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君恩:家有囧妻

热门小说

我在江湖飘  015:一定有阴谋(2)

章节字数:2284  更新时间:10-11-19 13: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错,是断剑山庄的江湖令。

    花殇冷笑,“断剑山庄的江湖令没有人能伪造。”

    姬落雪收起半块令牌,“看起来很像,我需要研究一下。还有,不要随便诽谤弄玉。”

    “人证物证俱全。”

    姬落雪挑眉,“或许是有心人故意挑拨断剑山庄和播云城。以弄玉的武功造诣,她要是想杀君城主,绝对会亲自出马。弄玉出马,一个顶百。”

    君无名忽然道,“事情才刚刚开始。”

    姬落雪一怔,意味深长颔首,“是啊,才刚刚开始呢。”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事情在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的行程中,三天两头有已退隐断剑山庄的的武林高手出现,欲取君无名性命。

    连续几天打得筋疲力尽香汗淋漓,姬落雪学乖了。每次看到有人来袭,她大叫一声一溜烟失踪,找个安全地方一边吃糕点一边呐喊助威。直到他们快支持不住,她才会慢悠悠出现,说着风凉话加入战局。

    刺客一直是生面孔,唯一不变的是身上那块江湖令。

    积攒了三十二块江湖令时,他们终于来到少林寺。

    姬落雪对巍峨古刹毫无兴趣,不想与晨钟暮鼓打交道,直接向接引小僧说明来意。

    小僧一听是方丈的贵客,忙将他们引入后山古松林。

    在松间小亭略坐片刻,该隐方丈笑吟吟出现。“阿弥陀佛。姬施主君施主远道而来,小僧欢迎之至。”

    姬落雪不屑冷哼,“秃驴,你已经是老衲了。都快八十的人了,还喜欢冒充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你臊不臊?”

    一旁小僧脸色稍变,“施主,请口下留德。”

    该隐笑呵呵向小僧交代了几句,“无妨不妨,小僧与姬施主是旧识,无需拘泥。”

    小僧领命,迅速往禅房去。

    姬落雪笑眯眯咂咂嘴,“秃驴,你的脑袋越来越光了,。”

    “大师,冒昧前来打扰了。”君无名恭恭敬敬拱手。

    “君城主大驾光临,是本寺的荣幸。”

    该隐示意大家坐下,闭眼诵了声佛号对姬落雪说,“小僧今年五十开外,比姬施主你大不了几岁。”

    姬落雪眼尾抽搐几下,低头扶着桌沿干呕,半晌才擦擦嘴,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该隐,“秃驴你还真敢开口,我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你丫的五十多,根据数学四舍五入法你是一百多岁的老不死。我二十四,正是双十年华的花季少女。”

    该隐摸摸光头,低声道,“我是秃驴没人知道我有白头发,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我是老衲。”连白头发都看不见

    姬落雪端着清茶喝一口,“老而不死是为贼也,你都一百多了,果真很贼。”

    该隐气结,视死如归闭上眼睛,“这次上少林你又想勒索我什么?”

    姬落雪张大嘴巴,憋着气跳起来,手指在空中破抖啊抖,“秃驴,以我们的交情,你说我。。。勒。。。。索。。。。你。。。”

    该隐拍她后脑勺一巴掌,“少装,除了勒索老衲你会干什么好事?”

    姬落雪如沐春风徐徐一笑,端起一盏清茶递给他,“大师,您说这话可就见外了。”

    该隐大师将喝进嘴里的茶全部喷出来,茶盏掉在地上,如同见鬼般退到十步之外,脸色发青,“你。。。好好说话。”每次她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他事后总是需要休养个一年半载。

    她的声音柔弱似水,温柔无害,“大师,我是来跟你比试的?”

    豆大粒冷汗出现在他光滑的额头上,“你不会又想比头发长吧?”

    君无名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该隐,大师,你受苦了。

    姬落雪委屈地撅起小嘴,楚楚可怜,“上次跟你比试,是你答应让我出题的。不过这次我答应你,只比武功。”

    “真的。”该隐不抱希望的问。

    “是真的,有天下第一剑君无名作证,我发誓是比武。”姬落雪把君无名推上前。

    君无名不知她想干什么,被动地点点头。

    该隐欲哭无泪,“落雪,我可以选择投降吗?”

    姬落雪摇摇手指,无辜眨眼,“不行哦,你要是投降我就把你的丑事说出去。”

    该隐尖叫一声,惊天动地大吼,“千万别告诉别人我从来不穿内裤。”

    姬落雪皮笑肉不笑,“我没告诉别人你从来不穿内裤,也没告诉别人你暗恋空善大师,更没有告诉别人你偷看慧心洗澡。”

    该隐磨牙,勉强扯动嘴角肌肉,“说吧,要什么赌注?”

    她继续皮笑肉不笑,“易筋经。”

    “易筋经你不是练过了吗?”该隐咆哮。

    “你只借我看三天,第一页来不及背。”

    该隐愣了一下,继续咆哮,“为什么是第一页?”

    姬落雪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神秘深奥的笑容,“因为。。。。我高兴。”

    该隐抓狂,“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要跟你比武,赢了进藏经阁看易筋经,输了给你你一直想要的东西。”姬落雪叹了口气,“天下第一,你不会连我都怕吧?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请空善大师,慧心师太来作证。”

    该隐冷汗直流,一身袈裟即将湿透。眼睛一闭心一横,“阿弥陀佛,贫僧豁出去了。”这个魔女,一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无谓的挣扎,只会带来更多痛苦。

    姬落雪笑着摇摇手指,“停,我先来。”

    比武还有先来后到?君无名和花殇不知所以,该隐却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有阴谋有阴谋,一定有阴谋。

    “开始啦。”姬落雪抛个媚眼。

    该隐双腿打颤,“你。。。。究竟要干什么?”

    “看看不就知道了。”

    姬落雪飞身跃起,窈窕的身子在空中飞舞旋转,淡紫色纱衣迎风摆动。松针纷纷落下,在地上铺起一层绿意。

    舞毕,众人默然。

    该隐大师在悲哀。

    君无名为他悲哀。

    花殇为君无名悲哀。

    姬落雪踩着松针,款款走到该隐面前,笑吟吟,“是啊,大师。来,该你了。”

    “比舞。。。。”该隐大师面无表情,似乎极力隐忍。

    “大师。。。”君无名对该隐万分同情,忍不住出言安慰。

    该隐以手势制止他说话,对姬落雪道,“你赢了,老规矩,可以到藏经阁阅经三天。”一转身,他嘴角立即渗出殷红的鲜血。

    姬落雪拍拍他的肩膀,“大师啊,别想不开。出家人,四大皆空,小小易筋经算个屁,阿弥。。。托福。”

    “你跟老衲来,到藏经阁去。”该隐步履稳健,嘴角却不断渗出血迹。

    姬落雪朝君无名挤眉弄眼,“等着,我很快出来。”

    待姬落雪和该隐走远,花殇低声道,“城主,姬落雪有古怪。”

    君无名面不改色,“本座已命星痕去查。”

    花殇恍然大悟,“原来星痕护卫一直跟在我们身边。”

    君无名颔首,没告诉她另外一名护卫末霜也隐于暗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