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火凤于飞  第二十九章 黑云蔽天涯

章节字数:3246  更新时间:11-02-09 08: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兰影下意识地一张嘴巴,险些呆住,闻名不如见面啊。一声感佩还没咽下,却见她身子蓦地晃了一下,软软地倚在苏雪晴身上,自顾自地抬手在太阳穴上狠狠揉了两下,“昙国边境?”

    兰影心中水涌山叠,如果还有一个人能跟王爷一样力挽狂澜,大概,就是她了。当下重重一点头,说道:“是,昨夜子时三刻到天亮,王爷一行前前后后遭遇五拨近四百名杀手,双方出动近千人之众,结果,大获全胜,将所有敌手肃清。”

    连云嗯了一声,慕之轩仅仅动用了傅敬阳的五百护卫?他们哪有那般威势?竟在那么短的时间大获全胜?沉吟片刻,目中溢出明媚的亮色,“绝杀可是慕之轩所制?”

    兰影神情一滞,应道:“正是。王爷没跟姑娘提过?”

    连云微闭了闭眼睛,知道慕之轩素来自负,压根没想过要将绝杀拿出来炫耀,而决非刻意隐瞒,也便不放在心上。“说下去。”

    “今早,王爷连颁五道谕旨。其一,令铎城邓涛、齐琛禁城三日,军不离马,兵不离刃;城中各处要道及水源粮草密切防守,不得稍有懈怠;一应大小官员均将理政衙司搬到城楼上去,非奉王令不得擅离。”

    枕戈待旦,示敌以强硬,官员登城,示敌以无畏,便是慕之轩真有个什么,也令祁国不敢轻举妄动,铎城安则边境安,边境安则昙国无忧矣。

    连云微微点头,面上一派波澜不惊,心中却是不由暗叹,这么一来,也便是破釜沉舟啊,以他的狂傲自负,又怎会以狼狈不堪之状撞入铎城众僚属的视野?什么非奉王令不得擅离,他说的是他还是慕赜啊。他这个人,怎么就这么不知自爱,怎么就这么喜欢把自己逼到绝境!

    可,叹则叹矣,她也清楚地知道,真要到了那一步,就算是他退进铎城,军心惶惶之下,不仅救不了自己,更会带累铎城危若累卵,置整个昙国于极为危险的境地。罢了,非如此不可啊!

    “其二,可是令宁阳殷浩火速进军澧陵关?”

    兰影身子微微一颤,目中腾跃起一片钦敬的火焰,重重地一点头:“姑娘所言分毫不差。王爷说,涵国内忧才有冰消之态,只消有一线缝隙,才被压下的势力便会孤注一掷,顷刻风生水起,汹汹迅猛一发不可收拾。是以,令宁阳殷浩协同雪澜阁宁阳分部菊香火速进军澧陵关,守而不攻,白天尽可休整,入夜就开始操练三军,务选精锐敢死之士潜在澧陵关粮道两侧,但见粮草运至,即引火焚之。拖上十天半个月,将声势造得越大越好,非涵国太子张蓝亲至不得回撤宁阳。若张蓝不至,三军将校尽依军法从重惩处,绝不容情。”

    “三国联盟,昙国便是三面受敌,一丝也错不得。祁国有赫连父子叛乱,我铎城又严阵以待,可保无虞。寒枫王朝自有我从中斡旋,亦是无甚紧要。涵国张蓝再无暇他顾,慕赜正可趁机在昙州王廷立稳脚跟。他倒是面面俱到步步为营啊。”连云淡淡然轻道,示意他说下去。

    “其三,回调梅影至昙州。王爷说,若有什么风吹草动,立时以雷霆万钧之势除之,准他便宜行事,主掌生杀大权,即便是皇亲国戚功臣勋贵,亦可斩之。任何人等不得插手干预。”

    愈乱愈须快,电光火石之间便会形势千转,经历了那么多,慕之轩的眼睛何其锐利。梅影回防,只怕也是因为崔文廷。慕之轩才将之收为己用,让梅影给他做了螟蛉之子,当此万分危急之际,慕之轩自己尚且命悬一线,却还顾念着留个人给他养老送终,崔文廷还不感激涕零鞠躬尽瘁?

    “其四,王爷说,若真到了万不得已之际,要孤云、冷月拼死保护娉婷全身而退……”

    “什么!”连云目中一股清冷之色泼泼放出,他脑袋进水了不是!

    四十年的愁云惨淡,慕珩的含恨而逝,慕之熙的忍辱负重,多少血泪才浇灌出今日昙国的欣欣向荣啊。她不需要猜,她就是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她连云!身为一方霸主,他那么狂傲果绝,睥睨天下,做事从来都是物尽其用,全力以赴,不留一丝退路,却也不轻易放弃一丝希望。可,偏偏,他遇到了她。

    从他知道她的情况开始,他便有意无意地让了一席之地,让她去展现她的艳艳惊才,让她去挥洒她的卓卓智计。他知道她的心胸她的抱负,他知道她的纠结她的煎熬。他不忍湮没她的绝世风华。他要她跟他比肩,要所有的人都仰望她的风采,要所有的人都惊叹她的不凡。

    如果,他真的过不了这一劫,他便为她留下娉婷,她的记忆尚未恢复,协理雪澜阁,娉婷正是最佳人选,他要娉婷助她纵横天下,要娉婷助她成就一世令名。

    他料到,颖方城内,深宫苑中,同样是波诡云谲步步危险。是以,令兰影截获雪澜阁的一切消息,对她只字不提,以免她分心而乱中出错。是以,送了那枚蜡丸给她,他是要告诉她,无论遇到怎样艰险卓绝的境况,她都不会孤单,他都与她同在,他要她就算是为了他也要珍重。

    铎城、宁阳、昙州王廷、崔文廷、她,他什么都想到了,可怎么就不能想想自己!

    昙州上下全凭她吩咐?他以为她稀罕吗?她又为什么要吩咐?她会佐定昙国,是因为她觉得他是个天下之主的材料。他若不在,局势改写,她能舍得下与寒枫王朝的情义,就舍不下与他的纠葛吗?他就那么笃定慕赜比谌儿更值得她青目相加吗?这个狂妄自负的家伙!

    蓦地一阵铺天盖地的晕眩袭来,眼前一黑……

    恍惚中,只觉得无数个紫色的影子层层叠叠地掩杀过来,无数个阳光般的笑容在脑际氤氲,绵绵不绝的声音一遍遍在她耳边回荡——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等你回来,连云!”……

    ……用尽所有的力气,睁开眼来,看了看一脸担忧的苏雪晴与兰影,说道:“无妨,我只是内力大损,又恃强奔袭,有些累了。兰影,你继续说。”

    “今日巳时,王爷将敌引至一个狭长的山谷,傅敬阳率人封住前后谷口,自谷顶峰壁之上以羽箭乱石击杀死士三百有余。但,不过一刻有余,敌军援至,前口谷口失守。而,峰后山背,祺涯禁卫营五千兵丁拉网式逼将上前,一场恶战。傅敬阳五百护卫折损大半。危急之时,我王最为精锐的三千骑赶至,化整为零,五十人为一队,悄然自后包抄,击破敌人的围击。”

    连云依旧笑得淡然,曾在卓靖军中见过那三千骑的威力,他们的行动能力的确不容置疑。

    “王爷一行且战且走,而后,令傅敬阳残部与三千骑阻击敌人一阵便分散撤去,约好了在未时初刻在凤凰峪会合。午时,王爷一行十余人至落鹰涧。那是一个瘴气充斥的地方,王爷再辅以秦丝雨的盅毒,又灭敌千余。敌手不敢轻进,探知落鹰涧是一个环形山涧,入口亦是唯一的出口,索性径在涧口整肃以待,并纵火逼王爷出涧。王爷却反在涧中纵火,内外两股火势烧得涧中热浪汹涌,无处释放,就那么堪堪呼啸着逆向涧外冲去,直将守在涧口的近千敌人烧得呼天抢地。王爷一行亦趁机脱困。”

    连云幽黑深邃的一双眸子望了望无际的夜空。是啊,他是那样的睿敏,一次次以精准得尽乎恐怖的计算,绝杀,盅毒,时辰,地利,以最少的损失最大程度地重创敌人,叫她怎么能不相信他啊。可,饶是这样,还是出事了吗?

    兰影抬了抬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可,直到未时,傅敬阳所部与三千骑也没有等来王爷一行。于是四下里查探接应,最后,在一处密林里发现十名追随王爷的影阁人员横尸当场,各各身上刀箭之伤不计其数。彼处,留下一句暗语,说……”

    连云唇角陡然勾起:“说什么?”

    “说……说他们遭遇三国精锐,混乱之中,王爷……被滕俊近卫之中排行第三的杀手流苏当胸放了两支暗箭,加上右肩之伤感染复发,怕是……是不成的了……”

    苏雪晴啊地一声惊呼!

    连云身子晃了晃,眼眶倏然深深塌陷下去,眼睛努力地闭着,半晌,又张开:“还有呢?”

    “他们虽然没有找到王爷,却……捡到了王爷的玉箫……”兰影说完,就如被雷劈中,纠结成一团的脸上隐忍着巨大的痛楚。

    他从不离身的玉箫啊……

    连云深吸一口气,瞳孔猛地收缩,却仍是不甘心地瞪视着兰影:“孤云、冷月、娉婷呢?”

    兰影强道:“王爷曾说,若真到了万不得已之际,要孤云、冷月拼死保护娉婷全身而退。若,王爷真……他们应该很快会有消息的。”

    呆立半晌,苏雪晴忽然叫道:“等等!昙王不是有绝杀吗?”

    “绝杀一出,动静太大,彼时,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绝杀何等机密,除非有全奸敌手的把握,王爷是不会动用的。要知道,怀璧其罪,以王爷的性子,便是……也决不会置昙国于危险的境地……”兰影闭上眼睛,想起那个睿智英武的主子,真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换回他来!

    “就算说得过去,已经到了那般生死一线的地步,他又为什么执意与傅敬阳所部与三千骑分头行动?兰影,你确定这消息不会有误?”苏雪晴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