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世如风  第三十章 垂佩感英怀

章节字数:2919  更新时间:10-12-18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儿半弯悬在枝头,宛如一张玉弓,射向无尽黑夜,点亮所有的光明,点点星辉欢呼雀跃在夜空中眨着眼睛,一闪一闪。

    铎城城主齐琛所住的府第,此时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所有人都知道连云今晚要宴请娉婷四女。本来这不过是连云一个私人宴会,不过在明了连云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雪澜阁阁主,和娉婷四女竟挥手间将影阁排行第四的菊影比下去并害得几乎当众自刎之后,这私人宴会就开成了小型的昙州国宴了,只不过宴请人名义上还是连云而已,昙王做陪,铎城大小官员更是作陪。

    而此时的城主府正厅内,铎城城主齐琛正率领一众大小官员噤若寒蝉地伫立在侧。

    慕之轩神情冷淡,高冈之上那派与众同乐的豪迈不羁早已敛去,冷峻的双目凌厉地俯视着众人,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连云嫣然一笑,慕之轩无尽温柔地看了她一眼,拉着她在主位坐下,这才沉声吩咐众人起身入席。

    连云一身雪色长裙,轻旋若舞,素锦散飞,秋水神韵,气度极佳。身边慕之轩仍是紫衣常服,在灿烂的灯火下,散发着冷冷的色泽,与连云相携而坐,一温一冷,一柔一刚,居然无比的配称。

    连云只一眼扫见厅中众人,不由微微皱眉,说了不过是个私宴,没想却弄成这般的场面,若早知是这样,她定然连慕之轩也不请了。

    慕之轩眸光闪烁,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想法,横眼扫了她一下,无声地道:谁让你这般光风霁月卓然人上?

    连云暗瞪了他一眼,权当厅中众人皆是摆设,一双美目转向四女:“娉婷、紫萱、曦瑶、林漪,今晚你们可是主角。”

    “主子可是要折煞属下四人了。”娉婷笑道,举起手中酒杯向慕之轩说道:“谢昙王两个月来照顾我家主子。”

    “本王之幸。”慕之轩一饮而尽,眉眼一亮,“今日本王等也借云儿的光,得以一睹几位风采,几位姑娘可一定要随意,随意才好。娉婷内伤初愈,不宜多饮,还是以茶代酒为好。”

    早有女婢忙不颠颠地奉上茶盏。

    娉婷不由暗赞,昙王目力真是了得,跟自家主子可是有得一拼。见他威风冷峻,对主子却是温润如水,不由心中大为感慨。

    “日前,主子宁阳遇袭,未知昙王有何高见?”娉婷挑眉问道,主子可不是一般人可堪匹配的。

    “娉婷姑娘。”菊影听言顿时皱眉喊了一声。

    慕之轩挥手打断菊影要说的话,满脸倨傲:“只怕不如娉婷所想。”

    “愿闻其详。”娉婷饶有兴味地看了他一眼。

    那日,得知雪澜阁宁阳分部有变,她一面以二十万两黄金为酬邀菊影为助力于青萍客栈擒拿贼子,一面令紫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分部清洗内鬼。

    那贼子既是死士,向来机敏,多少年血海风浪里闯过的人,怎么会轻易为人所乘?而菊影计算精准,甚至连他每一招每一步退路都预先料到。七星针分射七处,极近的距离,角度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先向着那人头颅,头颅之后则是咽喉。

    正前方是娉婷寒光闪闪的剑芒,左侧,菊影所带诸人密不透风地堵住门口,而七星针迅若流星,退后根本难以避开,那人没有选择,想要脱逃,便只能向右侧破窗而出。

    而,傻子都知道,没有防御的地方必然是不需要防御之处。在那人身形轻动之时,第三枚七星针飞至,却是向着窗棂上一个极不起眼的木片,木片弹开,一根细长的羽箭自自窗棂中暗藏的小型弓弩上疾射而出。

    那人反应极快,听得破空之声当即一个空翻。第四枚七星针已在半空堪堪等着他这一翻,正中脊背。

    菊影的七星针混有自忘忧草中提炼的软骨散,中者半个时辰之内内力涣散,手脚疲软。而那人既为死士,意念极强,只怕亦服用过不少奇珍异药,并未立即瘫倒,还在欲图反击自救。

    后三枚七星针已至,一向着那人左目,一向着心口,一向着右手手腕。仓猝之间躲闪不及,背中七星针内力不济,半空之中又无物以借力,只得长剑疾出,剑尖掠地以稳住身形,惟思先避开左目及心口的两枚七星针,再抬手提剑闪开最后一枚。

    而,向着他右手手腕的那枚七星针竟后发先至,铿铿正中,长剑落地,身子一沉摔落。最后两枚七星针竟在半空之中突然改变方向垂直而下,正中其百会、风门二穴。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困兽之斗。菊影吐出四个字,一派悠然。

    然,就是在她吐出那四个字的时候,娉婷动了,菊影早防着她有此一着,七星针堪堪在手。无奈娉婷顺手抓了几个挡箭牌横在身前,其中之一,正是宁阳城主凌秋白。

    高手过招,哪容得一丝分神,倏忽之间,影子一闪,娉婷拎着那人已撞破窗口横飞出去,自有曦瑶、林漪在外接应。

    菊影当即发出讯息,同时飞身追去。

    自然,那些讯息无一例外被紫萱截住。

    份属同行,此番娉婷是存了一较高下之心,又欲主子在慕之轩面前更为耀眼,所以一路之上,花样百出。

    饶是如此,菊影仍是生生与她们前后只相差那么一点点,实在让四女敬服不已。

    能令这样的下属忠心耿耿的昙王,能令主子别样相看的昙王,想必也该有过人之处。

    感觉到娉婷目中颇有挑衅意味的质疑,慕之轩冷哼一声,一脸孤高:“宸宕主使,嫁祸祺涯。”

    连云笑意浅浅,微微颔首,风轻云淡地斟了一杯酒递到慕之轩手中。

    慕之轩微微一怔,展眼明白了她的意思,回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他的骄傲自尊不容挑衅,可娉婷是她的人,虽有几分忿忿却是并不放在心上。换了别个,早亮出冷血昙王的雷霆手段了。

    娉婷一见主子动作,便知自己僭越了,不小心触到了他的底线,但却并不后悔,为了主子,一命何惜。而后瞥见慕之轩神情闪动,更是心中大慰,主子能得他如此相待,她还夫复何求。什么王图霸业,什么天下苍生,非她所想。她唯愿主子安乐,只要主子想要的,她都奋力以求送到主子面前。是以,主子失踪后,她更加尽心于雪澜阁,只因那是主子的心血,只因那是主子一展抱负的登天之梯。主子在,她鞍前马后。主子不在,她就以主子的身份成就主子一世令名。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自慕之轩口中说出,娉婷四人齐齐瞠目结舌。他,他他他,如何知晓?

    慕之轩恍若没见,一身冷淡,自顾自地言道:“杨沐不会起那等心思,涵国张蓝自顾不暇,只有祁国。所谓行刺,不过下下之选,于军国大计影响甚微,何况云儿的身手了得。祺涯那个老狐狸断不至于蠢钝如斯,便是要行刺,也会将我做为目标。而祁国朝堂之上,右相滕俊虽被重新启用,却仍是散淡处之不以重用。若是两国交战,鹬蚌相争,得利的渔翁只有左相宸宕。是以,此番宸宕仅仅是要造成祁国国主祺涯遣人行刺这个事实罢了,成功与否不再话下。故而,本王给菊影的命令是找出线索,将宁阳暗藏的祁国死士就地全部格杀,一个不留。根本无需审问探究。”

    连云菀尔,在众人视线不及之处,轻握住他的手。他胸中丘壑,何止于此!想想短短七年来昙国的变化便可窥一斑。

    慕之轩贪婪地享受着自她手心传来的温度,心头暖洋洋一片。

    娉婷四女恍然,看向慕之轩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崇敬,大概,只有这样的人,方真正堪入主子眼中。

    好在,她们虽一时逞强和菊影相较高下,却总算没有坏事,宁阳那些杀手死士早已变成黄土下的一堆白骨,否则,真是难辞其咎,无颜以对主子。

    当下,齐齐抱拳向着慕之轩道:“王爷!”

    慕之轩和连云相视一笑,一个称呼的变化,却意味着她们对他心悦诚服,不是因为他是她们主子想要辅佐的人,不是因为他是可能带给她们主子幸福的人,只因为他是他,只因为他值得她们尊敬。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既已认同,索性开怀。

    筵席之上,觥筹交错,其乐融融。

    苏雪晴虽有些失落,但见连云时不时地拿关切的目光递过来,心头的阴霾早一扫而空,重又喜气盎然起来。不经意间瞥见梅影,正要出声招呼,却见他十分亲密地抬手替菊影抿了抿鬓发,不觉火气呼哧一下就窜了上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