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阙、父女情深

章节字数:3112  更新时间:10-11-13 02: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点了点头,苏残雪突然又开始流泪。

    “怎么?”君阅微自然不知道苏残雪肚子饿就有这种现象,看到她毫无征兆的流泪被吓了一跳。况且苏残雪一边流泪,还一边面无表情,这样组合起来就让她的脸显得很奇怪。

    “没事。等吃了东西就好了,我从小到大只要肚子饿就会流眼泪,尽管我并不想哭。”苏残雪摊摊手。

    “这是为何?你小时候捱过饿?”

    “没有,我的家境一直都很不错,虽然不是钱多到怎么用都用不掉,但是吃穿用度都算是较好的,怎么会饿肚子。”

    “看来一切真的是天意……”

    “什么意思?”苏残雪没听明白。

    “没什么。”君阅微垂下眼,苏残雪看不出他的情绪。

    “其实泣玄寂到底还要你训练我什么?除了之前在茶楼你教我怎么汲取有用的信息,然后在戏园子里看了一出戏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了吗?”

    “怎么?你原本不是有些抗拒的吗?”

    “是啊,不过在刚刚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既然我怕死,那么就应该想办法好好的活着,你和泣玄寂都提过以后我的日子不好过,那当然要让自己有足够自保的能力。”

    君阅微却看着苏残雪有了一瞬的失神。这个女子死了,之后她又活了,但是她却已经不再是她了……如此复杂,他如今纵然已经不知情为何物,但偶尔心中还是会一阵阵的抽痛。如今的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叱诧风云高高在上的君阅微了。

    想起之前苏残雪嘴唇的触感,他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将这个女子带走,让他她远离未来的风风雨雨,不管她是残血,还是苏残雪……可是他可以吗?他如今不过就是一个没有勇气的懦夫!只能躲在泣麟楼里用鲜血的味道来让自己麻木。

    木秀于林风必摧,他如今不过是靠每个月的望月来发/泄心中烦闷的白痴,他就连回忆过去都不敢,如何为自己挣得未来?

    耳边突然回响起那个女子之前说的话,当时的他多么的爱她,只要她一句话,他就愿意为她放弃所有。可她当时却缓缓拉开自己的衣领露出了自己的左肩。

    『这个黑色的麒麟印记,不仅仅代表了我永远都是泣麟楼的杀手永无法解脱,更加代表了我整个人,整个心都属于泣麟楼和泣玄寂。我不管他是将我是当作一件可以随意丢弃的工具还是一样可以随时被牺牲的物品,总之只要我的呼吸还不会停止,我就不会离开泣麟楼,更不会离开君座。我知道自从他将我捡回来的那一刻,我就再没有自我了,我只有他……』

    我只有他……我只有他……

    当时君阅微脑海里不断被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的来回冲击。他为了这个女子差点丢了性命,可她却转身而去,她爱的不是自己……纵然如此,他依旧爱她。

    所以,他来到了泣麟楼,成为泣麟楼里沉血院的堂主。他没有再接近那个女子,他只是站在远处看她一眼就好,如此卑微的爱情,却也没能换回看到那个女子过上幸福生活。她死了,死在这乱世江湖的争斗之中……

    如果一个悲剧明明是可以预见的,难道还不去阻止吗?

    “残血,如果你可以过不用被人操纵的生活,你愿意吗?”

    苏残雪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说这种话,一时间没能回过神。

    “如果?呵呵……”苏残雪笑了,为什么人人都喜欢说『如果』这两个字?

    “你是在对我说话?还是对残血?如果你真有能力可以让我自由,为什么你以前不带残血离开泣麟楼?现在这样算什么?愧疚啊?不过你再愧疚也没用了,她已经死了。我警告你君阅微,以后你有什么想对我说,麻烦你先搞清楚我的身份。”

    苏残雪闭口不语,因为已经有侍者送上饭菜。君阅微被她这段话噎得呼吸一窒,这眼前的女子说的不错,他确实弄不清楚她的身份,应该这么说,他是不想要弄清楚她的身份,他宁愿让自己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也不想接受他所爱的人已经不在的事实。

    苏残雪低头闷闷吃饭,难怪泣玄寂之前会特意说一句君阅微对她肯定没兴趣这句话,现在想来可真是此地无银。苏残雪啊苏残雪,不要再迷惑了,这个人即使会温柔,也不会是对你……

    在爱情之中,一步错便会步步错。

    世界上的因缘际会往往都是阴差阳错,事与愿违。

    而此时此刻,喜或者悲,她都无法承受。

    两人之后都无话,现在天色本就已经很晚,这一顿晚饭其实算是宵夜。所以这天下楼里除了他们和睿王这两桌,就没别的人了,一时间安静的就连风声都听得真切。

    这一顿饭吃完,君阅微默默领着苏残雪出了梨雪江湖楼,指了指江边那片梨花树林,苏残雪会意一个人走了过去。

    君阅微看着她的背影,有一种想要冲过去将她搂在怀里的冲动,猛然收紧了手掌,君阅微的眼神更冷了几分。

    这人不是残血,她是全新的人,她说的对,他不能将她当作是以前那个人的替身。这个人只是和他喜欢的那人长得一模一样罢了,如今这个叫苏残雪的死活与他何干?他根本就不该管,也管不了。

    君阅微抬头看了看天,一定是今晚的月色影响了他,他突然自嘲的冷笑一声。除了今天,他不会再给自己任何软弱的机会。

    这一边,苏残雪已经提着裙角走进了梨花林,清香阵阵,她突然一阵恍惚。她顿住了脚步看着身边的梨花如雪。

    刚刚君阅微的话虽然让她心中不舒服,但却让她不得不思考自己未来的路。没人喜欢被别人安排自己的生活,更别说她在现代长大了,可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完全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里,那么即使不得不被人安排,那她也不能太过被动才是。

    “这位姑娘已经在这里踌躇很久了,是有事情想不通透?”苏残雪被睿王的声音吓了一跳。

    睿王比他们早吃完离开梨雪江湖楼,她和君阅微是故意等了一会才来此处的,所以睿王自然已经在这林子里开始夜祭了。

    苏残雪偏过头看着梨花林深处的睿王。今晚月色很好,所以借着月光苏残雪完全可以看清对方的脸,睿王的脸色柔和,不过却带了一层哀伤。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感觉简直比看狗血电视剧还狗血,一个女孩到了二十岁才发现自己不是自己父母亲生,然后就是和真正的亲生父母见面……

    唉……真是戏如人生呐,不能怪那些戏狗血,因为这个人生就很狗血!

    这年头,果然奸/情和狗血是无处不在啊……

    “这个东西,王爷应该很熟悉吧……”苏残雪收回了思绪,将随身带的一个小布包打开,里面是一块小小的襁褓。丝质,上面用金线绣有凤凰图案,一看就知道这襁褓手工精制价值不菲。

    睿王一看到苏残雪手中的东西就猛然后退了两步,身体剧烈的颤抖几乎站立不稳。苏残雪看他如此模样心中不忍,下意识想要伸出手搀扶他,但下一刻却生生顿在了半空伸不过去。

    这个人是王爷,即使被夺了实权也是在万万人之上的王爷,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即使不能引来地震也会让大地都为之颤几颤。

    可他也是一个父亲,看到自己爱女曾经用过的东西,如何能不动容?没错,这襁褓就是出生三天就夭折的长乐郡主所用的襁褓。

    “你,你是?”睿王看着眼前的苏残雪颤颤的开口,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我自己也不确定,我之前二十年都不是在这里生活,可一个月前我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自己的身体也不是以前的身体,泣麟楼的君座泣玄寂说,我原本是属于长歌的,我其实是一个郡主。”苏残雪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情绪,但是睿王听着心里却澎湃。

    “秦方士没有骗我……你真的回来了,你真的回到这梨花渡了……”

    苏残雪看到睿王朝自己走了一步,然后自己就被他搂在了怀里,苏残雪不知道此时心中是个什么滋味。有酸,有甜,有惊,有喜,有无所适从,有安心,总之真是五味杂陈。

    其实他们怎么才能证明自己一定就是那个长乐郡主?除了苏残雪这二十年来会做的奇怪的梦,她就再也没有什么证据。这古代也没有DNA可以验,再说即使可以,她这具身体的主人也不可能和睿王有血缘关系啊。

    “二十年前的今天,秦方士将你送走,之后他说算出我们父女的缘分并未尽,所以有朝一日你一定会回来,当时我就将你用过的襁褓交予他,他说有一天你如果回来,就会拿着这襁褓来找我。之后听说秦方士百年归老羽化登仙,而当年那个跟在他身边的小弟子也成立了泣麟楼。在将你的灵魂送走的那一年之后,我每年的今天都会来这里,外人以为我是在这里夜祭自己的女儿,其实我是在这里祭天,我希望老天垂怜,将你早些还给我,现在好了……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女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