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贵州之旅  016

章节字数:2939  更新时间:12-08-15 1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萧玉笙,本市大三学生,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学生会主席。身高一米八五,阳光帅气,若是与番安一概的相提并论。可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如月亮和萤火虫,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是万丈光芒,一个是星星点点。

    爱好且是上古论今,滔滔不绝;特长乃是泡妞。见不得漂亮MM,若见直必犯花痴,双眼瞪突,口水必有飞流直下三千尺。

    萧玉笙,就此被冠上现代版的‘西门庆’。萧玉笙倒是不以为然,颠屁颠屁的美名其曰:西门庆乃是一表人才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帅到掉渣。

    谓是潘金莲良宵缠绵,花前月下,耳鬓撕磨。试问天下男人,软玉香体,面若桃花,谁人能抗拒?

    常言说: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它今昔是何年。

    萧玉笙因此美呼哉:今朝有女今朝睡,莫要须白悔恨初。

    此乃是萧玉笙的座右铭,身陷桃林,蜂蝶拥触,左手红颜,右手知己,确是萧玉笙大学生活的真实写照。

    天地苍茫,浩瀚宇宙,人的七情六欲,如今的二十一世纪,是风花雪月的泛滥成灾,赤裸裸的无可非议。

    萧玉笙在情场上,是江湖中的老手。被他盯上的MM,如娇弱的小绵羊,落入虎口中,无一幸免。

    这不,在学校的恋爱亭中,溪风杨柳,碧波绿水,洋溢着春光灿烂。

    唯见一男一女,举止亲昵暧昧,男柔情似水,女脉脉明眸如秋。

    “萧玉笙,你告诉我,我长得又不漂亮,你究竟喜欢我的什么?”女子如一小猫,依偎在男子的身上,不安分的骚动着,曼扭着腰枝。

    男子轻轻的刮着女子的鼻:“我喜欢你身上的那股骚,有如潘金莲的味道。”

    “呃……你好坏!再说人家就不理你了。”女子娇羞如花,抚媚着双手勾上了男子的脖子。

    “你这小妖精,明明就是骚嘛!啧啧!还装清纯?看我来如何的收拾你。”

    男子的嘴角,扬起了一抹邪笑,一双大手,随即在她的翘臀狠狠的抓了一把。女子半推半就,瞬间就激起了男子体内的欲望,又是加大了幅度,继续的往上摸索。

    当触到那耸起的两座‘山峰’时,女子‘啊’的发出了轻微的伸吟声,在午睡的校后,是格外的脆耳。

    “呃……讨厌……不要嘛……”女子显然有些不习惯,却又是克制不住的情不自禁。

    男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坏笑:“小妖精,嘿嘿!明明就想要嘛!乖!今天晚上我们就……”

    “去你的!”女子一声娇笑,顺势推桑着男子。

    随即是‘咚’的溅起水花朵朵,男子一个跟头栽到了湖里,挣扎着扑腾,一晃瞬间,即刻是没了踪影。

    女子惊慌面容失色,急忙大呼:“救命啊……来人啊……”

    寂静的午后校园,霹雳的纷纷嚷嚷,春风咋起,湖面已经是一片平静。一度柳绿,又见一秋落花红。

    伊人为君独自憔悴,萧郎已是魂断忘川,其路远兮;花叶永不见,生死两茫茫,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天下之水,莫过于若耶;天下之山,莫过于苎萝。山山环绕,绿水相间。

    方见一瀑布,一线挂天的盘旋弯曲,汩汩长流。

    鹅石,清溪,小鱼,偶触着几绿浮萍,倒映着悠悠的云,折射着蜻蜓点水般的掠过水面,荡漾着水波纹圈圈,如山,如水,如画。

    在溪边的端尾,方见三三俩俩的女子,头裹扎束,脸遮白色纱巾,身着素衣,卷袖挽箩裙。时而欢声笑语;时而宛歌嘹唱,时而弯腰佛水,轻抖着手中的白纱。

    溪水直下,荡涤着那纱巾,随水飘扬。或直,或曲,扑溅浪花朵朵。有风,佛过水面,撩起了女子们的纱巾。

    即见一女子,娥娜的身姿,面若桃花,柳眉,秋水如眸,扑闪似水晶洙唇樱齿;真谓是好生个百眉秋戴,道个倾城倾国,方是人间绝色的尤物。

    “西施,我的纱綄好了,你的呢?”一身着蓝色的女子直立起身子,双手轻捶着自己的腰背,左顾右盼着。

    “东施,你稍等一会儿,我的也快了。”那一抹嫣笑,足可让世间的男子灰飞烟灭。

    称为东施的女子,却是不乐意的皱起了眉,掘起了小嘴。

    同是为女子,上天确是造物不公,既然有如此的天壤之别。宛若暮春秋夏,日夜呈分,或许便是自然的规律,阴阳协和。

    “东施,我綄好纱了,不好意思,让你等了那么久。”西施端起纱盆,遂是一脸的歉意。

    东施是不领情,嘟嚷着:“你平时不都是綄得很快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西施抚平了袖口,明眸闪亮:“这有什么嘛!我今天的纱可比你多一倍呢!当然是没有你的快啦!”

    东施重重的‘哼’的一声,向着村东走去。

    “这丫头,脾气还是那么的犟,永远都改不了。”西施自言自语着的走向村西。

    “夷光,你回来了?”一个髯鬓斑白的老者,从里屋走了出来。

    “爹,您不是到邻村窜门去了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西施疑惑的问。

    “爹临时改变了主意。”

    “哦!那是为什么呀?”

    “夷光,爹就跟你明说了吧!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的呆在家里,没事时不要往村里乱跑。”老者神情一片凝重说道。

    “怎么了?是不是村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西施见着父亲紧触着眉,加重了她的疑惑。

    老者深深的叹了气:“吴王失踪了,现在吴家大批的人马正在驻越的边界上大力搜寻吴王的下落。”

    “吴王?爹,您说的是夫差吗?他失踪了?”西施边晾起了纱,边问道。

    “正是!若是果真如此,我们越过百姓又要遭殃了。”

    老者又是重重的叹了气。

    “他是怎么失踪的?”西施晾起了最后一件纱,转过身问。

    老者捋着胡子,悠悠的语气:“听说夫差遣着一纵人马进了深山打猎,追逐着猎物之后就失踪了。具体情况爹也是不太清楚,夷光,听爹的话,若是没什么事就不要往村里跑,万一与吴军撞个正着,你又生得这般俊俏,如若有个什么闪失,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娘呢!”

    爹的这份苦心,西施是深知明理,遂是点了头:“爹,您就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嗯!那爹就放心了。”老者欣慰的转身进了里屋。

    “夫差失踪了,不知道对我们越国百姓是福还是祸?”亦是一声轻轻的叹息,方见伊人凝眸。

    咋起秋风萧萧,落叶杂纷……

    ‘吱-吱-吱’响的轴齿,蔓纱轻舞,缕缕线线,团团结结,揉为似雪。

    ‘悉-悉’的声响,惊扰了纺纱中的伊人。西施把头探出了窗口,只见后院方的草丛旁,是一阵阵的蠕动。声响越来越大,伴随着异物的折断声。

    西施推开了后院的门,心里几分忐忑不安。

    “你是谁?”西施惊呼声而出。

    那人方然愣了一下子,拨开了身上的草屑。

    “MD!真是邪门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那人唾了句话。

    “哎!我在问你话呢?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难道他是个疯子?西施怔怔的盯着他看,貌似不像。

    “我叫萧玉笙,怎么?没见过帅……”萧玉笙顿时呆愣住,眼前的妞儿,长得实在是……四个子:乃是倾国倾城呀!想我萧玉笙什么漂亮妞没见过,可眼前是一身素衣,不施粉戴,明眸利齿,真是TMD美得灰飞烟灭。

    “哎!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西施再度问道,总觉得这不速之客,怪模怪样的。

    萧玉笙依旧是放肆的打量着她,只是她的穿着打扮,令萧玉笙大感惊讶:“你是在拍电视剧吗?干嘛穿成这样?再者,我怎么没在电视上见过你,像你长得这般漂亮,若是不能大红大紫,真是可惜你这张脸蛋了。”

    “拍电视剧?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西施对于他所说的话,甚是感到莫名其妙。

    “不会吧?我说的是中国话,你都听不懂?你小学没毕业啊?”萧玉笙甚是大感意外。

    西施皱起了眉,却是不理会他。

    “夷光……夷光……”

    忽闻到爽朗的呼叫声。

    “遭啦!是我爹!若是被他发现你就不好啦!孤男寡女的,却是男女受受不亲,你赶快找个地方藏起来,快!我爹就要来了。”

    西施手忙脚乱的推桑着萧玉笙进了屋檐的角落里,拿着稻草遮掩着。

    “夷光,你刚才在和谁说话?”老者话矣,已经是到了她的跟前。

    西施慌忙的掩饰着说:“没啊!您一定是听错了,爹,您找我有事吗?”

    “哦!是这的,爹要到邻村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