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火凤于飞  第四十二章 惘惘悲慷气

章节字数:3300  更新时间:11-02-22 08: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赵辰赧颜苦笑,泻了一地涩涩的疼痛,眸中却有着一股绝不回头的韧性,选择了,便风雨无阻,别人怎么看,他管不了,也不想管。

    连云偏过头,透过小小的窗子向外望去,随意地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今天,天气真好!”

    徐正彬眯起眼睛,缓缓地走过去,将纱制的窗帘拉开,帐内瞬间敞亮起来。夏日午后的阳光扑了进来,打在他身上,笼着一层灼热的光晕,却掩盖不住此刻他深入骨血的挫败感。顿了顿,识趣地转变了话题,“你准备怎么对付太子?”

    像他这样的人,除了让他真正折服并死心踏地投效的人,决不会喜欢自己再被他人掌控。连云心中了然,轻轻一笑,淡淡说道:“他若不对付我,我又何必对付他?”

    “杀父之仇,亡国之恨,换了是你,能放得下吗?”徐正彬没有回头,语声冷若冰霜。

    连云勾唇一笑,嘲讽之色泼泼抖落:“张咏是自杀。张蓝将他丢在动荡欲起的雅城之时,就该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张蓝在临走之前没给将军留下一纸钧令吗?”

    徐正彬侧目望她,眼神复杂难懂,张了张嘴,却是终究没有吐出一个字。

    连云的轻笑穿过沉闷的重重空气,清晰入耳:“难不成,他是要你拼死保护张咏吗?”

    徐正彬转头,继续看窗外的风景,视线飘移,怎么也无法锁定一处。这个女子真是聪明得玲珑剔透!他没有看她,却知道她那一双慧光流转的明眸正牢牢地锁定在他身上,似要透过他的身体,望住他的灵魂。

    空气中,寂静无声。她说的不错,太子那道钧令,说的是——若皇上无恙,切勿卷进雅城纷争,若皇上……,则即刻进兵。

    他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太子这么做,是为了将杀戮牺牲减至最少,是为了替涵国留住保家卫国的生力军,可,在心底深处,仍然禁不住冰冷如寒潭。所谓父子之情,也不过如此啊。

    皇上老了,这些年偏宠丽妃,耽糜国事。那么骄纵嚣张又不成器的二皇子张步,那么腹内草莽又跋扈无知的国舅宗正珍,他竟给以无上的信任,竟为了他们敕夺太子的兵权,若非太子机警,若非连云慷慨解毒,更是险些让太子命丧永新城。

    太子真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可,终归是血浓于水啊,当彼危难之时,皇上都能挺身而出,为了太子不惜豁出命去,不惜毁了自己一世的宽仁之名,太子却是……

    纵便不杀伯仁,伯仁却实是因之而死。为人之子,于心何忍……

    可,即使心中有些不忿,毕竟太子对他推心置腹,又有知遇之恩,毕竟她要灭了涵国!摇了摇头,梗着脖子冷冷地看过去,“本侯虽是一介莽夫,也还懂得舍身报国的道理。”

    “徐将军,你认为,你舍身报的果真是涵国吗?”一直浅淡的连云突然放开了声音,听似明丽的声音却透着一股凌厉的冷,徐正彬明显感觉到了一阵刺耳,继而紧紧地皱了皱眉头。

    “姑娘,我一直觉得你该是个睿智明理之人,怎么这个时候还问出这种问题?”徐正彬神色不悦,紧接着口气严肃起来,“士可杀,不可辱!”

    连云依旧闲闲地站在那里,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偌大的涵国,就只有张蓝一人,千万的无辜黎庶竟都是些微不足道可有可无的草木不成?连云只是知道,四十年前,慕之轩之父慕珩为了救昙国百姓于纷飞的战火屈节向寒枫王朝称臣,其兄慕之熙为了昙国亦不惜透支自己的性命去为昙国培养一个魄力十足的王,慕之轩同样置自身安危于不顾勒令铎城禁城三日。张蓝,却连父子之情都这般弃如敝帚,难道竟反会对涵国百姓珍若双目吗?而你,为了区区一点知遇之恩,明知绝无胜算之理,却仍泥足深陷,把那么多随你出生入死的士卒卷进血腥纷争,把那么多渴望平和安乐的普通百姓卷进颠沛流离之中,这就是你的报国之道?”

    这就是他的报国之道?徐正彬喃喃地在心底重复了几遍,面色变了又变。

    是,她的话的确有那么几分道理。可,她先要搞搞清楚她是什么人!一个入侵者,居然还堂而皇之、义正辞严地跟他说起涵国百姓的福祉。这根本就是对他和太子的侮辱!这根本就是对涵国上下的亵渎!就算太子有私心,就算他冥顽不灵,至少,他们也是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拿起刀剑保家卫国,何错之有!

    徐正彬眉梢一挑,冷冷地回瞪过去:“这么说,倒还是本将的过错了。”

    连云笑得淡然,望着对面男子忿忿的眼神中略带的几分讥诮意味,不禁眸光微垂,懒懒地开口:“将军的品味那般独特,前此是为了一点区区小恩忍心欺骗委屈自己,硬要自己相信张蓝,现在竟又闭目塞耳,连对错都不敢去较真,比之闻过饰非可是更次一筹。你就那么急着要让涵国百姓跟着张蓝在一条死路上摸黑走到底吗?”

    她轻慢的语调极尽嘲讽之意,听得徐正彬目光一凛,他自问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但他的主子,他们涵国尊贵的太子,岂容一个他国入侵者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

    赵辰忽道:“徐将军,你可知木言旭是何等人?”

    徐正彬冷哼一声:“区区一个江湖侠客,做得几件劫富济贫的不法勾当,就以为可以买尽人心了吗?还是,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贪生怕死。就算她是天下第一高手又如何,左不过是一个死而已。大丈夫宁死不辱!”

    “将军,你错了!若真是那般简单,太子何以对我们讳莫如深?每次提及,都迫不及待地迅速转移话题?”赵辰接道,“追随太子左右,对于江湖对于百姓,我们又了解多少,所赖还不是太子那些处处深入的眼线?可,太子何曾真正深入地向我们说起过木言旭其人?”

    徐正彬眉头微皱,哂笑一声:“太子自然有他的道理。”

    “太子的确是有他的道理。以前,我不懂为何每说到木言旭,太子面上都隐隐有那么一股深入骨血的防备与惊怖,可,就在今日午时,就在千醉楼那千树榴红之中,我突然就懂了。将军,你该去听听百姓是怎么说的,你该去想想为何京都易主而街市却是热闹如常,难道说,偌大的雅城,十多万人之众,有血性之人仅仅是将军一个吗?”

    徐正彬一怔,不说话,帐内突然间沉静下来,生出一种淡淡的窒息感。昨日血染京都,到现在,护城御河还不断有尸体飘上来,而街市却是依旧繁华,百姓却是依旧喧闹,就如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一切如常,这一切如常,却是更让人惊怖到极点。灭人之国而未引起丝毫骚乱,这样的人真是……可怕之极啊。

    他不能不承认,赵辰刚刚说的正是他心中所想,可,他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他……是在害怕吗?害怕他会倒向他国入侵者吗?以至于,像她说的那样,闭目塞耳,连对错都不敢去较真?他这么做,真的是逼着涵国百姓跟着张蓝在一条死路上摸黑走到底吗……

    不!太子要复国,领的是正义之师啊!

    可,究竟什么才是正义!是皇权,还是百姓……

    “城主!”楚寒蓦地闯了进来,目中是一派惊喜之色,不等喘息便说道,“千醉楼那些刺客全部擒拿,无一漏网。确如城主所言,他们的目标亦是要将赴宴的几个大将置诸死地……”

    什么?!徐正彬陡然退了一步,他明明说的是杀掉连云,而对那几个大将网开一面……

    连云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开口,楚寒却是极为恭谨地一低头,严整继续:“宁阳殷浩所部依城主所命,暗暗漏了个破绽,放张蓝离了澧陵关,他也的确没有直下洛禹,反而间道去了涵国东边的秋渠邑。他很是机警,竟在那里摆脱了雪澜阁的眼线。”

    秋渠邑?!太子何以要舍却他为他精心联络了十来万兵马的重城洛禹,反去了那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巴掌大的地儿?!……

    连云微微地笑着,眼神却一点点冷了下来,坚定里生出淡淡的凉意,说道:“将军,你还看不明白吗?”

    徐正彬顿觉浑身的精气都被霎时抽干,要是看不明白就好了,此刻,他倒很是羡慕那些普通士卒,只凭着一腔血勇奋力冲杀就是了,什么也不用考虑,什么也不用想……

    太子已然脱困,还隔过他向他手下的杀手下了钧令。那些一流的杀手,是太子陆陆续续赠予他的啊,说是供他驱遣,却原来,也还兼着督察监视之责呢。

    他就是再蠢,到了此刻,也知道,皇上去了,而他却没有依着太子的钧令即刻进兵,太子是疑心他了,且将计就计,让那些杀手连带那几个大将也杀了,彻底断了他的退路,让他非跟随太子不可。

    至于洛禹城他千方百计才集起的重军,若他到了太子跟前,向太子展示了自己的忠心,再用亦为时不晚,若他有那么一丝二心,拥兵自持,太子远在秋渠邑也可先保无虞。

    秋渠邑,那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地方,该是别有洞天吧。不然,太子一路之上都在雪澜阁的眼线之下,怎地偏偏到了那里轻易脱身……

    赵辰也是心中一凉,对于徐正彬这个素来倚重的大将,对于自己这个几乎朝夕相对的幕僚,太子也用得着这般防范吗!看了看天际的浮云,想着这短短一个月来杨谌的推心置腹、慕之轩与连云的慨然信任,不由长叹一声。

    “城主,秋渠邑,赵辰也是一无所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