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也  第十一回 确实是风寒

章节字数:2586  更新时间:10-12-28 2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甫妙一面对着红衣人眼中闪过诧异就没有表情了,好厉害的轻功,不知站在她身后多久。

    皇甫妙一绕过红衣人继续向前走。

    走过红衣人,皇甫妙一表情有些凝重,红衣人蒙面,但是皇甫妙一觉得自己见过,身高也比较符合,可是又觉得没有见过,与心中所猜想之人相比,眼神过于犀利,且略显强壮。

    这下换红衣人眼中闪过诧异了,但随即笑了,眼中闪过一丝调皮,一转身,一把将皇甫妙一搂在胸前。

    皇甫妙一没有反抗,只是这么的靠在红衣人怀中,皱了皱鼻子,这人身上没有任何香气,很是谨慎,不过就是这身红衣忒狂妄了些,黑街半夜的,红衣还是很显眼的,只是那个黑衣人呢?皇甫妙一下意识的看向仁宁宫。

    红衣人皱皱眉头,没有反应?任人搂着?低头嗅了嗅皇甫妙一,居然也没有什么香气,更没有中药味!

    皇甫妙一察觉到红衣人的动作了,推开红衣人的胳膊,走回房。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谁么?”红衣人看着自己被推开的手臂说道,皇甫妙一的每个行为都出乎他的意料,这令他很兴奋,他就知道皇甫平的女儿该与众不同的。

    “不想知道,今天晚上我没有出来过,也没有看见看见黑衣人和红衣人,红衣人也没有来到绿意居。”皇甫妙一慵懒的声音在夜晚听起来另有一番感觉,一点也不怕红衣人下毒手。

    红衣人听后狂笑不已,这丫头的胆子真大,她如此一说,若他真是歹人的话必杀她灭口,她还真不怕死啊。

    皇甫妙一疑惑的转身望着红衣人,笑的这么大声真不怕泄露行踪么?真当是自家啊!

    自家?

    红衣人一说话就丝毫没有掩饰的行为,念心应该也知道了这个红衣人在院内,但是没有出来,也没有其他人出来,想必是被人点了睡穴了。

    皇甫妙一再次细细的打量红衣人,莫非他真的是……

    红衣人伸开手敞开胸任她细细打量,嘴边还漾着笑意,皇甫妙一注意到红衣人的笑意,很想翻个白眼,心中已经认定是天驭那个不务正业的家伙了:“你找我有事?”

    那那个黑衣人是谁?去了仁宁宫……

    红衣人挑了下眉,这么快就认定他是谁了?正欲说什么,听到仁宁宫传来喧嚣,诡异的一笑,朝皇甫妙一抛了个媚眼,转身离去。

    皇甫妙一看着红衣人离去的方向不语,好一会后惠宁宫静下来了,才回房去,边走边喃喃自语:“妖孽啊……”她怎么会觉得这家伙的眼神犀利呢?

    这就是父亲的好友了,奇怪的人啊,不过也是和父亲在一起的都很怪……

    皇甫妙一回房后,待念心如同以往,喝了解酒汤,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站了半天还真有点累。

    念心无奈的看着这张素颜,螓首蛾眉,醉颜微酡,真真是个美人啊。

    看着她就想起家中的幼妹,也是身体不好,也是如此花样年龄,还好不用入宫,只是幼妹是真的身体不好,皇甫妙一……就不好说了,在夜里站了好一会又饮酒,现在看来是没什么大碍,可见身子骨还是不错的。

    可惜要蹉跎在宫中了……与她一般啊……

    叹了口气,离开,徒留一室的娇媚。

    第二日一早,天还蒙蒙亮时,众嫔妃已得知昨日晚上太后的宫里遭了贼,皆忍耐着显示孝心的心情等着去请安,说不定谁就能入了太后的法眼呢。

    哪知,众女还没有到惠宁宫门前,太后就下旨以受惊吓且称仁宁宫染了邪气而在存真寺修养百日,并宣真充容与御骋王之侧室水氏以及两名品级较低的嫔妃一同陪驾并抄写佛经。

    众女又是暗地对皇甫妙一一阵讥讽,谁不知道她与太后有过节啊,这把恐怕就回不来了呢。又对那两名嫔妃一阵嫉妒,不知道哪里被太后老人家看重,说不定回来就是个荣妃第二、真充容第二!

    至于水氏,众女是看笑话的程度居多,因水氏与太后交好所以在王府里连王妃也让她三分,但谁不知传言太后与御骋王……

    嘘……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正当大家哀悼真充容、眼红两名美人,取笑水氏时,有一个消息把大家震了一下。

    真充容因晚上受了风寒现在处于昏迷中,太医说身体太虚实在是不适合颠簸,且怕过了病气给太后,因此恐不能陪伴太后了。

    别说太后不信,就连念心都觉得蹊跷?这风寒怎么来的就这么巧,难道昨晚皇甫妙一是故意出去受凉的?难道真充容比太后还早知道自己要出宫?

    这下念心又不大确定皇甫妙一的身子骨怎样了……

    从昨晚的迹象来看,皇甫妙一身子骨确实不错,但今日……

    太后自然是“十分关心”,又派了几名太医把脉,所有的太医诊断的都是晚上着凉得了风寒不宜出宫。

    太后明显还是不相信的,又把念心唤到仁宁宫中细细的问了一遍,得到的答案无非是因思念父亲无眠所以夜晚在窗前坐了会,没想到就风寒了。

    无奈,但也无法,气自然就撒到了念心身上,免了念心女文一职沦为奴级,一辈子伺候皇甫妙一吧,除非哪一天皇甫妙一香消玉殒!

    念心心中叹了口气,看来她也把太后给惹了,不然太后不会如此挑拨离间的,卑鄙啊!虽然她现在是奴级了,但还好没有牵连到家里,这就行了。

    念心看着那支皇甫妙一赠与的金簪,皇甫妙一对于她的态度,她一直都无法确定,信任?排斥?喜爱?厌恶?

    她对于皇甫妙一这个人也看不透,虚伪?自大?聪明?无知?

    她是一个四品官员的嫡女,按律例应当入宫为女文,她追随天驭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没有深仇大恨要报,也不是父亲为升官送给天驭的,对天驭没有什么爱慕之情,对于大是大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坚持,只是商国本来就属于天家的而不是么?她自然要听从商国的主人的命令了,也就是天驭。

    功夫是东方辰的黑衣教的,其实当年她也是误入贼船,和现在差不多,她倒觉得在阴险方面,天驭和皇甫妙一还是很配的。

    还是王爷的天驭问年幼的她:“若说让你进宫,你会服从于谁?”

    “谁是商国的主人就服从谁。”

    就是这一句话她成为了天驭的眼线,或许天驭是打算为兄长培育自己的,谁也没有想到天驭就会是商国的主人……

    直觉上她觉得皇甫妙一是无害的,对于自己还是对于天驭。

    昏迷的皇甫妙一还不知道她降为奴级的事,若是知道准说能不伺候天驭那个妖孽其实也是不错的……

    太后想带皇甫妙一出宫自然有她的事,但现在恐怕是要改变计划了,只好让皇甫妙一在宫内养病,改宣王婕妤陪架了。

    众人马上把矛头指向了王婕妤与荣妃,看来荣妃就要失宠了啊,新的弄臣就要诞生了啊……

    不知是哪位嫔妃指出的,其实念心现在沦为婢女都是真充容一手造成的,念心与真充容之间恐怕有嫌隙了,而且太后说了,只要真充容殁了,念心就可脱离奴级,所以现在病重的真充容,没准就被愤怒的念心给……

    众女的热情迅速的又转到了真充容身上了,还没有清醒的皇甫妙一已经被众嫔妃杜撰了很多死法。

    若是皇甫妙一现在醒了,说不定又会气晕的,但是大家低估了皇甫妙一的承受力了,也高估了太后的忍耐力。

    一炷香的时间,那名胡言乱语的嫔妃就销声匿迹了……

    宫中也终于恢复了宁静,一段时间内,没有人敢私下讨论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