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也  第八回 怎么会是我

章节字数:2775  更新时间:10-12-28 21: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风徐来,飘来了阵阵花香,窗纱轻拂,如梦似幻,屋内是没有一丝丝香的味道,自从她当年流产后就再也不点香了,连供奉菩萨的香都不亲点,因为当年的香她流产了,并且坏了身体再也不孕了……

    宁惠太后看着镜中的自己,风华依旧,娥眉淡扫,眼眸漆黑,皮肤白皙,一点朱唇微抿,眼神中的尊贵更是一般女子无法拥有的,只是,只是她老了,她看见了,梳篦上白发,眼角的细纹都告诉她,她老了,不管她现在多么的尊贵,她都老了。

    尤其是想到皇甫妙一,那眉眼间的妩媚,纵使娇弱也无法掩盖住那正在年华的青春飞扬……

    当年她也是十五岁入宫的,也是如她那样的青春吧,不过用不了多少时间,皇甫妙一也会老的,在这个如鸟笼般的皇宫里,谁都会老的……

    宁惠太后轻扶铜镜,眼中一闪狠毒,猛的就抬手摔在地上。

    屋内没有侍女,也没有侍女进来,宁惠太后恶狠狠地盯着地上的碎片,她现在脾气越来越坏,不复当年的温婉了,或许那些温婉也是她的伪装。她已经伪装了十几年了,受宠失宠再到独宠,怀孕流产到不孕,被污被辱再到害人,她忍够了,现在一个小小的充容都敢到她面前撒野,她不会再忍耐了!

    “是谁招惹母后生气了?”不知何时进来的十三王爷嬉笑着。

    宁惠太后听着明显的讥讽反倒把怒气隐了下去了,笑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在门口站着干什么呀,快进来吧。”宁惠太后一副慈母的样子,其实两人也不过相差五岁而已。

    十三王爷依然笑呵呵的,年已三十有二的十三王爷一席白衣,笑若春风,温文尔雅,谁会相信他是商国的御骋王?

    “母后想我么?”御骋王边说着边走到宁惠太后旁边。

    宁惠太后仰头看着御骋王,虽然岁月让她变老了,但却使御骋王更加成熟,越发的迷人,那嘴角的温暖是她一生的渴望,她却从她的庶子身上得到了……

    “母后怎的不说话?母后放心,无人知我在都里。”微微沙哑的声音带着磁性,却与儒雅的气质背道而驰。

    宁惠太后一震,顺势搂住御骋王的腰,掩盖住眼中的戒备,御骋王永远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哀家怎的不想啊……”

    御骋王轻轻抚着宁惠太后的背,嘴角露出一丝鄙夷但又迅速的消失了。

    “母后可是为皇甫家长女忧愁?”

    宁惠太后微微一愣,松开御骋王,侧着身子看向窗外道:“唉,只是想起了年轻时的我了。”他在宫里果然有探子!虽然只是试探的一问,但宁惠太后还是明了她在宫中的一切御骋王都是清楚的。

    御骋王板过宁惠太后的身子,笑道:“母后哪里就老了,现在的母后与儿臣年少时的记忆一样。”那年他十二岁,与母妃静守在小小的宫闱中,还是才人的宁惠太后是那么的妩媚、那样的温暖,只是现在……

    “呵呵,母后哪有你说的如此年轻,倒是你,怎么大老远的回来了……”因为皇甫家三女?看来也是冲着银子来的吧。

    御骋王坐到宁惠太后身旁才道:“皇甫平暴毙,腾云大将军回都,我怕你出事就回来一趟。”

    宁惠太后搂着御骋王的腰,趴在他的怀里低声道:“难为你了啊。”若是真出事了现在才赶来恐怕也完了吧……

    “皇甫家大小姐可还老实?”旧话重提。

    “现在你应该叫她真充容。”果然是因为那一百箱金子。宁惠太后暗暗咬牙,甭以为她不知道他暗中做的事。

    “真充容啊,品级够高的啊,看来陛下又得一美人啊。”御骋王调侃道。看来确实有一百箱金子,不然她不会如此刻意避谈真充容。

    “呵呵,可不是,那真充容是真真的胜西子啊。”

    “她再怎么胜西子也不如我母后貌美……”御骋王在宁惠太后耳边轻轻地呢喃。

    宁惠太后筋骨一酥,更加瘫在御骋王怀中,但说出的话可不酥软,“只可惜是个短命的啊。”她要亲手杀了皇甫妙一!

    御骋王撇了撇嘴,女人果然善妒啊,他一点也不怀疑宁惠太后整人的手段,当年和她有过节的那几位妃子皆不得善终,包括他母妃……“可惜了她风华正茂啊,也可惜了她家满堂金玉啊……”御骋王感叹道。

    “皇甫家果真还有?她已经抬进来不少……”话说到一半,宁惠太后抬头望着御骋王,她是猜测皇甫家还有财产,她几乎可以肯定会有的,但是真正的知道这是一件事实后,还是很吃惊,皇甫家到底有多少啊……所以她也说漏了……

    御骋王还是那样的表情,温文尔雅,面带微笑,或许有一闪而过的不快吧,但是她没有看到。叹了口气,她老了,已经斗不过这个心机越来越阴沉的御骋王了,真的是老了……“你的东西会给你的,谁知道你来的这么早啊,还没有准备呢。”

    御骋王笑道:“谁着急要那东西了?我是和你商量下西陵家事的。”既然宁惠太后很识相他也就给她个台阶并且“你的东西”这个词取悦了他,不过宁惠太后肯定不明白他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西陵?他们有动静了?好大的胆子!”宁惠太后挣脱御骋王的怀抱,她不可能允许有人要代替封家!

    御骋王看着宁惠太后生气的来回走动,西陵家族没有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个能力,如果没有人给他们撑腰的话。

    他是不在意有人代替封家,正好牵制一下太后的注意力,宁惠太后认为天驭好欺,他可不这么想,他自己之所以能活下来还是沾了母妃的光,若不是他母妃牺牲自己救了宁惠太后他恐怕也早就西去了。

    而天驭是唯一光明正大的活下来了,并且还登上了皇位,恐怕是真的不简单吧。所以他要对付天驭。

    “御骋,不会是你吧?”宁惠太后转身瞪着御骋王,此时,她眼中尽显狐疑之色,脸颊微红,说是生气看着到有些小儿女态。

    御骋王眼神有些弥散,仿佛宁惠太后还是当年的那个女孩……

    啪!

    御骋王回过神来,看见地上又多了新的碎片,心中摇了下头,她已经不是她了……

    “怎么会是我呢?”御骋王并不过去安慰宁惠太后,只是谈谈的笑着。

    宁惠太后冷冷的看着御骋王,很明白他现在的想法,他是不会阻止的西陵家的,他不帮助就不错了,可恨!不怕,或许她可以重新制造一个四大家族,下一个皇甫家没准就是她封家“恩,不是就好!”

    宁惠太后走到窗前,朝外面招了招手,不一时就进来两个貌美的小女孩,也不过十一二岁,身着一袭白衣,腰间束着金色的带子,腰不盈一握,只可惜两个女孩子面无表情,眼神中一丝波动都没有,御骋王眉毛微微一皱,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母后调教的人儿就是可人疼……”

    两个女孩子动作轻盈,迅速将地上的碎片清扫干净,对于御骋王说的话眼中一点起伏都没有,果然……

    “你不用试探……”话还没有说完宁惠太后就将一旁的花瓶打碎,两个小女孩依然只是低头打扫。宁惠太后走到一个小丫头身边,用脚踢了踢她,小女孩抬头询问的看向宁惠太后,宁惠太后伸手指了指刚才打碎的花瓶,小女孩忙过去清理。宁惠太后得意的向御骋王说道:“她们不会把你说出去的,耳不能听口不能言,亦不会写字,绝对忠诚,你若喜欢送你两个。”

    御骋王看着那两个小女孩摇了摇头,宁惠太后现在是越来越心狠手辣了啊……

    宁惠太后却以为御骋王看上了那两个小女孩,冷冷一哼,男人都是这个样子,“你走吧,待时间长引起别人的注意,东西在后院,你叫贴身的小厮去取吧。”

    御骋王点点头,起身走了,不怎么在意,他很明白宁惠太后的性子,尤其近年来越来越性情不定……

    现在是个机会,宁惠太后残暴不仁、独霸一方的皇甫家散了、众世家蠢蠢欲动、再加上两大国争王,正是乱中为王的时机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