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阙、血

章节字数:2985  更新时间:10-11-28 0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边的沉消一边和黑衣人缠斗,一边还不断的催促苏残雪。可是后者却已经完全听不到,她的视线只是胶着在君阅微的身上,她的掌心已经全是汗,但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躲。

    沉消恨得牙痒痒,他一个人能自保自然是没问题,但是苏残雪那个傻子又不知道犯什么病。没多久,分身不暇的沉消就看到了一个人向着苏残雪掠去。

    苏残雪只是突然觉得后颈一痛,接下来腿一软,整个人就被人提了起来半拖着架进了屋内。沉消脸色大变,无奈根本就过不去,而寡不敌众,他很快也被人制服,他只恨为什么要让然竹和彦毅留在外面接应,不管这泣玄寂有什么想法都好,但都不能拿苏残雪的命开玩笑吧。

    苏残雪被押到君阅微的身边,刺鼻的血腥味传来,看着他胸口的鲜血,她慌忙转过头,不忍心再看。

    感觉到肩膀上被人施力,她几乎根本就没反抗就被人压跪在地上。

    “我本不想多添杀孽,但既然你们几个是朋友,那就实在对不起了。你们几个死在一块儿,黄泉路上也有个伴不会寂寞。”

    苏残雪没有抬头,不过听到那个女人说这句话却勾起了一抹冷笑。君阅微啊君阅微,其实你值不值得我苏残雪为你而死呢?

    苏残雪只是觉得可笑,自己一步一步怎么就走到这样不伦不类的境地了?其实很多事情她心里很清楚,却不愿意去承认,人活着总要糊涂一些,不然就太痛苦。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猜想你的身份也一定很尊贵,您这样的地位要别人的命自然是易如反掌,不过……”

    苏残雪猛然站起身拿出了布包里那个暗器。

    押着她的那个男子刚刚就发现苏残雪一点内力都没有而一时大意,所以当苏残雪突然站起身的时候他竟然没按住。一切的变故就在一瞬间,苏残雪的暗器对准了眼前那个中年女子。

    “君阅微,你给我听着!这是你欠我的!以后我一定会问你讨回来!”

    沉消见时机一到,一掌打开身边的人,如鬼魅的身影滑到君阅微的身旁,手上的匕首瞬间刺入踩着君阅微胸口那人的心口,一把捞起了君阅微,而此时苏残雪手中的暗器也同时放了出去。

    “娘娘,小心!”周围的黑衣人大惊,纷纷向那主座上的女子扑去。

    苏残雪听到那个称呼顿时感觉一道闪电穿过了身体。他们在喊什么?娘娘?娘娘是在喊谁?是眼前的那个女子?

    虽然不知道这个娘娘是何许人也,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杀君阅微,而她也知道这些人一定和天家有关联,可却万万没想到皇帝的老婆会亲自跑来这里来。

    她居然动手要杀一个皇妃?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罪名也实在太大了,就算现在天歌的皇帝子轩云涛病重不起,但要是牵连起来,他的爹娘怎么办?三个哥哥怎么办?

    到底是谁要借她的手来杀一个皇妃?苏残雪只觉得后背一阵阵的寒意。可那些暗器已经被她发了出去,她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针分散开来,她看着那些黑衣人纷纷用自己的身躯去阻挡,她看着很多人在自己的眼前倒下。

    这个暗器的威力真的很强,就像子轩喻玦说的,不到危急关头绝对不能使用,因为这样的威力一定会引来有心人的觊觎,而他那个喜欢发明各种暗器的朋友不想被卷入漩涡争斗之中。

    是啊……真的很强……在关键的时候绝对可以保命,可是为什么要那么强?强到就连一丝可以挽回的余地都没了……

    后悔,来不及了……虽然那些暗器被挡下了大部分,但还是不能阻止有一部分刺入了那个皇妃的身体里,那暗器上都被催了毒,见血封喉……

    苏残雪就这样看着一屋子的人很快就没了动静。

    杀人了,原来杀人真的就是如此的简单……控制不住的轻颤,苏残雪呆立在原地。

    “还看什么,赶紧走啊!很快就会来人,你想被抓住?”沉消扛着君阅微,扯上苏残雪离开了御马寺。

    苏残雪任由他拉着,直到他们来到一处废弃的院落才停下来。

    “君阅微这样回去一定会引起怀疑,这处庄子原来是我的,不过很久没回来就废弃了,正好先躲在这里休息一下先。”沉消放开苏残雪,随便扯了块破布擦了擦床上的浮灰然后将君阅微放在上面。

    “这里太脏,我去打点水给他洗洗,免得他伤口恶化。”沉消说着转身,苏残雪看了一眼君阅微也跟了出去。

    两人打了水,沉消帮君阅微洗了伤口,又喂他吃了什么药丸,君阅微的伤虽然严重,但脸色还是满满恢复了点红润,而苏残雪从刚刚就一直将双手都浸在水盆里不断的搓。

    沉消和君阅微蹙眉看着她的动作,她一直都垂着眼皱着眉,好像那双手上粘着什么洗不掉的脏东西一样。

    “够了!你的手都要被搓破了,你在干什么?!”沉消终于是看不下去,一把抓住苏残雪的手腕。

    后者没有抬头也没有答话,挣脱了沉消的手再度将手浸在水盆里。沉消顿时火大,一把打翻了那个水盆。苏残雪愣愣的盯着地上的水渍。

    “够了吧你!你从刚刚就一直奇奇怪怪的,怎么了?杀人就让你这么难以接受吗?那你之前在泣麟楼的日子怎么过的?即使你失忆,即使你想不起来以前的一切,可杀人的感觉你总不至于忘记吧?那已经成为你的习惯,那感觉也早就渗入你的身体深处,你现在才害怕?哈哈!这简直就是太可笑了!”

    苏残雪就像没有听到这话一般依旧盯着地上的水渍一动不动,一边的君阅微自然是知道原因,他挣扎着支撑起身体微微转过身。

    “沉消……你……别说了……”喘着气,君阅微困难的吐出这句话。

    “怎么不能说?难道我说错了吗?”沉消一把扯起发呆的苏残雪。

    “如果这些你都受不了,以后你怎么办?实在是可笑,泣麟楼出来的居然会害怕杀人?”沉消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很久没有发火,也许是因为他担心眼前这个女子,他知道她即将承受什么,所以他着急他担心!

    “沉消!”君阅微提高了声音,但因为身体虚弱,那音调也没提高多少。

    “我说了……别再说……”

    苏残雪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沉消看着她心里不忍,罢了罢了……她已经够可怜,什么都不知道就已经被卷入漩涡之中,他缓缓松开了手,放开了脸色惨白的苏残雪。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可是残雪,我只是担心你而已……”

    苏残雪终于是有了点反应,她缓缓抬头看向床上不断喘息的君阅微,突然勾起了唇角。

    “君阅微,我想问你一句话,你,不后悔吗?”

    沉消被这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弄的有些蒙,这什么意思?他疑惑的看向君阅微。

    君阅微呼吸一窒。

    “既然你不后悔,那我无话可说,只是……你很残忍……”苏残雪一直在笑,这笑容却惊心动魄。

    她又看向沉消。

    “我明白你的担心,我并不是因为杀人而感到害怕,我只是……”苏残雪看了看地上的水渍笑意更深。

    她猛的再度抬起头,沉消看着她的眼睛忽然后退一步。那眼睛里闪动的东西他根本看不明白。

    “我不害怕杀人,我害怕的是,我在看到那么多人在我的面前死去的时候,我竟然没有想象中的恐惧。很可笑对不对,呵呵,我杀了人了,可是我却没什么感觉。这种滋味你知道吗?就好象一个人明明活着,却不再会感觉到疼痛一般……”

    苏残雪说完不再流连,一个人步出房间。外面的阳光很好,温暖的洒在身上,苏残雪摊开了自己的手举在眼前放在阳光下。

    她突然发觉自己的手指长得非常美,白皙修长,骨肉均匀,可是这是一双杀人的手,她不知道以前的残血杀过多少人,但是她刚刚杀了一个皇妃,未来……恐怕还要沾上更多的血腥吧……

    屋内的沉消和君阅微看着苏残雪消失的方向都久久没有说话。

    “君阅微,或许我们做错了……”沉消叹了一口气。

    “不管如何……事情都已经做了……”

    “是啊,也真的是好险,如果她不出手的话我还真不能保证可以让我们三个都安全。那暗器的威力果然好惊人,泣玄寂应该很快就仿制出来了吧?说起来你们也真惨,如此被他利用,他也没把你们的命当回事,不如离开算了!如果不是因为我欠了你,我才不愿意陪你们疯。”沉消摊摊手摇了摇头。

    “泣玄寂不会让……我们出事……他不是……外人所想……那样……况且……你的武功……足以保我们三人……安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