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512汶川地震  七十年等待

章节字数:3207  更新时间:11-05-04 11: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去采访那个男人的时候,他正在狭窄的厨房里做早餐。他腰间系着一件绿色碎花围裙,略显肥胖的身躯被这女性化的围裙系在身上,有着不协调的冷幽默感。

    我努力扯了扯嘴角,笑着问道:“请问是王海军的家吗?”

    男子转过身,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手中还举着炒菜的铲子,他看了看我,见我胸前挂着记者证,微微朝我点了点头,道:“你等一会。”

    我站在厨房的门外面等他,昨天跟他约好了这个时间来拜访他,他知道我是报社的记者,却不是很清楚我采访他的用意。男人把媒气灶的火给关了,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把我领到院子外面,轻声对我说:“她还在睡,我们出去说吧!”

    我环视了一下这个有些脏乱的四合院,点了点头,道:“还没吃早餐吧!我请你。”

    他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于是我跟着他步出了四合院的门,往左拐行了三十米远,有个路口,向右走十几步远就有个早点摊子,因为才刚刚六点钟,摊子上的人并不多。我们随便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我对那个摊主说,“两碗馄饨,两屉包子。”

    那摊主显然与王海军认识,在给我们上包子的时候多给王海军的那份添了两个包子,对我上疑惑的眼睛,笑着解释道:“老王饭量大,一屉包子总是吃不饱。”他咧牙嘿嘿的笑着,有些憨傻。

    王海军也不客气,仰头对那人道:“先记下,凑足十个再给你钱。”

    我这时才注意到,王海军是用的四川话与那位摊主对话,我问:“你们是老乡?”

    摊主笑着道:“可不吗?一个村的,他老婆原来是我儿子的班主任。”

    我一听,来了兴趣,我今天出门时,主编还千叮咛万嘱咐我一定要挖掘到宋淑华老师舍身救学生事迹背后更多的故事。虽然512汶川地震已经过去三年了,可是当初中国人民在面对灾难时所表现的无畏与勇敢,那种精神是永远不会消逝的。说起来,这是我参加工作后,第一次独立完成采访任务。

    说什么我也要完美的完成它,我对那个摊主说:“现在也不忙,陪我说会话吧!”

    那摊主看了看我胸前的记者证,有些了然的笑道:“小记者啊,你是不是想问我宋老师的事情?”

    我激动的猛点头,当时地震发生时,我只是一名新闻系的大学生。我与同学们一起为灾区人民祈福,募捐。虽然没有亲自去过灾区,可是灾区一切都牵动着我们的心。宋老师的事迹当时有电视台报道过,我与很多人都为这样无私的爱流下了眼泪。可是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她的故事或许没有被遗忘,却鲜少有人提起了。

    主编说要做一个‘512’的专题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宋老师的故事,因为当年那个男人抱着宋老师的尸体把她送到临时卫生站时说的话,我至今都不能忘,他说:“救救她,她就要当妈妈了?”

    我当时被男人沉痛的眼神给惊住了,许多个午夜梦回都梦见过那个眼神。他其实长的真的不算俊秀,个子不高,不到一米七的样子,身体臃肿肥胖。当时他抱着妻子的尸体对卫生站的医生说,“救救她,她就要当妈妈了?”那一刻的,他的身影被无限放大。

    我为了找他做这次采访花了很大的功夫,因为震后,妻子离世,他收养了一个在地震中失去所有亲人的截肢儿童,来京务工。我从他的家人那里了解到,他在一家装修公司当瓦工。一天约有一百元的收入,对他来说挣得不算少。只是每天早出晚归,很难照顾到孩子。

    我想到这里,对那摊主道:“平日都是你在帮他照顾孩子吗?”

    摊主看了看正在埋头吃包子的王海军,唉了口气道:“那个孩子是个苦命的娃啊!”他说着,一边从衣兜里掏出一支烟,看了看我,问,“不介意吧?”

    我摇了摇头。他拿打火机点上烟,吞吐了几个烟圈,对我道:“宋老师是个好人,她为了救我们的娃把命都搭进去了,我们都对不起他。”他说到这里,红了眼眶,不一会功夫,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我连忙拿了桌子上的纸巾递给他。他却拒绝了,低着头猛吸了几口烟,再抬头时,眼泪似乎已经止住。

    “小记者,你回去好好写,那个孩子是个聪明的娃,你帮我们联系一下好心人,能不能让这个孩子像正常孩子一样可以去上下学。”

    我听他这么说,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个孩子出了什么问题吗?正想再问,王海军却已经吃完了,他擦了擦嘴,对摊主道:“我要去上班了,中午的饭我已经做好了,你中午去我家看看,她要是醒了,你就逼着她起来,把饭吃了。”

    然后又略带歉意的看着我道:“小记者,不好意思,我不能陪你聊了,你有什么事问他也一样。我们都是‘512’的幸存者,我妻子的事不算什么。他的家人在地震中全死了,只有一个儿子,可是,在余震中为了救同班同学也走了。”

    他说到这里,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然后站起来,猛吸了口气道:“很不好意思,还让你请我吃了顿饭。你要是看得起我们,这顿就让老余请咱。”

    老余就是早点摊的老板,他听到王海军这么说,笑着道:“小记者,这顿我请了,王海军老在我这里蹭吃蹭喝,我都记在帐上,日后让他一笔笔的还。”

    他虽是在笑,声音却有丝暗哑,像是极力忍着什么,我想起来刚才王海军提到他全家都死了,唯一的儿子也为了救同学离开了人世。我的心突然很难受,想继续问些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老余见我这样,哎呀呀的叫起来,“老王你还不快去上班去,跟人家孩子说这些做什么,,把人家孩子惹哭了。”他笑容此时有些腼腆。我这才注意到老余与老王都是很年轻的男子,莫约三十左右的年纪,可是听着他们彼此称呼老王老余的,却一点也不显突兀,异样的和谐。

    老王走后,老余跟我说了很多宋老师的事,从宋老师刚毕业分配到他们镇小学的时候讲起,然后讲到王海军与宋老师是如何走到一起的。他跟我说了那个千纸鹤的故事。我记得男人在妻子死后,折了很多的千纸鹤放在屋子里。他面对镜头说,老婆,我终会学会折千纸鹤了,你看到了吗?没有你,我学会了很多之前学不会的事情,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一直在偷懒,你那么聪明能干,我理所当然的要笨一些嘛。他憨憨的对着镜头笑,我却哭了很久。

    谈话接近尾声的时候,我问了他儿子的事,他又抽出一只烟对我说:“他救的那个同学就是老王收养的那个孩子,地震时父母都死了,也没有亲人在世。所以就吓傻了,余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跑,明明就去拉她,她不会动,最后屋子塌了,两人被埋在了下面。救上来时,就她还喘着气。明明已经没气了。”

    他说这些时,语气很平静。我却有些不能平静。

    “能让我看看那个孩子吗?”我说。

    他摇了摇头,道:“她有些畏生,老王答应你的采访就是想托你解决一下这个孩子的上学问题,地震时,她左臂粉碎性骨折,就给据了。是个女娃,非常漂亮,可是少了一只手,若不读些书以后怎么在社会上生存。”

    我想了想道:“我父亲是小学老师,哪天我领他来见见孩子。”

    他表现的很激动,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们记者无所不能的,一定可以让这个孩子振作起来。”

    我受他感染,情绪也有些起伏,再次提出要见孩子,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我有些泄气。这时,摊上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客人,他站起身去招呼客人去了,我丢下十块钱。准备起身离去,这次的采访任务算是圆满结束。

    我正要走,却看见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子甩着一只空荡荡的袖子走了过来,她的眼睛特别的亮,仿佛天上的星星一样。老余说她是一个漂亮的娃,果然很漂亮。我正想着上前去打招呼,那女孩子却开口了,她说:“余爸爸,我看到明明了。他冲我笑了,说天堂上有宋老师,还有我爸爸妈妈。”

    老余眼睛有些发热,抱起她道:“他们很爱你,然然。”

    “可是,他们不带我去天堂玩?”

    “因为他们怕把你带走了,我和你王爸爸会伤心。”

    女孩用仅有的右手揉了揉眼睛,道:“他们会在天堂一直等我吗?”

    “会的,他们说过要等你七十年。然然,七十年很快就会过去,到时候我和你王爸,还有你一起去找你爸妈,明明,还有宋老师。好不好?”

    女孩困惑的点了点头,然后绽开一抹极浅的笑容。

    我转过身走了,没有再问孩子的事,回去后,我躺在床上睡了很久,直到主编的电话铃把我吵醒,她问我采访的事怎么样了。

    我说,很顺利。然后我听到她笑了,我也在笑,可是眼泪却不停的掉下来。

    后记

    直到很多年后,我一直在默默关注着那个小女孩,从她小学,初中,到大学,结婚。

    直到有一天,她右手牵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走过来,对着我道:“崔记者,我觉得现在很幸福。”

    我愣住,她却已经走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