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沙篇  第六章 一粒沙尘

章节字数:2877  更新时间:12-07-14 2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只见方才一直同阎/王赌气而不愿意说话的他,不知何时把头转了回来,正看着安紫冉认真地说道:“不是醉汉,是病毒。”

    或许是判官的语调太严肃,又或许是他的发言太突兀,安紫冉愣了三秒后才反应过来,对方所说的“醉鬼”正是自己刚才用来调侃自己的比喻,而他说的“病毒”正是用来代替“醉鬼”一词的。如此说来,根据“错误的进入方式引发了一系列的变化”而“所有错误总有个开始”……噢天哪!

    “我需要解释。”她尽力使自己保持平静。

    “解释?小冉,我以为这对你而言也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判官疑惑地看了看安紫冉,他不相信对方想不明白,然而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沉默的安紫冉与沉默的阎/王,以及沉默的气氛。

    噢,讨厌至极的沉默。

    判官皱着眉,无奈地耸了耸肩道:“简明扼要,或者长篇大论?”

    “随意。”安紫冉笑着回答道,当然他们三个都明白,这与直接选择长篇大论没有任何区别,就好比你不能期望有一天阎/王能够口若悬河地发表演讲。

    “那么,边走边说。”判官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说罢转身便走。

    在他身后,安紫冉与阎/王对视一眼后,也一前一后地跟了上去,至于要去哪里,三者心照不宣。

    “还是从那句话说起,错误的进入方式引发了一系列的变化。我们所在的世界自有其秩序,人类的生老病死,冥界的不断变化,这些都是不变的秩序,就好像是电脑里的基本编程一样。如果电脑里的编程出了问题,那么电脑就无法正常运转,这个世界也是一样,如果不变的秩序发生了改变……那将是灾难的开始。”说道这里,判官忽然明白了安紫冉要自己解释的原因,接着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了她,放缓了语速,“或者也将是变革的开始。”

    气氛忽然陷入了凝滞。

    “继续吧。”安紫冉依旧笑着说道,而这一次判官没有错过她深埋在眼底的那一丝担忧。

    不过他也没打算说破,只是如同安紫冉说的,选择了继续……继续走,继续说。

    “而编程也好,秩序也好不会平白无故自己发生变化,除非因为某些原因产生了另一种与之冲突的程序,相当于‘病毒’一样的东西。”

    “而‘病毒’有可能是人为的,也有可能是程序的漏洞引起的。”安紫冉接过了话头,“如此推算起来,错误的尽头就是无休无止的错误,便没有了所谓的开始。”

    “但开始是存在的。”判官再次停下了脚步,而前方就是他们的目的地——黄/泉。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开始就存在于程序之中,因为无论‘病毒’是人为的还是编程的漏洞造成的,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这个世界内部的东西。但是,先不提这个论点的自相矛盾,只要顺着寻找开始的思路来想,一切又会变得复杂起来。比如说,编程无法由编程自己书写,那么一定有一个世界外的力量创造了世界,而那个力量也不可能凭空存在,又是什么创造了那个力量……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命题。”安紫冉说着,显得有些焦躁。

    “那你的意思是?”

    “抱歉。”安紫冉尝试着深呼吸了几次,试图把刚才的那种焦躁压制下去,但很显然这并没有奏效,反而使她变得更加焦躁,“我只是想说,这个世界的运作原理并不是我想考虑的东西,即便那才是真正引起改变的原因。你知道,我只是幽明使而已并不是创世者……我只需要弄清楚‘病毒’是什么,而不应该再去思考‘病毒’的来源。就好像一个学生只要做好学生的本分,而不是试图取代国家领导人的位置……噢,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明白……”

    “够了,小冉。”判官叹了一口气,伸出双手按住了安紫冉的肩膀,再次沉声道,“冷静一点。”

    “抱歉……抱歉……”安紫冉深吸了一口气,显得十分疲惫,她抬起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除了抱歉根本说不出别的。

    “你不需要抱歉……”判官开口试图安慰对方,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回去吧。”

    “什么?”安紫冉抬起头来,似乎还没从刚才的焦躁中走出来。

    “回去吧。”阎/王依然这么说着,甚至连目光和动作都没有改变。

    而这一次安紫冉再没有一丝犹豫,直接走向了黄/泉的中心,接着一阵幽蓝色的光晕闪过后,她便离开了冥界。

    哦,对了。

    其实黄/泉并不是一条河。

    它是一个巨大而光滑的方形平面,在这个平面下方流动着无数黄色的光点,而中心位置也就是安紫冉方才消失的地方是一个金黄色的漩涡,在冥界深蓝色背景的衬托下,更是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泽。

    那是黄/泉的泉眼。

    而此时,判官和阎/王都看着泉眼,看着那个安紫冉消失的地方。

    打破沉寂的依旧是判官。

    “她其实早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嗯。”

    “她要我解释不过是想找到第二个答案,能让她不那么担心的答案。”

    “嗯。”

    “可最后她还是只能承认那个‘病毒’就是她的儿子。”

    “嗯。”

    “等一下,”判官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间有一种无法掩饰的慌乱,“小冉是什么时候继承幽明使的?”

    “六岁。”

    “不,我问的不是这个,”判官顿了顿,重新组织了自己的语言,“我的意思是,小冉是在上一代幽明使死之后多久,继承的幽明使?”

    回答他的又只剩下“霍”的一声,那是纸扇被打开的声音,而本该回答问题的阎/王,却只是看着黄/泉泉眼,没有丝毫要回答的意思。

    “你又是这样。”判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而不是直接拂袖而去,“你明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沉寂,如同死水一般的沉寂。”

    “她快死了。”阎/王终于把目光放到了对方身上,轻描淡写地说道。

    “什么?”判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不就是想知道安紫冉什么时候死吗?反正快了。”阎/王摇着扇子,却没能扇出一丝一毫的风,因为这是冥界,而冥界是没有风的。

    但这并不影响这个动作对于判官的刺/激。

    只见后者忽然向前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而眼神里却透露出了复杂的情绪:“你……”

    “我?”

    “算了。”片刻之后,判官向后踉跄了几步,闭上眼睛深呼吸后露出了一个职业性的微笑,“我回去处理那些破碎的魂灯了。”

    说罢,他转身便走。

    就在这时,阎/王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记得上一代幽明使的名字了。”

    是陈述句而并非疑问句,判官没有因此停下脚步,虽然他听得出那句话的言外之意——想要知道答案,就赶快恢复记忆。

    可是并非是他不想,而是他做不到,他依然还记得那个荒唐的日子,睁开眼的时候,依然记得自己是判官,知道眼前的人是阎/王,也明白自己的职责是什么,可是有一些东西不见了。

    他想不起之前的幽明使分别是谁,他记不清他曾经处理过什么事务,他甚至不知道在他昏倒之前发生了什么变故!

    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判官叹了一口气继续前行,现在还是先去修补那些魂灯吧,至于那些记忆……

    扇子还在自己的手里,而目光已经随着离开的人延伸到远处。

    阎/王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他开始习惯性地带着一柄纸扇,虽然它在冥界根本没有用,因为冥界没有风,永远都不应该有风。

    可或许正是一些不切实际的期待,让他选择了带着纸扇,也选择了缄默。

    他知道判官为什么会生气,因为虽然那个女人对于自己而言仅仅只是又一个幽明使,而对于判官而言却是小冉,是有名有姓的存在,不仅仅是历史里的一粒沙尘。

    可是太过有人性,并非是一件好事,他的确很怕,怕判官像几十年前一样,一转身走进了迷雾里然后什么都记不起,只剩下他一个,记得所有的事情,却唯独不清楚对方记不起的究竟是什么。

    那一场变故实在来的太突然,就像太过飘忽的风,以及瞬息万变的人性,是冥界所没有,也不该有的东西。

    他还依稀记得那一粒掀起狂风的沙尘。

    “靳业。”

    阎/王微微翕动了一下嘴唇,终于也从刚才站的地方离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