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也  第二十回 这么个木头丫鬟

章节字数:2666  更新时间:10-12-29 16: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总算是有点小收获,宁惠太后也太不小心了吧,有可能是宁惠太后当年命侍女烧掉,但是侍女不舍得毁掉如此好纸,珍藏起来,若是这样的话,那个侍女应该也不再人间了,不然纸不会还在那。

    “念心。”皇甫妙一猜测的纸的来源,想起对宫中还不甚了解,所以想找个宫中老人询问一二,但又不想做的明显,也就只能让念心寻找一下了。

    念心低头想了想,说道:“现在宫中老一辈的女官,只有太后那里的锦翠,就没有了,就是有年龄相当的也是后进的了。公公之间到是有四个不过出宫了两位,太后身旁一位皇上身旁一位。”

    “哦……冷宫中呢?”例如废掉的嫔妃也行。

    “冷宫中也没有了,前几年都没了。”死的死,疯的疯,疯了的也很快死了,谁下的毒手不用说。

    皇甫妙一明了的点了点头,这宁惠太后心够狠的,与她同一品级的嫔妃没留一个活口,侍女也没有,除了自己身边的,没准她自己的侍女都是她下的手呢,连皇子也就只有皇上和御骋王两人活着:“皇上不是用一个妹妹么?公主殿下呢?”

    这名公主她是知道的,一出生就被送进存真寺祈福,从来都没有踏出存真寺一步,说不定已经死了。

    念心咽了下口水,这属于皇家秘辛,怎么这么大方就问呀,唉:“回娘娘的话,居上公主一直为天下祈福……”念心很流畅的将官方语言说出来,不过心下想起可怜的公主也不禁伤心,公主现在恐怕才十岁左右,先皇驾崩时不过不满周岁。大把的青春年华只能常伴孤灯。

    居上公主啊,后来者居上,这位公主殿下是一定会回宫的,就要看天驭的心思了,能活下来就不易了,这位公主的母妃不简单呀。

    “念心,以前王府的姐姐们可都在宫中?”皇甫妙一随口问道。

    谁知念心脸色一变,谨慎的向四周看了看。

    皇甫妙一看了眼念心,笑道:“不好说就先别说呢。”现在也确实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念心咽了口吐沫,还真把话咽下去了,现在不方便,还是找个时间细细的说吧,也要询问一下天驭是否要告知皇甫妙一。

    皇甫妙一让念心将纸收起来,继续闭目养神。

    念心也不问纸的来历用处,只是擦了擦汗,继续整理房间,这把应该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至于皇甫妙一想知道一些以前的事,还是向天驭禀报一下,或许天驭愿意讲故事吧。

    众侍女忙活了一整天,总算把绿意居弄出来个样子,到也没有再寻出其他的东西,所以说宁惠太后厉害呀,一点把柄都没有,除了那几张钗环纸,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突破口吧。

    没有人告诉她前朝的事,她就只能慢慢的挖了。

    天驭那倒是可以询问一二,反正现在他们是一根绳的蚂蚱了,总该互通有无一下吧,但是还是想讲究技巧,别万一出动他心弦,那就不好了。

    谁不知道御骋王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当年的婵妃也就是御骋王的生母一命换命,以自尽换取御骋王活下来,没想到宁惠太后居然遵守诺言了,不排除其实两人早就有奸情。

    天驭活下来了,而且还当了皇上,谁又知道他的生母是怎么样做的呢?天驭的生母不过是小小一昭媛,死后也没有追封,没准天驭还有可能恨他生母呢。

    还有那个居上公主,她的母妃倒是尊贵,只可惜在先皇走的时候一同走了,殉情了。在皇甫妙一眼中,又是一个一命换命的例子。

    总之前朝有很多很多的谜团,她很好奇呀。

    今朝怎样,她又怎样,只能一步一步的来了,她是怎么都不会让自己走到一命换命的地步的,也是为了皇甫家,她在宫中就是皇甫家的一个保障。

    她与天驭是一路走向黑了,同喜同悲,所以也不能天天耍小性挤兑天驭了,现在好歹也得见上一面,不过这个不知道野哪去了,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他人影了。

    “念心。”皇甫妙一从内室向外喊道,她不知道天驭在哪,念心总会知道的。

    “娘娘?”在外室正要休息的念心连忙过来,刚才她左眼就一个劲的跳,结果皇甫妙一就召唤她了,可千万没有什么幺蛾子呀,让她睡个好觉吧。

    “你慌什么?”皇甫妙一不高兴的斜眼看着念心,原本是没什么事的,但是想起前途渺茫,天驭还是个不着调的,心里就有气,现在看见念心唯唯诺诺的样子就更胀气。

    “娘娘,我……”念心原本也没有慌,结果皇甫妙一一耍小性,念心反到慌了,一时也没有自称婢子又顿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

    皇甫妙一见念心支支吾吾的,心里叹口气,这也忒不机灵了,这要是画心那大冰块再进宫来,她这绿意居就是个大冰窖了,哎,也懒的理刚才那茬了,直接说道:“你家主子呢?什么时候有空让他过来趟。”

    “啊?哦,是!”念心很快的反应过来了,刚一反应过来就觉得不对劲了,让堂堂皇上过来见她,这……

    皇甫妙一发现念心又走神了,无语了,她说的话有那么难理解么?就念心这样还怎么在宫里活着呀,就是一般的宅院也够呛“下去吧。”不想看见念心了,要不她会对自己在宫中的局势产生悲观的想法,唉。

    念心默默的下去了,不知道自己又是哪得罪了皇甫妙一。

    “等等。”皇甫妙一说道。

    念心转身:“娘娘有什么吩咐?”

    这把反应倒是很快:“明天把那几张钗环纸准备出来,我要用。”就是待了这么多天她依然不喜欢本宫两字。

    “是。”

    “还有明天就开始预备几桌饭菜,我后天要宴请大家。”

    “所有人?”念心疑惑道,不敢对皇甫妙一下达命令有所迟疑,只是在人数上确认下。

    “恩,凡妃嫔有一个算一个,行,就这样吧,具体的明天再商量吧,先休息去吧。”

    “是。”

    皇甫妙一翻了下白眼,除了会说是还会说别的么?她现在翻白眼的次数与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皇甫妙一闷闷的躺下睡觉,不想再分析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分析来分析去也没有什么成效,该怎样就怎样,还是让她好好的睡个觉吧。

    不过有人不想让她睡觉,就在刚睡稳当不久,进来一个不速之客。

    最先察觉的是在外室就寝的念心,因为之前皇甫妙一的召唤害的她心神不宁也就没有睡踏实,而且这个夜闯绿意居的人也很不谨慎。

    念心并没有惊动进来的人,想看看这人有什么目的,但感觉到此人向内室走去,就不得不阻止了,看来这人对绿意居很熟悉。

    念心只是刚一伸手想出飞镖,但镖还没有出手,那人手中一支柳条已横在她颈前,柳条笔直,由此可知这人的力道,念心一惊,她虽功夫一般,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被制住的,更何况还是一招未出。

    “勿惊,是我。”

    念心一听声音便知原来是天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早说,反正是黑夜他也看不见。随即又点了点头,识趣的躺回床上继续睡觉。

    天驭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人不知道像他这功夫的境界,已经达到了夜中看物?唉,可怜皇甫妙一了,身边有这么个木头丫鬟。

    天驭信步进了内室,习惯性的看了眼桌子,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字迹,这几天皇甫妙一一直忙着生病忙着拾掇屋子,自然是没有什么闲情逸致舞文弄墨。

    天驭有些失望的坐在皇甫妙一的床上,细瞅着皇甫妙一的容颜,虽然见过几次,却仍忍不住感叹美人呀。

    他见过的美人不少,不说他现在的嫔妃单说他生母那一辈的,居上公主的母妃雅妃,绝对是倾国倾城了,容貌仍在宁惠太后之上,可惜香消玉殒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