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浮世如风  第三十二章 幽幽相扶将

章节字数:3192  更新时间:10-12-20 08: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梅影见她这副模样,仿佛轻轻呼一口气都能把她吹倒似的,忙不迭地掠过去,一把将她揽在怀中。

    苏雪晴却是恨恨的横了他一眼,柳眉一蹙,用尽全部力气一掌挥出:“用不着你管!你还是去看好你那个宝贝菊影吧……”只是,此时的她浑身疲软,这一掌之力亦似棉花一般,根本没有分毫力度。

    而,梅影竟一个趔趄后退了两步,整颗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她她她她,她这是……

    当下不由得骇了一大跳。这些天来,他与晴儿几乎朝夕相处,她生性如风,爽朗活泼,天真烂漫,纯净如一池春水,虽不时对他花样百出地挑衅,但却是天性使然,绝无恶意,反而让他觉得温暖一如邻家小妹,油然而生一股亲切之意。难道,她竟对他……

    梅影心中泛起一抹苦涩,眼角的余光在连云的倩影身上转了一圈。她剑气惊鸿,舞姿曼妙,淡若轻烟,恍若浮云,一颦一笑,都深深地烙在他的心底。尽管只能暗暗仰望她的光辉,他却还是难以抑制那一股幽幽的心曲。

    晴儿,与她情似姐妹,是以,他亦待她若妹,可现在……

    思来想去,还是得跟她说清楚,长痛不如短痛,他不能误了她一生……

    “晴儿,你听我说……”他一脸郑重地扶着她道。

    “我不听!”苏雪晴软软地挣了一下,冷漠而自嘲地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傻,傻到自作多情地付出一片真心,傻到送上门去让你羞辱!好,好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晴儿!”梅影大叫一声打断她的话。她的话像闷雷一样击中他的心神,似要将他撕裂一般。有那么一瞬,他竟觉得自己早已习惯了她花样百出的挑剔,习惯了她横眉竖眼的指责,没有她在一旁喋喋不休地吵闹,他反而找不到生活的重心……

    她闭着眼睛,唇边勾起一抹凄惨的苦笑。他似乎已经看见她内心淋漓的鲜血。心痛,呼啸着汹涌而来……

    “哥,”蓦地一个声音响起,却是菊影,她和殷浩、凌秋白一行三人惶惶赶来,擦肩而过之时,见梅影面上神情甚是凄怆,不由脱口而出,“哥,你没事吧?”

    “她……是你妹妹?”苏雪晴有气无力地讶异道。

    一语既出,菊影了然地一笑,原来如此。她这个哥哥,看上去倒还算精明,到了感情上,竟也这般懵懵懂懂,还是让她帮他一下吧。

    “是啊,晴儿。”菊影笑道,“你的名字我耳朵都快听出现茧来了。原来我哥一直是个闷葫芦,现在可好,都快变成长舌妇了。晴儿是怎么做到的?改日可得好好讨教一下。”

    他们是兄妹。他经常提起她。苏雪晴双颊唰地飞上两朵红云,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诉不尽地温脉静好。

    “晴儿……”梅影一脸尴尬,菊影这么说岂不是让她更加泥足深陷?可望而不可及的晦暗,他已然饱受煎熬,又何苦让她也……正待出言解释,忽觉一股彻骨的阴寒忽地自苏雪晴身上袭过来,如乍然置身于万年雪山之巅一般,不由一惊,就见她面色惨白如冰,牙齿一个劲地打颤,瑟瑟地缩成一团。

    梅影忙一把将她横身抱起,风也似的飞身而出。

    他脸色青寒,几乎是用尽了力气想要把她揉进身体里一般,让她紧贴着自己。纵然冷入骨髓也不肯有半点放松,即使知道,他这么做了只是徒劳,但哪怕是只能带给她一丝一毫的温暖,他也决不吝惜。

    晴儿,晴儿,你一定要坚持,千万不要有事……

    “连姑娘……”菊影、殷浩、凌秋白齐道。

    连云抬起头来,暗叹一声:“药材快用尽了?”

    二人交换了一个讶异的眼神,随即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其他州郡征集情况如何?”连云秀眉微蹙,缓缓地道。

    菊影目中闪过一丝激赏,从容回道:“最快的一队,也要明日午时才能抵达。林劭诸人半个时辰前已送来了一批草药,不过亦是杯水车薪。城中现在所剩,仅够百人使用。”

    “所剩草药,先供应重症患者。凌秋白负责向百姓解释,切忌引起慌乱。菊影即刻出动所有高手前去接应州郡运药分队,越快越好。殷浩,密切留意涵国动向,边军枕戈以待,不得有丝毫松懈。”连云淡淡然拂了拂垂在耳际的秀发,轻飘飘地吩咐,一边又已将素手搭在患者脉上。

    若然药物不足,只好以针灸暂解燃眉之急了。

    连云暗自沉吟。大椎是手足三阳经与督脉之会,可宣通诸阳之气而祛邪,配陶道,退邪热,调阴阳,为治疟要穴;液门、足临泣和解少阳经气;后溪通督脉,为小肠经输穴,功可宣发太阳与督脉阳气,祛邪外出;间使为心包经经穴,厥阴、少阳相表里,故间使可调气机,引邪外出,为治疟之要穴,诸穴合用,能通阳祛邪,表里双解,调和营卫,使疟疾止而病痊愈;曲池配大椎以增退热之效;章门为脏会,可调脏气;痞根为治痞块奇穴……

    菊影忽道:“寒枫王朝那边这几日出现一支可疑商队,为首是一八九岁的小公子,显然是易容过了,而且商队成员也明显不是泛泛之辈。一行十五人,飞速南下。据探商队所运确是我急需的药材,只不知是否有诈……”

    连云一震,猛地直起身来,霎时又嫣然一笑,道:“他们到了何处?”

    “以他们的行程,不出一个时辰,便可到达凯襄。”菊影微一沉吟,道。

    “好,即刻派人去城门处接应,就说我的话,药材留下,心意我们领了,要他们速速离去,不可逗留。”

    菊影迟疑了一下,虽不甚了了,却还是依言而去。

    连云淡淡一笑,感慨不已。来人必是谌儿无疑……晴儿提过,她为公主之际,曾在寒枫王朝皇宫内苑建一专署药房,内贮各种疫症所需药材,而且为数颇丰。她本有心前去支取,又碍于现在敌我对立,再者亦不想再纠缠不清。不料,谌儿竟果有如此仁心,也不枉她教养他一场……

    “云姐姐……”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

    连云无奈苦笑,杨谌已卷到跟前,一把抱住她的腿。

    “谌儿,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杨谌扬起一张明媚的笑脸:“早知道你会拦阻,所以,距城五里,我就跟他们分开了。我先行一步,谎称是找梅影的,城门守卫就放我进来了……”

    连云在他脸上刮了一下,佯怒道:“胡闹!快回去吧!”

    “不!”杨谌异常坚定,“我要确定疫情被完全控制,云姐姐、晴姐姐都安然无恙,才会离开。别赶我嘛……”

    杨谌一个劲地跺脚耍赖。

    “好好好,”连云叹了口气,“真拿你没办法!但是,你要注意保护自己,不许任性妄为!”

    “答应答应,只要云姐姐让我留下来就好!”杨谌一脸欣喜。连云心中亦不禁漫过一股暖流。这样的纯真烂漫,离她真是太遥远了……

    “那我呢?”一道冷峻深沉的声音劈空而来。

    连云一怔,顿时僵在当下。

    见她神色有异,杨谌悚然一惊,登时转过身来,张开双臂,护在她身前,双目凛凛闪过两道寒光,从容而不失威慑地道:“你是谁?”

    那人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紫衣一展,一股掌风已然袭了过去。

    杨谌却是不闪不避,正欲一掌迎上前去,却被连云一扯,滑到一边。

    “谌儿,为什么不躲?”连云弯下身来,不无担心地问道。

    杨谌挣脱她的手,又横身上前,亦是冷峻非常:“我不会让你伤害云姐姐的!”

    “是吗?”来人冷哼一声,又是一招出手。

    杨谌轻飘飘地闪过,随即沉肩坠肘,反手便是四掌接踵而出。虽然内力不甚浑厚,手法之快却是匪夷所思,竟是中宫直进,径取要害。

    来人并不多作理会,脚步错动,早已避过,身形闪处,伸指戳向他背心,双目却恻恻地看向连云:“你怎么说?”

    杨谌左臂后挥,实是丝毫不敢怠慢,然而那人却倏然撤开。

    连云淡淡一笑:“二哥哥,你是来跟我算账的吗?”

    慕之轩一愣,又好气又好恨:“是又怎样?谁让你丢下我一个人,孤身犯险?”

    “谁帮你解的穴?”连云眉间一挑,她的点穴手法独成一路,除了晴儿,应该无人解得才对。

    慕之轩道:“云儿的点穴手法确实鬼神莫测,只是我所修习的内功心法,亦是不同寻常。练到至深处,移位换穴也不在话下。只是,我修为尚浅,是以从未轻易尝试。你出手之际,我自问躲闪不及,只得勉强一试。然而,尽管如此,却还是用了三日才得以打通所有脉络。”

    “你就是昙王?”杨谌插了进来,将信将疑。

    “如假包换。”慕之轩皱了皱眉,“你怎么在这儿?”

    杨谌却不答言,绕着他转了一圈,上上下下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负手而立,悠悠一叹,道:“不过如此嘛!”

    慕之轩洋洋自若,剑眉微挑,奇道:“哦?”

    杨谌狡黠地一笑,道:“看上去是有那么一点气度不凡,不过还是比不上云姐姐……”

    慕之轩哑然失笑,一把将他抱起,高举过头顶,朗朗言道:“是啊,你的云姐姐冠绝当世,还调教出你这么个小魔星,我怎么赶得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