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阙、凋零与希望

章节字数:2433  更新时间:10-12-02 0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哎呀呀不好意思,我都忘了君阅微可是有精神洁癖的,不过我天生就这样,改不过来了。”沉消依然故我,眼珠子一转,他不怀好意的露出笑容。

    “喂喂,这里没别人你跟我说实话。你当真已经决定将苏残雪让出去了?那个人可不是普通人啊,你一旦决定了可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哟。而且我看得出来,那丫头对你有好感。”

    “你以为苏残雪很天真吗?她其实很聪明,她知道我给不了她她想要的感情,所以是她放弃我,而不是我放弃她。我根本没得选择。”

    “哎哟喂呀,所以说感情什么的最是麻烦。好了君阅微来说正题吧。原本我是打算离开的,不过现在我有了看好戏的心情,鉴于你对我的不信任,我们就来做个交易。我可以帮你们达到你们的目的,不过事成之后嘛,我要魅血堂统领江湖。”

    “我凭什么相信你?”君阅微扯了扯唇角。

    “你可以不信我啊,不过就算你不信我,我还是会跟在你们身边,我对那个丫头兴趣可大了。”

    沉消扑通一声跳下温泉,激起很大的水花,君阅微的眉头皱得更紧。

    “好,成交!”许久之后君阅微站起身点头同意。

    “嗯嗯,那就好。”沉消刚想要舒舒服服的靠在池边,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人猛的踹了一脚而一头往前栽在水里。从水里冒出头,沉消看着君阅微离开的背影。

    “你个娘娘腔!大家都是男人你别扭个什么劲?你相不相信我今晚就真的摸到你房间上了你!”

    呸呸!沉消吼完才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他对男人可没兴趣!特别还是个怪物一样的男人!

    “唉,君阅微啊君阅微,你可知道你自己错过了什么?”沉消笑着摇摇头,闭上眼睛继续享受温泉水。

    这边的苏残雪和子轩喻玦凑在一起叽叽喳喳。

    “你确定这样可以?干嘛那么麻烦,直接去买一个不就完了吗?”子轩喻玦很郁闷的看着苏残雪升起一堆火打算烧制成品。

    “那不一样,我以前在大学……”苏残雪连忙改口。

    “我是说,以前我生活的地方有一个先生教我们自己用陶土做东西,京城最近那么乱,我也没处去找陶土啊,反正陶土就是比别的泥土多一点铁成分,我加点铁粉进去应该也一样吧?”苏残雪有些不太确定,其实她是化学白痴,不过能不能成功等下就知道了。

    子轩喻玦坐在一边打了个哈欠,支着手肘看着苏残雪专注的动作,这个君阅微还真是有福气,但可惜这两个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因为他们两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是相像。

    “大功告成,来来看看,如何?”

    苏残雪献宝似的将那东西捧到子轩喻玦的眼前,后者淡淡扫了一眼,转头望天。

    “要是我收到这样粗糙这样不知所谓的东西,还真是不知道应不应该拿去丢掉啊……”子轩喻玦夸张的叹气,苏残雪一脚踹过去,濯金苑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叫……

    夜深,苏残雪却怎么都睡不着,这古代的夜晚太安静了,安静到她辗转反侧反而怎么都睡不着。翻身下床,她独自出了梨雪江湖楼。

    在那一片梨花林中苏残雪想起了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如果她当时宁愿死也不愿意被人操纵的话现在就不会遇到睿王。

    一阵脚步声,苏残雪下意识的躲在了梨花树丛后,她不是见不得人,只是暂时只想一个人待着。

    “宗主,这里危险,我们还是回去……”

    “我说了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会!你是要违抗我的命令了是吗?!”

    “不是……宗主恕罪,那宗主小心些,不要太晚回去,如今的形势已经很危急,属下们都在等待宗主的最后决定。”

    “行了……”

    两个人在对话,苏残雪愣了愣,声音很熟悉,易朔?宗主?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苏残雪从树后微微探出头,后者正背对着他。他的背影还是一如既往让人看了心疼,那种矛盾和沉重任何人都承受不了。

    那个易朔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着很久,久到就连苏残雪都吃不消了,可偏偏是自己要躲起来的那还能怎么办?难道这个时候再厚着脸皮走出去吗?被人发现事小,可万一别人以为她有偷窥癖那要怎么办?

    无奈,苏残雪只能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声音地靠着一棵树缓缓坐了下去,这一坐不要紧,困意立刻就席卷而来。她缩了缩身体,靠着树干很快睡着。

    有一些凉意,苏残雪下意识的抱住自己的双臂,随即身体上又感觉一暖,这温暖的感觉让她安心,不过很快她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坐在自己身旁的一个人。

    那个人一直愣愣的看着自己,不,并不是在看她,虽然易朔此刻愣愣的看着苏残雪,可是她却觉得他的视线是透过了自己在看着不知名的远处。

    苏残雪有些尴尬的动了动身体,肩上的衣服滑落,是易朔将自己的外袍给她披上了?他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还是根本就从一开始就发现了?

    “那个,谢谢你……”苏残雪将那衣服递了过去,而这时候易朔好像才反应过来。

    “看来是我打扰了你。”易朔看着苏残雪微微一笑。

    “你也来梨花渡了啊。”苏残雪微笑,梨花的清香阵阵,容易让人迷惑。

    易朔没答话,却突然缓缓向苏残雪靠近,她下意识的往后缩,而后者最终只是伸手将她头上一片梨花花瓣拈了下来。

    “残雪这个名字非常适合你,残雪残雪,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就连这飘零的梨花花瓣落在你身上也并不显得凄凉,反而给人一种像是植物发芽的清新感觉。”

    啊?这人唱戏呢?这都什么台词啊?

    不过苏残雪自然是不可能知道,刚刚易朔看到睡着的她时脸上难得出现的温柔表情,那个睡着的女子身上落了很多梨花的花瓣,只是一眼,易朔就觉得自己的视线再难离开。

    如果……如果他是一个普通的人的话,或许就会无所顾忌的去喜欢一个人吧,但眼下……

    “你不开心?”

    “没有……”易朔垂下头,沉默,许久之后他再度抬眼看向她。

    “残雪的亲人还健在,真好。”

    苏残雪搞不清楚什么状况所以不敢随便接话。

    “最近我有一位亲人过身了……”

    哦……难怪他的表情那么哀伤呢,原来是这样……

    “那个……节哀顺变啊……”苏残雪苦笑着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这都说的什么老套的话?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

    “我从小生长的环境很特殊,一切的情感都是可笑的,即使是家人之间都会互相利用。我原本以为自己对于亲情已经很淡薄,可谁知还是会心痛。”

    “那是当然了,不管怎么说都是血浓于水,只要是一家人,即使分开的再远,甚至隔了几千年都还会有某种联系。”她苏残雪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过去的二十年她一直都梦见睿王。

    “是吗……或许吧……”

    “走,我们去喝酒!”苏残雪突然想到了什么拉起易朔就往外跑。

    “喝酒?”易朔有些意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