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阙、雪和血

章节字数:3058  更新时间:10-12-08 0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司琴愣了愣,似是没想到苏残雪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说的也是,是司琴俗气了,不过昨晚见大家都似乎很喜欢这首歌,是苏姑娘自己所作?”

    “我怎么可能有这个本事……其他人都在天下楼吗?”

    司琴点了点头。

    “苏姑娘要过去吗?不若我陪姑娘一起吧。”

    “不用……我再走走醒醒酒。”

    苏残雪一个人在梨雪江湖楼里乱逛,随着头痛的减轻,她昨晚的记忆也都慢慢的回来,记起的越是多,苏残雪就越是想要找个洞钻起来,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发酒疯?而且……

    而且他居然还亲了易朔?天啊地啊……火星撞地球啊!

    “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还晕晕乎乎的呢。”沉消调侃的声音传来,苏残雪闷闷回头。

    “唉……”夸张的叹了一口气,苏残雪摇摇脑袋。

    “为什么事情越来越复杂……”

    “残雪啊残雪,我自己的生活都是一团糟所以没办法给你什么很好的建议,不过在这样的一个乱世,大智若愚才是生存之道。既然你早就有所觉悟,那么就早做好准备吧,有什么还没解决的,就赶紧解决了才是……”沉消摇摇头离开。

    苏残雪的手抚上腰间的小布包,那里有一样亲手做出来的东西还没有送给君阅微……其实有时候送人礼物是一种感情的维系,但是有一些礼物……

    其实在君阅微没有躲过去那支箭开始,苏残雪就知道一切已经不由她自己所控制。这样或许也是一件好事,总好过他日真的发觉自己已经爱上君阅微的时候才要面对现实的残酷……

    想了想,苏残雪走向掬水苑。

    君阅微正站在院中不知道想些什么,所以就连苏残雪靠近都不知道,直到苏残雪轻轻在他肩上拍了两下他才反应过来。

    “这个是送给你的,本来还想上点颜色,不过……我想泣玄寂等不及了,而这份礼物我想要在我被泣玄寂安排到某个人身边前给你。”苏残雪拿出了那样他和子轩喻玦捣鼓很久的东西。

    “毛笔?”君阅微有些惊诧。

    “对,毛笔,我不太会制作毛笔,所以弄得很粗糙,估计也不能拿来写字,不过我做的够大,所以你就当做装饰吧……不过显然做装饰也不太合格,但是这羊毛是我和三表哥一起去选的羊剪下来的,而这笔杆是我亲手烧制,上面的翠竹是我自己所刻,三表哥说如果他收到这种粗糙且不知所谓的礼物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拿去丢掉,我想也是吧……如果你不喜欢就扔掉好了……”

    君阅微看着那支毛笔,愣愣的接过。

    “我会好好珍藏,谢谢,只是为什么要送我礼物?”

    苏残雪却笑了。

    “其实阅微信天命这种东西吗?”

    君阅微摇了摇头,苏残雪行至掬水苑的水塘边,看着里面的鲤鱼她若有所思。

    “以前我也不相信,因为我之前生活的地方是一个高科技的时代,年轻一辈接触的都是科学教育,所以迷信这种事情离我很远。之前我没有对你说过,其实在过去的二十年我一直都梦到睿王,以前只是因为觉得自己看多了古装剧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当我来到这个陌生却又被指是我出生的世界后,当我看到睿王的背影和那个花园,我才知道一切都不只是一个梦而已……”苏残雪取了一边放着的鱼食丢在了水塘里。

    这个掬水苑的住客可以自由喂饲这些鲤鱼,苏残雪看着眼前的那些鲤鱼争先恐后的抢食着鱼食。

    “就在一个多月前,我都觉得天命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就比如我以前的二十年一直都觉得自己有一天会远行,所以不管是亲情友情又或者爱情我都看得很淡。”

    “可自从你受伤被人掳走之后,我又开始不再相信天命,可这次和以前的不信是不一样的。因为现在的我发现,所谓的天命即使再强再厉害都好,都比不过人……人,往往才是天命的始作俑者。”

    苏残雪偏头看了看君阅微。

    “这支笔,是一个无奈,一个根本来不及开始,也根本不可能开始的故事。还记得我唱的那首歌吧?歌中那个愿意为了一个女子而颠覆天下的人能有几个?天歌也好,几千年后的二十一世纪也好,人们所求的不过就是三餐温饱衣食无忧而已,任何有关于爱的传奇不过是在此基础上建立的调剂品。你看看这些鱼,只要有人为喂它们,就会争先恐后。”

    “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穷人为了一口饭而争,富人为了更有钱而争,有钱就会有权,有权就会有势,有势又会再生钱,生生不息……呵呵……这个世界上权势的力量太诱人了,不是吗君阅微?即使无情如你,恐怕也很难拒绝权势的诱惑吧?因为一个人只有得到真正的权势,才有可能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所以你不想死你也不会死,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想干什么,但不管如何你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君阅微,原本这支毛笔我不想送出去,是你让我不得不送给你……”

    君阅微定定看着眼前的女子,终于还是忍不住。

    “都说五十而知天命,如今你才双十年华就已经得窥此中玄机,真的是不易……昨晚那首歌……说的是真实的故事吗?”

    “呵呵,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你和司琴谈得来,你们怎么都问了同样的问题?故事是不是真的不重要,只是阅微,如果有一天你爱上一个女子,你会为了她与整个天地为敌也在所不惜吗?”

    君阅微噎住没有回答。苏残雪笑了笑。

    “好了,不说这些沉重的话题,该送的东西也送了,我现在去找点吃的,回见!”苏残雪微微一笑转过身。君阅微没有看到她转身后脸上出现的一丝淡淡失落。

    “雪!”

    苏残雪顿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雪……不用再怀疑了,我叫的人是你,而以后会让我这么叫的也是你……不是以前的残血……”

    呵呵……是吗?……可惜这来得太迟了……

    这支毛笔最终都是要送出去的,早送总比迟送来得容易些吧……

    苏残雪没有在天下楼吃早点,而是去了那个街边的酒档。宫徵羽为苏残雪准备了四碟糕点四碟干果。

    “你这个酒档一大早就开了,还真的是很特别啊宫老板。”苏残雪喝了一口茶,她的酒量如此差,即使宫徵羽给她上酒她也再不敢随便喝了。

    宫徵羽微微一笑并没有答话。

    “如果不是我再来确认一次,我恐怕就要认为是自己喝醉酒出现的幻觉,宫老板还真的是不简单,那晚出现在我的房里告诉我君阅微在御马寺的消息,摇身一变却突然成了酒档的老板。不知道宫老板究竟有多少身份?那晚你还带着面具,可如今却在这人来人往的梨花渡公然抛头露面,宫老板还真的是很矛盾的人啊!”苏残雪笑得开心,这酒档的糕点真的是很好吃,她简直停不了口。

    “面具有时候不是防的外人,而是一种自我安慰和暗示罢了,以为戴了面具别人就看不到自己,残雪又何尝不是呢?以前和现在真的是天差地别……”

    “看到宫老板的眼神,我知道你我以前不是敌人,相信宫老板也知道我如今失忆,不知道我们之前?”

    “呵呵,残雪眼光倒是犀利,我曾经也是泣麟楼的人,不过残雪被泣玄寂带回泣麟楼时我已经离开,但之后泣玄寂有事找我帮忙所以你我还是见过几次,不过你放心,我虽然和泣玄寂还是有来往,但除了帮他传传消息之外,其他的我都不会理。如今我只是个小商人,未来只想安安静静的过一辈子,这个愿望在现在天歌的情势下来说很不容易实现,但我希望未来的天歌会有一片安宁。”

    苏残雪点了点头,刚想要再说些什么,宫徵羽就站起身。

    “你朋友来了,我先去忙哈……”声音带着明显的调笑。

    苏残雪抬头,对上了易朔的视线。那人翩翩白衣翩然而来,看那架势好像不是偶遇。

    “吃过了吗?坐……”苏残雪突然想起了昨晚的一幕,脸上发烫,她就连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都做不到。

    这个人真的是太好看了,有不输给君阅微的面容,但是却比君阅微更加吸引人的视线。也就是因为他好看到让人觉得不真实,所以苏残雪才会觉得和他之间总有一种距离感……

    这就是自卑吗?

    或者是……

    其实苏残雪在未来一段日子里也经常会觉得很奇怪,自己喜欢的类型一直都是易朔那样的,可为什么偏偏被君阅微吸引?或许就是因为一个人本能的自我保护吧。因为易朔太完美,完美到就如天边的月天边的星一般触手难及,为了不让自己日后失望受伤,所以干脆就远远的欣赏。

    “吃过了,残雪头痛好些了吗?我这里倒是有一些药不错,你可以试试看。”易朔探手入怀。

    “不用了……然竹今早给我吃了药,现在好多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