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江南薛家

章节字数:3731  更新时间:12-05-15 17: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了,我是江南薛家的遗孤,也是天命一脉最后的传人。”

    命理星盘,父亲深棕色的瞳仁,亲手焚毁的古籍,占卜用的三枚铜钱,饱蘸了朱砂的上好兔毫,镌刻下命运未来的谶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切的一切好像走马灯一样在薛绛颜的眼前闪过,她开始微笑,笑意越发明显,却永远达不到眼底,空落落地浮于表面,成了一层硬壳般的面具。

    因为她不能哭,所以她只有笑。

    可邱若明却笑不出来,江南薛家,这四个字他一直以为只是一个传说罢了,所以即便那个故事有多惨烈,他也从未放在心上,甚至还挑衅般地说过——若真有这江南薛家,他们早就凭着天赋掌控了这天上天下,何来他这个幽明使吆喝的份儿?

    然如今,薛绛颜的存在却结结实实打了他一记耳光,也将那阵只存在于故事中的腥风带到了他的身前,刮得他眼冒金星,口腔中心头间均是苦涩一片。

    江南薛家,天命一脉。

    这短短八个字,承载的东西却重的令人却步。

    当然,这个天命一脉指的并非是皇家,也并不代表着身份尊贵,秉承了天命。

    它真正的意思,是指薛家一脉,拥有预知天命的强大天赋。

    而仅仅只是这种预知天命的天赋还不足以令江南薛家成为一个禁忌,试想一个人可以知自己的命运,可以知周遭人的命运,甚至可以知这世间的承转启合,这虽然是很可怕的能力,却也仅止与此罢了。

    因为仅仅只是知道,是算不得什么的。

    即便是知道了又如何,改变不了的命运轨迹已然定下,无论你多么努力都无法挣脱,说起来反倒像是一个诅咒了。

    而占卜世家自然比旁人更容易沦为宿命手中的提线木偶,不过只能随着命运而活罢了。

    薛家大多数的人是不愿意去修习占卜之术的,因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命运轨迹被定下,知道自己何时会死,何时会众叛亲离,何时会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这是人世间最可怕的诅咒,即便是一死以求解脱都不行,因为宿命扬着高傲的头颅睥睨着他们,嘲讽似地告诉他们,死期未到,想死也不行。

    所以,若仅仅能够预知未来,薛家在灵界的名声不可能如此赫赫。

    绝就绝在这江南薛家的人,不仅仅能够预知,还有着一项强大到逆天的能力,那就是扭转命数。

    试想一下,命数由天定,可若有一人可随意改动自己的命数,那这人的存在与天又有何异?

    可以将天下人的命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样的权利又会让多少人失去理智?

    这世间,只要出现一个这样的人便可搅得天下大乱,更何况整个江南薛家的人都有这样的能力,他们的存在就像是一群活生生的神一般,令人敬畏,令人惧怖,更令人嫉妒。

    幸而,他们终究是人不是神,因而改动命数一说,背后还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真相——逆天之术终归有其报应,江南薛家的人虽可使用自己的能力改动命数,将死者复生,将活人致死,可他们却也同样需要付出代价,这代价便是自己的一条命。

    改了命数,却赔上自己的命,这种亏本买卖怎么会有人愿意去做?

    可糟就糟在,自古帝王均信命理之术,想要长生不老国运昌盛的又岂止了了?

    江南薛家名声在外自然是逃不过入宫伴驾的命运,正所谓伴君如伴虎,更何况这些个虎狼之君都相信薛家的人有所谓“改天”的能力,总盼着他们能给自己一个一劳永逸的太平江山和一个真正万岁万岁万万岁的躯体。

    然而之前已经说过了,江南薛家再怎么厉害,总归还是人不是神,先别提他们改命的程度有所局限,根本不可能让一个人永生,单单是提起他们改命之后的结局,就已经令人扼腕了。

    因此一旦接到君王们这种无理的要求,真当是做也死,不做也死,生生被困于一个死局之中,进不得,退不得。

    不知有多少薛家的前辈被这场宿命的死局围困到一夜白头,怨过天地,怨过出生,怨过命数,可最终也只能带着满腔的怨愤赶赴一死。

    也是因为这样的命运连续捆绑了几代人,薛家的当家终于对俗世感到了厌倦,蓄谋已久后,终于在某日连夜带领整个家族奔逃而走,可这消息又不知为何走漏了,一路上竟是危机四伏,皇家的人,谋逆的人,各路人马都想要争抢薛家的这股势力。

    一路奔逃,一路厮杀,一路染血,薛家上百口人在经历过这一场奔逃之后竟只剩下几十口人,从此再没有人真正见过薛家之人,据说他们是迁往了深山诡秘之地,心灰意懒地隐居了起来,这一过便又是几十年。

    邱若明还记得他在翻那本关于薛家的古籍时,曾看到录书之人的一句感慨——

    宁做黄/泉鬼,不做薛家人。

    当时他甚是不以为然,因为他从未在自己的历史课堂中听到过任何关于江南薛家的说法,而手中的这本书看起来极新,又是一堆旧书之中唯一一本讲占卜天命讲到神乎其神的,看起来颇有些野史与小说混杂的感觉,自然没能让他感受到一星半点的真实性。所以连带着这句感慨,都只让邱若明觉得是作者在故意渲染气氛。

    可现在他终于知道一切都是真实的了,重新回忆起这句话来,还真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郁结在胸口处,无法疏解。

    尤其是当他面前还站着一个活生生的薛家人的时候,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他的胸腔翻滚得更是厉害。

    因为他的记忆正一点点地苏醒,告诉他薛家的故事不仅仅止于避世隐居,后面还有一串更为隐秘的经历。

    的确,若薛家众人最后的结局是避世隐居了,那还真算得上是happyending了,偏偏他们会算会占会卜,自然算到了命中有劫,即便是避世隐居也无济于事。

    果不其然,在薛家销声匿迹的第一百零三个年头,因为一场巧合的地/震,江南薛家终究是重新出现在了世人面前,这真不知是薛家之不幸,还是他人之幸。

    当时正值乱世,各方势力蠢/蠢/欲/动,谁都想要成为最顶端的人上人,因此薛家人的出现对于他们而言无疑是求胜的另一重保障。

    几乎是同一时间,各方势力都派人去“请”薛家人出山,然而曾经经历过漫长如轮回般死局之困的薛家人又怎么可能在几十年之后重蹈覆辙,将自己重新置于两难的死局当中?

    于是自己得不到的助力,便不能让他人得到。

    抱着这样的心情,又一场蛮不讲理的屠/杀在曾经幽寂的山林中兴起,可怜薛家尚未从地/震这天灾中缓过气儿来,便又迎来了一场权利斗争引发的人/祸。

    那一次死了多少人,没人知道。

    邱若明只记得那录书者有提过一句——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住在山脚下的村民总觉得山涧之水泛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但老一辈的人执拗地认为这只是平常的土腥气,于是便再没有人执着过这个问题,依旧取水饮水,直到那股血腥气渐渐消失。

    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作者的夸张还是真实的记录,但他宁可相信这只是夸张的说法,毕竟要让一条山涧泛着血腥气长达一个月……这将是一场多么可怕的杀戮。

    而那些无辜惨死的薛家人与那些无知无觉饮了一月薛家血的村民,究竟哪一方更可悲些……他更是不愿多想。

    因此他只能告诉自己,这这是作者的夸张,事实不至于如此,事实……

    可事实又真能好过这描述多少呢?

    薛家的人是真正经历过这场几乎有死无生的屠/杀的,无论血腥气有没有渗入山涧之中,那场悲剧性的死亡都是存在的,铭心刻骨。

    这一次,笼罩在江南薛家头上那层名为宿命的阴影不知是不忍还是如何,终归还是让这个家族存留了些血脉的。

    邱若明不敢去想剩余的人究竟是怎样逃过这场杀戮的,他一开始只是庆幸命运终究眷顾了这家人,而后他才恍然发现自己错了。

    江南薛家,天命一脉。

    窥探天机已经是折寿的大罪,能够改变命数更是逆天的不可饶恕……所谓的天,所谓的命又怎么可能善待这样一群威胁到自己地位的凡人呢?

    于是在一开始才给了他们无法逃离的悲剧命运,在他们下决心反抗之时送去了一场杀戮,而在他们逃出生天以为可以安安静静地生存时,又送去了一个血腥的巧合……

    反反覆覆。

    命运不是存有一丝善意才一次又一次地放过他们的,它只是想要更好的报复,报复这群自不量力妄图动摇它地位的凡人,而最好的方式莫过于一次次给予希望后,又一次次给予绝望,磨得他们毫无反击之力,磨得他们心甘情愿地屈服,最后再给予毁灭性的打击。

    是的,最后还会有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在那场令薛家几乎灭门的杀戮过去后,幸存的薛家人隐姓埋名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只是这一次他们再没有大宅可住锦衣玉食可享,而是同普通人一般粗布麻/衣,粗茶淡饭,彻底将自己与普通人同化起来。

    期间又发生过几次小小的波折,证明了薛家的命途多舛,但相比这最后一次毁灭而言,也都算不得是什么大事了。

    书中有写,薛家在近百年的时候又忽然崛起过一次,但这一次崛起却是地下的,隐秘的,普通人早已不清楚历史上还有这样一个被尘土掩埋的家族,而某些具有特殊能力或者从事特殊职业的人,却依然跟薛家保持着联系。

    似乎是因为薛家出了个不得了的人物,虽然生在宿命之家,却有着一颗抗争之心,身上没有半分迂腐的气息,行/事作风还颇有点黑道的意思,狠辣至极。

    从此薛家替有需要的人求神问卜,收取钱财,却再也不提改变命数之事,这种与生俱来的能力最终成了一个人人讳莫如深的禁忌。

    然而,在三十年后,另一个薛家继承人的一次占卜,终究还是预示着薛家即将呈现出颓势,甚至有大灾节将要降临。

    这个继承人没有了之前那个的雷厉风行,继承的终归还是这上百年家族的腐朽与沉重,他根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应对这一次的灾节,只是等待。

    最后,就在十多年前,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江南薛家,没有人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而真正知情的人全数隐入了黑暗,江南薛家这四个字忽然成了一座无冢的碑,静默在所谓的曾经之中,死寂。

    这是邱若明所知道的“真相”。

    可现在薛绛颜告诉他,她是江南薛家的遗孤,天命一脉最后的传人,那么他所得知的真相中,必然有不对的地方。

    邱若明忖度了片刻,终于还是犹豫着问出了那个问题:“薛家,不是被灭门了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