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也  第五回 蜜做的舌头

章节字数:2730  更新时间:10-12-28 15: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仁宁宫宫外

    嫔妃们早早来请安,一来都想看看新来的真充容的庐山真面目二来有传言她与太后不和,不知今天是否能上演一场好戏。

    传言传了三天,太后的寝宫也安静了三天。

    “姐姐好,姐姐昨晚睡的可好?”涵昭仪屈膝向荣妃问好,不过言语上的挑衅显而易见,谁不知道那个皇甫妙一进宫第一天的晚上,皇上可是在她涵昭仪这歇息的!

    “涵姐姐可说笑了,荣妃姐姐每天忙于政务,太后娘娘可是心疼的很啊,荣妃姐姐还能睡不好啊。”说话的王婕妤,一句话点出了荣妃的靠山让涵昭仪收敛些。

    涵昭仪冷冷一哼,她是不怕得罪荣妃的,后宫无主,一切看似由荣妃管理,实则是太后幕后指示,荣妃不过就是一个传话的人,涵昭容之所以敢挑衅荣妃,是因为她是皇上最宠的妃子,也是唯一一个由皇上亲点的妃子,皇上向来贪玩,不爱政务,太后巴不得她迷住皇上呢。“呵呵,妹妹说的极是啊,有妹妹你帮衬着荣妃姐姐,荣妃姐姐肯定睡的踏实。”

    这个王婕妤原本就是荣妃身边的大丫头,被皇上看上了,封了个婕妤,这原本就是出格了的,本以为皇上有多宠爱这个王婕妤,没有想到皇上去过一两回变再也没有去过了,倒是便宜她得了个婕妤的品级。

    “瞧涵妹妹这个会说话,怪不得皇上疼你呢,连我都忍不住想看看咱们这玉妹妹的舌头是不是糖做的。”荣妃笑呵呵的说着,倒也不在意涵昭仪的挑衅,她就是要把涵昭仪捧的高高的,这样摔下来才疼,不是么?

    涵昭仪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荣妃说话,心下却琢磨着那个真充容怎么还没有来?怎么比她这个伺候皇上的人来的还晚啊。

    “太后,真充容还没有到。”锦翠在宁惠太后耳边小声说道。

    宁惠太后点了点头,继续捻着佛珠,心里却有些恼。

    皇甫妙一真的不怕惹怒她么?或许已经不在乎了,还是真当自己那一百大箱黄金为护身符了?与后宫之主光明正大的为敌,恐怕是太草率了吧。

    “让她们进来吧。”不能因为一个真充容坏了规矩,是她太不冷静了,她是太后,她是充容,还能逃的过她的手心?那她真是白活了,白白当了太后了。

    现在不但要冷静对待真充容还要好好对她,不能让人说她过河拆桥。

    荣妃左首位涵昭仪右首位其他嫔妃随着两人请安。

    “难为你们了,虽然到夏天了,早晨还是有些凉的。”话是这么说的,不过并没有叫众嫔妃起来。

    “太后慈祥,这是臣妾应该做的。”众嫔妾说道。

    “起来吧。”

    “是。”

    “真充容可在?”

    荣妃站起答道:“回太后的话,真充容妹妹身体孱弱昨日又舟车劳顿,今日……”

    “可命太医来看?”宁惠太后身子前倾,状似很关心的样子,眼睛却一扫众人,心下了然。

    除了荣妃神色平常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焦急与嫉恨。

    “回太后,并没有。”

    “请……娘娘安。”门口的执事太监道,声音不大,不过有些异常,倒是引起了宫内众人的注意。

    真充容来了。

    左一个女官搀扶,右一个女官手拿一件披风。

    真充容一步三喘的来了。

    两位女官的脸上都冒出细汗了,自真充容下轿到走到门口可费了不少事啊,一旁侍女没有传唤哪敢过来搀扶,再说她们也不敢用太后的人。其他几个小太监见殿内已说上话了也未敢插嘴通报,只是门口的太监请了个安,算是通报了。

    真充容摆脱女官的搀扶自己走入殿内。这仁宁宫可不是随便就能进的,众嫔妃都没有随身侍女在殿内伺候,她最好也不要。

    真真的是胜西子啊,婀娜多姿,那一骨子的娇弱,我见犹怜啊!

    荣妃屈膝向太后行了礼自行坐下,才看见皇甫妙一,唉,怪不得连太后都看呆了,果然是美人啊。

    直到皇甫妙一走的有些喘了,其实也没有走几步,太后才回过神来道:“锦翠,还不服侍充容娘娘!”

    “谢太后恩典,实在是……咳咳……身体不好,失礼了。”皇甫妙一咳嗽声掩盖了对自己的称呼,要她自比臣妾,说实话,有点恶心。

    “不必拘礼,原是想免了你请安的,不过充容娘娘是新客,还是要见见姐姐妹妹的。”太后抿了口茶,皇甫妙一啊,就因你的美貌,你也不用想在这宫里踏实待着,自有人整治你。

    “呵呵,妹妹长的好标致啊,可是羞煞了我们啊。”涵昭仪笑道,倒是很真诚。

    连荣妃都特意看了眼涵昭仪,不像她的语气啊。

    皇甫妙一福了福身,并没有答言,她现在看起来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坐下吧,充容娘娘也和大家熟悉熟悉。”太后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侍女已搬来一把椅子。

    皇甫妙一斜坐下。

    一片寂静,都等着谁说点什么。

    殿内一片寂静。

    宁惠太后轻咳一声,“真充容,小小年纪就如此,平常要好好调养。”

    皇甫妙一服着锦翠站起来,她倒是不客气,当真使唤着太后身边的红人,屈膝行礼,“太后恩典,妙一胎里带病,咳咳……自小如此,倒是劳烦太后惦念……唉,妙一命中本来无福啊……呜呜……如今爹爹也……呜呜……现在又来讨太后皇上的嫌了,呜呜……妙一是罪……呜呜……”罪该万死,话不说完就要跪下去。

    当然是没有跪下去。

    荣妃微微皱眉,太后不过就是说了一句话啊,就勾出皇甫妙一如此这般,说哭就哭,她还真没有料到,这皇甫妙一不得不让她认真对待了,出牌不按牌理,切不可小视,荣妃暗暗告诫自己,表情回复的平常。

    “快快起来,真充容不必如此的,你父亲哀家也是见过的,你进宫陪陪哀家也是无妨的何必说这些见外的话,锦翠服侍真充容坐下。”宁惠太后真诚的说,一副慈母的样子,并不理会她口中带了皇上,宁惠太后只是提自己,并且提到了皇甫平,眼睛直直的盯着皇甫妙一。

    皇甫妙一手帕掩嘴呜呜的哭着不能自已,随着锦翠坐下,她刚才提她父亲了,他们见过?怎么见得?因为天驭?想着抬头看了眼太后,正对上一双没有笑意的眼睛,心下一惊,知是太后在试探她,只是她真的见过父亲?她只知道父亲与天驭是好友并不知道她父亲还见到过太后啊,若见过……

    涵昭仪微微抬眼打量着众人,荣妃面无表情的如往常一样;王婕妤倒是有些担心的模样;至于其他嫔妃多半是盯着皇甫妙一,想必是心里不服吧,也有少数几人脸色平和,摆明事不关己的态度;皇甫妙一只是低头哭泣着。

    涵昭仪抿了口茶,借茶杯挡下了一丝微笑。皇甫妙一是个病秧子,且不能生子,就算留着一条性命又何妨;荣妃一切行动皆以太后为首,她若不动我也不必动;现在何不与皇甫妙一交个人情?

    殊不知涵昭仪的举动全收入太后眼中。

    宁惠太后并不在意涵昭仪平时的小举动,后宫本来就是如此的,就算赶走了一个还会再来一个的,不若留一个掌控了的人,她那点小聪明正好让她平常解解闷。

    “妹妹莫要伤心了,若是妹妹这模样还讨了太后的嫌,我们岂不是见不得人了?如若有需要只管和荣妃姐姐说,切莫怠慢了自己啊。”涵昭仪笑呵呵的宽慰道,还不忘拉上荣妃。

    太后看了眼荣妃,荣妃笑道:“昭仪妹妹说的是啊,呵呵,妹妹莫要伤心了,这梨花带雨的真真是美啊,可也伤身啊!妹妹住的可习惯?吃的可好?”

    多数嫔妃以荣妃为首,也都宽慰起皇甫妙一。

    皇甫妙一收了泪,不好意思道:“让各位姐姐看笑话了。”

    宁惠太后见皇甫妙一收了泪水,说道:“荣妃,真充容住的哪啊?”

    荣妃站起答道:“暂住的永传宫。”侍寝的宫殿。

    宁惠太后点了点头,现在让她住哪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