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27 尘封的伤痛

章节字数:2684  更新时间:10-12-05 16: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紫渊进了屋,看到房间的陈设简单而别致,到处透着一种温馨的女性气息,这一点倒是让他觉得很意外。怀里的这个尤物,虽然用了法术遮掩了自己身体的僵硬,但是以紫渊的千年道行,如何能够看不出来?

    俩人纠缠着往卧室走过去,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玻璃镜框,镜框里是一张黑白相片,相片吸引了紫渊。相片里伊迪亲热地搂着一个小女孩,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爱意,小女孩把头靠在伊迪的胸前,笑得灿烂无比,就像一朵盛开的太阳花。

    伊迪感觉到紫渊忽然停下来,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那张相片,干涩的眼顿时有些发热。

    “那个小女孩是谁?”紫渊神色紧张地问。

    “她是我妹妹。”伊迪说。

    “她出生于什么年代?”紫渊接着问问。

    “你,你说什么,我怎么不明白你的意思?”伊迪装模作样说。

    “你明白的,你当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紫渊凝神施法,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他的红发在昏暗的灯光下也显得更加魅惑。伊迪一时间有些失神,当她意识到紫渊在对她施法,立刻抖擞精神,运功抵抗。

    “我妹妹比我小八岁,她死了,死的时候她才十岁,一朵还未盛开的花,就这样凋零了。”伊迪的声音里满是沉痛。

    “哦,对不起,我不该提起你的伤心往事。不过,我对她这张笑脸,感到很熟悉,很像我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紫渊忽然收回法术,很认真地说。

    “不可能,你要找的人是谁?”伊迪急切地问。

    “我要找的人是谁?如果我能够知道就好了,她在人世间轮回,而我感受不到她的气息,我不知道她现在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她多大了。我遇见她的时候,她也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那时候我受了很重的伤,她为我清理伤口,上药,然后用干净的棉布包扎好。等两百年之后我修成了人形时,却再也找不到她了,我知道她只是一个凡人,她肯定早已轮回去了。但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一定能够找得到她!如今我已经找了她上千年了,千年的孤独,你能体会得到么?亲爱的伊迪小姐!”紫渊说着用凌厉的眼神盯着伊迪。

    “也许我能够体会你的孤独吧,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当他找不到活着的目标,当他找不到心爱的人,当他没有一个亲人……”伊迪充满忧伤地说。

    “好了,伊迪小姐,我们俩也不用这样兜圈子了。你和我的目的一样,我要她的玄魅珠,你要她的血。反正她总是要死的,我不在乎她死在谁的手里,我只想知道你妹妹的事,她的笑容,没错,世上再没有另一张一模一样的笑脸,当年我第一次见到她,就被她的笑容深深吸引了,这一千多年,因为有她的笑容浮现眼前,所以我才能够坚持走下来。”紫渊在心里忽然做了个决定,去他的兰斯,只要能够找到她,他根本不在乎跟谁合作。

    “你知道我是谁?”伊迪警惕地问。

    “当然,你以为我的手下都是废物么?你是拉斐尔座下的头号得力干将伊迪丝,呵呵,我的消息没有失误吧?”紫渊得意地笑着。

    “好吧,遇到你,总算是遇到了对手。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谈谈合作的条件吧!”伊迪瞬间收起了妩媚的表情,一张脸变得冷峻而英气勃发。

    “啧啧,这样的表情我可不喜欢,像个女斗士,还是刚才那样的柔媚更符合男人的口味。”紫渊满眼邪魅地看着她。

    “是么?不过我想我们现在要谈的事情与性别无关。”伊迪的声音依旧冰冷。

    “好吧。兰斯本来是和我有口头协定的,他需要我和他一起保护玄魅珠的主人,然后等到九阴月圆之夜,他取她的血,我取她的珠子,说起来这珠子对你们血族来说并没什么用处,但是对我们妖族,却是件宝贝。如果你们想要她的血,当然越早越好,我也可以早日取了珠子,回山里修炼去了。这人世间越来越污浊了,每天忍受着这样的空气,我怀疑我的法力迟早会耗尽了。”紫渊皱着眉头说。

    “那就尽快下手吧,最近我的主人在大洋彼岸制造了一些事端,兰斯估计是分身乏术了,这边除了可以那家伙,还有那个看门的老家伙亨瑞,其他的人都不足虑,最最麻烦的自然还是她身边那个卓睿了,那可是我们惹不起的人,到时候拉斐尔会亲自出马对付他。你只要尽快找机会把她带出来,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了,到时候你帮我对付那个亨瑞就行了。”伊迪冷静地说。

    “好,没问题。接下来我们来谈谈你妹妹吧。”紫渊很痛快地答应着。

    “南茜和我都生在十五世纪。南茜生下来的时候,妈妈就因为难产去世了。父亲很爱我们,可是南茜八岁那年,父亲也去世了。我们家本来也不富裕,因此就靠我做刺绣的微薄收入来维持我们的生活,但是我和南茜都很快乐,因为我们手足情深。南茜十岁那年,村子里流行瘟疫,南茜不幸染上了瘟疫,后来有大夫来村子里,带着价格昂贵但却可以抑制瘟疫的药,可是我们没有钱,买不起那一粒珍贵的可以治好南茜的药。我去大夫那里求了又求,他开始不肯,后来他看上了我的美貌。那大夫已经年过四十,长得肥胖而丑陋,可是我当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求他能够快一点,好让我可以拿到药去救我的小南茜!

    没等我脱下裙子,那个禽兽就扑上来扯烂了我的衣服。疼痛和羞辱我都不顾,只求他快一点给我那颗药。可是那个禽兽却折腾了一整夜,好几次我爬到他的药箱跟前,想要拿了药先回家,可是他都死命地把我拽回到他的身下。等到快要天明时,他终于累了,打着呼噜睡着了。我才爬起来拿了药,套上我那条被他扯得稀烂的裙子,顾不上浑身的疼痛,出了门就飞快地往家跑。

    我连鞋子和袜子也没有顾得上穿,我的双脚都被冬天硬硬的土地扎破了,血流了一地,可我完全不管,只是疯狂地往家跑。

    可怜我的小南茜,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她的全身都已经僵硬了,她停止了呼吸。她的脸上依然挂着向日葵一般的微笑,她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她一直都在朝门口的方向看。因为我临走的时候跟她说:‘小南茜,等着姐姐,姐姐一定会拿回药来,明天你的病就会好了,春天的时候,你又可以欢蹦乱跳地跟姐姐一起去林子里采蘑菇了。’

    我无法想象南茜是怎样一个人度过最后的时光,又是以怎样的心情面带微笑等待我回来的,大概在她的心目中,她的姐姐答应她的事一定能够做到吧?

    南茜死了,我完全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我没有了眼泪,甚至,连恨也没有了。就算我毁了全世界,南茜也不会再活过来,搂着我的脖子喊我伊迪。

    我一个人搂着南茜冰冷的身子发呆,拉斐尔出现了,他问我想不想杀了那个禽兽医生,我毫不犹豫地点头,我活着已经毫无意义,那么能够杀了那个禽兽,也算是我临死前唯一的安慰了。

    我没有料到的是,拉斐尔给了我永生,他创造了我,然后我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强壮,我毫不犹豫地吸干了那个禽兽的血,那是我第一次吸血。我想吐,但除了干呕,什么也吐不出来,因为人类的血液一旦进入血族的口中,就会和她的身体融为一体。”伊迪的眼里流出了血泪,面容显得有些狰狞。时隔五百多年,她说起这段往事居然还会流泪,可见她当时有多么伤心。紫渊被她的伤心打动,忍不住伸手搂着了她,伊迪一反她的冷峻,埋头伏在紫渊的胸前不断地抽动着双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