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节:不想相信的事实

章节字数:2925  更新时间:14-07-30 16: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可再以轻巧的步履跃到他们的附近,偷听着他们的对话。

    「真的吗?」少女扭扭揑揑的问,少男抿着嘴肯定的点了点头。少女笑了,两人互凝视着对方,含情脉脉的,他伸出双手牵着她的两手荡了几荡,脑袋甜意绵绵左左右右的摆了几摆。

    然后,少男的双手放开了她的手,转移到她的腰间,战战兢兢的,带点迟疑的,停留了半天,发觉她并无抗拒,于是胆子也大了,顺着纤幼的腰子绕到后方去,轻轻的抖抖颤颤的把她抱住了,抱紧了,不会让她走了。

    少男眼光发直,直勾勾牢牢的望着面前发了情的少女,把两手围着的圈儿一再收紧再收紧。

    少女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他,看到他的眼底,清楚知道他的意图,心里怯慌着,身体哆嗦着,毕竟这是他俩初次亲蜜的接触。心里迎接着这一刻,心里忐忑着,还疑虑着要不要为自己保留一点矜持而逼自己推开他。

    也许太迟了,他已然垂下了头,轻轻抿着嘴,歪着脑袋一点一点的移近。

    少女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迷迷幻幻的感觉流遍全身,轻飘飘的身躯被他两缠在后方的手进一步一紧,身躯也像溶化了。

    人不能没有爱。

    爱滋养着生命。

    干涩的生命,活多一天也是苦。

    少女不知应把两手往那方置,空荡荡的垂在半空中。

    两人旁若无人,整个世界像剩下他和她,永远不想分离。

    秦可的目光由始至终也未离开过二人,看得入神,看得长久以来绷紧的肌肉也松弛了下来,很久没有这样的舒坦过。

    因为他要一直保持着作战状态,最高的警觉性,以防敌人的突袭。

    可这一刻,他彷似置身其中,全身投入了那少男的角色,尽享那少女的万般温柔──这是他渴望以久的。

    这又再令他想起瑞珊,心头即泛起了灼热的绞痛,如一把尖锥无情地一阵重似一阵的戳进心房。

    内心一片紊乱,一段又一段令他刺痛的回忆,又在脑袋内展开。

    妒忌冲昏着理智,猛地跨步向二人跃去。

    他默不作声的,突然向少男冲过去,从后一手揑着他的脖子,然后将他擎在半空,少男便像屠夫手中的鸡只一样胡挣乱抓,但一点帮助也没有。他愈挣扎得用力,他就愈揑得愈紧,使他透不过气。

    少男两颊顷刻变得胀红发紫,情况相当危急。

    少女屡次尝试着上前拯救他,但每趟都被他以掌风击退,跌了几个踉跄,皮破血流。但她仍继续奋力营救,但不果。

    「你爱他吗?」秦可低声问那跌坐在地上的少女。少女顿感愕然,不知他所问为何,迟疑了一会。

    「我问你,你爱他吗?」秦可咧嘴露出奸险的笑容,对她的迟疑反而感到喜悦。

    「爱!我爱他!」少女突然厉声的冲着秦可大喊着,眼角闪出痛苦的泪光。

    秦可略略摇摇头,不相信这是真心说话。

    「我不信。」秦可挺高傲地说,笑得龇牙咧嘴,斜斜的望着她。

    在他手中的少男,停止了挣扎,歪着头张着嘴,两眼睁得橘子般大,危在旦夕。

    少女心急如焚,恨不得要冲过去跟他拼命,但清楚知道自己是敌不过他的,泪水如涌泉般倾泻着闪出亮晶晶的光华。

    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你放过他,求你放过他......」,少女声泪俱下,泪水继续哗啦哗啦的流过不停,面色煞白,絶望得如死灰。

    她哭泣涟涟的样子,打动着秦可,手一松,少男便如一团死肉般扑扑愣愣的砸在地上。

    少女即不顾一切抢上前,一手托起了他的上半身,猛嚷着他的名子,可他却没有丝毫反应。

    少女侧耳贴在他的胸口,听他还有没有心跳,然后急忙地让他平躺在地上,两掌迭在一起支在他的胸口上,别别扭扭的按压了好几下,然后又仓皇地用口密封了他的嘴,软弱无力地吹了几下,少男的脑袋也随着左左右右的晃来晃去。

    如是者重复了好几回。但少男仍然没有起色,面色如土。

    少女在重复按压胸口时,知道他返魂无术,一时软了下来,上半身伏在他冷冰冰的身上,情绪崩溃的嚎啕大哭着。

    五分钟前,他仍是一个活生生的俊男,她仍是一个俏丽动人的少女;五分钟后,他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她的脸却变成了赤红色支离破碎的血肉。

    一切变得太快了,她没法接受这个事实,可事实却无情地一再射进她的眼底,她不能否认。

    浩大的悲恸形成了一股力量,注进了她的血脉。

    她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那个面目狰狞的秦可,两手变成锋利的利爪,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就算要跟他拚命,她也愿意。

    秦可一向胆识过人,却被她那惨厉的眼神震慑着,心头不由得抖了一抖,流过了一阵似电击的麻痒。

    其实,秦可没有意图去杀任何人,只是一时泛起了嫉妒的心,失去了理智。一方面想证明这世界是没有真爱的,证明这对男女之间的虚假,好让他一再证实没有真爱比他对瑞珊的爱更真。

    他和瑞珊未能结合,意味着其它的爱侣也不可结合。他一直都是这么想。

    秦可没有杀他,只封了他的脉门,让他看来没有呼吸,像一个死人。他想考验这个少女,对这个少男爱得有多深,他希望这是如他所料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一对所谓情侣──可惜他们不是。

    他极度失望。

    他在想,在寻找着千个万个的理由,去解释她这种不顾一切为爱侣犠牲的行为。

    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她只是被他的花言巧语蒙蔽了。他口里没有半句真话,她却无条件地相信他。

    这种爱人,怎么可以找到?哪里找?

    他忽然软弱下来了,也许他渴望这种爱,渴望有一个如此真心爱他的爱人。

    他折了一膝在少男的跟前跪下,竖着两根指尖,倏地在他的下颚及咽喉处运劲戳力几下,少男的胸口始重新起起伏伏,回复了呼吸。

    少女见状两眼即挂上两点泛着希望的星泪,滴溜溜的望着这死而复生的情人,喜不自胜。她伸一指尖在他的鼻孔下,那阵阵暖洋洋的气息,带着爱意载着喜悦,渗进她的心坎。

    她发疯似的拥着他,把他紧紧的搂入怀中,无意窒碍了他的呼吸,令他吭吭咳咳了好一阵子。她始松开了两肘,露出一脸夹杂着莞尔和慌张的表情,关切地望着他。

    他终于重新张开了那双像阔别多时的星眸,第一时间四处寻找她的踪影。找到了,两对含情的视线又再接通了,他乏力地翘起了嘴角一笑,她更笑得呛了起来。

    在这短短的十数分钟内,他们像经历了惊涛骇浪,有过惊心动魄的历程,像越过了生和死,从此以后什么也不怕了。

    他们各用前额抵着对方的额互望着,已忘记了身后正虎视眈眈妒火如焚的秦可。

    「他不是真心爱她的。」秦可的心魔极力地说服他不要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们态度愈是亲蜜,他愈是心烦意乱。

    倏忽间,他一手抱起了那少女,一手捂紧了她的嘴,问那少男:「你爱她吗?」

    秦可重施故技,换个角度,换个角色,尝试着考验他们。

    「放开她!」少男需然仍有点虚弱,但仍坚持爬了起来,憋足劲厉声吆喝着秦可。他不让任何人伤害他的爱人,他要保护她。

    少男一声狂唬后便迈着急促有力的大步,冲着秦可扑了过去,势似山猫扑虎,几近自毁的行为。

    秦可不慌不忙地伸出了本捂着少女嘴的手,绷紧着五指向着少男一推,一股风劲如拳头般猛擂了他腹部一记,使他向后倒了下来。少女惊呼了一声。

    少男抖擞了一阵,又再次爬起来,蹒跚却勇敢地抬起了一拳,朝着秦可一瘸一拐的踏着细步走过去。

    在秦可眼中,少男只不过是一只渺小的蝼蚁,一根小指便可掐死他。但他爱看垂死挣扎的人。尤其是这个令他万般妒忌的人。看他的外形、长相、体能和武艺,全都比不上他,但他比他幸运百倍,他觉得他不配接受她这万般的宠爱。

    他不会杀他,却立心要在他情人眼前愚弄他,要他颜面尽丢,尊严全失,令她不再爱他。他讨厌只懂终日谈情说爱哄骗女生,不练功荒废大事的人。

    「你真的爱她吗?」秦可一再问少男。

    「爱,我爱她......」少男知道自己是没可能胜过他,在无计可施危急的情形下,只好顺应他。

    然而,这不是怯懦,这只是因着爱人性命,而不得不作出的妥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