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段结NO.1

章节字数:5141  更新时间:12-03-12 21: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打开文档的第一反应,打出的其实是后记两字,然而行文至此不过最初设定的三分之一不到而已,此时说是后记未免有些可笑,所以只能算是段落式的总结了。

    其实这个总结由来已久,大抵与在下本身的性格相关。写一篇文,总喜欢边写边自我吐槽,边写边自我审视,所以导致写一篇文越写到后面,就越发被自己厌弃,这应该是一个很大的弊病,毕竟自己都不喜欢的人物和剧情又怎么能奢望别人去喜欢。

    幸而仍有一些愿意包容的读者,不至令在下的文陷入无人问津的尴尬境地。

    写文码字这种东西,虽说是很自我的,但也分不同的种类,比若自己喜欢的,沉下心去写的,那便是要孤独的创作状态,虽不能临江孤立撇开人世而写,却也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挑灯而战,品的便是一份寂。

    而有些文却必须发出来,让人看着,让人监督着,让人催着,才得以延续其生命,之前完结的引魂符与现下的这篇七度幽明大抵都是属于这一类的。

    不能说起笔的时候自己不爱文,不爱文中的人,只是因为自身的文学修为与人生历练均欠火候,无法肆意地描绘出心中的人物,反而被一些枝枝蔓蔓所牵绊。所以行文越后,越是从人物的牵绊之中看出自身的牵绊,因而感到烦乱罢了。

    说到底,仍是自身的负累,累及了书中的人物,也累及了看文的读者,在此还得郑重鞠躬说上一句对不起。

    七度幽明这篇文,如果是从发文开始看到现在的人应该都会发现,这篇文的设定有很大的改动,从小构架被拉扯成了一个漏洞百出的大构架。

    这篇文曾经停更过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而那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算不上惊心动魄却让在下的心十分烦累的事情,自然没有了最初的灵感与兴趣,便委屈它空荡荡而寂寞地偏居一隅,无人问津了。

    坦白地说,有想过弃坑。

    然则最后在下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最终还是重拾起这篇文,并且大刀阔斧地修裁了原先的构架,使得它以现在的状态重新延续着。

    不得不说,按照在下本身的打算,这篇文早该在去年完结,可惜在下偏生是个太过懒散的人,而这篇文章在行文之时有多遇到阻滞,每每写来总觉不顺,硬挤出来的段子反而打乱了原先的节奏,导致现在某些部分看起来不伦不类,读起来又累得慌。而在下此时也再无闲心再无时间重新修缮一次,所以也只能如此。

    人生总有憾事,太过完美的考虑某样事物常常只能适得其反,终不可得。

    因而,有时当放的便真应该果断放下,免得多增疲累。

    很早以前在下曾喜欢允诺,日更也罢周更也罢,喜欢给自已一个允诺,也给自己一个枷锁,但到后来才发现,作茧自缚这种举动实在愚蠢的可以,不仅累及自身,也累及了书中的人物,最终的结果也只是徒增几段扭曲罢了。

    所以现在戒了允诺的习惯,时常是想到了便写,写不下手了便停,大大影响了更文的速度。

    前段时日,突觉悠闲地时日无多,便又紧张了起来,打开文档开始接续一些胡言乱语的后文,终究是在进与退之间徘徊而惶惶不可终日。

    因而原本洒脱鲜活的薛绛颜变成了苍白而拘束的单薄影子,邱若明为自己的心魔而踌躇,至于方凌川更是不知所谓,而艾方非则是疯疯癫癫。

    在下是一个爱看动漫的人,爱过火影爱过海贼,也吐槽过主角设定的单一性,一样热血勇往直前类似缺心眼。

    然而在下或许正是被这种单纯的东西所吸引,不知是自身性格问题,还是成长环境的问题,注定在下思考得过于繁复,就连做一个决定都要细细地将前因后果想个十成十,甚至将选择后会发生的事情都预计到了。

    因而所有的选择对于在下而言都是痛苦的,这世间毕竟没有真正通往天堂的选择,所有的选择背后必有其弊病,两相权衡取其轻,可苦果仍是由自己来承受,将早已经预料到的痛苦再次承受一遍,那便是不能喊痛喊哭喊累的。

    因为那是自己的选择,没有别人的逼/迫,是自己的选择便要自己负责,因此没有资格去喊痛苦累,只能咬着牙自己消化了便是。

    在下曾经想要写一个肆意的故事,却在写到十万字的时候将整个文档删去,因为行文到中段时,在下边发现这个故事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潇洒的故事了,里面的枝蔓太多,纠纠缠缠,复复杂杂,已经成了在下自己的困局。

    逼不得已,只能删去。

    后来细细想过原因,果然问题还是出在自身。

    人心太重,如何抟羊角扶摇而上?

    自是困于一隅,苦苦挣扎而不得解脱之法罢了。

    所以不再挣扎,顺其自然。

    只可怜了邱若明,方凌川,薛绛颜,艾方非一干人等陪着在下这个愚人,困于各自的心结,不得解脱。

    因而在下只能尽在下之法,将文章写得欢乐些,所以赋予了邱若明吐槽属性,但其实吐槽的依旧是作者本人,也就是在下,所以各位读者要是觉着邱若明这厮的吐槽看着特别欠揍,那就请冲着在下来,因为邱若明是无辜的,而且作为主角,他的压力也很大。

    至于方凌川,这厮的设定就是故意装酷,其实他身上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但或许就是因为他活得太格式化,因此才一直没有发觉,更准确地说是一直视而不见吧。这个人物的设定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那便是他笃信无/神/论,他笃信世间的一切都有规律地运作着,科学可以解释一切,在他的眼里无论是人事物大概都是冷冰冰地如同钢铁结构一般吧。

    这种人活得太轻松了,因为对于他而言所有的一切都是清清楚楚可以讲清楚的,不存在欠人情的问题,不存在为了人际关系头疼的问题,他活得如此自我,活得如此格式化,从某一个角度而言,他甚至是肆意地活着的。就好像是一片暗色的利刃,能够破开所有的混沌,只为让自身前行。

    然而因为在下心理阴暗,自己活得不顺便看不得别人活得如此轻松,因而方凌川必然是要遭受重创的,当他一直以来认为的正确因为他自己的存在变成了彻底的谬误,他究竟是会选择从精神上杀死自己重来一次,还是从生理上杀死自己不要再来呢?

    在下怀着极大地恶意,期待着这场冲突的到来。

    接下来谈谈薛绛颜,这个角色在下本是很喜欢的,因此在她出场的时候费了些笔墨来描写她的艳/丽,然而在下却一直忽略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那就是在设定人物的时候,薛绛颜的存在就意味着两个字——宿命。

    这里不对人物继续分析以免剧透,只是单单说说在下对于宿命两字的感觉。

    若是三五年前,谁拿着这两个字到在下面前一逞口舌之快,必定会被在下反驳得哑口无言,因为那时的自己是不相信这两个字的。

    年少时,谁不曾轻狂过那么一段,总以为自己便是最好的,总以为自己便是可以冲破一切桎梏的,总以为这世间的鲜花掌声舞台灯光都是为了自己而准备的,因而行/事便恣肆起来,不顾一切后果,以为所有的原谅也都会为自己备齐,不需担心。

    那个时候,身上的气势是极盛的,不会轻易被击败,不会承认自己会倒下。

    然等过了那段档口后,看事看人的角度便也不一样了,若运气不佳,再遇上几件剜心剜骨动摇信心的事情,那气势便在朝夕之间被抹尽,也由不得你不相信所谓的宿命。

    可有时,信归信,却仍是不服的,便生生在喉头梗了一口气,用玉石俱焚的姿态面对,已然是以卵击石,自身却仍未可知。

    若是彻底屈服于这两个字,那又不知该说是消极,还是淡然,来来去去的事情看得太开就会毁掉原本炽/热的争胜之心。这样的人可以做古时的闲云野鹤,可在当今社会却只有被淘汰的份儿。

    没有足够资本的人,是没有资格随波逐流的。

    所以,宿命这二字就是最难缠的蛛丝,无论你信与不信,无论你服与不服,它终将用自己的姿态缠绕你一辈子,用它的实际行动向你证明你挣脱不开宿命的这个宿命。

    所以,薛绛颜必然是活得不恣肆的,即便曾经活得快意,也不过是表面上的快意罢了,她的内心,恐怕时常处于天人交战吧。

    对了,还有艾方非,这个人物我目前真不想多说,简单带过罢。

    所有的人物都是在下内心一部分的投射,而艾方非是我最爱又最恨的一部分,我恨不能时时如他一般活得疯疯癫癫的,却又总是在某些时候不得不被剥开外衣,露出最里面的那层东西。

    我以为他活得快乐,他以为他活得疯癫,只是到头来不过是我借着他自欺欺人,而他借着我骗人骗己罢了。

    好了,下面来谈谈凉无定。

    这位地狱的掌管者,直到现在也不过只出现了一次,就连在下都不知道她是否还会出现。

    她的名字取自一句诗——可怜河边无定骨。

    这句诗后面还有半句——犹是春闺梦里人。

    加起来写的本是将士们的白骨堆积在无定河边,而他们远方的妻子,则深信丈夫还活着,依然在梦中深情地呼唤着他们,盼望着有朝一日与他们相依相伴。

    与这篇文,这个人物根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

    然而在下却总觉得“可怜河边无定骨”有一种莫名的凄清,甚至凄清之中带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缱绻,与边塞诗的感觉完全不同。

    所以便自私地断章取义,取出了“无定”二字,冠以一个“凉”字姓,将这个人物从头到尾描地寒凉彻骨。

    她严肃深沉淡漠,并且苍白。

    她有一双寒凉的银白色眼眸,生气时会带上血色,可她笑起来却也可以乖巧顺从。

    她就像是浸泡在雪水之中的人物,浑身都是冷的,连心都是冷的,所作所为也都是冷的,那是因为千百年的时光变迁比雪水更加寒凉,将一个本来应拥有孩童之心的人,也冻结成了雪顶上的寒冰。

    她的生存,可以说就是虚无,因为她的存在根本就与物品的存在一样,没有任何的波动也没有任何的实感。

    直到邱若明询问了她的名字。

    我依旧记得很早以前看宫崎骏的作品,第一部便是千与千寻,至今为止也最爱这一部。

    里面的千寻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方,签下了契约,然后她开始被唤作千。

    这个故事之中,名字一直是重要的东西,千寻一直提醒着自己不要忘记自己的名字,因为一旦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便会被困在里面,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的家。

    看这部作品的时候在下还年幼,直至几年之后的某天在下才恍然顿悟,名字不仅仅是一个代号而已,它可以代表很多,最重要的是它的存在以最直接的方式证明了自身的存在,所以若是丢失了名字便会将自我一同丢失。

    写完邱若明问凉无定名字的这个桥段后,在下忽然发现凉无定有些像千与千寻中的白龙,因为时间过长,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因而逐渐变得淡漠甚至于苍白。

    而找回名字,则代表了另一种重生。

    与白龙不同的是,在在下的心中,凉无定应该是自愿忘记自己的名字的,漫长的岁月对于她而言是一种凌迟,她以为一旦忘掉了自己的名字,将自己与周围这地狱的虚空融合在一起,便可以减轻这种苦楚,便可以成为最称职的掌管者(因为无情便可以不受牵绊,做出最公正地判断)。

    可是她错估了一点,她毕竟是会思考的,她毕竟是需要思考的,而一旦开始思考就会有更多的问题纷至沓来,她的确因为舍弃了名字而变得寒凉,可她却也同时感到了迷惘,她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因而变得消极变得苍白,变得单薄而可悲。

    而此时,邱若明的问题终于点醒了她,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

    如果她为了减轻痛楚,为了更好更公正地执掌地狱而舍弃了自己的名字,那便是剑走偏锋,错走了弯路。因为一旦她舍弃了自己的名字,她所做的一切就完全没有了意义,因为没有了名字她就是不存在的。

    这种不存在不仅会影响到她自身,也会影响到地狱的平衡,如果她一直消极下去而不自知,地狱总有一天会因为充斥了太多负面的能量而崩溃,根本不需要等待地狱之血的耗尽,她所守护的地狱就会被她亲手毁掉。

    只有找回自己的名字,她才能找回自己的存在。

    也只有找回自己的存在,她才会清清楚楚地体会到痛处,体会到感情,也体会到孤寂,更重要的是体会到自己存在的重要性,因为那是一份属于她的责任。

    从这个角度来看,凉无定舍弃名字的做法,完全是在逃避,逃避她的责任,而她重新找回自己的名字,则是完成了一次值得称赞的重生。

    她终于能够明白,作为一个执掌者,最重要的并不是虚无的公平,最重要的其实只有两个字——承担。

    只有学会了承担,才有资格去说什么公平。

    在下很高兴,凉无定暂时做到了在下做不到的事情。

    最后谈谈那个还没有完全浮出/水面的幕后黑手。

    考虑找谁出来做这个幕后大//BOSS,在下考虑了很久,一本草稿本被在下涂涂抹抹,最后竟然连纸页都被笔尖划破了,成了真真正正的破破烂烂。

    可说实在的,在下并没有真正地考虑好,究竟谁才是本文的最终大//BOSS,而且在下还觉得如果按照现在的思路往下写,到所有的一切真正揭露的那一天,在下会想要找一块板砖拍死自己先==。

    话说,曾经有人反应,觉得在下的引魂符其实没有真的完结,因为里面貌似还有很多的东西没有解释清楚,可是站在在下自己的角度而言,只要人物各归其位就算得上是一个完结了。

    咳,当然也不否认,写引魂符结尾的时候在下的时间十分之紧,因而下笔也极为仓促,结尾看起来就更加……额,不够厚重吧,也不是在下自己原本想要的结尾。

    因此,这一次写七度幽明,在下想要尽可能地给这篇文/做一个真正的了结,就算有很多东西不能在正文里说清楚,在下也会开各种番外,把这篇文尽量补全,算是给在下的这一个阶段画上一个休止符的做法吧。

    所以,在这里,在下想说,只要这世界存在一天,在下的七度幽明挂在网上一天,在下活着一天,在下都会想办法把这个坑填完的【鞠躬】。

    最后,鉴于昨天是在下的生日,在下就在这里借个地方,对自己安安静静地说一句——生日快乐。

    然后认认真真地活下去。

    另:用了这么长的篇幅讲这些有的没的实在是不好意思,但要是有谁耐着性子看完了,在下会觉得很感动的【鞠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