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地狱之血(上)

章节字数:3071  更新时间:11-12-10 2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地狱,一个永远布满黑雾与阴邪的地方。

    它的存在是为了束缚住死去的魔灵与妖灵,净化它们的业障从而引渡它们,重新归为七界之中灵能的一部分。

    然而,有一些罪业深重的灵魂(也包括人的灵魂),因为业障难消,会被束缚在地狱中生生世世,以赎其罪孽,砭其恶骨,塑其心智……轮完十八重灾厄苦难,才可重回一重地狱,等待重生。

    在这里,所谓的十八重是十八种不同的变幻,重重相叠,环环相扣,一层千面,难以捉摸……被困其中非九九八十一个纪年不可出。而正是因为地狱中潜藏了十八重变幻,才使得这里终年黑雾缭绕,让人看不清/真实,也辨不出虚假。

    在地狱中,你踏过一步,可能看见被铁链束缚的魔灵,也有可能看见初春嫩芽上的第一滴晨露,却也可能看见被凌迟的恶骨……总之一步千变,一眼千面。

    然而,地狱之中也是有真实的,那真实的阴暗与真实的地狱,就在地狱之门的背后——绝望,血腥,沉沦……在这里,所有的罪孽,所有的黑暗会以最原始而直接的方式呈现在你的面前,带来的震撼非同一般,正是因为极少有‘人’能直接承受住这样的冲击,地狱之门的外围才会是黑雾重重,不辨真假吧。

    因为,只有用虚虚实实的变幻,才能藏住最阴暗的秘密。

    而这或许也就是地狱存在的意义,以其虚虚实实的变幻,以其虚虚实实的十八重,来藏匿这个世界最阴暗与血腥的部分——每天都有被净化的,可每天也都有重新沦入十八重的,周而复始,不增不减,以维持最初的平衡。

    当然,无论在地狱之门背后是多么可怕的东西,邱若明都有信心去面对,毕竟他是幽明使,并非寻常人。

    然而,在这一刻,虽然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冲击着他的耳膜,扑面而来的血腥气席卷着他的神经,但是这都只能成为苍白的背景而已,因为眼前的一幕已经完全让他丧失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并不是眼前的场景太过可怕,而是——

    谁能告诉他,那个躺在地上的人,不是方凌川?

    那一瞬间,邱若明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

    方凌川怎么会在这里?

    方凌川为什么会失去意识?

    方凌川是活着还是死了?

    ……

    各种各样的问题争先恐后地在他的脑海里翻腾,但想要表达的也就只有两个字——震惊。

    他从小就被告知,可以自/由出入七界的人,整个世界上只有一个——那就是幽明使,那就是他邱若明,可是现在看见生死未卜的方凌川……就好像是在他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个巴掌一般。

    即便方凌川来到地狱是付出了什么代价的,他的出现也已经颠覆了邱若明的认识。

    长久以来认定的东西,忽然之间变得那么不真实,自以为什么都知道的自己,忽然才发现自己根本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一样有无数的疑问,一样……不了解这个世界的缘由。

    “怎么会……这样?”

    邱若明怔怔地低喃道,开始回忆自己脑海中所有关于幽明使的资料……虽然一切看起来很合理,然而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他的记忆有些问题——不该清晰的地方太过清晰,而不该模糊的地方却是一片模糊,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你是谁?”

    “我……是谁?”邱若明先是有些呆愣地把问题重复了一遍,随后如梦初醒地回答道:“我是邱若明,也是现任的幽明使。”

    “你是幽明使?”平静的语调,却透露出了浓重的疑惑。

    “呃……”邱若明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说实话他对地狱很不熟悉,也不知道地狱是不是跟冥界不一样,除了掌管者外还有另外的‘人’以自/由的形态存在……万一对方不是地狱的掌管者,那他就自然不知道幽明使是什么东西(道理类比于,邱若明小朋友随便在人界的大街上抓一个人对他说,自己是幽明使,对方都会觉得莫名其妙)……这样一来,自己又该如何解释?

    好在,对方下一句话,彻底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你说你是幽明使?那他呢?”

    随着话音一起出现的是一只纤细而苍白的手,所指的方向正是躺在地上的方凌川。

    “他叫方凌川,是……一个警/察,我……”

    邱若明在心中想着措词,可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又怎么可能向别人解释些什么。

    就在这时,原本指着方凌川的那只手忽然搭上了邱若明的肩膀,而那个藏在迷雾之中的‘人’也彻底出现在了邱若明的面前。

    那真的只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少女的脸在紫色火焰的映衬下,显得有些透明,可她脸上那双银色的眸子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寒凉,却能够在瞬间直达人的心底,让人想要忽略都很困难。

    她身着一袭黑色的纱裙,裙子不短不长,刚好露出了她苍白的足踝,而她的双脚则是隐藏在了一层雾气之中,看不清楚。

    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眼前这个女孩,那只有苍白。

    没错,她全身上下除了一袭款式老旧的黑色纱裙之外,再没有任何的饰物,而她的存在就好像是黑白分明的纸页,再没有任何其他的颜色——简洁到苍白。

    就在邱若明打量对方的这段时间里,对方似乎也在打量着邱若明,片刻之后,她终于把手收了回去,接着平静道:“嗯,你是幽明使。”

    咦?这么快就肯定了?

    邱若明/心中是有疑问的,但在这种情况下,既然对方有办法确认自己的身份,自己当然也乐得轻松——最起码,他现在还想不到该怎样解释。

    “我是地狱的掌管者。”

    “嗯。”邱若明点了点头,这个他早就猜到了,他只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到这个地方来,而地狱之门又为什么会打开,还有方凌川……想问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一时之间他也拿不准到底要先问哪一个好。

    好在,对方入题极快,一下子就点出了他们这一次谈话的重点。

    “地狱之门是不轻易开启的,这一次的开启完全是迫不得已的。”

    “怎么说?”邱若明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而那少女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缓缓地将方才没有拿出来的那只手掌心向上地伸到了身前。

    而此时,邱若明才得以看清,她纤细的右手腕上,竟然有一道可怖而狰狞的伤口,就像一条难看的蜈蚣盘踞在她的手腕上一般,而那个伤口还在汩/汩地往外流/血,那些血滴落在少女的脚畔,与雾气交融在一起,发出轻微的‘呲’的一声后,便消失了。

    “这是?”

    虽然看得有些心惊,但邱若明也不敢贸然说些什么,只是小心地试探着。

    “这是属于地狱掌管者的,地狱之血。”少女的声音清雅而平静,没有丝毫要隐瞒的意思,“是用来维持地狱的能量,来镇/压那些魔灵的。”

    “这么说来,只要没有了‘地狱之血’,地狱的秩序就会完全崩溃?”邱若明终于明白了对方话语中的重点。

    “是的。”

    “那你就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吗?邱若明没有将自己的问话说完,可对方却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会。”少女的声音还是没有丝毫感情,仿佛此刻他们谈论的并不是她的生死问题,而仅仅是今天的天气如何。

    这样的表现,这样的回答……这些都让邱若明想起了正躺在他们不远处的方凌川,那个家伙也跟眼前的这个少女一样,有着平淡而深沉的语调,总是摆着一副让人不爽的面瘫脸。

    不过,现在可不是分心的好时机。

    意识到这一点后,邱若明立即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回到了现在的谈话中:“历届的掌管者,最后都是因为失血衰竭而死?”

    “不,不是这样的。”少女眨了眨眼,邱若明惊讶地发现对方那双原本银白色的眸子,渐渐染上了一丝粉红,那是仅属于地狱的‘死亡’的怒气,“这个地狱的掌管者,从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

    “那如果你死了,地狱的秩序不就崩溃了吗?”邱若明觉得这事情很蹊跷,如果地狱的掌管者由始至终只有一个,那按照这种方式维持地狱的秩序,这个掌管者早该/死了……怎么会还活着,除非……

    “所以我不能死。”少女平静地说着,收回了正在流/血的右手,“我想你已经猜到了,原本的地狱是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来维持能量的,然而你猜不到的是,究竟是什么改变了这一切。”

    “没错。”邱若明点了点头,大方地承认了。

    “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为什么。”此时,少女的双眸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可语调依旧平缓,“十几年前,有人偷走了‘地狱之血’。”

    “这怎么可能?”邱若明有些诧异,“‘地狱之血’是从你身上流出来的,有谁能将你身上的血全部偷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