员的脚步,方凌川也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径直走向了三楼的技术科。

    他之所以在听到尸检医生是艾方非的时候,情绪有所缓和,是因为他和艾方非在大学的时候就是死党,凭着他对艾方非的了解,这家伙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犯任何低级的错误,更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虽然他本身是一个对于灵异鬼神有着极端喜爱的狂热份子。

    但也因为如此,才使得这尸体的失踪事件变得更为扑朔迷离,方凌川迈着楼梯一步步接近技术科,隐约间觉得,这个案子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

    刚走到三楼的楼梯口,还没等仔细寻找,方凌川就看见自己昔日的好友正低着头,在技术科门前不停地走来走去,嘴里还念念有词。

    “阿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凌川走上去拍了拍自己死党的肩,没想到自己的这一动作却把对方吓得一跳五米远,等到艾方非一脸戒备地看过来时,他才想起对方跟自己一样也是有极高的警觉性与自我保护意识的,刚才是自己只顾着想案子,唐突了。

    而艾方非那边,等到他看清来人是谁后,原本戒备的神色忽然换成了一副“谄媚”的笑脸,快走几步伸手搭上了方凌川的肩,用他特有的语言习惯说道:“凌川兄,虽说多日不见,但敝人仍诚恳地向您建议,走路不要没有声音,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敝人死了倒也没什么,连累凌川兄背上杀人罪名就不好了嘛。”

    “阿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尸体怎么会失踪的?”早已习惯了对方的说话方式,方凌川自动地滤去了话语中无用的信息,发现对方其实根本没有说到重点后也不恼,只是认真而严肃地再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

    “这个……其实与其说是失踪,不如说是诈尸。”艾方非本质上也是一个敬业的人,所以再次听到对方的问话后,他便收起了刚才玩笑的嘴脸,认真道。

    “不可能。”方凌川立即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但随即他又半带疑惑地看向了艾方非——虽然自己的死党是真的很喜欢灵异鬼神这样的东西,也一直坚信世界上存在不可思议的事件,但是这家伙不是那种会在工作场合使用这套理论的人——可是,他是坚决不相信会有诈尸这种事情的。

    “凌川,我知道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不相信这种违背科学的事情出现。但是,我还是要说,本该交由我检查的尸体,属于你案子的死者,昨晚,不,应该说是今天凌晨的时候,真的是自己走出去的。所以我称其为诈尸,一点都不为过。”感受到了对方探究的目光,艾方非用不亚于方凌川的严肃口吻,再次强调。

    “证据。”方凌川给出的回应简洁而明了,却再次体现了他对于诈尸理论的态度——不相信。

    “我亲眼所见。”艾方非闭上了眼睛,随后缓缓睁开,“你应该知道,我有解剖中小睡的习惯。我昨天本来准备连夜把尸检做出来的,后来偏头痛又发作,所以才打算先睡一会儿再弄。那个时候,尸体就放在法/医室的地上,离我垂直距离不到两米。结果快凌晨的时候,我睡得迷迷糊糊的,隐约看见那个尸体自己动了起来,随后开门出去了。我一开始以为是我做梦,就没在意,结果一醒来才知道,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了。”

    听到了对方的回答,方凌川沉默了,他可以怀疑技术科的设备,可以怀疑在警局里任意进出的人,可以怀疑很多很多……但他不愿意也不能够怀疑艾方非的亲眼所见。

    虽然他可以解释说是对方昨晚睡迷糊了在半梦半醒之间产生了幻觉,但是比起自己对于无/神/论的执着,对于朋友基本的信赖也是很重要的,当然现在最重要的还是……

    方凌川伸出手指摩挲着下唇,权衡再三后才开口道:“按照你的说法,尸体是自己走出技术科,甚至走出警局的?”

    “是。”

    “尸体自己活动起来了?”

    “是。”艾方非一边回答着一边在心里偷笑,方凌川的重复问话法又重现江湖了啊。

    这家伙只要一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或者说想要求证的事情,他就会一遍又一遍不停地询问相关的细节,更有甚者,根本就是把一个相同的问题变作好几种不同的形式,一直问啊问的……

    虽说要应付这种状态下的他很麻烦,不过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觉得这个叫方凌川的家伙的性格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可爱的成分的。

    “医学上没有论据可以证明,尸体可以自行活动吗?”方凌川还在试图寻找无/神/论与艾方非看到的现象之间的平衡点。

    “我想这个问题,你不问我也是知道的。”艾方非笑了笑,“虽然医学上的确有尸体活动的现象出现的解释,但是我所看到的那种情况,在现有的医学中是找不到解释的,所以我才把它称之为诈尸啊。”

    “我知道了。”方凌川拍了拍艾方非的肩,转身下了楼。

    倒是留在原地的艾方非被吓了一跳,这老兄什么时候转的性啊,居然只问了三遍就走了?

    不要啊,要是他连重复问话这种癖好都改掉了,那方凌川这三个字就真的要变成无趣的代名词了。

    其实艾方非这一次的确是多虑了,此时正在下楼的方凌川并非转性,他只是忽然认清了事情的关键:撇开自己的无/神/论而言,无论这尸体是诈尸也好,被人偷走也好,甚至是神隐什么的,都没有关系……因为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要赶紧把“尸体”给找回来,否则本来就棘手的案子,会变得更加棘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