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早该出手

章节字数:3035  更新时间:11-12-07 16: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好了,就是这样了。”不知过了多久,方凌川终于抢在邱若明前,说出了这样一句“总结陈词”。

    在一旁的小警员忙不迭地点着头,可手上的笔却仍然在刷刷地写着……没办法,这两个家伙说得越来越快,光是能听清楚跟上他们的思路就很困难了,更别提要记全了。

    终于,在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记不起来剩下的内容时,只能尴尬地停下笔,看向了方凌川:“队,队长,你说了这么多,那究竟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对啊,这才是重点。

    邱若明有些幸灾乐祸地双手环胸,站在一旁想看看方凌川要怎么对他的手下解释他跑偏题的事实,丝毫没有自己也是把话题带偏的其中一人的自觉。

    只不过,对方的反应再次让他大失所望,因为方凌川根本就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甚至没有任何慌乱,仅仅是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技术科的同事们做好现场取证了吗?”

    当然,对于邱若明来说的轻描淡写,对于那个小警员而言或许是严肃之至呢,总之那个小警员闻言立即点了点头,生怕对方等着着急似地回答道:“技术科的人已经做好了现场取证了,但因为尸体的情况,艾法/医还没有办法做初步尸检……”

    “捞出来。”方凌川干脆利落地打断了对方的话。

    “啊?”

    “我说,把尸体捞出来给艾法/医做尸检。”

    “哦,哦哦,明白了。”小警员点了点头,又跑开了。

    站在这一块地方而空闲着的人,又只剩下三个……哦,不对,现在还多了一个艾方非,那就应该是四个了。

    不过,艾方非显然没有要掺和到另外三个人的谈话中的意思,他只是一个法/医而已,分析案情或者找出凶手都不是他自己擅长的,对于他而言现在只要乖乖站在一旁等待尸体被捞出来就好了,对了,顺便还可以看看好戏。

    而薛绛颜却是早就在等面前这两个人的谈话结束了,没等那个小警员跑开几步,生怕方凌川和邱若明再吵起来……好吧,她得承认这跟普通的吵架不一样,不过她也不方便否认这两者的实质是一样的,总之为了防止这两个家伙再互相较劲,她立即上前一步站在了两人的中间,开口道。

    “我说,你们是不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方凌川和邱若明同时转过头来看着薛绛颜,眼里都有一样的意味——那是被质疑之后的不爽,对于自己的自负,以及剩下的好奇。

    “‘不知火’的爆炸。”薛绛颜可不是那些小警员,她既不用在方凌川手下做事,不用看他的脸色,也不会被邱若明偶尔爆发的强大气场给吓到,所以她只是平静地看了回去,接着平静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我说过,这起爆炸案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的还要等找到爆炸源之后再分析……所以我并不觉得现在应该把‘不知火’的爆炸跟两起凶/杀案放在一起讨论,你说呢?”方凌川直直地看着薛绛颜,眼里没有挑衅也没有不满,就只是看着而已。

    “如果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今天临时改变主意先去了学生会,现在你只能跟我的尸体说话了呢?对了,我差点忘了,你可能连我完整的尸体都看不到了,还得劳烦我们身边这位法/医把我的断手断脚什么的拼起来才对。”薛绛颜毫不畏惧地看着方凌川的眼睛,只不过说起这件事情,她还是会后怕,所以身体不由自主地有些颤抖,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因为害怕还是愤怒。

    “什么?”方凌川微微皱了下眉,明明是一个问句从他的口中说出,却无端端有一种陈述句的感觉。

    “不相信你可以问小若若,我每天早上都有到‘不知火’整理东西的习惯。”

    方凌川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看了看邱若明,而后者也在对上他眼神的瞬间,郑重地点了点头。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把‘不知火’的爆炸跟这两起凶/杀案一起来看。”方凌川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并没有动摇半分。

    “为什么?”

    “因为手法。”邱若明替方凌川回答了,“如果这两起凶/杀案的凶手真的是同一个人,那他杀人的模式一定是不正常的,不像是会用爆炸这种简单的方式杀人。”

    “可这里还有一个大前提,事情都是发生在东大啊。”薛绛颜有些急,声音也高了几度——如果是方凌川这样想那是情有可原的,可是小若若你不能这么想啊,我都已经提醒地这么明显了……你也应该发觉了吧?

    “恐怕我不能接受你这个大前提。”方凌川向着正在打捞尸体的方向看了一眼后,认真道,“如果按照这个大前提来类比,那全国的案/件都可以合并了,不是吗?”

    薛绛颜没有再说话,却不是因为被方凌川说服了,而是因为她身边的邱若明忽然安静了下来,陷入了沉思中。

    事情都发生在东大……齐可风的惨死……被修改的命格……爆炸的不知火……第二个死者……东大……神秘人……

    如果不是碍于有他人在场,此刻的邱若明真想抬手就给自己的脑门来这么一下,真是笨死了!

    方凌川是个普通人,可以用普通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个案/件,可自己不是啊!自己明明就知道齐可风的死和‘不知火’的爆炸不是普通人造成的,居然还为了可笑的自尊心跟那个姓方的一起做了那么多无用的分析……邱若明/心里的小人狠狠地给了自己两巴掌,终于镇定了下来。

    虽然眼前这个第二个死者死亡的地点离‘不知火’比较近,让自己没有办法分辨灵能,可是看这个样子基本上也应该不是普通人干的了,而且绛颜姐刚刚说的那句话很关键——大前提是东大,这么说来如果凶手真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他一定是冲着东大来的。

    可是又是为什么呢?

    邱若明的脑子里忽然跳出了刚才那个神秘人说过的话——他不过是一个祭品而已,为了我而死,也同样因为你而死啊。

    祭品?

    难道说他在东大的杀戮都是为了进行某个仪式?

    想到这里,邱若明的心忽然狂跳起来,以杀戮为前提的仪式通常都不是为了达成什么好的愿望……他已经杀了两个人了,不知道仪式是不是已经启动了,真该/死!自己在接到齐可风的委托时就早该有所警觉,甚至有所行动了……为什么要到现在才发现!

    最后看了一眼还未被捞起的尸体,邱若明定了定心神开口道:“绛颜姐,麻烦你帮我请个假,我有事要出学校一趟。”

    说完他转身就要跑。

    “邱若明。”

    又来了,这个姓方的到底要干什么!

    “我没空!”他脚下一点一个转身后,对着方凌川语气不善地说道,眼里全是戾气。

    “你依旧是案/件的关系人,我希望你不要在这个时候做出不合时宜的事情。”

    依旧是那个语调,那个表示,甚至还是那个姿势——完全官方化,没有一点人情味的感觉,真是够了!

    “方警司,你要是真这么有空就好好查你的案子,至于我,就不劳你操心了。”邱若明冷笑了一声说完这些话后再不停留,转身就往学校大门的方向跑去。

    其实他并不是故意要针对方凌川的,只是他现在的心情恶劣之至,说实在的他是在生自己的气,只不过那个姓方的刚好撞在枪口上而已。

    这跟自己没关系,谁叫那个姓方的那么不识时务又那么讨厌……邱若明边跑边这么想着,却依旧没办法抑制心底里延伸出的内疚之情——毕竟他不方便否认是他自己错了,才会导致现在这样的局面,他也不方便否认自己不应该迁怒他人,尤其是方凌川,毕竟他也是完成他的本职工作而已,而自己……

    算了,别想了,现在去搞清楚那个神秘人到底要干什么,然后在事情进一步恶化前阻止他才是最重要的。

    邱若明甩了甩头,继续往校门的方向跑去,希望绛颜姐的动作够快,能在自己跑到校门口之前请好假吧。

    另一边,站在原地的方凌川目送了邱若明一段路后,侧着头看了看薛绛颜问道:“他怎么了?”

    “大概是心情不好吧。”薛绛颜耸了耸肩后,就掏出了手机开始打电话帮刚跑走的那个家伙请假,心里倒是松了半口气——至少小若若还是听明白自己的提醒了。

    而得到了答案的方凌川却没有说话,只是以一只手托住下巴的姿势陷入了沉思,他并不认为邱若明是那种会因为心情不好而随随便便请假的学生,直觉告诉他对方的离开与案/件有关,可他也不能否认自己不愿意太过盲从于自己的直觉。

    所以,先专注于眼前的案子才是正道,毕竟他还是方凌川,并不因为多认识了一个邱若明而发生任何改变。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