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角度问题

章节字数:2722  更新时间:12-05-30 20: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邱若明忖度了片刻,终于还是犹豫着问出了那个问题:“薛家,不是被灭门了吗?”

    闻言,薛绛颜的眼神明灭了一番,先是点了点头,过了不多时又摇了摇头,接着便在邱若明疑惑的目光中开了口,声音有点哽咽,可脸上依旧是笑着的:“观天命,我的父亲早就知道薛家必亡的事实,薛家传到这一代,其他叔叔伯伯,姑姑婶婶都已经不是很清楚家族的历史,更加不清楚族人拥有的能力……因此父亲虽是占出了家族的归途,却没有跟大家明说……”

    尘封在历史背后的真相终于借由薛绛颜之口重见天日,邱若明缓缓听着,竟有了那么一点感同身受的错觉。

    原来薛家被灭门时的那个继承人,也就是薛绛颜的父亲,他并不如自己所想仅是一个迂腐之人,只会等待命运的降临,相反他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出补救,他甚至选择了跟自己的妻子离婚来保住对方的命,只可惜他的妻子终归是福薄,没撑多少时日便先于他去了。

    最后,当族灭的命运逼近到将临时,他终于意识到命这种东西的可怕性,它对于人而言有着压倒性的优势,而他们不是不能反抗,而是根本无从反抗,因为从一开始人力和天命就不处于同一个等级。

    于是他做出了一个沉重的选择,犯了薛家的禁忌。

    是的,他在最后的时刻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改变了自己女儿的命数,因而本该死去十多年的薛绛颜,此刻还能活生生地站在邱若明的跟前,说着真相。

    为人父母的,总归是盼着自己的孩子好的。

    一瞬间,邱若明从薛绛颜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样孤立无援,一样因为亲人的死亡而获得了重生,一样背负着沉重的枷锁,一样无法解脱。

    “……其实我看见了那个人。”停顿了许久之后,薛绛颜用了这样一句话作为回忆的终结。

    “什么?”

    “灭了薛家一族的那个人,我看见了。”说着,薛绛颜下意识地合了合眼,不知是想将那个人的样貌回忆起来,还是努力驱赶着脑中浮现出来的可怕场景,“血红色的头发,血红色的衣服,全身都是血红色的……我知道那是父亲他们的血……他的眼神太可怕……太可怕……”

    “别说了。”邱若明皱起了眉头。

    可薛绛颜仍在继续,语调平淡,然而身体却开始打颤:“他杀人,他杀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可他的眼里却没有人的影子……他……他只是用刀子捅/进去,然后拔/出来而已……他……”

    “够了,别说了!”邱若明沉声呵斥了一句,接着出双手按在薛绛颜的肩头,迫使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睛。

    “绛颜姐,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不。”薛绛颜忽然停止了颤抖,看着邱若明惨然一笑,“只要我活着一天,薛家就没有真正寂灭,一切就都不会结束。什么江南薛家,天命一脉,我从小就觉得反感……能占卜,会预知,可改命/根本就不是什么天赐的福音,这明明就是诅咒!这明明就是世间最恶毒的诅咒!”

    “绛颜姐……”

    “你还不明白吗?只有我死了,这才是真正的结束。我这一辈子一直咽不下被宿命操纵的这口气,所以我一直逃,一直逃,我不想死得毫无价值。我曾经天真的以为,只要努力,就可以逃离宿命的阴影,可是不是这样的。既然永远逃不开,不如死得有价值一些。”说到这里,薛绛颜伸手从袋子里掏出了三枚看起来年代甚远的铜钱,“用我的死,换你们所有人的逃出生天,值。”

    “值?”方才一直沉默的方凌川终于开口了,原本照顾艾方非的他不知何时来到了薛绛颜的身后,迅速地拿走了对方手中的三枚铜钱。

    “你干什么!还给我!”薛绛颜反射性地要去抢,可她的身手又怎么跟方凌川比,三两下就被对方压制住了。

    眼前邱若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方凌川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但是其中涉及了十几年前的一宗恶性杀人事件,而照我推测凶手至今仍然逍遥法外,这对于社会治安极为不利。虽然已经过了调查时间,但我还是希望薛会长稍后能跟我去趟警局,做一个拼图,就当是惊醒民众也好。”

    方凌川的基因组一对对地都长偏了吧?

    正常人听完这样的故事后不是应该语重心长地来一句“节哀顺变”的吗?

    他这又是恶性杀人事件,又是做人物拼图的,唱的是哪出?

    邱若明觉得自己流畅的思维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死结,之前想好的用来劝慰薛绛颜的话,此刻也统统因为卡机而全部自动删除了。

    而方凌川那边只是顿了顿,接着又继续道:“当然,我从你们的对话中还提取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薛会长在逃离所谓的宿命,接着得出宿命就是死亡,最后推出因为逃不过宿命所以就要自杀的结论。

    “恕我直言,对于两位紊乱的思维,我不敢苟同。每个人到最后都会死,按照你们的说法,死亡就是人类以及其他生物的宿命。而这死亡的宿命是任何生物都逃不过的。很好,现在在类比你们的思维方式,我就会得出一个可笑的结论——因为所有生物最后都会死,所以它们都要去自杀。”

    说到这里,方凌川难得地露出了一个嘲讽的表情,虽然只是一闪而过:“那这个世界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懵了。

    如果说刚才邱若明的思维只是打了一个死结,卡机了的话,那现在他就是完全懵了,相当于死机。

    撇开那种条条框框的说话方式,撇开冷冰冰的语调,甚至于撇开这段话是方凌川说的之后,邱若明的脑子终于重启成功。

    原本从薛绛颜的嘴里说出来顺理成章的事情,到了方凌川这里却变成了狗屁不通……邱若明忽然有些想笑,但碍于场面的尴尬,他终究还是憋住了。

    他也好,薛绛颜也好,他们这些有着特殊能力的人自以为自己站得比普通人更高更远,生活得比普通人更累更难,看问题的时候会比普通人更加透彻……结果呢?他们反而因为这样那样的束缚,把所有的问题复杂化,迷/信化,然后得出极端的结论。

    就像刚才,他跟薛绛颜都下意识地将薛家的悲惨经历归为宿命的诅咒,可方凌川却能冷静地告诉他们这是恶性杀人事件。

    不得不说,虽然方凌川这家伙说话不怎么好听,但是却真的把他从情绪中扯了出来,让他能看到更加客观的东西。

    一瞬间,就只是一瞬间而已,邱若明的脑中忽然闪过了他遇上方凌川之后发生的种种,他忽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听起来很疯狂,但是他真的觉得方凌川跟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有关联,甚至于这个姓方的家伙还有可能是解开一切的钥匙。

    那么,是不是可以赌一把?

    “我不想跟你讨论意义问题。”思及此,邱若明微微一笑,终于冷静了下来,“我只想问你,你觉得我们应该怎样才能把这四根光柱重新放回它们应该在的地方。”

    方凌川的反应很快:“这不是我的范畴。”

    言下之意便是,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四根会发光的柱子是什么东西,所以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没有一点价值。

    这似乎是邱若明意料之中的答案,他没有一丝慌乱,只是继续问道:“我想知道你的直觉是怎么说的。”

    直觉?

    方凌川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他是真的对这些东西不了解,甚至于抗拒了解,他又怎么可能从细微处找到线索,说出一些推论般的所谓直觉呢?

    他想开口婉拒,可就在看到邱若明眼睛的那一瞬间,一些从未有接触过的信息忽然源源不断地涌/入他的脑海,下意识地便开口道:“把禁锢着柱子的东西拿掉,然后开门,把柱子弄出去即可。”

    多么简单到诡异的答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