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也  第四十一回 弃子

章节字数:2783  更新时间:10-12-30 17: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甫妙一清晨时才睡踏实,念心只得去趟玉涵宫打个招呼。既然是涵昭仪管理后宫就算皇甫妙一不在意,也总该说一声。她可不敢叫醒皇甫妙一,那种忧郁的眼神还是对着天驭吧,她就算了,晚上会做恶梦的。

    结果,到了玉涵宫才得知。涵昭仪也在睡懒觉。念心呼了口气,还好,这样真充容不来就不显眼了,别人会以为是涵昭仪的人提前告诉了声。

    皇甫妙一巳时才醒,喝了点银耳粥,问了念心早晨的情况,然后在后院溜达了一圈,犹豫了半天抓出来几匹蝶翼纱,这种纱顾名思义,如蝴蝶的翅膀般薄,并且纱的颜色绚烂,不敢说难得,但是要纺出一匹纱是及其不易的。

    绿意居虽然比不上宫殿大,但是胜在后院有个小花园,名为花厅,花厅左侧又有一屋,被皇甫妙一当成储存室,从家带来的东西都放在那里,也不怕被人偷了。

    皇甫妙一拿着这两匹蝶翼纱是要去荣妃那,别的拿了都容易被人利用,就这两匹纱还好点,因为薄,所以被抹上东西哪怕是浸上水都容易被察觉出来,而且这纱必须寻专门的人裁衣或刺绣,不然只能冬天的时候叠成花挂树上了。

    皇甫妙一正是这个意思,不穿在人身上就能远离些是非,但是这纱虽薄但是不易断不易裂,非要让这纱害点人,也就只能是上吊了。

    皇甫妙一噙着坏笑拿着蝶翼纱带着念儿去了丽荣宫。

    皇甫妙一对于念儿起了丝疑心,那天说丽荣宫那没有其他嫔妃的人,这怎么可能?所以皇甫妙一决定以后只要是和其他嫔妃打交道都带着念儿,随身带着炸弹,等炸弹爆炸时在场的人都有引火的嫌疑,而且炸伤的肯定不是她一个人。

    半路上就遇到了涵昭仪,似也是从丽荣宫回来,见到皇甫妙一时脸色有些僵硬,两人没有多说,点头微笑问个好,然后各走各的。

    看来天驭也暗示她了……这是两人的共同想法。

    涵昭仪脸色微愠,脚步有些忙乱,匆匆回了玉涵宫。

    晚饭也没有吃多少,闷闷的蒙被躺下了,却怎么也睡不下,一滴泪从眼角流下,天驭是真的对皇甫妙一动了心思,以前在王府时,天驭对王妃情深她不争什么,但是这真充容才来几天呀,而后从府邸进了宫,只有她一个活着进宫了,那冷妃活着形同死亡,只有她一个人陪着天驭,陪着天驭奢华,陪着天驭放荡,现在要换掉她了么?

    她不敢说没有一丝目的的爱着天驭,但只要能让天驭高兴的她都能做,能保住天驭以及她的一切事她都可以做……

    这么多年没有孩子,连在府邸的时候都没有过,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有身孕只会给天驭带来麻烦,所以一直没有,等到可以有了,但她却有不了了,几年前她不知怎么就闭经了,太医给了几副药喝了也没有什么用,又不敢多喝,毕竟是太后派的人,只得说好了……

    这身子怕是毁了……

    涵昭仪今天是失态,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后宫立刻就掀起荣妃有喜昭仪失态,究竟为何的大讨论。

    第二天涵昭仪居然生病了!在探望荣妃后生病了!

    众人皆传,涵昭仪不淡定了。

    皇甫妙一没有多想,涵昭仪一心一意的跟天驭十二年了,若天驭还对涵昭仪没有一丝感情的话,天驭也太冷漠了。

    皇甫妙一想的是天驭让她们探望荣妃的目的是什么?也可以讲那些没有探望荣妃的人会倒霉?

    不管怎样,还是总是要去的。

    看到荣妃时,皇甫妙一有些惊讶,荣妃比之前圆润些,虽然只是两三天不见,也有可能是因为未施胭粉吧,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精神头还不错,神色间偶尔闪过一抹温柔,看来母爱很伟大。

    只是也很盲目,荣妃不会不知道她这胎难保,现在她的情形如至于烈火之上。

    水充容站在一旁侍候着,老嬷嬷也一旁打扇说着逗趣的话。就冲这两个人,荣妃就有万分之一平安的可能也能被这两个人搅和了。

    一旁还站了四五个侍女,倒有点监视的感觉,荣妃也不嫌憋闷。

    “荣妃姐姐,刚遇上涵姐姐,说您身体安康气色也好呢。”皇甫妙一屈膝行礼然后笑着说道。

    一旁的老嬷嬷眉头一皱,果然是个阿谀奉承的人,不过也是,荣妃现在有喜,若剩下龙子可是贵不可言,怪不得这起子人这么献媚,想到着老嬷嬷眼中杀气一闪,若不是荣妃拦着她,说不得今也是榻上人呢。

    老嬷嬷瞎琢磨着,水充容已笑道:“可不,我都说姐姐福气大,让姐姐安心养胎,小衣服什么的就交给我和老嬷嬷,结果姐姐还是不放心……”

    让你做当然不放心了。

    皇甫妙一笑着又应了几句话,发现荣妃一直都没有说话,也可以说是插不上话,水充容虽然比平时多说了几句话,却还是很羞涩,但是又很喜悦。

    皇甫妙一觉得自己的演技不敢称状元吧,但榜眼是没有问题的,现在来了个水充容,还就不好说了。

    皇甫妙一一直没有靠近床边,她不想靠近,看老嬷嬷的意思也不打算让她靠近,这就奇怪了。

    皇甫妙一想了想,边打官腔,边略往前走了几步,侧身坐在离床比较近的椅子上。

    没有什么异样的气味,只是微微有些潮气,她自小喝药,对气味还是比较敏感的。

    离荣妃近了一点,皇甫妙一又打量荣妃一番,精神确实很好,眼中带着一种坚定,看来荣妃也有着必生的信念,只是不知道荣妃哪里来的这种驾定。

    荣妃对上皇甫妙一的眼睛,说了自皇甫妙一的进屋来的第一句话:“妹妹越发的气度不凡了,姐姐这几天也懒怠,没空去看看妹妹,听说前个儿垚夫人进宫了,还好?”

    皇甫妙一听荣妃这句说的真心实意,也认真的回道:“夫人还好,就是一个人在府邸难免寂寞些,昨个夫人送进来的东西姐姐可看见,还可心?”

    水充容轻咳了两声,然后羞涩的屈膝行礼道:“打扰两位姐姐了,昨晚有点着凉。”

    皇甫妙一转头看着水充容没有注意到荣妃一闪而过的诧异。

    “妹妹,可要当心身子,现在侍候荣妃姐姐就更要当心了,毕竟荣妃姐姐现在是双身子,这一个万一……妹妹有没有请太医?也没有给姐姐请太医看看吧,嬷嬷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请太医,要是你们娘娘……你担得起么?”皇甫妙一一番疾言厉色,说的大家有点懵。

    皇甫妙一给念儿使了个眼色,但念儿没动,好像是没有看出来。

    皇甫妙一心中一哼,然后盯着原本就在屋里的一个侍女,那侍女被盯的心发毛赶忙出去请太医。

    “姐姐没事,就是请个平安脉。”皇甫妙一笑着安慰道。

    荣妃也笑道:“妹妹放心,这个理我是知道的。”看了眼水充容说道:“夫人的东西都收到了,也不枉小时候与夫人亲近过,尤其是那支金钗,亏夫人还记我小时的喜好。”

    皇甫妙一也看了眼被羞的低头的水充容,笑道:“姐姐喜欢就好,夫人不过举手之劳。”

    两人又说了几句。水充容与老嬷嬷老老实实的再一旁陪听,不再插话。直到侍女将太医请来,还是那位李太医。

    皇甫妙一识趣的站起来要回绿意居。

    荣妃淡淡的笑道:“妹妹走好,姐姐就不送,等有时间了定好好的和妹妹畅谈。”

    皇甫妙一一愣,也笑道:“恩,倒时咱们再去那望月亭。”

    说完看了眼四周的侍女冷淡的说道:“刚才和水充容在一个屋的都出去请太医把脉,没有问题了到荣妃姐姐身边侍候。”

    众人看向水充容,等水充容发号施令。

    皇甫妙一笑了。

    水充容满面通红,行了礼出去了,老嬷嬷也无奈的跟着出去。

    皇甫妙一心中一阵心酸,说起来她和荣妃没什么交情,两人可以说算是敌人,但看见荣妃这样,不免有些兔死狐悲,这么说或许不恰当,只能说这一次是深刻的明白了深宫的可怕。

    荣妃在宫中八年了,最后也就只能这样了,荣妃真的认为她还有时间和畅谈么?

    唉,弃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