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武者出手

章节字数:3511  更新时间:10-10-14 08: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个炎热的午后,太阳很毒,宽阔的大街上行人稀少,偶尔有车辆疾驰而过,撒下一路烦躁。街道两旁店铺林立,生意却非常冷清。店主们都慵懒的或坐或躺在自家商铺的逍遥椅上闭目养神,静等傍晚黄金时段的到来。

    我和朋友则坐在其店铺门口,慢慢的呷着扎啤,撕扯着肉串,又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闲话。

    突然,一声凄厉的惊呼划破了沉闷的空气,刺中了众人的神经,呼的一下,群头百出,惊鄂的目光中,王家肉铺里一女人夺门而出,哭喊着朝西奔去,后面紧跟着一赤膊光背膀大腰圆的黑汉。众人这才明白,原来是王家两口子在吵架,不希奇,他们经常这样,习以为常了。

    那男的样子非常凶恶,没人敢上去劝架,只站在各自的店铺门口远远的看热闹。

    只见那黑汉不慌不忙的跟在那女人后面,连叫三声:"住下,住下,我查三个数,你若再跑老子就打断你的狗腿!一…二…”

    那女人听到他喊出了数字,吓的犹豫一下,竟乖乖的停住了脚步,转头惊恐的望着他,哆嗦着身子连连哀求:"老公我不敢了,我不敢了,饶了我吧…”

    黑汉二话不说,扬起胳膊咣的一拳照头砸下,只听嗷的一声惨嚎,女人仰面跌倒,在地上滚了两滚,爬起来刚要跑,黑汉大怒:"草你妈还想跑?”扑上去一脚踹翻,紧接着咣咣的朝头猛踢。下脚之狠,犹如不共戴天。

    那女人刚开始还惨叫着挣扎,几脚过后,就头破血流瘫躺在地上没了动静,黑汉仍不罢休,弯腰从地上抄起半块砖头,狂吼一声:"草你妈,想装死?老子成全你…”说着握砖举手朝女人砸下。

    “别打了…”不知啥时,我竟鬼使神差的挡在了黑汉的面前,抓住他的胳膊劝道。黑汉猛惊,砖头落地。

    "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我又重复道。

    “草你妈。”黑汉见有人敢阻止他施暴,不由的大怒,狂吼一声猛的甩开胳膊,挥拳朝我面门打来。

    我大骇,忙一个转闪避开,那家伙冲击扑空,一个趔趄险些跌到,恼羞成怒,不等我解释。暴吼一声转身窜进店铺,抄起一把剔骨刀朝我飞身刺来。

    众人大惊,忙叫:“快跑!”

    我却巍然不动,站在那里眼见着利刀穿来,倏的一个转闪,飞起一脚咣的踢中了黑汉持刀的胳膊。黑汉躲避不及,咔嚓一声胳膊断裂,惨叫声中,利刀脱手而出,寒光闪过,咚的一下扎进了街旁的法桐树上,深没刀柄嗡嗡乱颤。

    众人都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吓懵了,避在各自的门面后个个瞪眼张口呆若木鸡。那黑汉双臂紧抱,痛的呲牙咧嘴连连跺脚,眼见我冷笑着抽身要走,,却没了勇气再上前,只呆立在那儿嗷嗷惨吼。

    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女人竟忽然爬起来,抢身死死抱住了我的右腿凄声哭喊:"你别走,快打110呀---”

    啊?我脑袋轰的一炸惊呆了,傻眼望着脚下已滚成土猴的女人,挣了两挣没脱开,豆大的汗珠立时从脸上滚落下来,不由仰天长叹:"又完了,草他个娘啊…”

    劝架不成反被被赖。5000元医疗费一分不少的拱手送上,外加赔礼道歉堆笑脸。这就是我---可怜又可恨的武者2009。

    此前吃了多少亏,发过多少咒,决不再管闲事,但每次遇到路不平,还是头昏脑涨要出手。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赔了热血又折钱。而且那些钱都是偷偷向哥们借的,一切全背着家里那个女皇,要不又会闹个天翻地覆。

    写到这里,先自我简单介绍下吧。本人,身高1米85,体重90公斤,笔名:武者2009。真名?(免了吧,怕官商黑三路大神跨省追杀,更担心家人遭报复。请谅解。),自幼跟师傅范老大习武,练就了扎实的武学功底,但因嫌传统的武术套路太死板,自己不能随意发挥,在中学时又加练了跆圈道,散打格斗等。实战技能突飞猛进,秒杀三五个大汉小菜一碟。因生性耿直,好打抱不平,蹲过几次号子,留下了历史污点。

    我生活的这个城市,是山东半岛的一个海滨小城。风景优美,街道整洁,连年被国家评为花园式城市。

    而我,则在一家半死不活的企业打工,苦心混了几年好歹熬上个芝麻官---维修班班长,呵呵。虽然黑白不分的傻干,但从没想着工资有超过两千的时候。倒是那些大爷,整日花天酒地,人事的不干,却年薪几十万,这是明着的,暗着就更猜不透了。

    这就是河蟹社会,你没关系没本事就的认命,谁不服死谁。---这是我师傅范老大告戒我的至理名言。

    我不想死,甘愿认命。

    可命运偏偏捉弄我。厂子里从日本进了一套全自动流水线。安装设备就是维修班的事了,当然,日方也派了两个技师来厂里指导调试。这俩鬼子,一个叫三木,一个叫山本,人长的不大,却自我感觉牛比闪闪放光彩。

    那天中午,我回家吃饭回到厂里,还没到上班时间,远远听见车间休息室里嘻嘻哈哈笑声不断,我以为小兄弟们有啥喜事,就悄悄走了过去,打眼一瞅,靠,原来是这帮哥们在戏弄那个小鬼子三木。

    只见一兄弟伸出大拇指朝三木晃了晃,高声笑道"你们小日本都是畜生养的是吧?”

    话刚落,哄的一声,前仰后合。三木听不懂中国话呀,见这哥们伸大拇指笑脸相待,以为他是在夸自己呢,就咧着大嘴连连点头,一个劲的嚷"吆西。”

    兄弟们更乐了,有人又伸出大拇指:"你们小日本都是吃屎长大的吧,哈哈…”

    又是一阵狂笑,三木被这帮小伙子热情夸赞感动了,边咧嘴点头,边从衣兜里摸出烟来挨个分。小伙子们毫不客气的接过烟随口骂着:"草,这狗日的小鬼子忒不是个东西,咱骂他半天只分根破烟,等着狠狠咒他顿,让他领着咱兄弟去丽景大酒店磋一顿,哈哈…”

    这也太有点过分了,小日本虽然跟咱有世仇,但毕竟眼前这个东西没作恶,况且他不懂汉语,这样戏弄他有点胜之不武的感觉。看看快到点了,我笑呵呵的走上去,朝兄弟们摆了摆手:"干活干活,别在这磨牙了。欺负一个残疾人有意思吗?”

    工友们哄的一声,说笑着起身出去了。而三木竟奇怪的看着我,脸色突然黑了下来,这小子可能以为我阻止了工友夸赞他,心里恼了,眼光很明显的透着敌意。我瞥了他一眼,没搭理。转身朝门口走去。

    “八格。”身后突然响起这巨既熟悉又陌生的日本国骂。

    我不由一楞,唰的转过身来,两眼死死盯向了这个矬子鬼:"你有种再骂一句!”

    那家伙见我怒目而视,紧攥的拳头嘎嘎作响。也许心虚了,张开双手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朝我哇啦哇啦直叫唤。除了那句国骂,其他说的啥咱也听不懂呀,我也不想跟他继续纠缠下去,知道那样对谁也没好处。便狠狠的盯他一眼,愤愤的出了休息室。

    这矬子鬼以为我怕他了,也可能觉着我没把他这个”优等民族”放在眼里,心气咽不下,竟跟着走出来,大吼一声,伸出大拇指连连朝下猛戳:"china,china…”

    我脑袋轰的一炸,热血呼的冲上头顶,身子哆嗦了一下,想想可能的后果,又用尽全身的气力压下了心中的怒火,伸出小拇指朝他钩了钩,嘴一撇:"japan,japan…”(英语:日本。)

    小鬼子在中国精英面前优越惯了,所到之处都是阿谀奉承笑脸相迎。现在突然被我这么个下层粗汉回敬侮辱,那能受的了?

    他青筋暴跳,转头朝远处哇啦哇啦大吼,一戴眼镜的女孩应声跑过来。她是翻译,平时我们和鬼子交流,都由她沟通。

    三木咕噜哇啦对她嚷了一阵,女翻译连连点头,然后,严肃的看着我,用标准的普通话道:"先生,三木先生说你侮辱了他,你必须向他道歉。”

    “是吗?”我头脑已冷静下来:"是这个小鬼子先挑衅的我,我才回敬了他。若要道歉,让他先给我道歉。”

    女翻译稍一楞,望了望一边的三木。随即以居高临下的口气道:"三木先生是你们公司请来的客人,你做为一个下层职工,没权利也不应该说这种话,你必须向三木先生道歉,否则他将向你们公司高层反应你的表现,到时后果自负。”

    “狗屁,呸!”

    我转身大踏步向外走去。草他个娘,又碰到一个狐假虎威的汉奸,而且还是个母的,真他妈晦气。眼看快到车间大门了,我心里的恶气也消了大半,这得益于自我调节功能,说白了就是阿Q精神胜利法,整天为一件破事郁闷还能活?

    突然,身后响起一声暴雷,咚咚的脚步声随风而至。我猛一惊,转头望去,只见三木已狂啸着拼命向我扑来。

    “今天就是今天了!”我大吼着一个旱地拨葱飞身跃起,凌空旋转360度,咣的一脚敲中了他的头颅。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三木平地飞出七八米咣的砸在了坚硬的水泥地上,随即连翻几滚躺在那里不动了。

    女翻译惊叫着扑了过去。而我也矗在那里傻了,脑袋一片空白。工友们听到动静都咋呼着急急奔来,一见这情景个个瞪眼张嘴成了木偶。现场空气凝固了。

    正在惊恐无措时,没想到三木竟身子蠕动了一下,嗷的一声跳了起来。打眼看去,其半边脸已乌青,鼻子也破了,满嘴血污。丑陋不堪。

    众人大喜:没死!

    那小子立在那儿伸手用袖子抹了下嘴巴,眼露杀气,一把推开女翻译。嗷的一声低头向我扑来。

    我大骇,坏了,若再出招,这东西不死即残,那我这辈子就搭进去了。稍一愣怔,凌厉的身躯已呼啸着扑了过来。

    我忙闪身避过,物体狭着一股寒风眨眼而失,咕咚一声巨响。我身后的铁桶横空飞出老远,而那小子却趴在地上彻底昏死过去。

    完了。女翻译尖叫着窜出了车间。

    小兄弟们则纷纷哭喊:“大哥,快跑啊,再不跑来不及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